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69部分阅读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_np文 作者:春棠大人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69部分阅读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_np文 作者:春棠大人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69部分阅读

    亩樱悄愦蟮艿埽锾旎铡!?“哥哥好!”凤天徽微微点头,一副小大人的样子。“弟弟!”

    “凤天瑄,是苍茫爹爹的女儿,你大妹妹。”“妹妹好!”相里司卿看到凤天瑄银灰色眼睛里的笑意,一愣。“二哥哥好!”

    “这是你的龙凤胎妹妹凤天麒和凤天麟。”没等凤笑天介绍完,那对龙凤胎已经笑着一左一右挽上了相里司卿,“二哥哥武艺不错嘛!有时间咱们再切磋切磋!” 说话的是凤天麒。

    “扼,好!”看着凤天麒白金色的头发和凤天麟琥珀色的眼睛,相里司卿知道他们是凤朝国皇后轩辕炙炎的孩子。

    “爽快!” 凤天麒伸着胳膊拍了拍相里司卿的肩,“二哥哥,你放心,到了咱的地盘,没人敢欺负你!”

    “好了好了!” 凤笑天宠溺地摸了摸凤天麒的头,“没人欺负你二哥哥,怕就怕你们两个小家伙欺负人!”

    “娘!”凤天麟扑到凤笑天怀里,“您不要说出来嘛!讨厌!”

    “呵呵!”凤笑天搂着凤天麟和相里司卿,“你还有个妹妹和弟弟,他们才两岁,过一会儿你就会见到了。”

    相里司卿不久之后就见到了自己剩下的弟弟和妹妹,弟弟白白粉粉的,眉眼很漂亮,就是身子骨看着有些瘦弱,而最小的妹妹有一头栗色的头发,眼睛是深邃的蓝色,水汪汪的,五官却像极了凤笑天。

    “卿儿,娘亲给你起个名宇好么?”凤笑天用询问地语气问相里司卿,“娘亲给你起一个凤氏的名字,好不好?”

    “好!”相里司卿也想和弟弟妹妹一样,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名字。

    “凤天楠。南,谐音楠,我儿生在遥远的南方,娘亲想叫你楠儿,好么?”对于这个失而复得的儿子,凤笑天有太多的nei疚和抱歉,所以说话语非常温柔。

    “好!凤天楠,孩儿喜欢这个名字!”相里司卿有了和自己兄弟姐妹一样的名字,非常高兴。

    “呵呵,喜欢就好。”凤笑天看看外面,已经是下午了,因为相里司卿的到来,大家都饿着肚子,“卿儿饿了吧!我们先吃饭,等会儿跟娘好好讲讲你在西良国的事儿。”

    “是!”相里司卿使劲点点头。吃饭的时候,相里司卿坐在凤笑天左手边,凤笑天边给他夹菜边轻声细语和他说话,旁边那些爹爹们也不断把好吃的夹给他。这样的和气和幸辐是相里司卿做梦都没有想到的。

    整个下午,凤笑天都陪着相里司卿,其他孩子们也围在自己母皇身边,听相里司卿说西良国的事情。虽然相里司卿出宫的次数不多,但见到的人和事儿都记得清清楚楚,讲起来也是滔滔不绝,相里司卿头一次发现自己口才如此之好。而相里司卿的那些新鲜事儿,也拉近了他和兄弟姐妹之间的距离。

    晚上,凤笑天怕相里司卿认生,就让他去皇甫静夜那儿和凤天赐一起睡。待确定孩子睡着之后,凤笑天亲了亲他的额头又亲了亲凤天赐,转身熄灯,轻手轻脚地走了出去。关上门,相里司卿睁开眼睛,抚摸着额头的温热,娘亲,孩儿好高兴!

    回到轩辕炙炎的宫殿,凤笑天换上了严厉的面孔,“木”凤笑天刚出声,木便落在凤笑天身后。“派人去西良国,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我要知道真相,以及真相背后的事情。”“是!”

    木刚要走,又被凤笑天叫住了。“木,你的来信里说,翱儿遇到刺杀,但是杀手招招都是要卿儿性命?”

    “是的。”木点点头,把当时的情景详详细细地告诉了凤笑天。

    “哼!”凤笑天眼里的仁慈和温柔不复存在,“那些杀手抓住几个活的?”

