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68部分阅读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_np文 作者:春棠大人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68部分阅读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_np文 作者:春棠大人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68部分阅读

    听你口音,你不是凤朝国的人啊?”凤天赐疑惑不解。

    “我”,相里司卿顿了顿,“我是去找人。”

    “找人?那好说啊!”一听说相里司卿千里迢迢去凤朝国是为了找人,凤天赐立刻拍了拍胸膛,“朝阳城我最熟了,不管你要找谁,我保证半天给你找到。对了,你是去找谁啊?”凤天赐最后问了一句。

    “我找我娘。”说到自己未见面的娘,相里司卿眼睛一暗。

    “你娘?”凤天赐微微一愣,“你娘是凤朝国人?”“恩!”相里司卿点点头。

    “那也好说,在朝阳城找个把人哥哥还是可以帮你找到的。”凤天赐再次有了帮相里司卿的想法,“你娘为什么没和你在一起呢?让你这么小一个人出远门找她,真不是个好娘亲!”

    “不许你说我娘!”听到凤天赐批评自己的母亲,相里司卿连忙为凤笑天辩护。

    “哼!不照顾自己的孩子不是好娘亲!”凤笑天拿相里司卿的母亲和自己的母皇做对比,眼里都是不屑。

    “不是这样的。”相里司卿低下头,“不是这样的……我娘根本就不知道我的存在,我娘不知道我爹生了我。”

    相里司卿这么说,凤天赐忽然明白了,“那你这次去找你娘,你爹知道不?”

    “我爹不知道,我是偷偷跑出来的。我刚知道我娘还活着,在凤朝国。我想见我娘,我想娘。”一颗豆大的眼泪从相里司卿低垂的脸上落下来。

    见相里司卿这样,凤天赐策马和他并排,把手帕递了过去,顺便伸手拍了拍相里司卿的肩膀,“司卿,刚才误会了你娘亲,我道歉。别担心,就冲你叫我一声大哥,我也要帮你们母子团聚。”

    “谢谢你大哥!”相里司卿虽然猜出凤天赐身份不一般,但仍然不会想到他是中级同母异父的哥哥,所以他并不知道凤天赐的能力。对凤天赐的帮忙,他很感谢,却又觉得和高高的宫墙比起来,凤天赐是没有任何办法的。要进宫见到凤笑天,还是要找别的方法。

    “二王爷,查到了。太子已经到了凤朝国边界。”两天之后,暗影跪在相里暮身后。“已经到了凤朝国了啊……”相里暮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就他一个人么?”

    “不是。”暗影把资料递给相里暮,他仔细的看了起来。“偶遇到凤笑天的大儿子,两个人结伴而行”,相里暮轻声念着资料里面的nei容。“呵呵,两人真是血脉情深啊!”合上簿子,相里暮脑子转得飞速。

    自相里群去世到现在已经过了五年,相里暮原本以为凤笑天会在继朱紫国和和渊国之后,把矛头指向西良国,可是他的估算完全错了。凤笑天除了养病,一点儿发动战争的迹象都没有。

    五年,相里暮忍耐了很多。虽然相里群离世的时候把军权拨给了他,还给他留下了密旨,可是这一切都比不过流逝的年华岁月。眼看着相里秋白渐渐地矫正相里群留下的烂摊子,渐渐得到民心,相里司卿渐渐长大,相里暮觉得自己已经没有那么多的五年去等待了。

    “在凤朝国京城附近干掉他们。”相里暮在地上画了个圈儿,“让人误以为凤朝国的人杀了西良国的太子,还要让凤笑天认为西良国派人杀了她儿子。以她这么护犊子的心理,是不会善了的。而相里秋白,也会哑巴吃黄连!”

    “是!”暗影准备推下。又被相里暮叫住,“要不留痕迹,做的干净利落,不要牵扯到我头上。”“是!”

    进了凤朝国之后,凤天赐越发归心似箭了。才离开母皇半年,但凤天赐非常想念母皇和父亲。虽然明白作为皇甫家族继承人肩上的责任,可是他也不过是十来岁的孩童。

    相里司卿是第一次来凤朝国,对凤朝国的一切都感到新鲜和好奇。

    对于西良国最大的敌人凤朝国,相里司卿从老师和书本上了解了很多,特别是对凤朝国的女皇凤笑天,这是相里司卿在童年时候听到最多的名字。

    她从当上太女之后就不断创造奇迹,不断成为奇迹,被民间口述成了活神话,也是相里司卿从小崇拜的偶像。让相里司卿倍感意外的是,自己居然是凤笑天的儿子。

    进入凤朝国之后,相里司卿从自己的所见所闻中更加深刻的了解了自己的娘亲,短短十年,让凤朝国的疆土扩大了三倍,在开疆辟土的时候,还不断提高百姓的生活质量,让百姓们逐渐富足起来,这不是常人能够做到的。

    凤天赐见相里司卿第一次来凤朝国,热心地给他当起了向导,给他介绍凤朝国的风土人情,让相里司卿越来越喜爱这个国家,越来越对自己未见面的娘亲感到好奇。

    “大哥,凤笑天陛下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路上,相里司卿好奇地问凤天赐。

    “她是天下最伟大的君王,是最美好的人,是最好的母亲和妻子。”凤天赐一连用四个最来形容自己的母皇。

    “真的么?”凤天赐的话让相里司卿更加憧憬和娘亲见面的情景了。“大哥,你见过凤笑天陛下么?”

