设置

关灯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71部分阅读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_np文 作者:春棠大人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71部分阅读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_np文 作者:春棠大人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71部分阅读

    的举动让凤笑天有些迷惑。“你,你画上还要美。咳!咳!咳!”相里暮吐血不止,但仍坚持把手伸进怀里。

    “咚!”相里暮掏出一个黄金绸缎包着的方方正正的东西,放在地上。“咳!咳!”相里暮哆哆嗦嗦地擦了擦嘴角的血,颤抖地打开黄金缎打开,一座通体碧绿的玉玺出现在众人面前。

    “凤,凤笑天……”相里暮把玉玺推到凤笑天面前,“送,送给你!”

    “什么!”凤笑天先是一脸惊讶,随后呵呵一笑,“相里暮,你是说你要把这西良国送给我?”

    见凤笑天笑得妩媚,相里暮也是呵呵一笑,嘴角殷红一片,“玉玺能买你一笑,值,值得。”

    “相里暮,你真是没救了。”见相里暮这样!凤笑天摇了摇头,拿起了西良国的玉玺,“这宝贝何等重要,何等无价,你居然说送人就送人。要是相里群见到你这样,不知会做何感想。”

    “咳咳!”相里暮没有听到凤笑天的话,他的神情已经越来越迷糊了,从中箭到现在已经有些时辰了,血液的流失让相里暮离死亡越来越近了。

    “凤,凤笑天,能见到你,我死而无憾了……”再次看了一眼那个红发雪颜的女子,相里暮缓缓她闭上了眼睛。

    相里暮最后唱的这出戏让凤笑天对西良国相里氏族的男人多了一丝了解。

    相里群一生女人无数,可死前念念不忘的依旧是自己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皇后;相里秋白自见到凤笑天之后,一心只在凤笑天身上;连最不被人看好的相里暮也是一个痴睛的种子。

    “娘亲。”相里司聊看到相里暮的惨状有些不忍。“卿儿,这是你西良国的玉玺,交给你拿好。凤笑天把玉玺交给相里司卿。“来人,把相里暮好好安置。凤笑天最后看了一眼相里暮,出了帐篷。

    十大之后,凤笑天一行浩浩荡荡来到了西良国国都——青涟。

    “父皇,”在牢牢门口见到自己的父皇之后,相里司卿扑了过去,“父室!”

    “卿儿!”相里秋白把相里司卿抱在怀里,“卿儿!”

    “秋白!项卓尧随后抱住了相里秋白,“卓尧!”再次见到项卓尧相里秋白有些高兴,但是心里也有些难过。相里司卿和项卓尧能平安回来,那就是说西良大军败了。

    “父皇,您在想什么呢?”相里司聊有些不解地看着自己的父亲。

    “你娘亲呢?”相里秋白摸了摸相里司卿的头,“你们怎么回来的?”

    “秋白,你先疗伤,我们慢慢跟你说。”看到相里秋白手腕上被铁镣弄出来的伤,项卓尧扶着相里秋白去了他的宫殿。

    凤笑天此刻正在西良国的金銮宝殿上,殿下跪着的是密密麻麻的西良国的大臣们。

    凤朝国大军打败西良国并攻占大片土她,这件事情早就传到了国都了。有人想逃跑,可是大家都知道没人能跑过凤朝国的铁骑,留也是死,逃也是死,横竖都是个死,不如留下来看看传闻中的修罗女。

    “ 呵呵,你们先起来吧!”凤笑天坐在龙椅上,摸了摸椅子把手上的龙头,“朕是凤朝国的女皇,可不是你们西良国的陛下,没必要对朕这出恭恭敬敬的!”

    见凤笑天这样说那些战战粟粟的大臣们才稍稍松了口气,有胆儿大的抬头看了眼凤笑天,顿时愣在那里了。龙椅上的女子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虽有一头火红色的头友,但更衬着美人肌肤如雪眉目如画。

    “看好了么?”凤笑天摸着耳边的珍珠,妩媚一笑,让那些偷看她的大臣们又是一叹。

    “好了,看好了咱们就言归正传。”娇笑之后,凤笑天换上了严厉的面孔。“你们,是想西良国成为我凤朝国的附属,你们成为亡国奴呢,还是想继续保留你们的公聊爵位,当逍逍遥遥西良国的臣子呢?”

    凤笑天话说完好久,西良国的大臣们都没有吭声。

    ”呵呵,莫非你们还真希望朕来当你们的国君?还是你们都哑巴了不成!”凤笑天一掌拍在龙椅上,自己站了起来。

    见凤笑天发飙,当场有人站出来,“臣等自然是希望西良国完好无损,自然是不愿意当亡国奴!”

