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20部分阅读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_np文 作者:春棠大人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20部分阅读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_np文 作者:春棠大人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20部分阅读

    为么!而且食指指着别人的时候还有四根手指指着你自己。看您活这么大把年纪实在是不容易,我勉为其难的教教您何为礼貌,看好了!”凤笑天用筷子沾着茶水在桌子上写下了“礼貌”二字。

    “这个字读礼,这个字读貌。乖!跟我一起念‘礼貌’!”凤笑天一本正经地指着桌子上的字。

    “你!”老头晕了过去。掌柜钱大连忙叫人过来把老人搬到一边,又是喂水又是拍背。

    “咳咳!”屠龙憋得满脸通红。“师傅,别憋出nei伤了!”凤笑天翻了个白眼。

    “哈哈哈哈!”屠龙很没形象地大笑起来,花白的胡子抖动着。就连不苟言笑的紫苑也捂着嘴在一旁偷笑。

    “调皮!”枫搂着凤笑天,她真是自己的活宝。

    “小公子,我们又见面了!”相里秋白没想到会在这里再次碰到凤笑天,刚才她教训那个老儒生的样子真可爱。

    “李秋白!项卓尧!”凤笑天认出来了,这不是昨天晚上两个人么!

    “呵呵,小公子真是记性好!还记得我们的名字。”白天光线好,相里秋白终于看清楚了凤笑天的模样。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纵使自幼生长在西良皇宫的相里秋白,自叹见过西良那么多的美人妃子,也不由得被他吸引。偌大的西良后宫,竟没有一人能有这样的容貌,能比得上眼前的少年。

    不仅是他,连旁边的项卓尧也看痴了,项卓尧心里想,幸好他是公子,如果是位小姐,不知道会引起多大的纷争。

    “两位哥哥请坐!”对于这两个人,凤笑天并不排斥,所以邀请他们坐下来一起用餐。“谢谢!”相里秋白不客气地坐了下来,项卓尧也大大方方地坐下。

    (封面啊……没有合适的图片,亲们有好看的图可以推荐给春,谢谢咯!)

    第四卷 五、大婚

    “昨日公子走的匆忙,还没请教尊姓大名!”项卓尧拱拱手。

    “笑天,二位哥哥叫我小天就好!”“好!以后我就叫你小天了!”相里秋白点点头,“这几位是?”凤笑天给他们介绍,“我师傅龙老头,紫苑,枫。”相里秋白和项卓尧一一点头致意。

    “咳咳!”屠龙对凤笑天说自己是龙老头很不满意。

    “师傅,您怎么了?是不是老毛病又犯了?是徒儿不好,徒儿学艺不睛,所以连累师傅跟着四处奔波,这么大把年纪了还要照顾徒儿!”

    凤笑天立刻做出孝顺徒弟的样子,“您放心,泗水街的刘寡妇徒弟一定帮您搞定!难得您有了中意的人,让您在有生之年留下一男半女继承龙家香火是徒弟最真诚的心愿!”

    “咳咳,你……”屠龙气得满脸通红,说不出话来。

    “师傅,师傅,您怎么了,您不要丢下徒儿!”凤笑天越演越投入,抱着屠龙的胳膊,声音颤抖着。

    旁边吃饭的人都被凤笑天感动了,“真是个好徒弟啊!”“好孝顺啊!”“是啊!”

    “龙老前辈,您没事吧?”看到屠龙咳嗽的厉害,项卓尧上前关心。相里秋白没出声,只是探究地看着凤笑天,他知道他是故意的。

    “尧哥哥,我师傅他是不是要死了?”凤笑天眼泪汪汪地看着项卓尧。好漂亮的眼睛啊!像夕阳下的湖水,泛着粼粼金波。项卓尧陷了进去。

    “小天,龙老前辈没事的。”项卓尧在那双眸子里看到了自己的拘谨,赶紧回了神,回答他。

    这边屠龙也咳嗽好了,“天儿,师傅没事。”不能在惹徒弟了,现在给自己整出个泗水街的刘寡妇,没准下次又来个李寡妇、王寡妇。

    “师傅,您确定您现在已经没事了?”凤笑天重重地咬着确定两个字。

    “没事没事!”屠龙连忙摆摆手。

    真是一对有趣的师徒!明明是师傅,却似乎很害怕这个徒弟。旁边两个人武功很高,看起来是保护他,可是那个枫和他的关系又不寻常,枫看着他的时候眼里写满了爱。莫非这个笑天好男色?相里秋白心里嘀咕着。

    “小天,你们准备去哪儿?”相里秋白端起茶杯,抿了口茶。

    “玄机山庄。”凤笑天没打算隐瞒。

    “你们去玄机山庄,那太巧了!我们也是去那里呢!”项卓尧很高兴,“我们可以一起去!”用目光征求相里秋白的同意之后,项卓尧邀请凤笑天和他们一同前往。

    “好啊!”看到师傅没有反对,凤笑天也点头同意了。

    相里秋白对凤笑天的身份很好奇,绝世容貌,不俗气质,昨天的惊艳一直盘旋在他的脑海里,更重要的是他们的目的地和自己的一样。莫非你也是为了连发弩?