    “我”,凤天赐一顿,后来还是忍住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这些天的接触,凤天赐也看出来相里司卿举手投足的高贵气质,即便他和相里司卿有缘,可是毕竟两个国家是敌国,在没有完全清楚对方身份的时候,凤天赐是不会绝对坦诚的,“我曾经在女皇陛下即位的时候远远地看见过女皇。”

    “哦——”相里司卿不免觉得有些遗憾,是啊,自己的娘亲是凤朝国的女皇,怎么可能轻易见到呢。

    看到相里司卿眼里淡淡的忧虑,凤天赐竟然觉得有些心疼,“司卿,你不是要去朝阳城找你娘么,等到了找盐城,你先住我家,我帮你找你娘。”

    “恩!”相里司卿不便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他看出凤天赐为自己担心,勉强露出笑容点点头。要见到娘亲,好难——

    朝阳城里,凤笑天在看到凤天赐的来信之后高兴的厉害,“夜,翱儿要回来了!”凤笑天拿着信乐颠颠地跑到皇甫静夜面前,“你看,他写信来了,还有五天就到京城。”

    皇甫静夜温柔地看着自己的小妻子,已过而立之年的皇甫静夜依旧英俊不凡,褪下少年的稚嫩,脸上多了成熟和稳重。

    “也,翱儿在路上还认识了一个小朋友,还说要带来给你看!我们的翱儿也有好朋友了!”凤笑天笑得很开心,皇甫静夜伸手搂着她纤细的腰肢,下巴轻轻蹭着凤笑天的耳朵。

    “宝贝,你眼里只有翱儿么?”皇甫静夜低沉的声音在凤笑天耳边撒娇。“翱儿回来天天霸占着你,我可要吃醋了。”

    “夜!”看到皇甫静夜深情的眼睛,凤笑天脸上露出了少女的娇羞,“都老夫老妻了,还跟儿子吃醋呢!”

    “那是”,皇甫静夜吻上了凤笑天的唇,“爱你,永远都不够。”

    确定凤天赐回来的日期之后,凤笑天让木派人去接他,虽然儿子离京城已经不远了,可是儿行千里母担忧,凤笑天是母亲,对儿子有着与生俱来的呵护。

    离开朝阳城之后的三天的时候,凤天赐渐渐发现有些不对劲了,虽然说不出哪儿有问题,可是他的直觉告诉他,有人在跟踪他们。同样,相里司卿也察觉出了异样。

    凤天赐把周礼叫到一边小心吩咐了之后,来到了相里司卿身边,“司卿,大哥我有点儿事情要做。这里离京城也近了,我先让人护送你去京城,我随后去京城跟你汇合。”

    相里司卿是聪明人, 知道凤天赐是为了保护自己,心里感动不已,“大哥,你我既然是兄弟,还有什么事情要瞒着弟弟我呢!有事情我们一起面对啊!”

    听相里司卿这么说,凤天赐也没有再坚持自己的意见,而且他也很想知道相里司卿的真实身份是什么,因为从不与人结怨的皇甫家族居然引来了杀手,凤天赐想到了其中可能存在的一个原因,那就是来历不明的相里司卿。

    “好!那今天晚上你我兄弟二人就一同迎敌!”凤天赐握着相里司卿的手,双目对视,两人坚定地点了点头。

    夜晚终于来临,一行人歇息在一个小城的客栈中。四周静悄悄的,百姓们早已熄灯睡觉了。没有风,偶尔有两声猫头鹰在叫。

    凤天赐和相里司卿没有睡觉,在熄了灯的屋子里坐着。相里司卿稍微有些紧张,但凤天赐似乎已经司空见惯了,黑夜中他笑着拍了拍相里司卿的手,让他不要紧张。

    当第三声布谷鸟的叫声出现,一群不速之客踩着砖瓦落到了客栈二楼,絮絮的声音像猫踩在石粒上,凤天赐对相里司卿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手里的宝剑已经出鞘。