    “好!那就好!”凤笑天揉了揉手,“朕原本也没想要你们西良国。既然你们都知道卿儿的身份,朕就这儿如实地告诉你们,这西良国江山是朕的皇子相里司卿的,这是相里群那个老东西欠我们母子的!你们若是还有什么杂七杂八的念头,被朕知道,朕会让你们尝尝朕的厉害!”

    西野葵小心地为相里秋白包扎好伤口,“只是皮肉,没有伤着筋骨,疗养一段时间就可以了。”西野葵递给相里秋白一个玉制的小瓶子,“一日服用三次,三日便好。”

    “谢谢!”虽然相里秋白被关押了一些时日,脸色有些苍白,但是这段时间相里暮并没有对他用刑,所以仅仅只是有些虚弱。

    “西野爹爹,我父皇真的没事儿么?”相里司聊有些担心自己的父亲。“没事儿,放心吧!”

    相里秋白知道眼前为自己治病的人是凤笑天的皇妃西野葵,旁边的白衣公子也是他的皇妃,两人皆是天人之姿,都是人中之龙。可惜,自己是永运不可能和他们一样站在凤笑天身边的。

    “啊,娘亲!”看到从远而近的那个熟悉的人影,相里司聊跑来过去。“卿儿,见到你父皇了?” “嗯!”相里司卿拉着凤笑天来到相里秋白面前。

    “秋白哥哥,好久不见!”凤笑天淡淡一笑。眼前这个男子,虽然和自己有肌肤之亲,虽然为自己生下了皇子,可是对他除了朋去之情,凤笑天并没有别的想法。

    “小天。”十一年未见,你依日如些美丽。可是后面的话敢相里秋白吞没在喉里。

    “秋白哥哥,我来这里其实只是为了送卿儿回国,顺便帮你清理一下门户。”凤笑天把相里司卿交给相里秋白,“卿儿虽是我的皇子,但更是西良国的太子。”凤笑天拿出从相里暮那儿得来的玉玺,放在桌子上,“秋白哥哥,你父皇的计策果然很好。”

    凤笑天摸着相里司聊的头,“虎毒不食子,即便我杀人无数的修罗女,却依旧是孩子的亲娘。当娘的,怎么会和自己的孩儿为敌呢?”

    “小天……”相里秋白想解释,却被凤笑天拦住。

    “秋白哥哥,我今日放过西良国,一、是看在你为我生下卿儿,十来年含辛茹苦,既当爹又当娘,把卿儿养大不容易;二、是因为卓尧哥哥多次有恩情与我,所以,我把西良国交换与你。你,给我好好活着,好好治国。否则,你的死日,就是西良亡国之时!”

    说完这些话,凤笑天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里。“娘亲——”相里司卿挣脱父亲的手,跑到凤笑天面前,“娘亲要回凤朝么,娘亲不要卿儿了么?”

    “傻孩子,凤朝国是娘亲的家啊!娘亲出来这么久了,把你平安送回来,自然是要回去的。”凤笑天忍着泪,亲了亲相里司聊的脸。

    “娘亲把能做的都为聊儿做了,作为未来的帝王,很多事情是卿儿你自己要去面对的,娘亲不能帮你。”凤笑天帮相里司卿擦了泪,“想娘亲了,娘亲就派人来接你。”

    “娘亲,孩儿舍不得娘亲走!”

    “娘每年都派人来接你!”凤笑天再三承诺之后,相里司卿才松开母亲的衣袖。

    “小天——”相里秋白看到凤笑天走的那样坚决,毫不留恋,心里一片死寂。“果然,果然你还是不肯原谅我,不肯原谅……”

    即便不是相里秋白的错,即便自己和相里秋白都是相里群设计的棋子,凤笑天依旧难以接受这件事惜。所以,离开对她而言,何尝不是一种逃避呢!只是,既然接受不了,那逃避就是最好的办法了。

    西良国的人没有想到凤笑天仅仅来走了一遭就回了凤朝国,西良国再次回到了相里秋白的手中。凤朝国和西良国之间多年的恩恩怨怨因为相里司卿的存在而一笔勾销。

    西良国国nei虽然仍有一些不安分的人存在,但相里司卿身后是强大的凤朝国和修罗女帝,所以没有人敢真的做些什么。

    凤笑天回到凤朝国之后,做了很多有利于西良国发展的事情,譬如加强两国的商业交流,加强两国的友好住来。这是做母亲的她唯一能为儿子做的。

    相里司卿虽然不能喝母亲日日见面,但每年都会在凤朝国住三个月。这三个月中,相里司卿除了跟在凤笑天身边学治国之道,用人之道之外,还可以整日和兄弟姐妹一起接受各种系统的学习,这些学习对相里司卿的人生起了重大的变化。

    十五年,弹指一挥间就过去了。这十五年中,凤笑天先丧父后丧母,屠龙也在一年前离世,这些对凤笑天而言都是不小的打击。不过十五年来凤朝国风调雨顺,国家强盛,百姓富足,可以说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后世史官称些为“裕隆盛世”。

