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18部分阅读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_np文 作者:春棠大人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18部分阅读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_np文 作者:春棠大人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18部分阅读

    轻轻擦拭他眼角的泪。“我是高兴!我以为你讨厌我!我没有想到你会答应娶我。”桃之夭夭小鼻子红红的,有点儿语无伦次。

    “傻瓜!”凤笑天轻笑一声,“你这么乖巧这么懂事,我怎么会讨厌你呢!”

    “咳咳!”看到两个人当众卿卿我我,凤君阳咳嗽了两下。桃之夭夭这时才发现所有的人都看着自己,小脸立刻红得像熟透了的水蜜桃。

    “陛下,您看,男大不中留。他们的婚事?”夏彤觉得应该趁现在把什么都确定下来,免得这位殿下下一刻改了主意。

    “天儿,你怎么看?”关于婚事,凤君阳还是想征求凤笑天的意见。

    “母皇说的对,儿臣是该找个人来管教,该收收性子了。儿臣马上就要成年,也到了娶妃的年纪,王府里也的确缺少一位男主人。婚礼等儿臣满15岁了就办吧!”说这些话的时候,凤笑天一直拉着桃之夭夭的手,他红着脸,一副娇羞小男儿的模样站在凤笑天身边。

    “好!就这么定吧!”凤君阳很高兴,天儿终于懂事了。

    凤笑天漆黑的眼睛藏在长长的睫毛下,绕大殿转了一周。呵呵,天下所有的便宜都被我占尽了,你们,还忍得住么?微微一笑,她牵着桃之夭夭坐到自己的座位上。

    五殿下要成亲了!这个新闻像炸弹一样粉碎了很多少年男子的梦。

    她要成亲了,娶的是和渊皇子。慕容水清听到这个消息,晕了过去。醒来,月上柳梢。是啊!她那样的人,那样的身份,只有皇子才能配上。

    慕容水清的眼泪流了下来,他不记得这是第几次为她流泪了。每天都在梦里见到她,闭上眼满脑子里都是她洒脱的笑,俏皮的眼,她的一切都让自己难以忘记!

    “公子,吃点儿东西吧!”秦丰看着眼前日益消瘦的公子,心疼得不得了。“我不饿,你端下去吧!”慕容水清摇摇头。

    “公子,你多少吃点儿吧!看你现在瘦成什么样子了!”秦丰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

    “秦丰,你说我美嘛?”慕容水清问他。“美!公子是我见过最美的人!”秦风连忙点头。

    “你说的不对,我没有她美。就像星辰永远比不上月亮的光彩一样。”慕容水清看着窗外的弯月。秦丰知道“她”指的是凤笑天。

    “公子,五殿下不懂得你的好!是她没福气!”秦丰安慰着自家公子。

    “呵呵,是我福薄,我配不上她,她连多看我一眼都觉得厌烦。”慕容水清的眼泪止不住往下流。“咳咳!”慕容水清拿着手帕捂着嘴,喉咙里一股腥甜的味道。

    “公子,你咳血了!”秦丰惊讶着。慕容水清这时才看到白色手帕上的点点红花,“不要声张!”看到秦丰要出去叫人,慕容水清叫住他。

    “可是公子……”

    “没事,睡一觉就好了。”慕容水清闭上了眼睛。

    离大婚还有三个多月,桃之夭夭被安排住在青鸾宫。莲姬很喜欢他,因为桃之夭夭懂事可人,而且一心都在凤笑天身上。

    凤笑天没事的时候也会去皇宫里看桃之夭夭,开始的时候凤笑天看到桃之夭夭就会想起远嫁蓝夜的凤烟鸿,心里对他多了一些怜悯,外加上他是因为自己才来凤朝国的,凤笑天还有一些nei疚。后来接触多了,凤笑天发现桃之夭夭很可爱。他是最受宠的皇子,可是一点儿都不骄纵,人很和气。虽然桃之夭夭已经17岁了,但是他性子单纯,很善良,和凤烟鸿一样。

    没有保护好四哥是凤笑天一生的遗憾,所以凤笑天觉得自己有责任去保护桃之夭夭。至于躲藏在音暗背后的那些人,本殿下就是要这样嚣张!就是要让你们恨得心痒痒!