    “啊——”当第一个破门而入的人被凤天赐的剑挑下耳朵的时候,相里司卿也冲了出去。

    暗杀的人见音谋破灭,就变得光明正大起来不再躲躲闪闪。“来者何人,麻烦报上姓名,也好让在下明白个究竟。”周礼警惕地站在凤天赐身边,保护好这个小主子才是最重要的。

    “哼!知道如何,不知道又如何,反正你们今天是死定了!”领头的黑衣人话音刚落,一剑刺向相里司卿。

    “小心!”凤天赐没有先想到自己居然猜对了,对方是为了相里司卿而来,一声小心刚说完,另外一个黑衣人已经来到了凤天赐面前。

    “大哥,不用管我!”相里司卿停顿了半秒之后,立刻清醒了过来,迎上了黑衣人。见相里司卿功夫不错,凤天赐稍稍放心下来,专心应付面前的黑衣人。

    凤天赐这次回宫只带了八个随从,虽然各个都是高手,但对方的人数有二十来人。双方在持续了一段时间之后,凤天赐这边渐渐地落了下风。

    相里司卿虽然不明白这莫名其妙的刺杀从何而来,但他隐约觉得和自己有关,立刻皇宫这么久,父皇应该早就发现自己失踪了。现在快到朝阳城了,出来了这么多杀手,莫非西良国有人要杀自己?相里司卿的脑袋飞快的转着。

    “司卿小心!”凤天赐话音刚落,相里司卿才发现一把大刀迎面而来。“我命休矣……”相里司卿心里一悲,娘亲,孩儿见不到您了……

    “■——”大刀离开相里司卿鼻尖只有一寸的时候定住了,相里司卿看着眼前这个高大杀手眼里的惊恐和绝望。

    “没事儿吧。”一个瓶颈的声音传到相里司卿耳边。再一看,眼前的杀手已经缓缓倒下,背上一个碗口大的血窟窿,旁边地上一个鲜红的心脏。

    在杀手的身后,站着一个个子不算高的中年男人,长相普通,眼睛细长有神,左脸一道长长的刀疤延伸到下巴,没有破坏整张脸的协调,反而让他多了一分阳刚之气。跟相里司卿说话的就是他。(哇哈哈,木的庐山真面目出来咯!)

    “没,没事。”相里司卿一阵恶心,在皇宫中长大的他虽然武功不错,但被相里秋白保护的很好,并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

    只是一阵风的时间,刚才那些叫嚣的杀手死的死,伤的伤。多出来的那些人上前给凤天赐请安,凤天赐在见到和相里司卿说话的男子之后很开心,“木叔叔,您怎么亲自来了?”

    “主子在拿到小主子家书之后很开心,派我过来接小主子回家。”木见到凤天赐完好无损,脸上有了一丝笑容。

    “我娘现在好么?”听说娘亲派木来接自己,凤天赐很高兴,把刚才紧张的搏斗丢在了脑后。“主子一切都好,就是非常挂念小主子。”亲眼看着凤笑天的孩子们长大,木和孩子们关系都很好。

    “嘿嘿”,凤天赐傻傻一笑,“木叔叔,幸好有你们来,不然我可要翘辫子了!”凤天赐做了一个倒下的姿势,木笑着摇摇头,转脸又变得严肃起来。

    “小主子放心,我一定从他们牙缝里撬出幕后使者来。这里交给我们就好,您请先行一步回去,暗处有人保护,不用担心。”其实木一天前就碰到了凤天赐,不过是一直在暗中保护。没有想到快到京城了居然有人刺杀凤天赐,木的神色凝重起来,扫了一眼刚才那个少年,木眉头微皱。

    第二天一早,凤天赐一行就离开了这里。当小城的官员腆着肚子到达杀人现场的时候,木已经等了她很久了。“这,这是怎么回事!”在看到地上的死人之后,那人腿一软。

    木轻声一哼,拿出一样东西在她面前一晃,“事情先掩盖下去,不许走漏风声。我回宫禀报女皇,你等着。”

    看着消失在自己面前的木,那官员还没缓过来,如果她没有看错,刚才那人拿的是女皇的凤凰令,既然这件事情牵扯到宫里,自己还是按照吩咐的去做。

    木马不停蹄的赶上了凤天赐等人,依旧在暗中保护,与此同时,他也把凤天赐的遭遇和自己的分析全部写在信里,传到了凤笑天手中。

    “什么,有人刺杀翱儿!”在拿到木的加急信之后,凤笑天开始暴走,“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到底是谁!”

    平时聪明睿智的女皇在遇到自己孩子的事情的时候,木星表露无遗。

    “我看看。”苍茫接过凤笑天手中的信,仔细地看了起来。“天儿,木不是还有提到一个来历不明的孩子么,木说杀手招招都要那孩子的命,莫非杀手是他引来的?”