    丝毫不清楚相里秋白的想法,凤笑天又回到枫的怀里,让他喂自己吃饭。

    “小天,你和枫兄弟?”看到他那么自然地坐在枫的怀里,相里秋白莫名地觉得不舒服。

    “他是我的爱人。”凤笑天直接承认了,“我们在一起都十年了。”这句暧昧的话给了人很大的遐想空间。

    “乱来,完全是乱来!”刚才晕过去的老头被人给救醒了,一醒来就听到凤笑天惊世骇俗的话。老头气愤地指着凤笑天。

    “老头,刚才教你的两个字你可都认识了?”听声音就知道是那个老头,凤笑天干脆懒得抬头理他。

    “简直是道德败坏!”老头哆哆嗦嗦地走过来,盯着枫,“好好的小伙子竟然,竟然……简直对不起你爹娘!”

    他说自己,凤笑天并没在意,可是看他这样说枫,凤笑天火气立刻涌了上来。“老家伙,看你这么大把年纪,我尊重你,不和你计较,给你三分颜色你还真开起染坊了!小爷我告诉你,我就是喜欢男人,我就是爱他,怎么地了!干你屁事!”

    凤笑天抬起枫的下巴,“枫,你爱我吗?”

    “我爱你!”知道她是因为他那样说自己才生气,枫心里一暖。

    “我也爱你!”凤笑天主动吻住了枫的唇,周围一片惊叫。

    吻罢,凤笑天挑衅地看着老头,“真爱和性别无关!老头,你识的是字,拉的是屎!”凤笑天这句话分明是羞辱他读书没长知识,都变成大便排泄出来了。老头蹬了腿,又晕过去了。

    “天儿,你刚才说的话好粗鲁啊!”屠龙笑眯眯地看着晕倒在地的老儒生,嘴上这样说,其实他心里高兴极了,越看越觉得这个徒弟很合自己胃口。

    “要是你娘亲和爹爹听了你刚才的话估计会吓晕过去!”

    这说的倒是事实,因为凤笑天在凤君阳和莲姬眼里就是干净纯洁的孩子,虽然有点调皮,但整体上一直都是乖宝宝。

    “山高皇帝远,娘亲才听不到呢。师傅,您吃菜!”凤笑天夹了个基腿放屠龙碗里,“一会儿还要赶路了,您多吃点儿。”

    看到凤笑天杀人的眼光,屠龙知道自己又吃瘪了。真不知道当初为什么要收这个麻烦。

    “两位哥哥,我们今天就出发吧!我很想早点见到那个璇玑公子呢!”凤笑天边吃便对相里秋白他们说了自己的想法。

    “好!我们也正有此意。”项卓尧点点头。

    吃完饭,六人出了客栈。

    “枫,我要和你骑一匹马!”凤笑天张开胳膊撒娇,枫伸手将她抱到马上。“啧啧!”屠龙摇摇头。

    “师傅,您放心,回去我就帮您到刘寡妇家下聘礼,到时候您就不用再羡慕我们了!”凤笑天的手环在枫腰,窝在枫怀里,“枫,我们走!”

    枫一脸宠溺地看着怀里的人儿,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人,一挥鞭,闪电奔跑起来。

    跟在凤笑天身后,看到那双娇柔无骨的手环着枫的腰,相里秋白觉得很刺眼。自己到底怎么了?相里秋白拍拍头,怎么会对一个小男生有感觉?可能是因为出来很久了,好久都没有碰那些姬妾们了,等把这件事办妥之后,一定要回去好好宠幸梨云她们!

    (今天封推,再多更一章。哈哈!感谢大家的支持!)

    第四卷 六、西野葵的归来

    玄机山庄建在弥山上,有两百多年的历史。很奇怪的是,玄机山庄每一代家主都叫璇玑。年轻的时候是璇玑公子,老了就是璇玑老人。玄机山庄在武林中是一个很独特的存在,他们从来不参与武林的事,也不参与国家朝政,但是不管是在朝廷还是在武林,都没有人敢打玄机山庄的主意。一路上,项卓尧耐心地跟凤笑天介绍着玄机山庄的事情。

    “卓尧哥哥,既然玄机山庄从来都与世无争,那为什么这次他们要弄这么大的动静呢?”凤笑天对璇玑公子的意图很好奇。

    “这就不知道了。听说这一代的璇玑公子很受前任璇玑老人的喜爱。璇玑老人不但亲自抚养他长大,把毕生的绝学都教给了他,而且在璇玑公子10岁的时候,璇玑老人就把家主的位子传给了他。”