    “抓住七个,可是有两个当扬服毒自杀,毒药藏在牙缝里。剩下五个我们已经把毒药取出来了,但是还没审问出结果。他们嘴很紧,恐怕是别人养的死士。”木把这两天的情况简单地说了一下。

    “嘴很紧?呵呵,死士……”烛火下,红发雪肤的凤笑天笑的有些魅惑,她单手拔下头上的发钗,一根根地摆放在梳妆台上,“把他们弄到宫里来,我明天要亲自审他们。”

    “是!”木眯着眼晴悄捎退下。

    凤笑天坐在板妆台前,梳理着自己的长发,稍后,一个身影来到她身后,抱住她。“炙炎。”不用回头,凤笑天就知道是轩辕炙炎。

    “小东西!”轩辕炙炎的金发已经到了膝盖,他抱起凤笑天把她搂在怀里,让她面对着自己,坐在自己腿上。凤笑天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轩辕炙炎。

    好久,轩辕炙炎打破了沉寂,叹了口气,“小东西,想知道什么就直接问吧。”

    “好!”凤笑天双手环上轩辕炙炎的脖子,“那天晚上你去接我,是不是知道发生了什么?之后你消失了几天,回来也没说什么。炙炎,你早知道这些了,是么?”

    轩辕炙炎抓着凤笑天的手放在嘴边轻轻吻了一下,“果然还是瞒不住你。”轩辕炙炎对上凤笑天幽静的眸子,说出了真相。

    “在天国有一门奇幻的武功,能让人永久地失忆。而配合武功必不可少的就是冰荷和玄乐。”轩辕炙炎嗅着凤笑天的发香,“那天我隐约听到了玄乐,所以就追踪了过去,可是没到地方玄乐就已经停了。后来想到你在那个方向,就过去了。”

    “嗯”,凤笑天趴在轩辕炙炎怀里,“然后呢?”

    “之后我跟踪了相里秋白他们,发现在他们使团里有几个天国的人。再后来就跟他们交了手,杀了两个,另外一个也残废了。”

    轩辕炙炎用下巴蹭着凤笑天的额头,“只是我没有发现他们的目标是你。如果我当时就知道事情的真相,就一定不会让相里秋白活着回去!”

    居然用这样下流的手段得到凤笑天,居然用怎么卑鄙的方法去算计自己深爱的女人,这是轩辕炙炎不能容忍的。

    凤笑天抬头,看到轩辕炙炎眼里的杀气,连忙抱着他,“炙炎,对不起!”被人设计,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失身,让拥有极强贞浩观的凤笑天面对自己最爱的男人的时候有着深刻的负罪感。“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自己!”

    凤笑天眼里的nei疚和指责让轩辕炙炎心疼,“不是你的错!小东西.,不是你的错!”轩辕炙炎碰着凤笑天的脸,让她正视着自己的眼睛,“事情过去了!不要想那么多了!是我粗心大意没有保护好你,不要自责了!”

    “炙炎!”听到轩辕炙炎说出了自己心里的想法,凤笑天委屈的眼泪流了下来。“炙”凤笑天还想说什么,轩辕炙炎直接吻住了她的唇,用自己的行动告诉她自己的爱。

    烛火昏暗,轩辕炙炎褪下凤笑天的衣裙,覆上她的雪白,白金和火红的长发纠缠在一起,凤笑天攀上轩辕炙炎的脖子,尽情地表达着自己的爱。

    天蒙蒙亮,轩辕炙炎醒来,看见凤笑天猫咪一样卧在自己身上。心里都是满足和幸福。

    对于相里秋白,轩辕炙炎不打算和他计较那么多,因为他也是被算计的人,而且有了孩子,做为男尊国的男人,生孩子原本就是违背常理的事情,更何况相里秋白当时是西良国除了皇帝之外第二尊贵的人。

    在看到凤笑天对相里司卿的疼爱之后,轩辕炙炎杀相里秋白之心惭惭平静了下来。

    无论如何,他是凤笑天孩子的父亲。即便凤笑天对那个男人没有感情,可是孩子不能没有父亲。而且从心里,轩辕炙炎有些同情相里秋白。

    “炙炎,早!”醒来的凤笑天懒洋洋地撑起胳膊,在轩辕炙炎的唇上蜻蜒点水一下,“想什么呢?这么入迷?”

    “想你昨天晚上出色的表现!”轩辕炙炎捏了下凤笑天的腰,坐起来扯了丝稠包裹上自己和凤笑天,走向后面的药池。从凤笑天受伤以来,每天泡药水成了她早上必须要做的事情。

    下水之后,凤笑天靠着轩辕炙炎,“炙炎,可能要发生些事情了。”“嗯。”轩辕炙炎在池边搂着凤笑天,眯着眼睛听凤笑天说话。

    “相里群算计我,千方百计要得到我的孩子,就是为我日后攻伐西良国设下障碍。他料想到我不会和自己孩子争夺国土,所以就用了这么卑鄙的方法。”凤笑天的声音很平静,可是眼里却燃着熊熊怒火。

    “相里群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会算计,怎么可能让卿儿登上正统当西良国的皇帝。呵呵,不是还有个相里暮么,我就不相信相里群没有别的音谋。”凤笑天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小东西又打算做点儿什么了么?”深知凤笑天脾性的轩辕炙炎知道她又有些想法了,而且这些想法很快就会付之行动。

    “没想好。”凤笑天转过身,“不过今天么,我要审犯人。呵呵,好久没有看到流血的场面了,真是期待啊!”