    “不管是谁,凡是打我孩儿主意的人都要死!”此刻的凤笑天就像是保护崽子的母老虎一样,当年在战场上的风姿又出现在了凤笑天脸上。

    最后两天的路程一直都是平平安安的,到了京城,凤天赐先把相里司卿安排在了沧海遗珠的总店,自己急匆匆地赶去了皇宫。

    相里司卿在看到大大的匾额上刚劲有力的四个字“沧海遗珠”之后,才知道凤天赐是沧海遗珠的少主人,这也就可以解释他高贵的气质和不俗的见识了。

    不过即便到了这里,相里司卿依旧不知道凤天赐的真实身份,因为凤笑天对凤天赐的身份很保密。众人只知道夜妃是商贾世家出身,没有人会把他们和沧海遗珠联系起来。

    见凤天赐离开,相里司卿也闲不住了,向周围的人打听了皇宫的位置,相里司卿决定先去看看。一路上,见惯了凤朝国的富足,可是到了凤朝国的京城朝阳,相里司卿才知道什么叫做国泰民安。到处都是欣欣向荣,都是繁荣景象。

    到了皇宫门口,看到巍峨的宫墙,相里司卿有些胆怯。进还是不进?相里司卿迈出脚却害怕最后的结果。

    这天又是柳燕值守宫门,十多年,柳燕从小小的宫门守卫成了护卫总管。当上总管之后的柳燕依旧保持着以前的习惯,经常会在宫门巡查。

    在看到那个在宫门口犹豫了半天的孩子之后,柳燕迎了上去,“孩子,这儿不是你呆的地方,要玩儿回去玩儿吧!”柳燕把相里司卿当成了一半的孩童。

    “我不是来玩儿的!”相里司卿见对方把自己当做小孩子,立刻辩驳,“我是来找我娘的!”

    “找娘回家找,这儿是皇宫,没有你娘!回家去吧!”柳燕转身要走,身后却传来了相里司卿的声音,“我要见凤笑天陛下,她就是我娘!”

    一听这话,柳燕大吃一惊,赶紧回来看眼前的孩子,五官平常,唯一的亮点是那双漆黑的眼眸,像极了女皇陛下,聪慧,含着淡淡的犹豫,柳燕一下不知道怎么做。

    让他进宫,如果是女皇的孩子,那,那不可能,女皇陛下和几位皇妃的恩爱众人皆知,怎么还会有其他孩子呢?可是这双眼睛实在是太像女皇陛下了。

    柳燕正拿不定主意的时候,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几个少年骑着马飞奔到了宫门口,为首的少女约莫十一二岁,脸颊红润,睫毛浓密。“柳燕,我大哥哥回来没?”

    一见来人,柳燕立刻脸上堆满了笑容,这几个人身份可不同,他们是凤天晴、凤天岚、凤天微、凤天瑄、凤天麒和凤天麟,都是凤笑天的心肝宝贝。跟在几位小皇子小公主身边的是他们的护卫,刚才问话的是凤天岚。

    “回各位殿下,大皇子已经进宫了。”柳燕恭敬地给几位殿下行礼。“大哥已经回来了么!”有着银灰色眸子的凤天瑄非常高兴,“我们快点进宫吧!我要见大哥!”

    相里司卿现在才明白,眼前的几个容貌不俗的少年就是自己同胞兄弟姐妹,一股暖流涌上了相里司卿的眼里,让他不自觉地向前走了几步,想离自己的同胞近一点。

    糟糕!柳燕顾着眼前几个主子,没有留意到相里司卿。“大胆!”保护在几个孩子身边的护卫见陌生人上前立刻拔出刀。柳燕连忙拉下相里司卿,赶紧给护卫道歉。“这孩子没见过贵人,请点厦门恕罪。”

    “等等!”当其他人准备不追究的时候,凤天麒喊了停。“你是谁?为什么到这儿来?”6岁的凤天麒骑在马上,作为凤朝国的太女,未来的女皇,她已经有了君王的架势。

    “我来找我娘!我娘是凤笑天!”相里司卿挺直了背,看着金发黑眸的凤天麒。

    听相里司卿说出这句话,柳燕大叫后悔,没有拉住相里司卿。这样的话是可以随便说的么,要是虚假,那还不被砍头。

    旁边的人在听到相里司卿惊天动地的话了之后,先是一惊,随后凤笑天的几个孩子下了马,把相里司卿团团围住。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凤天晴紧盯着相里司卿。

    “我娘是凤笑天,我是来找我娘的!我是你们的兄弟!”相里司卿一点儿都不胆怯,他贵为太子,并不害怕这几个人的气势,定了定神,相里司卿依旧坚持着那句话。

    第五卷一百、母子相认

    “呵呵,这年头稀奇古怪的事情真多,居然还有来认娘的!”凤天岚冷冷一笑。“既然你说自己是我们的兄弟,那就让我来看看你有没有当我们兄弟的本事。”

    话音刚落,凤天岚的九节鞭呼地挥向相里司卿。相里司卿没有想到对方会动手,慌忙中侧身在地上打了个滚儿躲过这鞭。凤天岚没有吭声,呼地又挥舞了过去。

    柳燕在旁边看的心惊肉跳的,想上前阻拦被凤天徽拦住了。虽然凤天徽不爱动,看着安安静静很好说话的样子,其实他心里可不糊涂。“柳燕,这是我们的事。你似乎没权利干涉我二姐教训人吧!”