    事后,凤笑天才知道自己是被凤君阳和屠龙算计了,可是事情已成定局,而且桃之夭夭确实让人心疼,所以凤笑天也没找屠龙麻烦。凤笑天的举动让曾经的国师觉得纳闷,自己徒弟怎么转性子了。

    “师傅,您是不是特惊讶啊?”突然出现在屠龙身后的凤笑天把他吓了一跳。“天儿!”屠龙嘿嘿一笑,“听说你要大婚了,恭喜啊!”

    “师傅最近气色不错嘛!您那伸进棺材里的一条腿又被您给抽回来啦?看到师傅身体这样好,徒儿觉得欣慰。有师傅在,是我凤朝国的福气啊!”凤笑天话里夹枪带棒的,让屠龙特别尴尬。

    “看您,多少风浪没见过,怎么现在脸红的跟怀春的少年一样。”末了,凤笑天还是不忘调侃屠龙一句。

    “你!”屠龙哆嗦着手指,气得说不出话。

    “您在我身边安插这么大一个和渊的间谍,您就那么放心啊!您不怕我沉溺美色把凤朝国给卖了?”凤笑天笑着坐到椅子上,丢了块儿点心到嘴里。

    (本周会虐枫,请亲们装备好基蛋和番茄,到时候砸某春……)

    第三卷 二十、审讯(二)

    “师兄,你昨天说有事找我,到底是什么事啊?”不理会屠龙,凤笑天转脸看向苍茫。依旧是一身干净的蓝衣,依旧是苍白的脸,苍茫还是很瘦很单薄。这些年只看见到他长高,没见着他长肉。

    “天儿听说过璇玑公子没?”璇玑公子?凤笑天摇摇头,忽然意识到苍茫看不见自己摇头,连忙告诉他“我没听说过。”

    苍茫笑了,“天儿不知道他也很正常。璇玑公子是武林人士,在江湖上很有名号。”

    “哦!”凤笑天皱着眉,“师兄要说的事情和他有关?”

    “对!江湖上有句话是说‘得璇玑者得天下’,天儿知道为什么吗?”

    “不知道,师兄给天儿讲讲吧!”一听说璇玑和天下挂上钩,凤笑天来了兴致。

    苍茫细细地跟凤笑天解释,原来璇玑公子是璇玑老人的嫡孙。据说璇玑老人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在兵法、术数上颇有心得。璇玑公子得到了璇玑老人的真传,而且在机关和武器上的建树更胜璇玑老人一筹。

    “机关和武器?如果把这些大规模地用到战场上,那么确实可以说是得了璇玑就赢了天下。”听了苍茫的介绍,凤笑天大概明白璇玑公子的厉害了。

    “不错!最近我们听到一些传闻,璇玑公子造出了诸葛亮发明的连发弩。”

    “连发弩?就是一次可以发十次箭的连发弩?”凤笑天坐端正了,人的本能让她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对!”苍茫点点头,“本来已经失传了,可是现在被璇玑公子造了出来。各国都已经知晓了。”

    凤笑天知道了,如果哪个国家能得到连发弩,那在军事上将是飞跃性的进步。

    “师兄,你刚才也说了只是传闻,那传闻究竟有几分真实?”

    “应该是真的。璇玑公子已经发了帖子,邀请人去玄机山庄,并承诺把连发弩的制作方法交给能解开他问题的人。”

    “啊?”凤笑天睁大了眼睛,怎么搞得跟武林英雄大会一样。

    “师兄,你的意思该不是让我去吧?”凤笑天喝了口茶,“我一不是武林人士,二没那个帖子。而且我不会武功,这次去的人都不是什么善类,我可不想被人宰了!”

