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70部分阅读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_np文 作者:春棠大人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70部分阅读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_np文 作者:春棠大人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70部分阅读

    相信,觉得项卓尧是在谦虚。可是这些日子接融到了自己的娘亲,相里司卿忽然明白,项卓尧说的是对的。西良国对上凤朝国,必输无疑。

    晚上,凤笑天躺在修斯身边。抚摸着修斯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疤,凤笑天抱紧了他。“怎么了?”察觉到凤笑天的异样,修斯吻了吻凤笑天的额头,把她冰凉的身子抱的更紧了。

    “修斯,这些年辛苦你了。”凤笑天温柔地看着修斯,伸手摸了摸修斯英俊的脸,“因为有你在前面为我挡风遮雨,新政的推广才会进展得这么顺利,真的是很感谢你!”

    凤笑天开口道谢,修斯心里一暖,“傻瓜!”修斯翻身把凤笑天压在身下,覆上了她的唇,“小凤,为你,我甘之如怡。”

    第二天,凤笑天是被修斯抱到御书房的。昨夜的恩爱让凤笑天快散架了,修斯在疆场上的作法也用在了凤笑天身上,直到她连连告饶之后修斯才完生占有了她。

    早上,凤笑天赖在床上不肯起来,还调笑修斯,说他是蓝颜祸水,惹的君王从此不早朝。修斯任凤笑天调侃自己,笑眯眯地为她穿好衣服,抱着她泡药水,伺候她洗漱吃饭。

    到了御书房,众人已经等在了那里。修斯把凤笑天放在椅子上,之后坐在另外一边。这是战前的会议,御书房里的人不多,除了苍茫和凤子萧之外,还有江敏浩姐妹和凤飞扬。

    “关于这次西良国的大举进攻,修斯你来说说看。”修斯点点头,摊开军事地图。

    “根据我们打探来的消息,西良国二王爷相里暮十天前篡位登基,并发布登记之后的第一条诏令,就是北伐我凤朝,并且还说要御驾亲征。现在西良国各地的军队已经开始行动,朝我国和西良国的边界汇聚,预计二十天之后相里暮会到达,到时候将有八十万军队对我凤朝国作战。”

    “八十万……”江敏浩皱着眉。“将军,相里暮是要硬碰硬么?”

    “目前是这样的。”修斯点点头,“这次相里暮派出的大将军是项卓尧,才他在,事情会比较棘手。”

    “那,如果项卓尧死了呢……”苍茫眯着眼睛。一切和凤笑天为敌的人,就该死,这是苍茫的原则。

    “项卓尧不能死。”凤笑天抬起头,“卿儿还要回去,还要当西良国的皇帝,他若是力挺卿儿,卿儿的皇位会坐的非常稳当。”

    凤笑天不愿意轻易杀掉项卓尧,除了她说出来的这个原因,还才当初她欠他的那个人情,那个温柔的拥抱,那个千叮万嘱的提醒。

    “陛下,那这次您准备派谁出征呢?”

    开口说话的是凤飞扬。轻历了这些年的磨硒,凤飞扬变得稳重沉着。当初凤笑天放过她,让她意识到了自己和小五妹之间的差距,之后甘心效忠凤笑天,现在和凤子萧一起被人称为左右贤王。

    “相里暮不是要御驾亲征么,呵呵,这次,朕也要御驾亲征。”凤笑天的话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不行!”凤笑天话音刚落,凤子萧和苍茫同时开口反对。

    自从凤笑天当年受重份之后,虽然从表面看起来她和常人无异,但亲近的人都知道,凤笑天其实虚弱了很多,即使这些年她天天都泡在药桶里,可是损伤的nei脏终究是无法还原了。

    “要去我和修斯去!陛下,您在这里等我们的好消息就可以了!就相里暮那样的小货色,不需要您亲自出马!”凤子萧到了而立之年,性格虽然不似当初那般急躁,但事情关乎凤笑天,她依旧恢复了姐姐的身份。

    “三姐姐,不用担心。”

    知道凤子萧是关心自己,凤笑天给了她一个我没事儿的笑容,“这次朕必须亲自过去,一,是朕要在战杨上亲自杀了相里暮!当年手下留情,他却这么不安分,杀他,足以立威;二,朕还要为卿儿巩固皇位,扫清一切阻拦卿儿当皇帝的障碍。相里秋白这个皇帝当的太窝囊了,把卿儿托付给他朕不放心。那朕就好心替他清理门户!”