    “那他现在有多大?”凤笑天忍不住想早点儿见到这个在武林中举足轻重的璇玑公子。“15岁。”

    “啊?!那不还是个小毛毛?”凤笑天皱皱眉。

    听她用小毛毛来形容江湖上闻名的璇玑公子,所有人都笑了。

    “小天,你有多大?”相里秋白笑着问凤笑天。

    “过几天就满15岁了。”

    “你自己这么小还说别人是小毛毛啊!”相里秋白猜她估计也就15岁左右的样子。

    “那不一样,我人小心大!”凤笑天撇了撇嘴,“也不知道那个璇玑公子是不是真的那么厉害!”

    “别的我不清楚,但是璇玑公子的爱妾们个个貌美如花,对他死心塌地,足以见得他在情场上是很厉害的!”相里秋白开起了玩笑。

    “呵呵,璇玑山庄既然有美人,不知道有美酒没有!”对于美人,凤笑天没什么兴趣,自己身边的男人个个都是出众的美男子,而且自己对女人也没什么兴趣。如果玄机山庄有美酒,那还不错,可以考虑多待两天。

    六人一路上有说有笑,很快就到了白云镇。白云镇离弥山很近,只有半天的路程。现在已经到了傍晚,所以今天必须在这里住一宿了。

    找了一个小客栈,六人住了下来。

    “枫,我困了,抱我回去觉觉。”吃完饭,凤笑天爬到枫的怀里,不顾周围人惊讶的目光,枫抱着她回到房里。

    “那个,龙老前辈,小天和枫兄弟一直都是这样么?”项卓尧结结巴巴地问屠龙。

    “对啊!他们从小就这样。”屠龙故意说得很含糊。

    “小天父母知道吗?他们不反对么?”项卓尧继续问。

    “天儿爹娘很支持他们呢!天儿的爹爹很喜欢枫!”屠龙不怀好意地笑着,把事情越抹越黑。

    “啊……”项卓尧很难想象在西良国还有这样“开明”的父母。

    “年轻人,人不风流枉少年。你要多学学我徒儿,她的口头禅就是‘人生得意须尽欢’。不要拘谨,要放开胸怀去爱!”屠龙丢下这句混淆视听的话,转身上了楼。

    “人生得意须尽欢。”相里秋白轻轻念道。

    “秋白,这个笑天确实不错,敢爱敢恨,即使世俗不容,也敢坚持自己的想法。是个性情中人啊!”项卓尧想到凤笑天在客栈对老儒生说的话,对他越发有好感了。“我们此行能认识这样的人物也是一大收获!”相里秋白点点头,他也赞同项卓尧的话。

    “芊芊,那个李秋白和项卓尧的身份应该不简单。”屋里,枫把凤笑天搂在怀里。

    “项卓尧应该是西良大将军项威的儿子,至于李秋白”,凤笑天默默念着李秋白这三个字,“西良的皇子中有一个相里秋白,看年纪应该和他一般大,如果我没猜错,那个李秋白就是西良六王爷相里秋白。”

    凤笑天想到了屠龙在游记里写的关于西良皇室的一些事。

    相里秋白,西良国皇帝相里群的第六个儿子,风流儒雅,在京城有“白衣秋郎”的美称,母妃是周贵妃。他和二皇子相里暮是竞争皇太子的激烈人选。

    相里暮是皇后所生,皇后和皇帝青梅竹马,自幼一起长大,后来皇后生相里暮时难产死掉,相里群就再也没有立皇后了。关于相里暮,屠龙也提到过,吃喝玩乐无恶不作,可是因为他长得极其像逝去的皇后,所以相里群很宠爱他。

    “如果他真的是相里秋白,那么去玄机山庄肯定也是为了连发弩。”枫轻轻咬着凤笑天的手指头。

    “呵呵,枫,你可不可以在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心里只想着我啊!”凤笑天支起头,手指抚过枫英俊的眉。“连发弩我并没放心上,那玩意我也弄得出来。我这次主要是借机会出来玩!就当是我们俩来度蜜月好了!”

    “什么是蜜月啊?”枫听到这个词语很好奇。

    凤笑天细细地跟枫解释,从婚礼的服装到教堂,还有宣誓的誓言,最后解释什么是度蜜月。“所以呢,这次就当是我们的蜜月。”凤笑天亲了亲枫。

    “对了,有个好东西还没给你!”