    “帖子我这儿有。”半天没吭声的屠龙插了一句进来。“您有?快给我看看!”凤笑天对江湖很好奇,迫不及待的想知道玄机山庄的帖子是什么样子的。

    屠龙递给凤笑天一张墨绿色的帖子,帖子上四个烫金大字“玄机山庄”,她打开一看,很普通,不过里面夹着一块儿小铜牌,上面刻着两个字“璇玑”。

    “拿着小铜牌去就可以了。”屠龙在旁边解释道。

    “这个不能做假的么?”很普通的铜牌,很普通的式样。凤笑天没看出来它有什么特别之处。

    “呵呵,如果连自己做的东西都分辨不出来,他就不是璇玑公子了。”屠龙笑着说。

    “话说回来,师傅,您怎么有这个啊?”凤笑天把铜牌丢给屠龙。

    “你师傅我当年好歹也是排在武林第五的玉面龙。”说起当年,屠龙一脸得意。

    “噗!”凤笑天一口茶喷了出来,“玉面龙?哈哈哈哈!”

    “笑什么!我说的是真的!”屠龙虽然脸红了,但依旧理直气壮地坚持着。

    “师傅,我在您身上一点儿都看不出您曾经的风采。”凤笑天对屠龙的话并不当真。

    “天儿,师傅没有骗你。”苍茫在一旁为屠龙解围,“师傅真的是武林高手!”

    “真的?”对屠龙的话,凤笑天通常抱着不信任的态度,可是连苍茫都这样说了,凤笑天开始有些相信了,因为苍茫不是随便开玩笑的人。

    “是真的。”苍茫肯定地点点头。

    凤笑天看了看眼前花白胡子绿豆眼睛大肚子的胖老头,怎么都无法把他和武林高手联想到一块儿。看出了凤笑天的怀疑,屠龙只好坦白,“陛下把冥罗殿交给你了吧!你可以去问木,我是他的师傅之一,曾经教过他轻功。”

    凤笑天的心脏在一天中遭遇了两次惊吓,第一次就是屠龙说自己是玉面龙的时候,第二次就是现在,屠龙说木是自己的徒弟。

    看到凤笑天愣在那里,屠龙很得意。

    安静了半晌,凤笑天来了句“师傅,木是你的徒弟,枫是木的徒弟,那枫就是你的徒孙?我是你徒弟,可是枫又是我的夫君,那不等于我和自己的师侄在一起了?天啦!乱套啦!”

    屠龙和苍茫没想到等了半天凤笑天居然来的是这句话。

    “你!”屠龙气得满脸通红。苍茫扬着嘴角似乎在笑,可是心里却很苦,“枫是我的夫君”……天儿,我是你的什么?只能是师兄么?

    “好了!不开玩笑了!”凤笑天收起嬉笑的脸,正经起来。“这么说师傅是要亲自去一趟玄机山庄咯?”屠龙点点头。

    “那我跟您一块儿去!”凤笑天拍拍胸脯。

    “你刚才不是说不去么?”这个徒弟怎么翻脸比翻书还快。屠龙有些纳闷。

    “我不是刚知道您要去玄机山庄么!您去我哪儿放心啊!您的脑子又不灵光,我怕您回答不上那个璇玑的问题,让连发弩落他国手里。所以,为了黎民百姓,我豁出去了!”

    凤笑天摆出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屠龙在心里感叹,凤朝国的皇室怎么出了这样一位皇女了!不知道她的性子到底像谁。

    “我娘亲那儿师傅您帮忙搞定,什么时候走提前通知我一声。”

    凤笑天心里乐嗨了!正找不着借口出去玩,找不着机会让那些人下手,现在天上就掉下来这么好一个机会。那个连发弩有什么厉害的!没图纸我一样能研究出来!过两天等我的火药弄出来了,看是你箭厉害还是我的炸弹厉害!

    凤笑天笑得很开心,可是她的笑在屠龙看来很毛骨悚然。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徒弟又想到什么了,还是离她远一点儿,这是屠龙目前唯一的想法。

    “枫,刚才的事情你也听到了。这次你陪我出去吧!咱们正好出去逛逛!”出了国师府,凤笑天上了马,对身旁的枫说。

    “芊芊去哪里我就去哪儿。”枫骑着他的闪电,走在凤笑天身旁。

    “好!对了,晚上让木来我这里一趟。”

    “好!”

    (昨天晚上,某春家里闯入一位不速之客——油光闪亮的小强。春今天想问一句:到底是谁派它来的!吓死偶咧!)