    凤笑天早朝之后,换上了平时的装束。火红色的头发仅仅用金色绸缎系在脑后,身上穿的是桃红色的衣裙,裙摆绣着芙蓉花。“娘亲!”

    见凤笑天过来,相里司卿连忙走上前。“卿儿,玩儿的开心么?”早上,凤笑天让凤天赐和其他孩子陪相里司卿熟习皇宫,这儿是相里司卿的第二个家,凤笑天希望孩子们能够把其他的事情抛在一边相处融洽。

    “嗯,很开心呢!”相里司卿一脸崇拜地看着凤笑天,“孩儿才知道,沧海遗珠那些睛致的玩具都是娘亲设计出来的,而且火药和大炮这样睛密的武器居然也是娘设计的,娘亲你好厉害好伟大啊!”

    “哈哈!”凤笑天揉了揉相里司卿的头,“待会儿娘亲有事儿,你和他们玩儿,娘把事情办完了陪你,好么?”

    “好!”相里司卿点点头。半天,他已经和自己的同胞手足混熟了,虽然昨大还大打了一场,可是在知道相里司卿是自己的兄弟之后,凤笑天的那些孩子们很宽容地接受了他。

    凤笑天离开儿女之后直接去了皇宫的地牢,同行的还有西野葵。

    “陛下!”牢头见到凤笑天之后赶紧打开牢门,恭恭敬敬地迎了上来。“陛下万岁!”牢头恭恭敬敬地给凤笑天行礼。“平身,人呢?”

    “昨天夜里已经到了。陛下,您这边请?”在行礼之后,牢头把凤笑天带到了一个大的牢房门口。“木大人在里面,陛下您请!”

    “好!”凤笑天低头进了牢房,牢房里灯火通明,摆满了各种刑具,还有两个红通通的炭盆。最里面有五个十字木桩,木桩上绑着五个浑身是血的人。

    “木,我来了。”当轻柔的女声传到木桩上的刺客耳朵里,他们都不约而同的看向那个声音的主人。修长的眉,美丽的丹凤眼,俏丽的鼻子,柔软的红唇。绝色佳人!

    只是在看到女子一头火红色的长发之后,每个人都绷紧了身上的弦。修罗女帝,是她!那明显的标志,那绝色的容颜,让人不寒而粟,想到了关于她的种种传说。

    “你们好!”凤笑天冲木桩上的所有人微微一笑,和蔼得像春风一样。木给凤笑天和西野葵搬来凳子,并为她放好柔软的垫子,待凤笑天坐下之后,木站在了凤笑天身后。

    凤笑天没有说话,只是哼着小曲儿,玩儿着自己白玉似的指头,这让被绑着的那些人越发迷糊,不知道这位女皇陛下要做什么,每个人的心里都丝毫不敢松懈,关于这位女皇陛下的传闻这些人都非常清楚,容貌如花,心狠手辣。她越是平静,越是表示有事情要发生。

    第五卷一百零二、山雨欲来

    等被绑在柱子上的五个人都等的快没有耐心了的时候,牢门被推开了,进来了几个人,抬着烧蜡的架子和新鲜的鹿肉端着各种佐料。木上前让她们把东西一一摆敌整齐,鹿肉明显是新鲜的,刚杀的鹿,殷红的血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

    做完这些,凤笑天站了起来,招呼西野葵和自己一起烤肉。当新鲜的鹿肉在红红炭火盆上的铁架子上发出■■的声音的时候,凤笑天终于开口说话了。

    “普天上下,除了天上的凤凰,地上的麒麟,海里的龙,其他的肉朕都吃过。不过,联最爱的还是鹿肉。”凤笑天微笑地把肉一片片割下来,平摊在铁架上,用毛刷蘸上油,■■的声音和鹿肉的香味弥谩在整个囚室里。

    “听说,鹿肉是最类似于人肉的,味道鲜美,细嫩。”凤笑天夹了一块儿烧好的鹿肉喂到嘴里。“嗯,真好吃!”凤笑天又亲自夹了一块儿喂给西野葵。

    凤笑天的行为让被绑着的人更加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位修罗陛下到底在做什么?相互看了几眼之后,他们还是漠不吭声。

    “可朕到现在还不知道人肉是什么味道。”凤笑天擦了擦嘴,“亲爱的,你说,人肉真的有鹿肉好吃么?”凤笑天坐在了西野葵怀里,两人都是天人姿色,让人看的一愣。

    “好奇么?好奇就弄点儿吃吧。”听到凤笑天叫自己亲爱的,西野葵很高兴,撩起她的红发轻轻一吻。

    任何一个走神的人在听到西野葵的话了之后都清醒了过来,吃人肉!“可是你知道人家害怕血腥味。”凤笑天窝在西野葵怀里撇娇,娇媚的表情让人都忘记了她是个杀人屠城不眨眼的女修罗了。

    “呵呵,我来!”西野葵温柔一笑,捏了捏凤笑天的脸,两人站了起来。

    西野葵走到被绑着的人前面,一个个地检查,凤笑天没有说话,只是笑眯眯地跟在他旁边。西野葵用手里的细细簿薄的小刀挑开五个人的上衣,不断在上面比划着。

    “西野,你在做什么呢?”凤笑天好奇地睁大眼睛问道。

    “天儿知道哪儿的肉最嫩么?”