    突然想起来,凤笑天连忙爬起来下了床,到包裹里翻出一个小盒子。“做什么呢?当心凉着!”枫也赶紧下床走到她身边,从身后抱住凤笑天。

    “你看!”凤笑天从盒子里拿出两只戒指,一大一小,造型一模一样,“在我的家乡,结婚的夫妻要互换戒指。”凤笑天拿起枫的左手,把大的戒指戴在他的无名指上。

    “枫,把这个给我戴上。”在凤笑天的示意下,枫拿起小的戒指,套在凤笑天左手的无名指上。

    “在我的家乡有一种说法,在人的无名指上,有一根血管是和心脏相连的,对于厮守终身的恋人来说,把结婚戒指带到无名指上就代表他们心心相印,心灵相通。”凤笑天指着戒指上的蓝宝石告诉枫“蓝宝石是爱情忠贞不渝的象征,也是我最喜欢的宝石。”原来这样,枫感动地看着凤笑天。

    (等一下,春换一台机子,这个键盘不好用……)

    第四卷 七、秘密北上

    “我凤笑天愿意娶枫,作为你的妻子。从今时直到永远,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我将永远爱着您、珍惜您,对您忠实,直到永永远远。”凤笑天握着枫的手。

    “我枫愿意嫁给凤笑天,作为你的丈夫。从今时直到永远,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我将永远爱着您、珍惜您,对您忠实,直到永永远远。”枫学着凤笑天的样子重复着誓言。

    在夏季的夜晚,西良国的白云镇,两个人站在客栈的房间里,许下了爱的誓言。

    “新郎亲吻新娘!”凤笑天推了下枫,“快亲我呀!”

    “芊芊,我爱你!”枫吻上了凤笑天。“我也爱你!”凤笑天攀上枫,双腿环着他的窄腰,两个人倒在床上。枫顺手放下罗帐,挡住一夜春光。

    次日,天已经大亮了,两个人才起床,一出门,见到另外四个人早就收拾好了。

    “呵呵,不好意思啊!让大家久等了。”凤笑天依旧是男子打扮。

    “我们也是刚起来。”相里秋白微笑着看着凤笑天,这么晚起来谁都能猜到他们昨天晚上在干吗,相里秋白心里有些不舒服。

    “小天,枫兄弟,快来吃饭吧!”项卓尧很热情地招呼二人。凤笑天拉着枫坐了下来。

    “徒弟,每次都要我老人家等你,你好意思啊?”屠龙看到一脸甜蜜的枫,忍不住调侃凤笑天。

    “生命在于运动!师傅,您难道不想早点儿抱徒孙么?”凤笑天喝了口粥。“咳咳!”这次不仅是屠龙,相里秋白和项卓尧也呛着了。听到凤笑天这样说,枫的脸烧了起来。

    “枫,乖!多吃一点儿!”不理会瞠目结舌的三个人,凤笑天挑了块基蛋在枫碗里。枫红了脸,赶紧低头吃饭。

    桌子上六个人,心思各不相同,枫在想凤笑天说的关于孩子的事情;凤笑天笑眯眯地看着枫吃饭;屠龙看到枫修成正果心里很开心;紫苑虽然为枫高兴,但是也替楼主担心;项卓尧一直在想两个男人怎么生孩子;而相里秋白则是很不爽,看到他们两个人左手上一模一样的戒指了之后,心情很不好。

    一顿饭六个人吃出了六种滋味。

    “芊芊,玄机山庄到了!”枫把怀里睡着了的凤笑天叫醒。一上马她就在自己怀里睡着了,昨天晚上累坏她了。想到昨天晚上的缠绵,枫笑得很幸福。

    “到了?”凤笑天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抬头看见“玄机山庄”四个大字。

    汉字!简体汉字!凤笑天的瞌睡立刻没了。

    “秋白哥哥,这四个字是你们西良的写法么?”凤笑天赶紧转身问相里秋白。

    “不是。这四个字据说是第一代庄主夫人写的,字体不属于现在的任何一国。”相里秋白跟凤笑天解释道。

    难道玄机山庄第一代庄主的夫人也是穿越来的?!凤笑天心里一阵激动。“枫,我们快进去!”凤笑天冲到了前面。

    出示了小铜牌,一个美丽的婢女领着六个人进了山庄。

    惊喜!惊喜!凤笑天一路上都在惊喜中。天啦!玄机山庄的建筑风格居然和中国的苏州园林一样!太不可思议了!凤笑天紧紧攥着拳头,怕自己会忍不住哭出声来。

    “芊芊,怎么了?”察觉到凤笑天的异样,枫轻轻问她。

    “枫”,凤笑天眼泪流了出来,“我跟你说过的中国,还记得不!这里的建筑和中国的苏州园林一模一样!”凤笑天拽着枫的袖子,“第一代庄主的夫人可能也是穿越过来的,可能和我来自一个地方!”