    “是!”柳燕额头上都是汗,安安静地退在一边。

    凤天岚没有想到相里司卿的功夫这样扎实,她的武功全是璇玑亲传,相里司卿居然能躲过她的丸节鞭,虽然她只用了七分力。

    其他的人在一旁看热闹,合伙攻击一个和自己一般大的孩子不是凤笑天儿女们的作风。趁凤天岚试探相里司卿的时候,苍茫的女儿凤天瑄眯起了银色的眸子,“他是我们的兄弟么?”

    “应该是。”回答凤天瑄的是凤天麟。这个孩子有着和他父亲一样神秘的琥珀色阵眸子,“百分是八十的可能性。”

    “为什么?”凤天晴心有不平,“娘亲不会背着爹爹们在外面有孩子的!”

    “所以这才是最奇怪的。”凤天徽看着相里司卿,“娘亲是绝对不会和其他人生孩子,那么这个少年是谁呢?他口口声声说他娘亲是我们的娘亲,神情不似说谎……”

    “可是口说无凭,怎出能从他一面亡词来判断他就是我们兄弟呢!”凤天晴依旧坚持着。

    “大姐,”安静了好久的凤天麒终于开口了,“他的眼睛和娘亲一模一样。虽然他相貌平凡,但是他肯定戴了人皮面具。而且,娘亲不是说过.血脉至亲之间是会有感应的,你们没有觉得看见他很亲切么。”

    相里司卿专心致志应对着凤天岚,没有注意到他们说的话,可凤天岚却把自己弟弟妹妹的话听的请楚。不可能!凤天岚心中一痛,娘亲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呢!娘亲是爱着爹爹们的!

    想到这儿,凤天岚开始痛恶眼前这个五官平平的少年。不就是眼睛像娘亲一点儿么,就来认娘做母!凤天岚手中的九节鞭越来越快。

    “不好!二姐动了杀气!”凤天徽看到凤天岚眼里的怒火大吃一惊。

    “啪!”“啪!”九节鞭所落之处便是一条深痕,相里司卿躲避地艰难起来。

    “小心!”凤天晴腾空而起,抓住凤天岚的九节鞭救下相里司卿。“

    大姐!你为什么救他!”凤天岚愤愤不平。

    “呵呵,岚儿,你玩儿了好一阵了,该让弟弟妹妹们玩儿了。”凤天晴

    努努嘴,“麒儿和麟儿早就跃跃欲试了,你在一旁休息吧!”

    凤天岚知道大姐是有心要帮助相里司卿,不肯下去,被凤天晴直接拉了下来。

    相里司卿刚刚歇了口气,眼前出现了两个容貌一样的双胞胎,只不过一

    个是黑发金眸,一个是金发黑眸,两个都可爱之极。

    “你既然说自己是我们哥哥,那就先要过我们这一关。”说话的人是凤天麟,“既然你没带武器来,那我们姐弟也不用武器。打过我和姐姐,我们就带你去见我母皇。”

    “当真?!”听说可以见到娘亲,相里司卿眼里都是喜色。

    “当然,我是凤朝国太女凤天麒,一诺千金。”旁边的凤天麒拍胸脯保证。“只是,如果你输了,那你必须离开朝阳城,离开凤朝国,日后不得对任何人提起此事。”

    相里司卿眉头紧锁,虽然眼前的两个还只是娃娃,但相里司卿见识过凤天岚的厉害,知道自己的这些同胞们绝对不是等闲之辈,不能小看。

    “怎么了?不敢答应了么?”凤天麟睫毛下的金眸里闪过一丝戏谑。

    “好!”相里司卿抬起头,眼里都是倔强,“若我输了,就不配做娘亲的儿子,自然会离开,永不回来。如果我赢了,你们一定要遵守承诺。”

    相里司卿举起右手,伸向凤天麒。

    “好!”凤天麒和相里司卿合掌立誓。“那,请”相里司卿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凤天麒姐弟相视一笑,齐手攻向相里司卿。