    第三卷 二十一、审讯结果

    两人策马回了凤笑天的王府,隔老远,凤笑天就听见何韵书的声音“我家殿下确实不在家,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求求您了,求您让我见见五殿下吧!”

    转个弯到了门口,只见一个书童装扮的少年跪在王府门前的石阶上,一个劲儿地磕头,看得凤笑天莫名其妙。

    “何叔,这是怎么回事?”凤笑天下了马。“殿下!”一看是凤笑天回来,何韵书赶紧走上前接过缰绳,“这个少年要见殿下,已经来了好久了。”

    “五殿下,求求您救救我家公子吧!”灰衫少年看到凤笑天,立刻起身跪在她面前磕头。“求求您了!求求您救救我家公子吧!”

    凤笑天打量着眼前的少年,自己没见过这人啊?用眼神询问枫,枫也摇摇头说没见过。

    “进来说话吧。”凤笑天跨进大门。

    “你家公子是哪位啊?我认识么?”凤笑天坐到椅子上,何韵书沏上茶,端来点心。

    “殿下不记得了么?我家公子是芙蓉楼的慕容水清,殿下两个多月前在芙蓉楼赢了我家公子。”秦丰擦擦眼角的泪。

    慕容水清,凤笑天想起来了。“你今天是为你家公子来的?”

    秦丰扑通再次跪了下来,“请殿下救救我家公子!秦丰求求您了!”说完他连忙磕头,秦丰的额头上红肿了好大一块儿,估计是刚才磕头留下的。这孩子头磕得真是实在,凤笑天听到地皮被他磕得咚咚响。

    “停!你家公子怎么了?”看到少年的头快磕破了,凤笑天连忙喊停。

    “我家公子要死了!”说到这里,秦丰的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凤笑天没有说话,只是吃着点心喝着茶。过了半晌,秦丰停止了哭泣。

    “哭好了?”凤笑天拍拍手上的点心末,“既然哭好了,发泄过了,那就说说慕容水清到底出了什么事儿。”

    看到凤笑天冷静的眼睛,没有任何表情的脸,秦丰忽然怀疑自己来这里求她是不是一件正确的事情。

    “自从殿下拒绝我家公子之后,我家公子就郁郁寡欢,而且不再见客。后来听说殿下要娶和渊皇子,公子就病倒了,还咳了血。公子不让我叫大夫,说自己福薄。最近公子病得更加厉害,整日咳血,瘦得不成|人形。”怕凤笑天不相信,秦丰连忙拿出了慕容水清的手帕,雪白的丝绢上血花朵朵。

    “求殿下去看看我家公子吧!秦丰跟着公子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见着公子对哪家小姐这样上心的。秦丰求殿下去劝劝我家公子,让他看大夫吃药,再这样下去……”秦丰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咳血,在古代是很麻烦的病症。凤笑天看到秦丰手了的手帕,忽然想到了《红楼梦》里的林妹妹。

    “他为什么不肯看大夫不肯吃药?”

    “不知道,公子不让秦丰告诉别人。”秦丰看到凤笑天语气有些松动,连忙求她:“五殿下,求求您!您即使不喜欢我家公子,可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求您去劝劝我家公子!”秦丰又磕起头来。

    “你先起来!”凤笑天看到秦丰的额头上磕出了血,心里不忍,要何韵书拉他起来。

    “殿下不答应秦丰的要求,秦丰就跪在这儿不起来。”秦丰一心想请凤笑天去救自家公子。

    一听这话,凤笑天火了。“你在要挟我么?”冰冷的声音刺得秦丰浑身一阵凉。“秦风不敢!”

    “呵呵,本殿下刚才还打算去看看你家公子的,可是现在不想了。能调教出这样不懂事的小厮,自己也强不到哪儿去。”凤笑天站了起来,“何叔,叫人把他丢出去。他要是喜欢跪着,就让他爱跪多久跪多久!”