    枫完全能理解凤笑天的激动,来到这里这么久,忽然遇到家乡的事物,这样的心情枫可以体会到。

    “小天,怎么了?”相里秋白看到凤笑天泪痕满面,赶紧走到她面前。

    “没事!”凤笑天使劲擦着脸上的眼泪,“看到这里的建筑觉得莫名的熟悉,眼泪不自觉地就流出来了。”凤笑天笑着跟他们解释。

    他连流泪都这样美丽动人,让人怜爱。相里秋白和项卓尧看着凤笑天,心里感叹着。

    领路得绿衣婢女深深地看了凤笑天一眼,继续在前面带路。

    “几位住在这里。”婢女把凤笑天他们领到一个独立的院子里。看到门上挂着“秋爽斋”,凤笑天已经非常肯定这个山庄第一任庄主的夫人一定是穿越过来的。

    “奴婢是抱琴,有什么需要请各位直接吩咐。”

    “请问,这里除了你之外,是不是还有人叫司棋、侍书、入画?”凤笑天紧张地看着抱琴。

    “是啊!这位小公子怎么知道?”抱琴很惊讶,“公子以前并没来过玄机山庄吧!”

    “是,没来过。”听抱琴说有那些人,凤笑天很高兴,如自己所料,没想到第一任庄主夫人还是个红楼迷,“不知道璇玑公子什么时候见我们?”凤笑天急切地想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想早点见到璇玑公子。

    “客人还没到齐,明天是约定的最后期限。明天晚上我家公子将设宴招待各位。”抱琴礼貌地解释着,所有人跟着抱琴确定了自己住的房间,“时间尚早,各位可以四处走走。”抱琴看了凤笑天一眼,“玄机山庄也是我们第一代庄主夫人设计的。”

    抱琴离开后,凤笑天迫不及待地拉着枫在玄机山庄里逛,边走边跟他介绍。

    “天啦!玫瑰花!”凤笑天擦擦眼睛,“还有教堂!枫,你快看,这个就是我跟你说过的教堂!”穿过一片玫瑰园,凤笑天眼前出现一座和刚才的风格完全不同的建筑。

    “枫!我好高兴!”凤笑天眼泪止不住往下流,“这里的一定有和我一样来自中国的人!”凤笑天拉着枫高兴地蹦起来。“枫,我好开心好开心!”

    “我知道!”枫看着哭得像孩子一样的凤笑天,忍不住将她搂在怀里。“我知道!”

    “你说刚才凤笑天进了山庄之后表情就特别激动?”教堂的二楼窗台的薄纱后,一个白衣少年看着站在教堂前的两个人。

    “是的,公子。五殿下见到庄园里的布置之后非常激动,热泪盈眶,奴婢隐约听到她说到‘苏州园林’。而且她在听到奴婢的名字之后问奴婢庄里是否有司棋、侍书、入画。”抱琴恭敬地站在少年身后。

    “好好伺候她!你先下去吧。”

    “是。”抱琴退了下来。

    凤笑天,你终于来了!

    (最近瞌睡好多……)

    第四卷 九、葛郎山战役(上)

    玄机山庄很大,凤笑天没逛多久就回来了。已经确定了那位庄主夫人和中国有关联,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耐心地等,等待璇玑公子明天晚上的宴会。

    美美地睡了一觉,凤笑天第二天起了个大早。

    “早啊!师傅!早啊!紫苑!”屠龙起来的时候凤笑天已经坐在院子中间,边喝茶边吃着点心。

    “紫苑,这里的点心很不错哦!这个是萨其马!你尝尝!”凤笑天拿起块儿萨其马递给紫苑。

    “萨其马?”紫苑拿着色泽米黄的萨其马尝了一口,酥松绵软,香甜可口,桂花蜂蜜香味浓郁。“真好吃!公子,你这么知道它叫萨其马啊?”

    “呵呵,以前吃过。”凤笑天打着哈哈敷衍着。

    “我走了那么多地方,这是第一次吃萨其马。天儿,你什么时候在哪儿吃到的啊?”屠龙抓住了凤笑天的语病不放。

    “那个紫苑,关于萨其马的名字还有一个故事,你想不想听啊?”凤笑天赶紧用讲故事来转移话题。“小天,你讲故事我们可以听不?”刚刚起来的相里秋白和项卓尧也插了进来。

    “好啊!”凤笑天喝了口茶。

    从前有一位将军,姓萨,喜爱骑马打猎,而且每次打猎后都会吃一点点心,还不能重复!有一次萨将军出门打猎前特别吩咐厨师要“来点新的玩意儿”,若不能令他满意,就准备回家吃自己。

    负责点心的厨子一听,一个失神,把沾上蛋液的点心炸碎了。偏偏这时将军又催着要点心,厨子一火大骂一句:“杀了那个骑马的!”慌慌忙忙地端了点心出来。

    想不到,萨将军吃了之后相当满意,他问这点心叫什么名字。厨子随即回答一句:“杀骑马。”结果萨将军听成了“萨骑马”,这点心就因而得名。

    “原来是这样得来的!”项卓尧拿起一块儿萨其马咬了一口,“松软香甜、入口即化。没想到玄机山庄居然有这么美味的点心。”

    相里秋白若有所思地看着凤笑天,这样的点心自己从来没有见过,他不但认识,还知道来由。这个笑天到底是谁?