    “唉,他们又玩儿上了。”凤天徽摇了摇头,这宫里,谁都拿那一对双胞胎没辙,他们诚心想玩儿,那对方一定会死得很惨。

    “柳燕。派人进宫把事情告诉我娘亲吧!”凤天瑄来到柳燕身边安排下去。“是!”凤天瑄遗传了父亲的敏锐和聪慧。这件事情不简单,还是让娘亲亲自处理好了。

    凤笑天并不知道自己儿女在宫门口发生的事情,好久没有见到大儿子凤天赐了,一下朝她就直接去了皇甫静夜那儿。

    “翱儿!”远远地看到凤天赐、皇甫静夜和凤笑天其他的男人们在一起聊天.凤笑天不顾形像直接跑了过去

    “娘亲!”见到娘亲,凤天赐非常高兴,抢先来到了凤笑天身边,直直站住,之后跪下来行礼,“翱儿给母皇请安!”作为皇室长子,凤天赐身受良好的教育,而自身也十分注意皇室礼仪。

    “哎呀,快起来!”凤笑天赶紧扶起凤天赐,“来,让娘好好看看!半年没见到我们家翱儿了,娘亲想死你了!”凤笑天细细打量着大儿子,“越来越英俊了,和夜当年一样出众了!

    ”

    母亲的调笑让凤天赐脸红起来,“娘”十来岁的凤天赐在外面是凤朝国的大皇子,是沧海遗珠的少主人,可是在这个女人面前,他永远是她的孩子。

    “来,坐。”凤笑天拉着凤天赐坐下,“跟娘说说话,这半年你过的好么?事情多么?累不累?辛苦么?”

    凤笑天一连串问了这么问题,一旁的轩辕炙炎笑了起来,“小东西,你先让翱儿歇歇再问他啊,他肯定是一到京城就进宫了。你那么多问题他要回答到什么时候啊!”

    “对对对!”凤笑天拍拍头,“我居然忘了。”见凤笑天这样,她的男人们都笑了。此刻的凤笑天不再是驰聘沙城的修罗女,也不是身居庙堂的女帝,而是一个平凡普通的母亲。

    凤笑天让人拿了凤天赐最爱的水果和零食,母子俩亲密地谈心。对凤天赐而言,只有在娘亲面前,自己的才能卸下所有的责任和少年老成,回归孩童的天真自然。

    正聊的开心.柳燕派来的人到了宫外,皇甫静夜让人带她进来。

    “怎么了?”凤笑天有些纳闷。

    “几位殿下在宫门外和人打起来了。”来的侍卫不敢说实话,只好简单地说了下情况。

    “跟人打起来了?还在皇宫门口?!”凤笑天有点儿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的儿女虽然调皮了点儿,但是懂规矩,知分寸,不会随便和人发生冲突,而且还是在皇宫门口。

    “好了,知道了。是柳燕让你来的吧!看来朕只有亲自走一趟,把那几个小家伙拧回来了!”

    凤笑天无奈地摇了摇头,回头看着她的那些夫君们,“你们也一起吧!子不教,父之过。都是你们给我生的好宝贝!都去吧!”

    凤笑天上了马车,瞅了眼骑在在骏马上自己的那些夫君们,凤笑天拉凤天赐和自己坐一起,“别跟你那些爹爹们一起,多陪陪娘。”

    等一行人到达皇宫门口的时候,“战争”正进行的激烈。

    旁边的几个小家伙一见到父妃们来了,立刻规规矩矩地过来,平时他们可不会这样,这次是做贼心虚,所以先上来请安。

    “呵呵,你们越来越厉害了么!在宫门口打群架!”凤笑天从马车上下来,看着眼前的孩子们,眼里的疼爱不言而喻。

    “娘!”“大哥!”见到凤笑天,孩子们都松了口气,都扑了过来,围着凤笑天和皇甫静夜。

    “我说怎么还没回宫,原来你们在这儿闹事啊!”凤笑天刮了每个孩子的鼻子,看着还在纠缠的三个人。“那个孩子是谁?”

    三个人打的厉害,凤芙天没有看清楚相里司卿的样子。“司卿!”凤天赐看到相里司卿后惊讶不巳,“娘亲,他就是我跟你说的,在西良国认识的好朋友李司卿。”

    凤天赐不知道相里司卿为什么来了皇宫,更不知道他为什么和自己弟弟妹妹们发生了冲突。不过制止他们是凤天赐现在唯一想做的。“娘。”凤天赐请示了下凤笑天,得到首肯之后,他立刻过去阻止他们继续下去。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这才是凤笑天和她男人们想知道的。

    “这个……”几个孩子推辞了一下,最后还是凤天晴开了口,“我们刚才回宫,在宫门口遇到他,他说来皇宫找娘亲,还说,还说……”