    终于到了凤笑天四十岁寿辰,时间的流逝并没有在凤笑天身上体现出来,常年在服用各种药物来维持身体的平衡,凤笑天的容貌和二十多岁一样,可是这些年来劳心劳智,整日草劳国家大事,加上父母和师傅的亡故,都让凤笑天的睛神受到 很大的损耗。

    在接受百官的朝拜贺寿之后,凤笑天回到了亲人们身边,儿女满堂,喜气洋洋。看着身边的子女,女儿们如花似王,儿子们温文儒雅,让凤笑天心里多少开心了一些。

    “娘亲,这是孩儿为您特制的美酒,您尝尝!“凤天语把自己酿造的佳酿端到凤笑天面前。凤天语是凤笑天最小的儿子,因为生下来体弱多病,所以一直都是在药水中泡大。

    ”好!好!好!“凤笑天尝了一口,连连称好。”好啊!天语弟弟有好酒尽是孝敬娘亲了,也不舍得分给我们!“说话的人是凤天麟。

    “有你们的!“凤天语让人把酒一一搬上来,打开,香气四隘。“我早给你准叠好了!”

    “好酒!果然是好酒!'凤天瑄见了酒把给凤笑天请安的事情都忘记了。说起来,凤笑天的儿女名有千秋,但是所有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喜欢喝酒,这一点是得到了凤笑天的真传。

    凤笑天满意地看着自己的儿女们,凤天赐早接手了沧海遗珠,他沉着、稳重,沧海遗珠现在不单单做陆地上的生意,海上的生意也被他们全包了;

    凤天睛在机关暗器上的造指毫不输于璇玑,没有人知道玄机山庄新一任的庄圭主是个女子,她也常常女扮男装行走江湖;

    凤天岚睛通乐理,她善于谱曲写曲,世上都说乐皇女一曲千舍难求,“乐王爷”就是百姓们对凤天岚的称呼;

    凤天徽最喜爱读书,总是卷不离手,他现在正一门心思编写凤笑天说的新华词典,只因凤笑天说起过普及科教知识,他就留意上了心;

    凤天瑄继承了苍茫的冷静和睿智,自小就喜欢分析推理之事,对刑事律法非常感兴趣,虽然贵为王爷,但喜欢审案断案,因屡破奇案被人称为青天;

    凤天麒十五岁之后就开始参政议政,她深有凤笑天的风范!喜欢玩腹黑,爱音人,但是大事上丝毫不含糊,做事果断,聪慧无比;

    凤天麟长大之后总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轩辕炙炎早就把鬼楼交给了他,鬼楼在他手下发扬光大,江湖上更是人人谈“鬼”色变;

    凤天语和他父亲西野葵一样有种飘然欲仙的架势,除了武功得到西野萎真传之外,一身医木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凤天威虽然是最小的女儿,可是绝不输与自己的哥哥姐姐们,她喜欢兵法,稍大一点儿就跟在修斯身边实地演练,是不可多得的将才;

    至于那个远在西良国的相里司卿,相里秋白已经在他18岁的时候就让他开始监国,相里秋白虽然像其父一样温文尔雅,但也深得凤笑天的果断狠决。西良国在他的打理下井井有条。

    凤笑天早就想退位单个逍遥的太上皇,可是她的这些孩子们一个比一个滑头,除了凤天麒迫于太女身份仍呆在京城,其他人十来岁的时候就请命去了各自的封地。而每当凤笑天提到要传位的时候凤天麒要么就头疼,要么就摔跤。

    其他人都对那个位置求之不得,打的头破血流,只有自己的这些个孩子们有会对皇位避之不及。凤笑天原本也希望自己的孩子们能够自由自在更久,可是她清楚自己的身子拖不了那么久了。

    前几天,西野葵在给凤笑天把脉的时候,察觉到她体nei的器官垂化速度加快了很多。一直都忙于政务,陪伴在夫君们身边的时间是少之又少,凤笑天曾经承诺会卸下一切,陪他们四处游玩,再不兑现,也许就没时间了。

    “ 麒儿,今天的酒,你尝出来有什么不同么?”凤笑天笑眯眯她看着凤天麒。见娘亲这样笑,凤天麒觉得有点儿不对劲,但还是诚实她回答道“没有什么不同啊?”

    “是么?”凤笑天笑得有些小得意,“那就多喝一点儿吧!”

    “不对,这酒里有东西!”凤天瑄银灰色的眸子一动,“有药!”

    “哈哈哈!还是瑄儿舌头敏感。”凤笑天站了起来,“不错,这酒里有‘美人蕉’。”“‘美人蕉’是什么?”凤天麒皱着眉。

    “就是让你们喝了之后不能动弹的药,可是语儿好久才配置出来的哟!”凤笑天把凤天语供了出来。

    “嘿嘿,”见娘亲出卖了自己,兄弟姐妹们杀人的眼光迎面而来,凤天语只好苦笑一声,“这个是娘亲和爹爹们逼我的,我要是不下手,我爹爹会亲自出马,你们可别怨我啊!”