    “她是这样说的?杀了那个骑马的?”

    “是的,公子。”

    “呵呵,真可爱!”少年笑得很灿烂。“晚上的宴会准备得如何?”

    “已经准备好了。”

    “下去吧!按照王伯安排的去做。”

    黑夜,终于在凤笑天虔诚地祈祷下来了。坐在安排好的座位上,凤笑天紧紧抓着枫的手,极力掩饰nei心的激动。

    “芊芊,放松点儿!”枫拍拍凤笑天的手。

    “来的人怎么这么少啊?”屠龙打量了一下四周,总共只有20来个人。不过,除了他们六个,其他的人都是在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物。难道他们也对连发弩有兴趣?屠龙很纳闷。

    屠龙以为几个大国会派人来争夺连发弩,可是没有想到来这里只有来自凤朝的他们四人和西良的相里秋白两人。虽然屠龙后来离开江湖进了朝堂,成了凤朝国的国师,可是一些老朋友见了面还是要上去打招呼的。

    “智辉大师!”屠龙冲一个老和尚抱拳作揖。“原来是屠龙施主!”老和尚脸上吊着长长的白眉,长得慈眉善目的。是龙辉寺的方丈智辉大师!

    师傅果真以前是个江湖人!凤笑天现在才相信屠龙以前说的话。

    “舟帮主,好久不见!”凤笑天顺着屠龙的目光看去,那个人应该就是船帮的帮主,舟扬。“哈哈!屠龙老哥!好久不见啊!”身材高大的舟扬大步走上前,拍拍屠龙的肩。“老哥,这次来咱们是不是要好好喝两盅?我们都十多年没见了!”

    “一定一定!”屠龙红光满面,仿佛他还是那条江湖闻名的“玉面龙”。

    “智辉大师、舟老弟,你们也是接了帖子来的么?”屠龙把心中的问题说了出来。

    “是啊!璇玑公子大婚,这可是大事,所以我就来了!”舟扬性情直爽,抢先说了话,“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老哥你!”

    “大婚?”屠龙愣住了。

    “是的。老衲也是接了璇玑公子的婚帖才来的。璇玑老人生前是老衲的挚友,如今他爱孙大婚,老衲岂有不来之理。”

    出家人不打诳语,智辉大师肯定是不会撒谎得。屠龙看向凤笑天,两个人目光撞到一起。璇玑大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师徒两人都皱起了眉头。

    等了一会儿,主角终于出场了。

    先出来的两个人凤笑天认识,一个是浴火节晚上唱歌的木清莲,一个是在客栈被她气晕过去的老头。他们是玄机山庄的人?凤笑天一脸惊讶。不止是她,相里秋白和项卓尧也很惊讶。

    随后到来的就是璇玑公子。让风笑天没有想到是,璇玑公子居然是坐在轮椅上被人推着过来的。

    “璇玑让大家久等了。”璇玑公子的声音很稚嫩,果然还是个少年。

    仔细打量了璇玑公子的相貌,凤笑天忍不住乐了,这个璇玑公子长得居然很像动画片里的小正太!

    漆黑蓬松的头发用一根银绳随意地扎在脑后,光滑的皮肤泛着珍珠般的光彩,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翘翘的,鼻梁很高,嘴唇像上了胭脂一样,穿着一身雪白的衣服。没有想到璇玑公子长得是这个模样!哈哈哈哈!

    凤笑天心里乐翻了天!原本她还以为璇玑公子应该是飘逸出尘的模样,最好像诸葛亮一样,手里还拿着鹅毛扇,没想到他原来是个小正太!

    “五殿下似乎有什么高兴的事情,不知道可不可以说出来让大家一起分享呢?”凤笑天正乐着,一个声音打断了她,说话的人正是小正太。看到璇玑眼里的笑,凤笑天知道他是故意的。

    “璇玑公子长得很像天儿认识的小正太!所以我看着觉得很亲切!”凤笑天大大方方地承认了。

    五殿下?笑天?璇玑公子对凤笑天的称呼让相里秋白和项卓尧立刻明白了,笑天应该就是凤笑天,凤朝国的五皇女。原来“他”是女子!两个人心里的疑惑都解开了,顿时觉得轻松了好多。

    (嘿嘿,璇玑公子的相貌是不是和亲们想的完全不一样啊?哈哈哈,某春高兴中。当想象和现实出现强烈的反差,人的心里会有失落感。某春是故意滴!哈哈!)