    “还说什么?”凤笑天眉头微微一皱。

    “他说他是我们的兄弟,他的娘亲就是您。”旁边的凤天徽冷静地说了下面的话。

    “什么!”不止凤笑天,连她的男人们郁大吃一惊。“怎么可能!”枫和凤笑天一起的时间最长,他觉得这样的事情绝对不可能发生。

    “等看情况了再说吧!”轩辕炙炎眼里淡淡的风暴没有逃过其他人的眼睛。

    这边,凤天赐已经成功的制止了这场打斗。凤天麒和凤天麟这才看到旁边的凤笑天和父后,赶紧上前口“娘亲,爹爹!”两个孩童额头上都是汗,凤笑天心疼地掏出手帕给他们擦汗。

    “娘亲”看到那个肌肤雪白,眉日睛致,身着九尾金龙黑袍的年轻女子,听到其他人叫她娘亲,相里司卿知道她就是凤朝国的女皇凤笑天,也是自己的娘亲。她,比父皇的画上还要美。

    “司卿,司卿!”凤天赐摇了摇发愣的相里司卿,“你怎么来这儿了?怎么和我弟弟妹妹们打起来了!”

    “你弟弟妹妹?”相里司卿相在才明白过来,“大哥,你是说他们就是你说的,你的弟弟妹妹们?”

    “是啊!”凤天赐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对不起,隐瞒了我的身份。我是凤朝国的大皇子凤天赐,皇甫是我父妃这边的姓氏。”

    相里司卿呆了,天下竟然有这么巧的事情,自己遇到的大哥居然是自己的亲生哥哥,“大哥!我来找我娘!”相里司卿眼泪流了下来,从兜里掏出贴身带着的凤笑天的画像,“这是我娘!”

    “啊”看到画像上的凤笑天,凤天赐也楞住了。“司卿,你说你娘是我娘?你的意思是说你是我兄弟?”

    “嗯!大哥!”相里司卿使劲地点头。

    “哼!谁是你大哥!”凤天岚走上前拿过凤天赐手中的画像,“小偷偷了我娘亲的画像跑来认娘!骗子!”

    “画像还我!”相里司卿见画像被拿走,直扑向凤天岚,“这是我父皇画的!还洽我!”

    凤笑天依然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她还是上前阻止了凤天岚。接过凤天岚不情愿递过来的画像,果真画的是自己,五官生动,活灵活现,仿佛真的会说话似的。

    “孩子,你饿了么?”凤笑天走到相里司卿前,轻轻地擦干他脸颊的泪。在刚才的撕打中,相里司卿的衣服被抓破了,现在的样子很狼狈。

    见到自己日夜思念的母亲站在自己面前,相里司卿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跟我回宫,慢慢告诉我你的事情好么?”

    “嗯!”相里司卿使劲点点头。娘亲和我说话了!娘亲好温柔!好美!相里司卿心里雀跃着。

    “你们也回宫吧!洗洗了到炙炎爹爹这边来。”。凤笑天摸了摸自己的孩子们,牵着相里司卿的手上了车。

    关于这个孩子的来历,凤笑天好奇,她的男人们更好奇。待相里司卿洗漱完毕,换了干净的衣服来到凤笑天面前的时候,凤笑天的男人们和孩子们已经全部坐好了。

    看着那些男人们一副你要给个交待的架势,凤笑天无奈地摇了摇头,直接招呼相里司卿过来。

    “现在可以告诉我了么?你叫什么名宇?你的父亲是谁?”凤笑天让相里司卿坐在自己身边,温柔地问着他。坐在娘亲旁边,娘亲在问我的话,相里司卿仿佛做梦一样。

    “怎么了,孩子?”凤笑天摸了摸相里司卿的头。“还不肯摘下你的人皮面具么?”

    “哦!”相里司卿才清醒过来,“在娘亲面前,孩儿自然要以原来面目示人。”相里司卿揭下自己的人皮面具。看到相里司卿的脸,凤笑天的男人们似乎明白了什么。

    相里司卿的眼睛和脸型极像凤笑天,而他英俊的眉和刀削一样的鼻子遗传了他的父亲。

    “孩子,如果我没有猜错,你的父亲是相里秋白,你应该叫相里司卿。”凤笑天见到湘里司卿真容貌之后,自己也非常惊讶。

    “是的。我的父皇是相里秋白,我是西良国太子相里司卿。在自己母亲面前,相里司卿没有任何隐瞒,即使他身处的凤朝国是西良国的敌国。

    “可是,可是我和你父皇并没有……”凤笑天最奇怪的事情便是这个,自己和相里秋白之间干干净净,从来没有越礼之举。

    “娘亲,我真的是你的孩儿!”相里司卿见凤笑天不相信,便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全部讲了出来。

    从相里群战败之后的不甘心,到他让郑爽给相里秋白服用无花果,再到后来用冰荷让凤笑天和相里秋白进入幻觉,最后相里秋白离开的时候已经受孕,回国受孕生下相里司卿,却对外说是梨云生的。相里群还杀死了梨云作为难严假象……