    “娘亲,你要干嘛啊?”凤天岚发觉四肢无力,武功用不上,只好看着凤笑天和她身后的那些男人们。

    “干什么,要不是你们这些小家伙每次都跑得比兔子还快,你们娘亲用的着为国事那么草劳么!”慕容水清先站了出来。

    “是啊!”苍茫搂着凤笑天的肩,“爹爹也不想再劳累了,我们要退休!”

    “那,那些都好说嘛,先给我们解药啊!我们直按听娘亲和爹爹们的安排就好嘛!说话的是凤天晴。

    “少来!每次都是你跑得最快!”璇玑率先揭穿了自己女儿。玄机山庄你不用去了,就留在京械帮你皇妹分忧解难吧!”

    看着儿女们吃瘪,凤笑天很高兴,让江治宣读了圣旨,传位给凤天麒,其他儿女都根据他们的长处给他们分配了职责,或进札礼部,或进刑部,或进吏部!或进军营……总之,证谁都没能跑掉。

    “ 娘,我为什么也要留下啊!我要跟在您身边,为您把脉啊!”凤天语没想到自己也敢安排留了下来,连忙喊屈。

    “嘿嘿,你娘有我!你就给你姐姐哥哥们把脉吧!”看出儿子要开溜,西野葵抢先一步抓住他,趁他要开口说话之际,丢了药丸在他嘴里。

    “有福月享有难同当,你这个当弟弟的,也应话尝尝,‘美人蕉’的滋味啊!”做完一切,西野葵哈哈大笑!落在凤笑天身边。

    “娘亲,爹爹们,你们合伙算计我们!”凤天徽和凤天赐是其中最为冷静的。

    “什出叫算计啊,正所谓兵不厌诈,你们不是学过么修斯拍了拍凤天徽,“小凤,我们是不是该走了?不然等会儿药力失效可就麻烦了。”

    “这药,估计一时半会儿还是解不开的。”枫开了口,“不过,我们还是要赶快,东西我都准备好了!”

    “爹爹,你们要去干嘛啊?” 凤天岚不解地问道。

    “我们要红尘作伴,潇洒去!”轩辕炙炎微微一笑,“是啊!辛苦了一辈子,终于解放咯!”皇甫静夜从孩子们挥了挥手,“家里就交给你们啦!”

    凤天麒即位之后,改年号为祥庆。而凤笑天和她的夫君们离开的皇宫,开始了梦寐以求的清闲自在的生活。他们去了草原,拜祭了狼牙,还放羊牧马,住了蒙古包,去了和渊,不但观了沧海还亲自出海打渔,当了渔公渔婆。

    后来,凤笑天一行人还去了一次天国,天国的人在看到轩辕炙炎的金发金眼之后,都恭敬地跪下来磕头,称他为圣子。

    原来天国皇室虽然都是银发银眼,但圣子是皇室中百年才会诞下的皇室血统最纯真的子弟。

    轩辕炙炎原本就是鬼楼前任楼主捡来的婴孩儿抚养长大,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凤笑天用滴骨认亲的方式证明了轩辕炙炎果然是天国的皇子,所以这次天国之行,轩辕炙炎不但找到了自己的亲人,还被封为王爷。

    天国和凤朝国因为轩辕炙炎而变成了亲戚,两国之间也开始了贸易往来,这些都是后话。

    凤笑天后来一直都居住在海边,因为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是她梦寐以求的生活。祥庆十年,凤笑天的子女们都齐聚朱紫都护府,为凤笑天贺五十寿。

    “娘亲!”“娘亲!”再次见到凤笑天,那些孩子们都非常的高兴。在凤笑天身边长大,一直习惯有娘亲存在的他们,这十年都忙于自己的事情,和凤笑天见面的次数很少,这让他们更珍惜和凤笑天在一起的每一天。

    “你们都来了!”凤笑天看看这个,摸摸那个。“娘亲,多日不见,您依旧是那出漂亮!”凤天麟挽着凤笑天。“呵呵,拍马屁!”凤笑天点了点比自己高很多的儿子的鼻子,“就你嘴甜。”

    “孩儿说的是实话嘛!”凤天麟故作委屈。

    其实,所有人都能看到凤笑天气色减了很多,虽然容貌依旧,但脸色有些白,说话的时候气有些不顺,而且睛神很差。

    “怎么样?”凤天瑄悄悄地问凤天语刚才他假借搀扶凤笑天,把手搭在她的脉搏上,悄悄为娘亲把了脉。“不乐观。”凤天语伤心她摇了摇头,很糟糕。娘亲体nei的器官大都坏死,观在只是在勉强度日。”

    “什么?”凤天瑄一声惊叫,惹来其他人的注日。

    “瑄儿怎么了?”凤笑天微笑着看着凤天瑄凸。“哦,没什么!天语弟弟给我说了个冷笑话,让我差点儿闪了舌头。”

    “什么笑话啊,说来我们也闪闪舌头。”凤天岚调笑道。

    “没什么,一边儿去!娘亲,爹爹们呢?”凤天瑄把话题转移到了爹爹们的身上,他们啊说有特殊的札物送给我,都神秘的很呢!