    第四卷 十、葛郎山战役(下)

    某春接到编辑大大的通知,26号加?,也就是明天。有些开心,有些苦恼,但开心多过苦恼。春承诺过大家,不到20万字不加?的,春没申请,通知已经到了,心里有些小嗨!这样是不是说明春写的还不错?

    离20万字还差一万多字,春说过的话一定会做到,所以春今天将把欠亲们的六章文补上,今天会一次性发出来!

    来潇湘一个月,第一次写文,谢谢亲们的支持!谢谢亲们的鼓励!谢谢亲们那些优秀的建议!明天,有一些亲将会离开,为此春非常抱歉。如果亲们想知道后面的剧情,欢迎大家到春的群里来问春。春会把后面的情节在群里说出来。即使不来群里,春也会把v的剧情和一些片段公布出来,请大家放心。

    关于?充值,春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弄。因为当春还是读者的时候,从来不会掏钱在网上看书。春没有自己的电脑,是在网吧上网。上网本来就花钱,如果再掏钱去看书,那春的荷包可支付不起。所以要充值的亲们,请自己阅读会员制度。春这里先谢谢了!

    加?之后,春的更新有所调整。周一至周五,每天一章,每章四千字。周六周日每天两更,每更三千,也就是六千字。节日依旧会多更。这些说起来其实还是和以前一样。为了方便亲们,春会每章都正好是整数左右的。

    其实春手上有将近八万的存稿,之所以还和以前一样更新,是为了在发文之前能够有足够的时间来调整和修改。亲们花时间、睛力甚至是米米来看书,春除了要对自己的文负责之外,也要对亲们负责。存稿多,这样才能从整体上来把握,不至于出什么漏洞。这是春的原则,在这里跟大家说明。

    春今年的梦想有两个,一、是写两本文,等《女帝修罗》过后,再写一本,现在已经在构思了;二、买电脑,这样就不用每天都泡网吧了。如果经济上来得及,春还希望做眼睛手术,呵呵,春两只眼睛每只都一千多度的近视,摘了眼镜就是半个残废了。

    相逢就是缘分,茫茫书海,你在潇湘书院里点开了春的文,这就是缘分。春再次感谢亲们的支持和鼓励!春会努力码字的!

    最后,请亲们耐心地看完今天的六章和第三卷v部分的剧情。祝亲们过得开心!谢谢亲们的票票!有不满意的,尽管拍春!得了大家这么多天的支持和那么多的票票,小小的拍,春还是能承受的!

    虽然心里不舍得亲们离开,但是对离开的亲,春还是要说一句:真诚地感谢你们!谢谢!

    第四卷 十一、大捷!!!

    “小正太?”璇玑公子皱了皱眉,“殿下和他很熟么?”

    “恩,我很喜欢他!他长得很可爱!”凤笑天的意思很明显,小正太长得很可爱,你长得像小正太,你也很可爱。

    “哈哈哈哈!王伯,第一次有人夸我可爱呢!”璇玑公子笑得像孩子一样,“殿下喜欢小正太,那也会喜欢我咯!”后面这句话是凤笑天始料不及的。

    “可爱的弟弟我都很喜欢!”凤笑天挠挠头。原来那个老人叫王伯,那他为什么会出现在客栈里?难道是璇玑公子安排的?凤笑天觉得璇玑公子是个谜,玄机山庄也是。

    “非常感谢各位来参加我的大婚,日子定在29号。”璇玑公子似乎没有注意到凤笑天话里的“弟弟”两个字。

    “璇玑公子,在下有一事不明。”说话的是项卓尧,“我们的帖子上并没有提到你要大婚,而是说的连发弩的事情。”

    “项少将军少安毋躁,这次请你们来,主要是参加我的大婚,顺便解决一下连发弩所有权的问题。”璇玑公子笑着说。真可爱!凤笑天一直盯着璇玑公子看,怎么有这么可爱的小孩儿啊!

    “芊芊!”枫拉了一拉凤笑天的衣袖。“枫,这个璇玑公子长得真得好可爱呀!”凤笑天笑嘻嘻地对枫说。

    “芊芊,男尊国的男子是不能用可爱夸奖他们的!”看到凤笑天笑得灿烂,枫忍不住笑了,顺便提醒她这是在男尊国,用可爱形容男人是不礼貌的。

    “不知道公子大婚,秋白来的匆忙,没有准备礼物,实在失礼。”相里秋白拱手抱歉。

    “呵呵,六王爷不必多礼,能够娶到她是我最开心的事情。”璇玑公子笑得开心。凤笑天怎么都觉得他是看着自己在说这话,感觉怪怪的,她连忙贴着枫。

    “敢问夫人是哪家闺秀?”相里秋白很好奇。

    “佛曰:不可说。”璇玑公子做了个保密的手势。“连发弩的事情明天商议,璇玑一定会给王爷一个满意的答覆。今天主要是吃饭、喝酒!”玄机身后的木清莲拍拍手,早就站在一旁的婢女们端上来佳肴和美酒。