    “殿下!我家公子是真心爱你的啊!”秦丰冲着凤笑天的背影喊着,声音里透着绝望。

    “他有爱我的权利,我没有爱他的义务。”回头扫了一眼秦丰,凤笑天转身走了。

    看到凤笑天走远,秦丰瘫坐到地上。公子,是秦丰不好!秦丰弄巧成拙了。

    “枫,又不忍心了么?”回到房间,凤笑天坐到枫的腿上。

    “芊芊,他说的没错,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去看看慕容水清吧!”枫搂着凤笑天,任她靠着自己。

    “呵呵,枫似乎对慕容水清很有好感呢?”抬起头看着枫的眼睛,凤笑天问道“为什么要我去看他?你不吃醋么?谁知道他是真病还是装病啊!”

    “芊芊不知道么?慕容水清是真的病了。自那天见了你之后他就拒绝见客,老鸨逼他,他还要以死明志。后来得了病,老鸨怕传染给别人,就把他们主仆丢到最偏僻的角楼里住着。这些事情早就在朝阳城传开了。”

    听了枫的话,凤笑天的眉头皱了起来。关于慕容水清的种种,凤笑天确实不知道,对于不在乎的人和事,凤笑天向来不会浪费时间和睛力去关心。

    “那枫觉得我该怎么做呢?我去了,他一定就会看大夫会吃药么?今天这个秦丰确实很讨厌,要是慕容水清跟他一样,来个你不答应我就跪着不起来,那我不还得按照他要求去做?你知道我是最不讨厌被人要挟,被牵着鼻子走的。而且,你也清楚慕容水清要的是什么。”

    “芊芊,秦丰他只是护主心切。能为了主子做到这样,说明慕容水清平时对他很不错。”枫虽然知道凤笑天的脾性,但是心里可怜慕容水清,就多帮他说了几句好话。

    “殿下,秦丰跪在王府门口。”何韵书恭敬地站在凤笑天面前。

    “呵呵,果真跟他家公子的一样,脾气臭的很。他喜欢跪就让他跪着吧。”凤笑天挥手让何韵书下去。

    “芊芊还是去看看慕容水清吧!”

    “我困了,要睡觉。”凤笑天站了起来,“我看他睛力还很旺盛,有这个睛力和时间在这儿跟我耗着,还不如强行给自己主子请大夫灌药。所以,慕容水清一时半会儿是死不了的。有事情等我醒了再说。”

    凤笑天心里很不爽,不是因为秦丰,而是因为枫的态度,他推着自己去看别的男人,这让凤笑天的心情很不好。

    “你也下去,让孟微尘进来伺候。”

    虽然不知道凤笑天为什么会突然变脸,枫还是安静地退了下去。芊芊,我越来越不懂你了……枫看着孟微尘进了凤笑天的房间。

    (明明白白偶的心!偶也不想虐人啊……)

    第三卷 二十三、受伤之后(醒来)

    凤笑天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傍晚,“微尘。”

    “殿下,您醒了!”孟微尘走上前,伺候凤笑天穿衣洗漱。“那个秦丰还跪着么?”“是的,殿下。他一直跪在王府外面。”

    “微尘,你觉得我心狠么?”凤笑天闭着眼睛,任孟微尘为自己梳理头发。

    “微尘觉得殿下这样做,自然有殿下的道理。”孟微尘细细地梳理着她柔顺的黑发,“秦丰固然爱护自己的主子,可是他主子生病和殿下并没有关系,不能把慕容水清生病的原因归咎在殿下身上。殿下愿意去劝说慕容水清,是殿下心慈;殿下不去,那他的生死和殿下自然也没有任何关系。”

    看到凤笑天睁开眼睛,孟微尘顿了顿,“他不看病不吃药,不爱惜自己的生命,这些其实都和殿下无关。”

    “呵呵”,凤笑天笑了,“微尘,你很聪明。”凤笑天明白了孟微尘的意思,他在间接地劝自己去看慕容水清。“我喜欢聪明人。”凤笑天站了起来。

    “殿下,微尘不敢。”听凤笑天这样说话,孟微尘赶紧跪下来。

    “起来吧!我没有怪你的意思。”凤笑天拉起孟微尘,“我挺喜欢你这样的说话方式,听着舒服。传膳吧!我饿了。”知道凤笑天没有生气,孟微尘连忙出去传膳。

    “殿下,秦丰晕过去了。”刚吃完饭,何韵书进来禀报。“找人送他回芙蓉楼。”