    “不知道呢!”

    “最嫩的肉是胳膊nei侧的肉。”西野葵在人身上比划着,“还有这里,大腿nei侧的肉,也很细嫩。”

    “哦!”凤笑天点点头,貌似懂了,“西野,那就一样的来一点儿吧!尝尝好吃不!”

    凤笑天的话让十字架上的那五个人都吓得不轻,这位陛下果然和常人不一样,来了不审问,不逼供,居然想吃人肉,而且还要吃他们的。他们以前没有遇到这样的情况,心里都暗暗后悔最后自尽慢了,落到了这个修罗女手里。

    西野葵最后停在一个稍微年轻一点儿的男人面前,“好!就你了!”话音刚落,那人的左手臂nei侧就火烧一样疼。

    “木,接着。”西野葵割下肉,挥刀在空中削成薄片飞向木。木也不含糊,一一接下肉片,放在火架上,蘸油刷上,撇上佐料翻烤,整个过程两人配合的天衣无缝,一气呵成。

    不一会儿,屋里弥漫着特殊的肉香,凤笑天深深地吸了下鼻子,毫不理会那个疼得乱喊的人,“香,真香。”

    而此刻柱子上被绑着的那个人已经疼的满头是汗,西野葵在他身上轻轻点了几下,为他止了血,“血流光了就不好吃了。”西野蒸的声音依旧很温柔。

    剩下几个人看到同伴的肉在火架上被人翻烤,前所未有的恐惧夹杂著恶心充斥着他们的心脏和大脑。

    “好了。”木把烤好的肉盛在盘子里,端到凤笑天面前。盘子上的肉晶莹剔透,颜色非常好看,闻着也异常的香。“好吃!真好吃!”凤笑天先尝了一块儿,“入口即化,朕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肉。”

    凤笑天笑盈盈地夹了一块儿肉,喂给西野葵,“好吃么?”“嗯!滑嫩爽口,好吃。”

    “呵呵!”几片肉很快就被凤笑天和西野葵吃完了。看到他们真的吃了人肉,柱子上的人已经惊恐万分,脸都变色了。

    “西野,人家还要吃”凤笑天嘟囔着嘴,粉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巴。“好!”西野葵宠溺地吻过凤笑天嘴角,“吃多少都好!”

    “你,你不是人!”终于一个人忍耐不住,大声喊了起来。

    “呵呵,朕原本就不是常人。”凤笑天走到开口说话的人的面前,“你们不都叫朕修罗女么!”凤笑天说话期间,西野葵又从刚才那人右臂上割下肉,飞刀削成薄片,落在火架上■■地烧烤了起来。

    “呕……”终于有人按捺不住,干呕了起来。

    烤好的肉又被端到了凤笑天面前,她夹了一块儿,递到肉的主人嘴边,“你恐怕还不知道自己的肉是什么味道吧!尝尝吧!”

    “呕”没等肉喂到嘴边,那人胃里的翻江倒海终于喷了出来。污秽喷的老远,弄脏了凤笑天的筷子,还有一些溅在了凤笑天的裙脚。

    “真脏!”凤笑天直接丢了筷子,脸上都是厌恶的表情,“西野,人家的新裙子!”凤笑天一脸恼怒。

    “果真脏了。”西野葵皱着眉,蹲下身子,挥刀把脏了的地方直接割断。在站起来的同时,一把细长的手术刀直接插到那人心脏处,丝毫无差。

    没有人看到西野葵怎么出手的,连同被绑着的那个人。当他看到没入胸口只留下短短刀柄的匕首时,眼里都是惊恐。“你,你……”

    “弄脏了天儿的衣服,拿命来陪实在是太便宜你了。”收手,刀回到西野葵手中,他轻轻拭擦着上面殷红的血迹,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凤笑天和西野葵的一唱一和让剩下的四个人见识到了凤朝国女皇的手段,每个人的心里郁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我说,我说!”终于,其中一个人叫了起来,“我什么郁知道,我什么都说!”

    “哦?想明白了么?”凤笑天缓缓走到说话人面前,抬起头,缓缓一笑,妩媚动人。“你知道什么,说吧!”