    “好香的酒啊!”才开封,就闻到浓郁的酒香。凤笑天迫不及待地尝了一口,火辣辣的汁液顺着她的喉咙直下,来到胃里,燃烧成一片海洋。

    “好酒!”凤笑天很高兴,没想到这里有蒸馏过的白酒。

    “果然是好酒!”说话的是舟扬,“屠龙老哥,我早就听说凤朝国五皇女好酒、爱酒,而且酒量极好,我没想到她居然是老哥你的徒弟啊!”舟扬直接坐到屠龙身边,“老哥的酒葫芦后继有人了!”

    “大叔,我师傅也爱喝酒么?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他喝酒啊?”听到舟扬这么说,凤笑天很好奇。

    “这你就不知道了。”舟扬喝了一大口酒,“你师傅的酒量可是相当好的!小丫头,你知道我跟你师傅怎么认识的不?大叔我当年听说玉面龙酒量好,不服气,就去找他拼酒。”

    关于屠龙的过去,凤笑天很敢兴趣,连忙抱着酒壶来到舟扬前面,给他把酒斟满。“后来您输了?”这个结果是凤笑天猜的,如果他赢了,自然不会这样推从屠龙的酒量。

    “嘿嘿,小丫头挺聪明嘛!”被凤笑天猜到结果,舟扬一点都不觉得丢人,反而很兴奋,“我们喝了两天一夜,最后是我输了。我跟你师傅的关系,那可是喝酒喝出来的!”

    “师傅,徒儿还不知道您有这本事。想必还有很多事情您都藏着掖着在,今天可要坦白从宽哟!”凤笑天凑到屠龙面前,老头的脸色已经有些红润了。

    “没有的事儿!师傅我老了,不能跟当年比。”屠龙连忙摆手不承认。

    “师傅,您就别谦虚了!徒儿跟您这么久,还没给您敬过酒,今天徒弟就借花献佛,拿玄机山庄的美酒敬您!”

    凤笑天斟了满满一杯酒双手捧上,“徒弟平日里虽然顽皮,但也知道师傅您是英雄。徒儿nei心里其实一直都很敬重您,天儿谢谢您这么多年的教诲!”凤笑天自己先一干而尽。

    “哈哈!屠龙老哥,你这徒儿颇对我的脾性!”舟扬哈哈大笑起来。

    看出来凤笑天是生气,自己没把过去告诉他,这酒不得不喝。屠龙没办法,只好也一大杯酒倒肚里。“师傅果然酒量好啊!”凤笑天拿起酒壶还想给屠龙敬酒,被枫拦住了。

    “芊芊,来,吃点儿菜。这酒后劲大,慢点儿喝。”看到枫帮自己解围,屠龙连忙夹了菜到凤笑天碗里,“对啊,天儿,空肚子喝酒不好,先吃菜。”知道枫担心自己,凤笑天乖乖地点点头。

    “小天,真没有想到你居然是凤朝国的五皇女。”项卓尧端着酒杯来到凤笑天面前,“你的大名我可是早就在西良就听说过哟!”

    “嘿嘿,卓尧哥哥,我知道自己名声不好!可是没想到居然臭到西良来了,真是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凤笑天心里其实特高兴,原来自己香名远播啊!

    “小天恐怕早就知道我们是谁了吧!可是我们还被小天蒙在鼓里。”说这话的是相里秋白,“当初小天在戏台上说要喝酒找以后,不知道你还记得这话不?”

    看到相里秋白的表情,凤笑天知道今天这酒是逃不了了,她也不扭捏,大大方方地站起来,“在二位哥哥面前隐瞒身份,确实是我不对,小天向两位哥哥赔罪!”一杯酒倒进肚里。

    “百闻不如一见,以前听人说凤朝皇女酒量好我还不相信,今天总算知道了。”相里秋白和项卓尧也喝干了各自杯中的酒。

    “两位哥哥也是为了连发弩来的吧!不知道明天璇玑公子会出什么样的问题。”凤笑天为相里秋白和项卓尧的杯子里倒上酒。“今天我们还能以兄妹相称,明天就是竞争对手了!”凤笑天顿了顿,再抬头,笑颜如花,“不管那么多,今朝有酒今朝醉,天儿再敬二位兄长!”

    凤笑天的话让这两人生出无限感慨,“对!今朝有酒今朝醉!”嫌不过瘾,三个人后来抱着酒坛子灌了起来。

    凤笑天不知道自己到底喝了多少酒,只记得最后相里秋白和项卓尧都倒了下来,再后来师傅也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20部分阅读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20部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