    “怎么会这样……”这些是凤笑天一时接受不了,自己居然被相里群算计了,居然和相里秋白发生了亲密的关系,现在还有一个十岁大的孩子。

    一定是在那一夜,一定是在那一夜!凤笑天紧抓着自己的手,相里司卿说的这一切让对自己男人们保持忠贞感情的凤笑天有些滩以接受。“怎么可能……”

    “娘—”看到凤笑天的表情,相里司卿心一痛。果然,娘不肯认我,娘不喜欢我,即便我贵为西良国太子,但我还是个没娘要的私生子……

    一声带着淡淡忧伤的“娘”把凤笑天从回忆中拽了出来,在看到相里司卿眼里的忧郁之后,凤笑天忽然明白追究责任不是最重要,现在最重要的是自己多了一个儿子。

    “卿儿,”凤笑天的手轻轻的抚过相里司卿的眉梢,“卿儿!”

    一句饱合深情的卿儿,让相里司卿冰冷的心温暖了起来。“娘亲!”相里司卿知道凤笑天认了自己。

    “卿儿!”相里司卿的一声娘亲让凤笑天的眼泪落下来,“娘真的不是个合格的母亲,这么多年来,娘根本不知道卿儿的存在,若不是卿儿千里迢迢找过来,娘恐怕永远都见不到我的卿儿了……”

    第五卷一百一、负罪的凤笑天

    看到凤笑天滑落脸颊晶莹的眼泪,相里司卿扑到了母亲怀里。“娘亲,孩儿好想好想您!”十年的孤单寂寞,十年的伪装坚强,都因凤笑天的眼泪而崩塌,一句孩儿想您,包含了太多太多nei容。

    “卿儿!”凤笑天抱着迟来的儿子眼泪不断。“对不起!娘亲不知道有你,对不起!”

    周围很安静,凤笑天轻轻拍着在自己怀里哭泣的湘里司卿,许久之后,相里司卿抬起头,眼睛红得像兔子一样。“娘亲,我真的不是做梦么?你真的认我了么?我好担心您不肯认我,担心您不要我……”

    “傻孩子!”凤笑天擦干相里司卿脸上的眼泪,“娘亲疼你还来不及,怎么会不认你呢!”

    环顾周围的自己的男人们,凤笑天心里依然很nei疚,最后她走到了轩辕炙炎面前,“炙炎,我要让卿儿认祖归宗。你看呢?”

    轩辕炙炎是一国之后,凤笑天和相里司卿相认,要承认相里司卿的身份,还是要尊重轩辕炙炎的首肯。

    “小东西,卿儿是你的孩儿,就是我们的孩儿。”轩辕炙炎捏了捏凤笑天有些发红的脸,“母子相认是喜事,不要再哭了。”

    “谢谢炙炎!”凤笑天紧紧地抱了下轩辕炙炎,之后松开手,看向其他人,每个人都是点头微笑,他们也接受了相里司卿,凤笑天心里一阵感动,眼泪差点儿又流出来,她立刻转身擦掉,来到相里司卿面前,拉起他的手。“来,娘亲给你介绍。”

    “这是你轩辕爹爹,这位是枫爹爹,他是苍茫爹爹,这是慕容爹爹,他就是你大哥哥的爹爹,你要叫他皇甫爹爹,这位是西野葵,西野爹爹,他是璇玑爹爹,还有一位修斯爹爹现在不在这里。”

    凤笑天一一为相里司卿介留自己的男人,“爹爹!”相里司卿一一拜见自己母亲的男人们。

    对于凤笑天突然冒出的这个儿子,那些男人们很惊讶,也很生气。但是知道真相之后,又看到相里司卿千里迢迢来凤朝国寻亲母,他们的火气也消了。整个事件中,相里秋白,凤笑天,相里司卿都是无辜的,不能因为突然冒出的这个孩子就怨恨他。

    介绍了自己的男人们,凤笑天开始介绍相里司卿的兄弟姐妹。

    “大哥是凤天赐,这你是知道了的。”凤笑天温柔的样子让相里司卿看的痴了,果然,和项卓尧叔叔说的一样,娘亲是天下最美好的女子,没有任何人可以比得上母亲浅浅一笑。

    “弟弟!”凤天赐抱住相里司卿,“原来你就是我兄弟啊!”凤天赐的拥抱打消了相里司卿的顾虑,“大哥!”相里司卿回给凤天赐一个拥抱,“是的,我们是兄弟!”

    凤笑天在旁边看到凤天赐和相里司卿相处如此之好,很高兴。随后继续为相里司卿介绍自己剩下的子女。

    “你大姐姐凤天晴,她是璇玑爹爹的女儿。”“大姐姐!”“弟弟!”

    “二姐姐凤天岚,她的爹爹是你慕容爹爹。”“二姐姐!”凤天岚依旧还在为刚才的事情生气,好半天才嘟囔着嘴说了句,“弟弟好!”

    “你枫爹爹的儿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68部分阅读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68部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