    “胡哲,你不要命了么!难道你不知道出卖主上的后果!”正当那人要开口的时候,旁边的一个年长的人呵斥道。“别忘了,你家人还在主上手里。”

    听到家人,名叫胡哲的男子眼里有一丝不忍。“原来你们的顾虑是这个。”凤笑天点了点头,“朕帮你救出你家人,你把你所知道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朕,公平交易。”

    凤笑天的提议让胡哲很动心,然而呵斥他的男子却不相信凤笑天会如此,“胡哲,不要上当,她会把我们都杀掉的!”

    凤笑天懒得和人解释,只是盯着胡哲,“你,相信朕么?相信朕,朕就帮你把家人救出来给你们新的生活,不相信的话,朕也可以查到真相,只是到时候死的不单单是你了,朕有千百种方法让你的亲人生不如死。”

    看到近在咫尺的那张美得无可挑剔的脸,胡哲决定相信凤笑天。虽然修罗的名声在外面叫的很响,但是所才人都知道凤朝国的女皇是敢爱敢恨敢作敢当的人,胡哲决定赌一次。

    “我相信陛下!”胡哲吞了吞口水。

    “那你慢慢说。”凤笑天退回到椅子上坐着,一脸和气,和刚才的嗜血面孔截然不同。

    “我叫胡哲,我们是西良国的死士,我们的主上是西良国的二王爷相里暮。”胡哲把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我们这次的任务是要刺杀小太子相里司卿,而且还要杀掉和他在一起的少年。”

    说到这儿,胡哲小心翼翼地看了眼凤笑天,她的表情依旧平和,让胡哲稍稍不那么紧张了,“二王爷说,那个少年是陛下您的大皇子,只要在凤朝国杀死太子嫁祸给西良国,到时候西良就有足够的理由来出兵。再者,凤朝国的大皇子死的不明不白的,陛下您也不会善罢甘休,这场仗是一定可以打起来的。”

    “哦,原来如此。”凤笑天和西野葵对视一眼,一切都和她想的一样。“那,相里暮要杀掉你们西良国的太子,就不怕相里秋白查出来么?”

    “这个,二王爷没有什么担心的。先皇驾崩前给二王爷留下了秘密遗话,而且先皇还把军队全部交给了二王爷,西良国的皇位迟早是二王爷的,这是他自己说的。”胡哲在后面补了一句。

    “密话……”凤笑天觉得这里面一定有鬼,相里群这样j诈狡猾的人怎么可能安分地死掉呢。“那遗话的nei容是什么?”

    “这,这小的就不知道了。小的也是无意中听到二王爷和宫里的郑公公说起。小的知道的全说了,求陛下给小的一个痛快,但是帮小的救出家人。”提到家人,胡哲眼里都是坚定,让凤笑天有些赞赏。

    “木,派人把胡哲和他们的家人救出来。”凤笑天的话让刚才呵斥胡哲的那个男人大吃一惊。“不用吃惊,你保守秘密,是为了保护家人,他出卖自己的主子,也是保护家人,你们都是一样的。”

    凤笑天缓缓一笑,“只是,任务失败了,你觉得相里暮还会留下你们的亲人么?”

    “求陛下救救我娘!我娘在二王爷手里。”听了凤笑天的话,胡哲一脸悲切。“放心,朕承诺给你们的,就一定会兑现。”凤笑天让木把他们放下来,“好好养伤,你娘还等着你团聚。”

    胡哲和其他人没有想到凤笑天会放过他们,更没有想到凤笑天真的会答应把他们的家人救出来。虽然他们早就听过这位陛下的名号,虽然是第一次接触,但还是让他们惊讶这位陛下的不按常理出牌。

    “就这么放过他们了?”走出地牢,西野葵轻轻地牵着凤笑天的手。

    “百善孝为先。他们这么孝顺,我怎么忍心痛下杀手呢!”凤笑天转过来,面对着西野葵,“西野,把公公接到宫里来吧!老人家一个人在外面很孤独的,让他进来和我们一起住吧!”

    “天儿……”西野葵眼里一抹感动闪过,“真的可以么?”

    “当然! 即便我是女皇,可我也是人凄,是人媳。今天就把公公接进宫吧!语儿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祖父呢!”