    “可是,陛下……”凤子萧还要说话,被凤笑天拦住了。“朕意已决。国事有苍茫和左右二贤王定夺,重要的事情直接加急送给朕。修斯,你这次陪着朕,需要哪些人,你一会儿自己去点将。”

    “臣遵旨。”听了凤笑天的话,修斯异常高兴。作为军人和战士,修斯当初选择了这条路就没有后悔过。能够陪在凤笑天身边,能够为她分忧,修斯倍感骄傲。

    “休息了这么多年,相里暮真把朕当猫咪了。”凤笑天站了起来,“既然如此,那朕就陪相里暮好好玩玩。”

    这次大概又要血流成河了……看到凤笑天自信满满的表情,众人心里不得不提前哀叹相里暮的命运。

    对于西良国发生的事情,凤笑天丝毫没有隐瞒相里司卿,作为西良国现在的太子和未来的皇帝,凤笑天认为相里司卿有知情权,他对自己的国家和子民有责任。

    “娘亲,我父皇没事儿吧!”相里司卿的小脸上写满了担忧。

    “只是被关进了地牢,目前没有性命之忧。”凤笑天捏了捏儿子的脸,“卿儿,娘亲要跟你说些事情。”看到凤笑天的表情是前所未才的严肃,相里司卿知道母亲有要紧的事情。点了点头,他温顺地坐在凤笑天身边。

    “想必卿儿的祖父还有老师早就告诉卿儿凤朝国是西良国的敌国,两国迟早都有一战的事情。”

    “嗯,是的。”相里司卿老实的点点头。

    “娘亲以前曾打算休养生息,在十年之nei,引凤朝国铁骑踏平西良国,把西良收为凤朝国版图。”凤笑天看着相里司卿,“你祖父之所以算计娘亲和你父皇,也是知道娘亲的心思,因此拿你当赌注。”

    “拿我当赌注?”相里司卿不太明白。

    “是的。”凤笑天微微一笑,“他赌娘亲的不忍,赌娘亲不忍心伤害自己的亲生孩儿,赌娘亲不会和自己的孩子争夺皇位。你祖父是个很会读人心思的人,他拿你来保存西良国。结果,他赌赢了。”

    第五卷 _ 一百零四、大战之初战

    “娘亲……”凤笑天这样说,相里司卿终于清楚之间的联系了。

    “娘亲这次要亲自去会会你的二伯。既然利用我,利用了我的皇儿来保西良,那这江山就是附送品,是我的皇儿应得的。不然天下哪儿有那么美的事儿!”离母亲很近,相里司卿看到了凤笑天长长睫毛后的滚滚浓烟。

    “愿意跟娘一起回去么?”凤笑天收起了眼里的音霾,恢复了和蔼母亲的模样。

    “好!”相里司卿点点头。

    项卓尧曾经告诉相里司卿,天下这么多人,无人智慧能及凤笑天,无人美貌能及凤笑天。跟在娘亲身边,娘就是最好的老师,而且,相里司卿还想和娘亲一起去救自己的父皇!

    相里暮在得知凤笑天会御驾亲征之后,高兴不已。凤笑天,我等了你这么多年,这一次为了自己的亲生儿子,你终于愿意亲自出战了……

    和相里暮相反,项卓尧对凤笑天非常担忧。当初他亲自见到凤笑天伤的有多重,这么多年,虽然看起来凤朝国按兵不动没有攻伐西良国是为了安抚和渊和朱紫,没有心思顾及西良国,其实是因为凤笑天的身体不允许,否则西良国早就是她的囊中之物了。

    小天,你真的要来么?想到将在沙场上面对凤笑天,项卓尧的心情非常的复杂。

    临行之前,项卓尧去地牢探望了相里秋白。在地牢最深处的房间里,相里秋白手腕和脚腕上扣着沉重的铁镣。

    “谁要你们这样的!”见到这样的情景,项卓尧命人给相里秋白打开,可是牢头说是陛下的旨意不能违抗,项卓尧想去找相里暮,被相里秋白拦住了。

    “卓尧,去了也没用。”相里秋白依旧是淡雅的表情,彷佛被囚禁的不是自己一样。

    “你知不知道,相里暮要攻打凤朝国,而小天也要御驾亲征。”项卓尧把最近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相里秋白。

    “小天要亲征!”听到这个消息,相里秋白的平静才被打破,“是的。而且我也要去。”项卓尧表情有些沉重。“怎么会这样……”相里秋白木木地坐在石凳上,“卓尧,你有几分胜算?”

    “没有。”项卓尧说了实话,“小天用兵如神,她手下的大将除了修斯之外,其他人也骁勇善战,所以,我的胜算几乎为零。”

    “卓尧,去告诉相里暮,就说皇帝让他做,但是现在不是时候,不能和凤朝国硬碰硬,除非他要毁了西良国!”相里秋白激动起来。

    “没用,大军已经出发,我马上要走,今天是来跟你辞行的。”项卓尧苦笑一声。

    “难道……”相里秋白大吃一惊,“这一站真的避免不了么?”