    “是。”何韵书没有多说话,退了下来。

    “芊芊真的不打算去看看慕容水清么?”枫跟在凤笑天身后。

    “枫!”凤笑天声音变得严厉了起来,“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记得我第一天跟你说的话么,服从是你第一要遵守的!”看到凤笑天眼里的犀利,枫心里刺痛。

    不理会枫受伤的表情,凤笑天挥手让他下去,“看来我真的太宠你了。你下去吧,以后由孟微尘伺候我的起居。”

    芊芊,你到底怎么了?我做错什么了吗?枫黯然退下。

    何韵书安排两个人把晕倒的秦丰送回芙蓉楼,看到秦丰这个样子,慕容水清惊呆了,连忙支撑着病身子,起来把他扶到床上。

    “秦丰,秦丰!”秦丰缓缓睁开眼睛,眼前是自家公子慕容水清。“咳咳!”秦丰努力地想坐起来,“公子,秦丰没用,没能请来五殿下。”

    “你去了五殿下的王府?”慕容水清很惊讶,秦丰消失了一天,傍晚才被人送了回来,原来他去了“她”那里了。“公子,秦丰没能请来五殿下,秦丰无能。”慕容水清看着秦丰煞白的脸,眼泪流了出来。秦丰晕倒被人送回来,一定是遭到拒绝了,这些是自己应该能想到的。她,心里果真没有我。

    看到秦丰没有血色的脸,慕容水清摇了摇头,“秦丰,你怎么这么傻啊!咳咳,为什么要请她来。”慕容水清咳嗽起来。

    “我想请她来看看公子,如果不是因为她,公子怎么会病成这样。可是她不肯来。”想到凤笑天临走时的表情和冷漠的话,秦丰为自己公子不值,“公子,她不值得你爱!她冷血心肠!配不上公子!”

    “别说了!”慕容捂住嘴巴,咳得厉害。“这是我的命!”

    “公子,公子!”慕容水清再次晕了过去。

    夜里,木出现在凤笑天身边。

    “宫主,狼牙传来了鸿主子最近的情况。”

    “恩。”凤笑天打开卷筒,边看边问木,“狼牙现在怎么样?”

    “据蜜蜂送回来的消息,狼牙的表现很好,没有让宫主失望。”

    “很好!”凤笑天烧了手里的纸卷,“过几天我要出趟远门,把这个消息透露给花朵们。让蜜蜂密切关注花朵的动向。这可是我送给她们下手的好机会!你带人跟着我,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许露面。”

    “是。”木看着烛光下妖娆的凤笑天,终于要开始了么?准备了这么多年……

    又过了一天,凤笑天很晚才起来,昨天的事情依旧影响着她的心情。“殿下今天盘什么发型啊?”看着自己长及膝盖的长发,凤笑天没说话。

    “殿下”,孟微尘轻轻地叫着凤笑天。“今天梳乌蛮髻吧!”“是!”孟微尘为凤笑天盘好头发,小心翼翼地插上珠宝头饰。难得殿下今日想隆重打扮。“拿那件石榴裙。”“是。”

    梳妆好,凤笑天打量着自己,镜中的美人头发乌黑,皮肤白皙,眉黛唇红。短襦小袖,紧身长裙,裙腰处用金色的丝带系扎着,给人一种俏丽修长的感觉。“很好!我很喜欢。”

    出了门,看到枫笔直地站在外面,脸色憔悴,凤笑天只是淡淡地瞟了他一眼。“你不是特希望我去见慕容水清么,如你所愿。”

    马车缓缓来到芙蓉楼。

    “原来是五殿下啊!”刚到正午,芙蓉楼还没开张。听说凤笑天来了,胡嬷嬷赶紧走出来迎接。

    “听说慕容水清病了?”凤笑天面无表情。

    “是!是病了。病得厉害。”胡嬷嬷领着凤笑天进了里面,“那孩子性子太拗,一心放在殿下身上,病了也不肯看大夫吃药。”看到凤笑天脸上不耐烦的表情,胡嬷嬷赶紧闭上嘴。

    “我来看看他,你带路。”

    “好!殿下,您这边请。”胡嬷嬷侧身走在前面。

    “殿下,慕容公子就住在这里。”转了几个弯,胡嬷嬷在一个偏僻的角落停了下来。

    “殿下,这病传染,所以小人才让慕容公子住这里。”没等她说完,凤笑天挥挥手,“今天你可看见有人来看慕容水清?”