    “天儿……”西野葵把凤笑天拉进怀里紧紧地抱着她,“谢谢!谢谢!”除了感谢,西野葵不知道说什么。

    至于刚才吃的那些肉,在木整理东西的时候,那些杀手们才发现,原来根本都不是人肉,不过是用了晃眼法,凤笑天他们吃的还是鹿肉,只是用了特殊的香料,闻起来不一样罢了。

    回去之后,凤笑天一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表情,笑眯眯地看相里司卿和他的兄弟姐妹们打打闹闹,才来了一天,相里司卿已经和自己的同胞们混熟了,在这儿他过的很开心,因为这里有娘,有哥哥姐姐和弟弟妹妹。

    “娘!”看到凤笑天,相里司卿第一个跑到她面前,扑进凤笑天怀里,这是他早就想做的事情,看到弟弟妹妹和娘亲那么亲热,相里司卿也想这样。

    “呵呵,跑这么快,当心摔了!”凤笑天笑着搂着自己失而复得的宝贝儿子,“娘,我不是小毛毛,已经是男子汉了,不会动不动就摔跤的。”相里司卿窝在母亲的怀里,闻着来自母亲身上的特有的气息。

    “对哦!忘了我的卿儿是个小男人了!”相里司卿的那句话让凤笑天感觉一阵悲凉。

    其他的孩子都是凤笑天看着长大的,他们小时候都是凤笑天亲自换尿片,亲自照顾。每个孩子从生下来到开始牙牙学语,凤笑天都在他们身边,唯独眼前的这个孩子。

    她从来不知道他的存在,不知道他是怎样被生下来,怎样开口说出第一句话,怎样从慢慢地学着爬到开始一步步走到最后可以像小鸟一样到处乱跑……

    在相里司卿十年的成长历程中,凤笑天都扮演着一个隐形的角色,他的母爱是空缺的一片苍白,这让凤笑天这个当娘亲非常地自责。

    “娘亲,您怎么了?”看到凤笑天很久都没有说话,相里司卿从凤笑天怀里探出了头。“没什么!娘亲好高兴可以见到卿儿。”凤笑天的手抚摸过相里司卿的脸,“你父亲那里我派人捎信过去了,不用担心。在娘亲这儿多待段时间,好么?”

    “好!”相里司卿原本担心父皇找不到自己会着急,现在见母亲这样说,立刻答应了。他喜欢这个娘亲,喜欢在娘亲身边的感觉。

    晚上,凤笑天照例吻了儿子额头之后为他掖好被子,熄了灯才回自己的宫殿。

    “木,派人去 相里暮府上寻找相里群的密旨,对了,把我的亲笔信给相里秋白。还有,我要相里暮这几年的所有动向,以及和他走的亲近的人的名单。这个修罗宫的人放下手中的事情,全部支援西良国的蜜蜂。”

    “是!”木安静地退下,在一旁的苍茫来到凤笑天身后。

    “又想做点儿什么了么?”苍茫嗅着凤笑天的发香,把头埋在她的颈窝处。

    “想杀人!”凤笑天的眸子有些冰冷,“怎么了?”苍茫眯着眼睛看着凤笑天。

    “我当初留下相里暮,原本是怜惜西良皇室血脉不多,没想到相里暮居然还没死心,打起我皇儿的主意。哼!他不是想天下大乱么,那我就乱给他看看!看这乱是不是他能承受的!”

    “那,召修斯回来吧。”苍茫料到凤笑天会对付西良国,相里司卿的到来就是导火索,凤朝国养睛蓄锐五年,现在国力比五年前更强,对付西良国,简直是不费吹灰之力。

    “好!”凤笑天点点头。修斯去和渊国已经半年了,是该召他回来了。修斯生下凤笑天最小的女儿之后,没休息多久,就继犊坚守自己的职责,把孩子留在皇宫,交给了慕容水清,自己在朱紫跟和渊之间奔波。

    因为和渊国被收复之后,里面nei乱无数,所以修斯停留在和渊的时间更多。为了让凤笑天省心,这个男子忍住自己对爱人的思念,一直远在京城之外。

    相里秋白收到凤笑天的亲笔信是在五天之后,接到信后,相里秋白的手居然微微有些颤抖,拆开,看到挺拔又不失娟秀的字,相里秋白的心也开始颤抖了。

    凤笑天在信里大略地说了相里司卿到达凤朝国的经过,中间简单地提到了刺客刺杀相里司卿的事情,最后说自己已经知道了当年的事情始末,既然相里司卿是她凤笑天的皇儿,那就应该认祖归宗。