    “避免不了。”项卓尧摇摇头。“卓尧,保重!”除了保重,相里秋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一边是自己的爱人,一边是自己的国家和好兄弟。即便相里秋白不想失去任何一方,可是他依旧无能为力。

    二十天之后,凤朝国和西良国两军对峙在哭风岭。哭风岭位于两国交界处,因为山岭陡峭,冬天风呼啸而过,发出呜咽声,类似人的哭泣,所以被人称为哭风岭。

    “报!”西良国军营,有人进来禀告,“启禀皇上,凤朝国派来使者在军营外。”

    “哦?”相里暮微皱眉头,“让她进来。”

    凤笑天派来的人是刘年,刘年进了帐篷,不卑不亢地行了礼,把凤笑天的亲笔书信递交给相里暮。边看信相里暮边冷笑,末了,合上信,相里暮看着刘年,“凤笑天还有什么要说的?”

    “没有。”刘年站的笔直,“我家陛下就是想请项将军过去叙叙旧。”

    “好!很好!”相里暮把信丢给项卓尧,“项将军,既然凤笑天这么有闲情雅致邀请你,你还是去一趟吧!”

    项卓尧没有想到凤笑天会在大战之前邀请自己,虽然相里暮表情很难看,但项卓尧还是决定前去赴约。

    五年未见,再次看到凤笑天笑盈盈地站在自己面前,项卓尧心里一阵恍惚,彷佛回到了第一次初见凤笑天的时候。

    “卓尧哥哥,好久不见!”凤笑天大大方方地站在项卓尧面前,红色的长发用珍珠编制成两条火红的辫子垂在胸前。

    “女皇陛下!”项卓尧刚想行礼,被凤笑天拦住了。

    “卓尧哥哥,这里不是朝堂,你我也不是君臣,不用这么生疏。我今天纯粹是请你来聊聊天,没有别的意思。”凤笑天眼里的诚恳让项卓尧松了口气,眼前的人是小天,不是女皇凤笑天。

    “小天,好久不见!”项卓尧微微一笑。

    虽然在当年凤君阳的寿宴之时项卓尧见过凤笑天,可是他们并没有说话,也没有近距离地接触过,这是十多年来的第一次,像朋友一样坐在一起。

    “卓尧哥哥,请坐!”凤笑天命人端来美酒,为项卓尧斟满酒杯,自己也斟上。

    “卿儿呢?”项卓尧坐下之后就四处寻找相里司卿。“他一会儿就来!”

    “卓尧叔叔!”凤笑天话音刚过,相里司卿就跑了过来。“卿儿!”项卓尧站起来,相里司卿扑进项卓尧怀里。“来!让叔叔看看!不错,长高了!”项卓尧抱起相里司卿转了几圈才把他放下。

    “卓尧叔叔,你怎么来了?我父皇呢?”相里司卿见到项卓尧很高兴,但高兴之余不忘问相里秋白的事情。

    “你父皇现在还好,不用担心。你跟着你娘,只要你平平安安的就好!”项卓尧揉了揉相里司卿的头。

    “卿儿,来,到娘亲这儿来!”凤笑天招了招手,相里司卿走到凤笑天面前,“修斯爹爹教你的东西学会了没?”“恩!今天的任务孩儿已经完成了!”相里司卿点点头。

    “好!那娘亲和你卓尧叔叔有事情要谈,你自己去玩儿,好么?”“好!”

    “真乖!”凤笑天捏了捏相里司卿的脸,“别走远了。”

    待两人都坐下,凤笑天举杯敬项卓尧,“卓尧哥哥,谢谢你告诉卿儿真相,谢谢你把卿儿送到了我身边,这一杯是我敬你的!”

    一杯饮下,凤笑天再次为项卓尧斟满酒,“卿儿说,这些年卓尧哥哥既是他的叔叔,又是他的授业恩师,这一杯容我再谢你,谢你为卿儿做的一切!”仰头,一杯干,凤笑天把空空的杯子给项卓尧看,项卓尧苦笑一下,也一干而尽。

    “第三杯,卓尧哥哥,不管你我身份如何,你永远是我尊敬的大哥。这一杯是妹妹敬你的!”凤笑天再次喝干了杯中的酒。见她这样,项卓尧只有陪着干了。

    “小天,你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看到凤笑天还要倒酒,项卓尧拦住了她。

    “卓尧哥哥,今天见到你,我很高兴,多喝一点儿不要紧。大战还没开始,可以放松一下!”凤笑天俏皮一笑,却让项卓尧感觉有些凄凉。

    “自玄机山庄一别,我们已经十二年没有在一起这样喝酒了。”凤笑天端起酒杯,慢慢地喝着,“十二年弹指一挥间就过去了,卓尧哥哥 ,没有想到再次喝酒却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是啊!”项卓尧自己喝干杯中的酒,“十二年,一梦之间,我老了,小天你却容颜依旧,还是这样美丽动人。”