    “那我们先陪娘亲!”相里司卿坐在凤笑天身边,“卿儿,你父皇现在可好?”凤笑天拉着儿子的手,“父皇身体还好,就是老为国事忧心伤神。”

    “唉,多为你父皇分忧,他也不容易啊。”凤笑天拍了拍相里司卿的手,“那你项叔叔呢?”

    当年,凤笑天离开西良国,和项卓尧告别,项卓尧依旧只是抱了抱凤笑天,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和凤笑天之间的鸿沟是无法填平的,所以选择了留在西良国守护凤笑天的儿子,相里司聊。

    只是,从那时候到现在,项卓尧依旧没有婚娶,还是单身一人。既然等不到景好的那个人,那就独善其身吧!这是项卓尧最为执拗的一点。

    “项叔叔还是老样子,没有变。对于项卓尧,相里司聊很感谢,他清楚项卓尧为自己做的一切,也知道若不是因为自己的娘亲是凤笑天,项卓尧不会这样牺牲,所以对项卓尧特别尊敬。

    ”那就好!那就好!“对于过去的事情,凤笑天不会去惦记那么多。那些人不过是她生命中的匆匆过客,那些事,也只是飘过眼前的一片花瓣或一片落叶。

    凤笑天的夫君们最后姗姗来迟,他们送给凤笑天的是一桌他们亲自做的寿宴。每个人都有几道拿手菜,摆了满满一个大圆桌。看到璇玑脸上的炭灰,皇甫静夜敢烧了的衣角,苍茫头上的稻草之后,凤笑天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这顿饭,一家人大团圆,大家都吃的很开心。酒桌上,凤笑天一一向自己的夫君们敬酒。

    “枫,你是最早跟着我的,和我一起这么多年。没有你,就没有我。这一杯是我敬你的!”凤笑天缓缓将酒喝下。枫听凤笑天这样说,也很动容,将杯中的美酒一顿而尽。

    “夜,我始终还记得初次见面,你的模样。你守护了我那么多牟,谢谢你!”凤笑天敬了皇甫静夜。

    “苍茫,国事一直都有你支撑着我,为我排忧解难,虽然你看起来有些冷漠,但我知道你是最温柔的。”凤笑天端着酒敬了苍茫。

    “水清,知道我最喜欢你的什么么?”凤笑天站在慕容水请面前,“不知道。”慕容水清摇摇头,“我最喜欢你的柔韧。温柔似水,却坚忍不拔。”

    “璇玑,凤朝国的国士土江山若不是有你的那些睛妙的武器,我恐怕是无法轻易得到的。这里面你的功劳景大!”

    “修斯,你我夫妻,一直都是聚少离多,你虽然常年在外征战,但我的心始终都牵桂着你的安危。”

    “西野,这些年如果没有你,我也支撑不了这么久。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背后自己亲自尝百草亲自武药么?以后不要这样了?你要替我爱你自己!”

    一轮下来,凤笑天站在轩辕炙炎面前,二人双日对视,凤笑天瑞端起酒杯, “谢谢你!谢谢一直有你陪着我!”千言万语都只能用一句谢谢来表达,轩辕炙炎知道凤笑天的意恩,微微一笑,喝了杯中的酒。

    饭后,凤笑天陪着儿女们说了很多话,直到月上柳梢头了大家才一一散去。

    凤笑天回去之后没有睡觉,而且铺开纸,写了一些东西,之后分别塞入信封,封了口。

    “小东西,还没休息么?”四更天之后,轩辕炙炎起来,发现凤笑天房里有灯,就敲门进来。却看到凤笑天坐在铜镜前梳妆打扮。

    “炙炎,来帮我把这支珠钗插上。”凤笑天把轩辕炙炎拉到铜镜边。

    “平日里你不是最讨厌这些全银珠宝么,觉得戴着麻烦。今天怎么不睡觉都要打扮呢?”轩辕炙炎重新为凤笑天绾发,把她点的发钮一一为她插上。

    “炙炎,我美么?”凤笑天转过身,玫红色的衣裙上锈着金蝶玉蜂,大朵大朵的牡丹盛开在她的裙摆和袖口,脸上不用施粉就已经很白净了,凤笑天只是擦了少许的胭脂,让自己看起来健康一些。

    “美!”轩辕炙炎低头吻上凤笑天的唇,许久才放开,“你永远都是我最美的小东西!”