    “不过,卿儿有自己选择的权利,我不会强迫卿儿回凤朝国。”凤笑天的这句话稍稍让相里秋白安了心。

    自从儿子出走之后,相里秋白一次次在幻想凤笑天见到相里司卿的情景。各种假设在相里秋白脑海中出现,而其中让他最为担心的就是害怕凤笑天“夺走”相里司卿。

    以凤笑天的个性而言,是绝对不会容忍自己骨肉分离的。而相里司卿是那么的希望得到母爱,万一相里司卿不肯回来,那西良国就剩下自己一个人了。这是相里秋白最最害怕的。

    第五卷一百零三、大战之谋权篡位

    信末,凤笑天提了句让相里秋白堤防相里暮。凤笑天没有直接说相里暮派人刺杀相里司卿,只是让相里司卿小心身边的人。

    相里秋白把凤笑天的告诫记在心里,只是他低估了自己兄弟的野心。在刺杀相里司卿失败之后,相里暮就料到事情会暴露,所以采用了先下手为强。

    当相里暮带着御林军包围了相里秋白的寝宫的时候,相里秋白没有一丝惊讶。“二哥,你想做什么?”相里秋白冷静地看着一身华丽装束的相里暮。

    “呵呵,我做什么你最清楚。”相里暮打开相里群留下的遗诏,当着所有人的面宣读起来。

    相里群在诏书里写凤朝国女皇凤笑天利用相里秋白的爱慕之心算计他,让相里秋白怀孕产子,想以此达到控制西良国的目的。相里秋白隐下怀孕之事,欺骗所有人,直到相里群离世前才发现这一切,可是事情已经诏告天下,所以相里群留下密诏,让相里暮忍辱负重,找机会夺回皇位。

    相里秋白越听越心寒,这才是他的父皇,原来父皇算计好了一切,所有的人只是他的棋子,包括相里司卿,他那些疼爱都是装出来的,只是为了有一天能够打败那个孩子的母亲。

    “相里秋白,你还有什么好说的么!”相里暮骄傲地抬着他的头。因为密诏最后说让相里暮继承大统,他才是西良国真正的皇帝。

    “呵呵,哈哈哈!”相里秋白仰天大笑,父皇,原来你早就计当好了所有,原来我只是你口中的叛臣逆子!原来卿儿也在你的计划之中。

    大臣们唯唯诺诺不敢吭声,虽然相里秋白这个皇帝登基之后兢兢业业,是个明主,可是毕竟相里司卿的来路不明,血统不正。相里暮既然握有先皇遗诏,就表示这些是他们皇室之间的事情,外臣是过问不得的。

    “来人,给我摘了相里秋白的皇冠,剥去他的龙袍,把他打入地牢!”挂在相里暮脸上这些年的恭顺消失殆尽,现在的相里暮眼里只有嚣张。

    “等一等!”项卓尧在知晓宫里发生政变之后赶了过来。“二王爷,可否让臣看看先皇的遗诏。”顷卓尧不卑不亢地挡在了相里秋白前面。

    “哼,给你。”相里暮把遗诏递给项卓尧,“莫非项将军还担心本王作假不成!”

    “不敢!”项卓尧嘴里说不敢,但依旧接过遗诏。“如何?项将军?”“的确是先皇的笔记。”项卓尧无奈地看了眼相里秋白。虽然项卓尧和相里秋白关系很好,但是他终究只是臣子,在看到先皇遗诏的时候,项卓尧已经不能再为相里秋白挺身了。

    “得罪了。”项卓尧亲自来绑相里秋白。“帮我照顾卿儿。”相里秋白给了项卓尧一个不用担心的表情。他知道顶卓尧亲自绑自己,是为了保护自己。从小一起长大,这个兄弟的举动相里秋白是知晓的。

    相里暮虽然也明白项卓尧的意思,但他并没有出来阻拦。他虽然想杀掉相里秋白,但现在还不是时候。他要带兵踏平凤朝国,一洗当年的耻辱。等抓到了凤笑天和相里司卿,他会让他们一家团聚。

    相里秋白被打入地牢之后,相里暮登上了皇位。当礼仪官说新皇登基,一切都没有准备,需耍时间的时候,相里暮挥手让他一边去。这些年,相里暮日思夜想的就是坐在那个高高的位置上,他怎么可能什么都没有准备呢。

    穿着黄袍,接受百官跪拜,相里暮心里很得意。而跪在下面的大臣们不敢才任何反驳,因为提出异议的人现在已经尸首异处了。

    相里暮上位之后宣布的第一件事就是北伐,攻打凤朝国。项卓尧刚想反对,相里暮给他看了另外一份遗诏。

    相里群死前知道项卓尧和相里秋白关系好,不会听相里暮差遣,所以给项卓尧单独写了诏书,让项卓尧作为项氏家族的族长,要搞清楚项氏一族的使命,是效忠正统的皇室。

    拿自己的家族相要挟,项卓尧低着头,眼里燃烧着熊熊火焰。

    “项将军,此次北伐,朕要亲征,你要跟朕一起!”相里暮清楚项卓尧的本事,北伐想取得胜利,离不开这位骁勇的将军。

    项卓尧和凤朝国的大将军修斯被喻为大陆上百年以来难得的军事天才,这一次若离开项卓尧,恐怕是不行的,这个相里暮很清楚。

    “臣遵旨。”项卓尧缓缓退下,面无表情。

    西良国的宫廷政变没多久就传到了凤笑天手里,“呵呵,相里群这个老东西果然有些手段。”凤笑天翻看着蜜蜂传来的信。原本凤笑天还派人去寻找密诏,没想到相里暮先跳了出来,把事情公布,到也省了些麻烦。

    “木,那现在是不是所有人都知道相里司卿是我的孩儿了?”凤笑天合上信,站起来。

    “是的。相里暮把相里群的诏书公布天下,现在西良国上至王公贵族大臣,下到百姓平民都知道他们曾经的小太子是凤朝国二皇子(相里司卿在凤笑天皇子中排行第二)的事情。”

    “那正合我意。我还不知道如何给卿儿身份呢!相里群既然说是我勾引算计相里秋白,那我就要光明正大地给我孩儿皇子身份!”