    “哪有,卓尧哥哥取笑我!”凤笑天微微一笑,“当年我还是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丫头,现在我都是十个孩子的母亲了,都快要人老珠黄了。”

    “谁说你老了我跟他拼命!”喝了点儿酒,项卓尧也稍微放松了点儿,跟凤笑天开起了玩笑。

    “你没变,还是当年一样。我至今还记得你穿着黑色长裙,头戴金莲,在钢琴边唱歌的模样,像落入凡间的仙子一样,让人只能仰望……”

    那天下午,项卓尧借着酒劲说了很多心里话。说自己这些年的思念,这些年的爱恋,这些年一个人的孤独,这些年一个人的坚强。

    “我羡慕秋白,至少他还有卿儿,还有牵挂。呵呵,每次看到卿儿那双和你一模一样会说话的眼睛,我就会有去凤朝国找你的冲动。可是,我不能,小天,我不能呵……”项卓尧边自斟边饮边喃喃自语。

    最后,把所有的心里话都说出来之后,项卓尧沉沉地睡去,睡着了他像孩子一样安静,夕阳给项卓尧镀了一层薄薄的金。凤笑天看着醉了的项卓尧,松开紧握的酒杯,眼里的情绪无法揣摩。

    “卓尧哥哥,谢谢你!”叹了口气,凤笑天站了起来,“我欠你的,太多太多了。”

    叫来人,凤笑天让他们送项卓尧回去。在马车里,凤笑天最后看了眼项卓尧的睡颜,许了诺,“三次,卓尧哥哥,战场之上,我会让你三次。三次之后,你我就是敌人了。”

    下了马车,凤笑天头也不回地进了大营。待马车开始驶向西良国军队大营的时候,原本应该熟睡的项卓尧睁开了眼睛,眼角隐约有了泪,小天,小天……

    回到大营,项卓尧立刻找到相里暮,“你真的要对凤朝国作战么!”项卓尧低声问道。“项将军,你似乎没明白自己的身份!”相里暮冷冷地说。“莫非见到了你的旧情人,就不舍得和她对峙疆场了?!”

    “相里暮!”项卓尧揪着相里暮的衣领,“你最好明白你在做什么!你是在把西良国往火坑里推!”

    “放肆!”相里暮挥开项卓尧的手,“项卓尧,你信不信朕随时可以砍了你!”相里暮怒视着项卓尧。

    “呵呵,”项卓尧大笑起来,“陛下,既然一切都是您想要的,那如您所愿。臣是西良国的子民,当然要服从您的任何一个指令。臣不会忘记自己的使命,以及我背后项氏家族一百二十三口人命的。”

    说完,项卓尧大步走了出去,留下了一脸愤愤的相里暮。项卓尧,要不是看你还有用,我早就杀了你了!相里暮捏紧了拳头。

    大战,如约而至。凤笑天没有出场,迎战项卓尧的人是修斯。凤笑天这次出来带了西野葵和璇玑。轩辕炙炎原本也想来,但凤笑天把国事交给了他和苍茫,所以他留在了皇宫。

    “老婆,你真的决定在战场上退让三次?”璇玑一身白衣,头上系着银色丝带,看着远处大军中间的两个人。

    “是的。”非常听点点头,“项卓尧是难得的将才,可惜不能为我所用。让他,是我欠他的。三次之后,我和他就互不相欠了。”

    “看来天儿你已经有对策了。”西野葵满头银发用竹簪子固定在头上,一身青衣配着他的容颜,让他更有了飘飘欲仙的感觉。

    “呵呵,虽然用火炮三两下就可以打到他们的都城,可是我不能留给卿儿一个千疮百孔的国家,只能用稍微温柔点儿的方法了。”

    凤笑天低头看着相里司卿,温柔地握着儿子的手,“卿儿,娘亲留下这些人的性命,全是看你的面子。若不是你,娘亲会让西良国八十万人有来无回!”