    “炙炎,一会儿陪我去看日出,好么?”凤笑天拉着轩辕炙炎的手。“好!你先等等我!”轩辕炙炎捏了捏凤笑天冰凉的手,“你打扮的这么漂亮,我怎么能邋遢地陪你呢!”

    轩辕炙炎去了好一会儿才回来,回来的时候他已经换了装束,紫色的衣服,袖口领口绣着星星点点的紫罗兰。及腰的白金色的头发披散肩头,申间用块墨玉固定着。

    “好了吗?”轩辕炙炎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凤笑天走上前,抱着轩辕炙炎的脖子,轩辕炙炎是伸手把凤笑天搂在怀里,二人出了行宫,登上了山顶。

    离日出还有些时候,凤笑天坐在轩辕炙炎怀里,和他说着话。

    “ 炙炎,你是什么时候认识我的啊?”凤笑天依日揽着轩辕炙炎的脖子。“嗯,是在酒楼,你三姐生日,你唱歌的那一次。”

    “哦?”凤笑天皱着眉,“那时候我才8岁,炙炎,你该不是那时候就喜欢上我了吧!”

    “不是喜欢!”轩辕炙炎亲了亲凤笑天的额头,“是爱!在你8岁的时候我就爱上你了!”

    “我也爱你!”凤笑天摸着轩辕炙炎的脸,“我最爱的人是你,最对不起的人,也是你。即便我拥有天下财富和权势,却依旧不能给你独一无二的爱情,我很nei疚。”

    “不是你的错!不是你的错!”轩辕炙炎经经吻着凤笑天,“我从来都没有怪过你。”

    “ 呵呵”,凤笑天咳嗽了一声,“可惜的是炙炎,我已经不能继续陪你了。”

    听到凤笑天这样说,轩辕炙炎大吃一惊,“小东西,你说什么呢?”

    “不要瞒着我了。你们的话我听到了。”凤笑天轻声一笑,“体nei器官衰竭坏死,我观在不过是在按天算日子而已。”

    “不会的!你不会有事儿的!“轩辕炙炎没有想到凤笑天偷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只能紧紧搂着凤笑天。对于凤笑天的身体,西野葵无能为力,他把实话告诉了大家,让他们先做好心理准备。

    ”炙炎,我好困,我想睡一会儿。”凤笑天眯着眼睛靠着轩辕炙炎,“等会儿日出的时候叫我,好么?”

    “好!好!”轩辕炙炎忍着伤心点点头。听到了轩辕炙炎的承诺,凤笑天闭上了眼睛。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轩辕炙炎焦急地期盼着太阳赶快升起来,怀里的人儿体温越来越低了,轩辕炙炎开始想骂人了。

    终于,太阳在海平面上露出了红彤彤的脸,“小东西,太阳出来了!快看!”轩辕炙炎喊着凤笑天,“小东西,大亮了!”可是,好久,凤笑天依旧没有回应。

    “小东西!”轩辕炙炎抱着凤笑天冰冷的身体!眼泪流了下来,“小东西,小东西!“轩辕炙炎亲吻着凤笑天的唇,“你怎出可以这么残忍她对我!”

    怀里的人儿虽然表情安详,但已经没有了呼吸,轩辕炙炎愣了好久,才回过神。擦干了泪,最后为凤笑天整理了衣冠,轩辕炙炎搂紧了凤笑天。

    “小东西,其实我从一开始就爱上了你!不管是你的聪明,狡黯,还是你的湿柔善良,就连你算计别人的模样我的喜欢。我好爱好爱你!”

    说到这儿,轩辕炙炎微微一笑!“小东西,你忘了么?我们说好要生死与共的,我怎么会丢下你一个人走那奈何桥呢?等我,陪你一起!”缓缓地闭上眼,一搂血丝从轩辕炙炎嘴角流了下来。

    当早起的苍茫发现凤笑天和轩辕炙炎都不在房间,心里一阵莫名地恐慌。“天儿,天儿!”所有人都开始出动寻找凤笑天和轩辕炙炎。

    “娘亲和爹爹在那儿!”凤天麟先看到了轩辕炙炎和凤笑天。两人依偎在一起,仿佛睡着了一般。

    “爹爹,娘亲!”走近之后,看到轩辕炙炎嘴角边干了的血渍,凤天麟才发观不妙。手凑到轩辕炙炎鼻下,没有呼吸凤天麟脚一软。

    凤天语跟在凤天麟身后,扶起凤天麟,手先搭在凤笑天的脉搏,一惊,后搭上轩辕炙炎的脉搏。

    “怎么了?”当众人都到了的时候,苍茫急匆匆她冲在最前面。“娘亲走了。炙炎爹爹,也走了。”凤天语木讷地说道。

    “什么!”西野葵不相信,亲自检查了一遍。

    “ 西野,怎么样?”璇玑抓着西野葵。“天儿,走了。炙炎自断心脉,也随她去了。”西野葵坐在地上。

    “不会的,不会的!”璇玑上前抓住凤笑天的手,“老婆,老婆是我啊!你醒醒啊你答应过我,不会丢下我一个人的,老婆!老婆!”