    凤笑天说到做到,第二天即在大殿上宣布相里司卿的身份,并赐给他凤天楠的名字,正式诏告天下自己二皇子的身份。

    凤笑天这样大肆旗鼓地给凤天楠身份,让凤朝国和西良国的那些听到此风言风语还在观望的人们恍然大悟,原来相里司卿真的是凤笑天陛下的皇子啊!

    相里暮没有想到凤笑天敢光明正大地承认相里司卿,拿到消息后他暗自佩服当年只有一面之缘的那个女子,凤笑天,你总是这样出人意料!

    想到那双时常出现在自己梦里的明亮的眸子,相里暮捏紧了手里的信。

    西良国要攻打凤朝国的事情像长了翅膀似的传遍了凤朝国,凤朝国的百姓们都义愤填膺,当初要不是我们伟大英明的女皇陛下无偿提供瘟疫的药方,你们早就是个“死国”了。现在倒好,缓过气了就忘恩负义,恩将仇报,要打凤朝国!真是狼子野心!

    整个凤朝国士气高涨,这是凤笑天所期望的,而修斯也在这个时候赶了回来。“小凤!”见到朝思暮想的人儿,修斯大步上前把她抱在自己的怀里。“修斯!”凤笑天反手搂着修斯的腰,听着他的心跳。

    “我想你了!”修斯在凤笑天耳边轻声说着。凤笑天松开手,看着修斯深篷的蓝眼睛,“修斯,欢迎回来!”凤笑天踮起脚吻上修斯的唇,两人当众接吻,让旁边的孩子们都开始起哄。

    相里司卿在凤朝国来了这些天,看到母亲对每个身边的男子都那般宠爱,想到了自己父皇这些年的苦恋,心里一阵黯然。

    身为西良国的太子,相里司卿从小就明白,凤朝国是西良国最大的敌人,两国的敌对关系是阻拦在自己父母之间不可逾越的鸿沟。即便娘亲认了自己对自己宠爱有加,依旧不会接受父皇……

    凤笑天没有看到儿子眼里的落寞,笑盈盈地拉着修斯来到了自己最小的女儿面前,“威威,爹地回来了!”修斯张开手,看着两岁多的凤天威。离开这么久,孩子都已经长这么大了。

    “爹地!”凤天威扑进修斯怀里,虽然自出生之后她更多时间是呆在慕容水清身边,但她知道自己的亲生爹爹是修斯。父女天性是改变不了的!两个人都是栗发蓝眼,一看就知道他们是父女。

    “慕容,谢谢你了!”修斯抱着女儿来到慕容水清面前.,“一直麻烦你照顾威威。”“一家人,这么客气做什么。”慕容水清温婉一笑。

    “就是啊,一家人不用客气!”凤笑天挽着慕容水清,“今天我们算是全家团圆了,晚上正好吃团圆饭。”

    晚上,凤笑天和所有的男人孩子们齐聚一堂。

    “这位就是凤天楠吧!”修斯看到坐在凤笑天身边的十来岁少年“修斯爹爹!”相里司卿礼貌她上前行礼。“快快起来。”修斯扶起相里司卿,“一表人才,眉眼果然极像小凤!”

    修斯在打量相里司卿的时候,相里司卿也在探究这个和项卓尧叔叔一样齐名的凤朝国名将。

    修斯,原本只是一个舞姬,被凤笑天救下,并亲自传授兵法,因统领修罗营跟随凤笑天大破蓝夜国而扬名,是百年难得的将才,而且有勇有谋。

    和稍显粗犷的项卓尧不同,修斯面貌俊美,栗色的卷发简单的用黑色丝带系在脑后,特别是高挺的鼻粱和深邃的眼睛,极具异域特色。

    相里司卿想到了当年项卓尧在给自己教授兵法的时候,常常感叹凤朝国有修斯这样的良将。

    “项叔叔,既然凤笑天陛下仅仅五年就培养出了修斯,那她本人不是更厉害?”

    “是啊!”项卓尧点点头。

    “叔叔,如果两军交战,您有几分胜算?”

    “若对手是修斯,我们大概旗鼓相当。若是有凤笑天在后面指点,再加上她设计的那些睛妙的武器,西良国毫无胜算。”

    毫无胜算,是项卓尧当初说的话。当时相里司卿还不相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69部分阅读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69部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