    “娘……”相里司卿刚想开口,被凤笑天拦住了。

    “战场上,难免会有死伤。恶名都让娘亲背负吧!娘要让西良国的百姓都感谢你,这样你登基之后,他们才会绝对的服从你。”

    “娘亲,我不想当皇帝,我只想和父皇,和娘亲在一起。”

    在得知祖父的音谋和相里暮的诡计之后,相里司卿开始厌恶那个高高在上的位子了,在相里司卿幼小的心灵里,皇位是个令人发指的东西,因为有了皇权就有野心,就会骨肉相残,就会六亲不认。

    “傻孩子!这是你的使命。”凤笑天摸了摸相里司卿的脸,“你的责任是无法逃避的。而娘的任务就是让你的位置更稳更安全。”

    战场上,项卓尧和修斯都骑在马上静静地打量着对方。好个英俊的男子!项卓尧心里暗自地想着。而修斯也感叹于项卓尧的英武。两人大有相见恨晚,惺惺相惜之情。若不是在战场,项卓尧相信他会和修斯是一对很好的朋友。

    “项将军,久仰大名!”修斯拱手。“修将军客气!”项卓尧还礼。一场战争被他俩弄的好像是二人在叙旧似的。

    “那么,你先请!”修斯下面的话一出口,西良国的士兵们都愣住了。这是在打仗么,哪儿有这般客气的?连一直盯着修斯的相里暮也不明白项卓尧和修斯在搞什么名堂。

    自从项卓尧回来之后,相里暮明显感觉到他和以前不一样了。相里暮肯定凤笑天对项卓尧说了什么!在战前扰乱敌军将军的心,凤笑天也只有你做的出来!

    项卓尧的表现让相里暮很暴躁,可正是用人之际,他不能按自己的脾气砍了项卓尧。毕竟项卓尧在军中很有威信,而且战前斩将是不祥之兆。

    “呃,好!”项卓尧看到彬彬有礼的修斯,自己差点笑了出来。拔出武器,项卓尧做了请的姿势,和修斯在两军前乒乒乓乓打了起来。

    项卓尧的兵器是两把大斧,修斯善用弓弩,此刻近战,手里却是一把大刀。二人打的火热,你来我往干了几百个回合。可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他们不是在厮杀,而是类似切磋的比武。

    当众人都等的有些不耐烦之后,相里暮发出了进军的指令。八十万人也不管主将还在和人厮杀,拿了刀枪直奔凤朝国军队而去。

    “乱来,完全是乱来。”凤笑天看着浩浩荡荡的西良国军队,摇了摇头。“撤退!”

    还没等西良国的八十万人近身,凤朝国的士兵们已经扛着大旗和武器撒腿就往后跑了起来。修斯见到凤朝国军队传来的旗语,对项卓尧说了声“项兄,抱歉,下次再打!”,随后也拽着马往回跑。

    临走时修斯转过头在项卓尧面前晃了晃一个指头,别人不清楚,项卓尧却明白,修斯是告诉他,这是第一次,还有两次机会。

    西良国的这些士兵很多都是新兵蛋子,他们只是听说了凤笑天的“威名”,更多人对此表示怀疑态度,所以当得知要打凤朝国之后,各个都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在看到凤朝国士兵们不战而退,一个个跑的比兔子还快,西良国的小兵们心里都乐翻天了,原来凤朝国的那些都是传说,传说果然是不可信的。当他们要穷追猛打的时候,项卓尧下了停止追击的命令。

    “大胆!”相里暮看着眼前一脸平静的项卓尧,自己心里已经火冒三丈了。“为什么不乘胜追击!放弃这么好的机会,项卓尧,你到底是我西良国的将军还是凤朝国的j细!”

    “陛下也说了,要乘胜追击。可是两军还没交战,哪儿有胜利之说。凤朝国不战而逃,里面肯定有诈!”项卓尧毫不理会相里暮的咄咄逼人,只是简单地说出了事实。

    第五卷 _ 一百零五、大战之抓获相里暮

    相里暮虽然知道项卓尧说的是对的,可是他依旧不想承认。“项卓尧,你说的这些都很有道理,可是朕就是想知道,修斯最后的那个手势是什么意思。”

    虽然相里暮隔得远,可是修斯临走时的那个手势他可是看得一清二楚三明白。

    “没什么意思。”项卓尧一愣,随后回答道。

    “哼!怕是有事情是项将军知道意思不肯说吧!”相里暮有些咬牙切齿,但是也拿项卓尧无可奈何。

    这边,凤笑天优哉游哉地哼着小调儿坐在修斯旁边,看着他烤肉。“怎么样?”凤笑天笑眯眯地看着修斯。“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修斯翻烤着野兔,“可以,项卓尧是我们的敌人,不然我很乐意和他做朋友。”

    “不忍心了?”凤笑天挽着修斯的胳膊,“遇到和你脾胃相投的人了,就不忍心和他为敌了么?”

    “小凤,若杀相里暮,我眉都不会皱一下,可是项卓尧和你是旧相识,而且和你有些交情,有事卿儿的师傅。若真要对他动手杀他,虽有胜算,可我依旧还是不希望他死。”修斯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呵呵”,凤笑天笑了起来,让修斯一阵莫名,“小凤,你笑什么啊?”