    苍茫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神情恍惚,“你果然还是最爱他的,所以你连死,都要死在他怀里。不管我怎么做,不管我怎么努力,你最爱的人还是他。呵呵,哈哈哈!”

    大笑三声之后,苍茫直挺挺地倒下。“爹爹!爹爹!”凤天瑄上前搀扶苍茫,才发现他已经没有了呼吸。“爹爹!!!!!!!”

    祥庆十年,凤朝国太上皇驾崩,皇太后轩辕炙炎薨,皇太妃苍茫薨。之后的一个月里,皇太妃皇甫静夜、璇玑暴病身亡,皇太妃枫绝食而死,皇太妃西野葵被人发现跌落悬崖坠马而亡,皇太妃修斯手握兵器为凤笑天守灵,次日被人发现气断生绝……

    整个悲哀的气氛笼罩着凤朝国,到处都是哀伤的哭泣声。当消息传到西良国的时候,项卓尧把自己关了一天,之后仆人进他房间,发现老将军早已归天。

    “系我一生心,负你千行泪。”凤笑天最后留下的是给相里秋白的一封信,里面短短的十个宇,道出了相里秋白一生的心酸。

    小天,你的心里始终是有我的!看到凤笑天景后的遗言,相里秋白觉得自己这些年的孤单寂寞都是可以忽略的,只要你心里有过我,就足矣!

    “噗!”一口献血从期里秋白口中喷出,倒下的相里秋白嘴角开着殷红的花朵,可是他眼里却含着笑。“不好了!陛下驾崩!陛下驾崩!”

    祥庆二十年,西良国皇帝相里司卿退位,西良和凤朝两国合二为一,凤天麒为帝,改国号为炎,史称大炎帝,开启了一个新的篇章。

    二十年后,一个苍老的男子在凤朝国的皇陵前抚琴。琴声哀伤悲切,婉转凄凉。曲终之后,男子来到凤笑天和轩辕炙炎合葬的墓前。

    “世人皆说,我出身青楼,是戏子无情,表子无义。其他人都追随你而去,唯独我留在了世上,他们都说我对你是虚情假意,枉你善待我三十多年。”慕容水清头发花白,神情黯然。

    “他们不懂我,我不怨他们。我知道你是懂我的。慕容水清把一大束火红的玫瑰放在墓前,“要是我跟你们一起都走了,那谁来祭拜你们呢?”

    “我不是怕死,我只是怕我死了,没有人能继续我们的爱!没有人像我这样爱你了。”话说完,慕容水清两行眼泪流了下来。

    一阵风吹过,火红色的花瓣在凤中起舞,像极了当年的那个红衣少女。

    番外·西野葵

    一天,又过去了,我躺在床上,庆幸黑夜的来临,又可以享受晚上的清净了。夜晚能让我疲惫的身心得到休息,让我有睛力迎接明天将会再次到来的辱骂和责打。胸口被哥哥西野圆踢的瘀伤隐隐作痛,这是白天的他和姐姐西野红杉送给我的礼物。

    “你这个伶人生的剑种!”“滚开,离我远一点!卑剑的血统!”“你为什么不跟你的剑人爹爹滚回和渊去!”

    爹爹是和渊人,还是个伶人。因为长相美丽而且睛通文艺,就被人买了下来送给了母亲。关于母亲,年幼的时候我对她没有太多的印象。只知道她是凤朝的官,而且还是个大官。

    我和爹爹住在一个小小的院子里,母亲很少过来,我们也很少出去。外面有母亲的正夫,妾室和他们的孩子们。我见过他们一次,在我两岁的时候,他们都没有爹爹好看,所以看爹爹的眼神很恶毒。爹爹和我就这样低垂着头卑微地跪在地上,后来我们被分配到了最僻静的院落。

    爹爹出身低微,没有资格做妾,只是母亲的侍者。关于这样的侍者,母亲还有很多。开始的时候母亲还常来,后来母亲来的次数越来越少,再后来一年都见不着她一次。

    母亲有一个女儿两个儿子,当然,我算不上是她的儿子,我只是个剑种。以前碰不着面,我和姐姐哥哥们也相安无事。这样的和平一直持续到我七岁。

    七岁,母亲来到我和爹爹的小院,说要送我去皇宫里念书,爹爹很高兴,跪下来给母亲磕头,我也很高兴,也跟着磕头。后来我才知道,因为长得美丽,所以母亲需要我去皇宫,需要我这个有卑剑血统但是美丽无比的儿子去吸引皇女们的眼光,来为家族尽力。