    “修斯,你放心,项卓尧是死不了的。”凤笑天拍了拍修斯的肩膀,“以相里暮的刚愎自用的个性,怎么会留项卓尧到最后呢。”

    “娘,那项叔叔是不是有危险!”相里司卿偷听了凤笑天的话,站到了她面前。

    “卿儿?”凤笑天有些惊讶,“你怎么在这儿?”

    “娘亲,您说相里暮不会留项叔叔到最后,到底是什么意思?项叔叔是不是会有危险?!”相里司卿没有回答凤笑天的问题,反来追问凤笑天。

    “卿儿,”凤笑天拉着儿子坐在自己身边,“你是希望你项叔叔和修斯爹爹对决,最后死在娘亲手里呢?还是希望你项叔叔死在相里暮手里?”

    “孩儿不希望项叔叔死!”相里司卿摇摇头,表情痛苦。

    “卿儿,你要知道,战场是没有朋友只能做敌人的。如果你不希望你项叔叔死,那里死在这里的就是你娘亲我。现在他代表的是西良国,是我凤朝国的敌人。”虽然看出儿子很难受,可是凤笑天还是把厉害关系点了出来。

    “我不想你们任何一个人有事!”项叔叔传授孩儿兵法武艺,数年来寒暑都无间断,除父皇之外,项叔叔是最疼孩儿的人了。”相里司卿跪在凤笑天面前。

    “娘亲,孩儿不想项叔叔有事儿,求娘救救项叔叔!”相里司卿的头种种地磕在地上,“求娘亲救救项叔叔!”

    凤笑天知道相里司卿和项卓尧感情很深,没想到居然深到这样,叹了口气,凤笑天把相里司卿搀扶了起来。“卿儿不用担心,你项叔叔死不了。”

    “真的?!”顾不上额头的红肿,相里司卿抓着凤笑天的手臂,一脸惊喜。

    “呵呵,娘什么时候骗过你?”凤笑天心疼死抚摸着相里司卿的头,“一会儿让你西野爹爹给你上药。”

    “娘亲,您是不是一早就有好的计策了?”相里司卿忽然想到项卓尧以前和自己说过,凤朝国女皇凤笑天做事如下棋,其他人充其量只能看到此子之后的四五步,她却能把握全局。

    “当然!娘亲只要动动小指头就能打败相里暮,哪儿用的着和你项叔叔拼个你死我活呢!你就等着看娘亲给你演一场好戏吧!”

    相里司卿在日后当上西良国皇帝之后,曾和人说起自己的母亲凤笑天,在谈到了这一次决定西良国未来的战役是他说,普天之下,只有自己的母亲凤笑天有七窍玲珑心的人,才会有那般的智慧和气魄。

    在之后的十天里,凤朝国的士兵依旧和当初一样,跟相里暮兜圈子,凤笑天完全采用敌进我退,敌退我进的策略。

    相里暮虽然开始还有耐心听项卓尧说话,也知道这是凤笑天在故弄玄虚,要刺激自己,引自己上钩,可是在被凤笑天牵着鼻子兜了十天时候,他再也忍不住了。

    在这十天中,两军有两次交手,有事项卓尧和修斯出场,两人依旧打到一半,修斯拍马跑了,让项卓尧有苦难言。但他也清楚,凤笑天的三次期限已经没了,线面每一步都应该小心翼翼,没准儿在哪儿就上套了。

    可是相里暮不了解项卓尧的苦衷,他认定项卓尧和凤笑天之间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不然以往英勇善战的项卓尧为什么都三次交手了还没有把修斯拿下,反而让他每次都脱手。而且凤朝国军队抛开之后项卓尧一而再再而三下令不许士兵们追击,不单单相里暮有想法,连下面的将领和小兵们都有想法。

    思量了一整夜,相里暮做了一个“伟大”的决定。

    一早,相里暮安排好了一切,就招将领们来大营,等项卓尧等人坐定之后,相里暮当场宣布项卓尧的三个罪状:一、叛军;二、叛君;三、叛国。事先藏着的士兵们等相里暮宣布我项卓尧的三条罪状,立刻涌上前把项卓尧五花大绑捆了个严严实实。

    “哼!”相里暮反背着手,走到一脸惊讶的项卓尧面前,“朕知道你对凤笑天念念不忘,但是,你忘了现在是两国对立两军交战。不忘旧,重情是好事,可是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拿国家大事开玩笑!”

    项卓尧看到近在咫尺的相里暮的脸,不知道是该笑还是做什么。“陛下既然已经认定我有罪,那就直接杀了我吧!”

    “不不不!”相里暮一连说了三个不,“你想死,朕偏偏不成全你!朕要亲自抓了凤笑天,让你还有相里秋白都看明白,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天之骄子!”

    “呵呵!”项卓尧边笑边摇头,相里暮的这番说辞在他看来实在是可笑。想打败凤笑天,还想活捉凤笑天?“您真的是在痴人说梦!”项卓尧用这四个字来形容相里暮。

    “来人,把他给我压下去!看好了!别让他给逃了!”相里暮有些恼羞成怒,但是当着众人的面,他不能直接杀掉项卓尧,不妥,时机也不对。而且,说道项卓尧对凤笑天的暗恋,相里暮也有属于自己的不可告人的秘密。

    “命大军连夜做饭,明天若凤朝国再来挑衅,一定要卯足劲了给朕追!”凤笑天,我一定会抓到你的!我要让你知道我不比其他男人差!相里暮握紧了拳头。

    “是!”

    凤笑天在拿到项卓尧被囚禁起来的消息之后,笑的很开心。“娘亲,项叔叔被抓起来了您为什么开心呢?”相里司卿百思不得其解。

    “傻瓜!”凤笑天抱着相里司卿,“娘这样做,就是为了激怒相里暮,让他怀疑项卓尧真的和凤朝国有关联,他吧项卓尧囚禁起来,娘亲的目的就达到了。这样一是,避免了项卓尧的正面交锋;二,西良国失去了项卓尧的之后,就等于失去了半个臂膀,对付那帮没头脑的家伙简直不用吹灰之力。”

    “啊!我明白了!”相里司卿一脸崇拜地看着凤笑天,“那娘亲之前请项叔叔来叙旧,也就是为了挑拨相里暮和项叔叔之间的关系,让相里暮认为项叔叔是娘亲安排在西良国的棋子,做事都防备着他么?”

    “对了!这一招就是三十六计中的离间计!”凤笑天捏了捏相里司卿的小脸。

    “古语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相里暮是个骄傲的有些自大的人,他当年栽在娘亲手里,还被娘亲断了两指,这次是不会善罢甘休的。项卓尧和你父皇关系很好,在军中极有威信,这是相里暮忌讳的娘亲只用稍稍点儿小动作,相里暮当真了。”

    “可是,娘亲,这一招很险啊!要是相里暮一气之下杀了项叔叔怎么办?”对于这些,相里司卿还有一个疑问。

    “不会的。”凤笑天笑的很自信。

    “为什么?”相里司卿不太明白。

    “卿儿,对于我们的敌人,除了分析他的实力之外,还应该了解他的性格,揣摩他的心里。性格决定命运,一个人的性格特征是影响崇拜的关键。这些读心术是很重要的,也是你今后要慢慢去学习的。”凤笑天摸了摸相里司卿的头,“今天早点儿休息,明天要大战了。”

    “是!”相里司卿有些兴奋。跟在娘亲身边,他学到了好多东西,其中的一些让他终生受益。

    终于,到了最后的时刻。相里暮骑在枣红色的大马上意气奋发。没有了碍手碍脚的项卓尧,相里暮觉得压在心里的那口气早就无影无踪了。

    “进军!”相里暮挥鞭指向北方。

    两军,在哭风岭最狭长的地带相遇。“陛下,两边没有埋伏!”西良国的斥候把探听到的情况汇报给了相里暮。“陛下,您看!”有人指着对面军队中一抹红色的影子。

    “凤笑天!”看着对方标志性的红发之后,相里暮心中一阵激动。是的,那个人就是凤笑天。站在凤笑天身边的是璇玑和西野葵。

    “璇玑,东西都放好了么?”凤笑天也也看到了相里暮。

    “全部按照计划安排好了。”

    “呵呵,那我们慢慢撤退吧!”

    看到凤朝国军队又开始准备撤退,相里暮连忙下令追去,“别伤了凤笑天!”相里暮在最后叮嘱一句。

    凤朝国的军队看似退得很慢,可是始终和西良国之间保持着千米的距离。西良国士兵快,他们也加速快,慢,他们也放慢了速度。

    “快!在快点儿!”看到那个若隐若现的红色的身影,相里暮有些焦急。而他这些异常的表现让人看着有些奇怪,可是众人都不敢所问。

    “陛下,前面地形容易有埋伏,不能再追了!”有大将上前觐见,被相里暮呵斥到一边。在见到凤笑天之后,相里暮的冷静全无,他只想追赶上那个女子。

    “呵呵,着相里暮要么是个白痴,要么就是极度骄傲。”西野葵看到西良国军队盲目跟在凤朝国之后,说了这句话。

    “不管他是真痴还是假傻,今天就是他的忌日!”凤笑天冷冷一下,“修斯,下面的事情交给你了。我要相里暮的颈上人头!”

    “是!”修斯领命,策马来到了大军前。“所有人按计划行事!”