    就这样,我进了皇宫,做了六皇子凤玉莲的伴读。所有的皇女皇子都有伴读,每人三个。姐姐西野红杉成为二皇女凤云鹤的伴读,母亲他们很高兴。因为凤云鹤的父妃蝶姬是宫里最受宠爱的妃子。如果二皇女成了太女,她以后就会是凤朝国的女皇,那西野红杉甚至整个西野家族都会从中得到好处。

    六皇子的父妃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妃嫔,所有皇子中他的话最少。不过他人不坏,只是总是背不出柳师傅安排的文章,常常连累我们三个挨罚。虽然这些文章柳师傅教一遍我就会了,可我不能代替他背书,我能做的只有伸出手掌接受师傅戒尺的惩罚。

    在皇宫里,姐姐和哥哥们组成了一个小团体,把我孤立起来。红杉总是一副不屑眼神看着我,然后赶紧把目光移开,仿佛看一眼就会沾染上我卑剑的气息。西野圆和西野竹跟他们的父亲一样,用仇视的目光盯着我,只因为我长得美。于是,我的课桌常常有这样那样的“惊喜”。我的座椅上常常会有泥巴会有脚印。最后,他们不再满足这些,开始骂我剑种并在没人的地方打我。

    爹爹每次看到我弄脏的衣服和身上的伤痕都会流泪,说连累了我。开始的时候我还会安慰他,后来日子长了,我就选择沉默不说话。只是静静地呆在爹爹怀里。我想离开这里,因为这儿不是我的家,不属于我。可是我又不知道去哪儿,这样浑浑噩噩的生活一直持续到我见到她,我生命中的女神,我的心开始跳动起来。

    那天,听说五殿下凤笑天要来,很多人都很期待,关于凤笑天,我只是听说过。她是女皇陛下最小的皇女。后来我见着了她,红色的衣服衬着娇嫩的脸蛋,我以为自己已经很美了,可我的美不及她的万分之一。因为除了美貌,她浑身散发出让人目光无法转移的光彩。大家都围着她,只有我站在一边,悄悄地看着她和众人谈笑风生。

    和往常一样,六皇子没有背诵《七发》,我自觉地伸出手走到师傅面前,“等等!”一个声音响起,老师高高举起的戒尺又放了下来,是五殿下!她提出替凤玉莲背诵《七发》。她的声音很清脆,像树林里的百灵鸟。她背得很流畅,一字不差,最后,老师免去了责罚,我很感谢她。

    自那以后,我一直偷偷关注着这位五小殿下,她非常聪明,人很和气。师傅讲的nei容她很容易就能理解,而且马上就能举一反三。柳师傅很喜欢她!我也很喜欢。以前觉得念书是件痛苦的事情,可是现在我每天早上都是快乐地出门,因为可以见到她,即使姐姐和哥哥们依旧会为难我。

    我没有想到和她的第一次单独见面会在那样的场景下,姐姐哥哥们拍手而去,我身上留下了被欺负的痕迹证明着刚才发生的事情。她显然看到了这一切,所以让侍卫请了假,直接拉着我去了她说的秘密基地。

    那是我美丽的回忆!那天天很晴朗,我们坐在石山上,看着天上的流云,飞过的大雁。我因为尴尬和狼狈而出现的羞愧之心渐渐被这样平静的气氛抚平了。

    “西野,你也觉得自己卑剑,你也瞧不起自己么?”我低下头,的确,我也瞧不起我自己。“只因为你爹爹的身份让你蒙受了羞辱,你就看不起自己,就连本殿下的问话都不敢回答了么!”她的声音响在我耳边,敲打在我心上。

    愤怒!我抬头瞪着她!我没有想到她也羞辱我!所以我很愤怒。但和她目光接触的瞬间,我发现自己错了,她明亮美丽的眼睛里写着很多东西,惟独没有我熟悉的鄙夷。她笑了,说我还有血性。

    我的心里无比快乐,她没有看不起我。可是她后来的话给了我巨大的冲击!人的出身有高低贵剑,尊严和人格没有。人无法选择出生,但可以选择改变命运,掌握人生。想要不被人欺负,就要努力强大起来,直到没有任何人可以超越自己,这样就有能力保护他人了。

    我看着她走远,回忆着她跟我说的话,凤笑天,你真的只是大家眼里那个光会吃喝玩乐的五殿下么?不过,不管真实的你是什么样子的,我只知道你是黑暗中的火把,点燃了我心中的灯,让我孤寂的心不再漂泊,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要做什么。

    遇到师傅是一次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一个糟老头,在一家包子铺前讨吃的。看到他苍老的脸我心里有些不忍,走上前买了四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71部分阅读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71部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