    “娘亲!”相里司卿紧紧握着凤笑天的手,掌心中有了汗。“放心,娘亲不会让人死太多的,只要他们投降。”

    凤笑天明白儿子是担心西良国士兵们的性命,所以给儿子做了保证。不管如何,他身上依旧有西良国一半的血脉,凤笑天不忍让儿子太为难。

    当红色的身影消失在对面的时候,相里暮有些抓狂,“快!快给朕追!”相里暮冲在了前面,“嗖——”远处,修斯的利箭早就对准了相里暮。

    “陛下小心!”等其他人发现冲着相里暮迎面而来的箭时,相里暮已经跌下宝马,箭头没入胸口,伤离心脏处不远。

    “陛下!”众人想说什么,相里暮忍着痛摇了摇头,“打!给朕狠狠地打!还有,朕要凤笑天,谁都不许伤害她!朕要你们把她毫发无损地带到朕面前!”

    “是!”随军的军医小心翼翼地把相里暮搬到一边,西凉的将士们拿了相里暮的指令,发狂地想凤朝国军队冲了过去。

    “砰!”“砰!”“轰!”

    他们还没到跟前,地面就炸了起来。最前面的骑兵连人带马被炸到了天上,胳膊,腿落在地上,地面炸出一个个大坑。

    “不许后退!冲!冲过去就好!”西良国的将领们在后面大吼着,“后退者死!”在这样的命令下,那些士兵们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冲。

    不断有爆炸在发生,不断有人在死。浓烟滚滚,到处是尸体,空气中弥漫着浓厚的血腥气,闻到了血腥的战马们狂躁不安,开始到处乱窜,队列被打乱,西良国自己先乱了手脚。

    相里司卿跟在凤笑天身边,站在高高的山岗上。看到下面的惨状,相里司卿终于明白修罗的名号是怎么来的了。

    浓烟好久才敞开,等西良国士兵们都从慌乱中清醒 过来之后,他们才发现凤朝国军队不见了,等待他们的是前面密密麻麻的火炮。

    凤笑天原本没有打算和西良国正面交锋,将双发的伤亡降到最低,是凤笑天此次的目的。

    “放下武器!投降者活命!”修斯骑马站在山坡上,良弓在手,票发蓝眼,宛若天神一般。“放下武器!投降者活命!”密密麻麻的凤朝国士兵拿着弓箭出现在西良国军队四周,把他们围了个严严实实。

    “被,被包围了!”一个西良国的士兵绝望地喊着。

    “不许胡说!”旁边一个将领站了起来,“分她们拼了!投降是会被杀掉的!你们忘记修罗的......”那人话还没说完,一直箭穿过他的喉咙。

    “放下武器!投降者活命!”修斯再次重复着这句话,“一、二、......”

    当修斯数到三的时候,有人把武器丢到了地上举起了手,“我投降!我们打不赢凤朝国的神威炮弹!我不想死!”

    这句话触动了其他的人,关于凤朝国神威炮弹,这些人早有耳闻。方才看到了它的威力,她们心里防线先崩溃了。

    有了第一个人,就会有第二个人。乒乒乓乓,不断有武器被丢在地德夯,不断有士兵叫着我不想死而举手投降。

    后人在描述这一战役的时候,用了一个词,叫心理战术。即在一开始就制造最大的恐怖,摧毁敌人的信里防线和信念,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取得胜利,是战争的上上策。而心理战术的发明者凤笑天又再一次被记载在了军事史话上。

    当修斯吧只剩下一口气的相里暮带到凤笑天面前的时候,相里暮没有任何失败的痛苦的表情,只是紧盯着自己梦里出现的那张脸,相里暮仿佛要把凤笑天刻在自己脑海中。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么?”相里暮的眼神让凤笑天的男人们心情很不爽,修斯立刻把凤笑天拉到怀里,璇玑也站在了凤笑天旁边,而西野葵手里已经攥了几枚银针。

    “呵呵”,相里暮一笑胸口就剧痛无比,“咳!咳!”相里暮咳出来的都是鲜红的血,但是他似乎还是很高兴,一点儿都不害怕。

    “凤,凤笑天,我终于见到你了!”相里暮痴痴地看着凤笑天。

    当年相里暮心高气傲,没想到会栽在凤笑天手里。即使被凤笑天斩断了两根手指,相里暮依旧忘不了那双明媚眼睛的主人。

    虽然相里暮那之后再也没有见过凤笑天,回到西良国之后,他也只想安安分分当个王爷,可后来相里暮无意中在相里秋白的画像上看到了凤笑天。

    红衣没人站在画像中,唇红齿白,媚眼如丝。也就是那之后,相里暮死了的心才开始复活......

    第五卷 _ 一百零六、一个神话的终结(大结局 )

    “凤,凤笑天……”相里暮喘着粗气,他的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70部分阅读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70部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