    看到凤笑天平静眼眸下翻滚的波浪,胡嬷嬷立刻摇头,“小人没有见到任何人。”

    “很好!”凤笑天丢给胡嬷嬷一张一千两的银票。“本殿下不想听到任何不利的流言。如果有什么流言蜚语传到本殿下耳中,本殿下不介意让手里的刀见见血。”

    “是!是!小人自会安排好,请殿下放心。”胡嬷嬷哆嗦着。是谁说五殿下脾气好的?这些人肯定没见着她现在的样子。胡嬷嬷擦了擦汗退了下来。

    凤笑天转身看着跟在自己身后的枫,一路上他们都没过说话。

    “枫,你确定让我进去看他?”凤笑天眯着眼睛,“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如果你不希望,我们立刻回去。”

    两个人对视着,好久没说话。“芊芊,既然都到了这里,进去看看慕容公子吧!”咬咬牙,枫还是说出了凤笑天最不想听到的话。

    “好!从现在起,你的身份还原到影卫,我不是你的芊芊,是你的主子。”凤笑天推开门进了屋。

    看到凤笑天冷漠的背影,枫的心针扎一样痛。芊芊!

    “我不是你的芊芊,是你的主子。”芊芊,你不要我了么?!

    (有亲问到加?的事情,春目前不能给大家承诺。相处一个月,亲们应该熟悉了春的个性,春是说一不二的人,春的承诺向来都做到了。在加?方面,春现在唯一能给大家的承诺就是:20万的公众章节,20万字不到,绝对不加?。)

    第三卷 二十四、凤笑天的谋划

    屋里,慕容水清闭着眼睛,躺在床上。昨天又咳了半夜,虽然秦丰什么都没有说,但他知道自己一定又咳血了。

    “秦丰,你去休息吧!昨天守了一夜,你也累了,我这里不用你伺候。”慕容水清咳嗽了两声。听到脚步声停在自己床边,慕容水清以为是秦丰。

    “秦丰,我说了不……”慕容水清睁开眼睛,下一刻愣住了,眼前这个微笑着的红妆女子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凤笑天。

    “怎么了,不欢迎我来?”凤笑天微笑着。再次看到慕容水清,凤笑天无法将眼前这个消瘦的人儿和那天那个神采奕奕的佳人联系起来。

    “殿下!”慕容水清一激动,咳嗽得更厉害了。

    “小心点儿!”凤笑天连忙站到慕容水清身边轻轻拍着他的背。“咳咳!”慕容水清的脸咳得通红,“殿下,您,您怎么来了?”

    凤笑天小心翼翼地扶着慕容水清躺下,她自己也在床边坐下,“我为什么不能来?难道你不想看到我么?”

    “不是,水清不是这个意思。”慕容水清喃喃地说,“水清现在的样子好丑……”慕容水清知道自己现在的模样一定很难看,她一定不会喜欢的。

    “为什么不看大夫?为什么不吃药?”凤笑天看着清瘦的慕容水清,两个月不见,他瘦得厉害,两颊上泛着不健康的红色。看到他糟蹋自己,凤笑天心里莫名有些火气。

    “水清的身子自己清楚,吃了药也没用的。”慕容水清低垂着头,黑色的长发披散在肩上,挡住了他的脸。

    “小清清,你很不乖哟!”凤笑天撩开慕容水清的头发,伸手挑起他瘦瘦的下巴,“你这样糟蹋自己,本殿下很生气,你说本殿下该怎么惩罚你呢?”

    慕容水清盯着一脸邪魅的凤笑天,她现在的模样和传闻中的形象完全不一样。可是这份邪气让她妩媚的脸多了一丝妖娆,慕容水清看呆了。

    “怎么了?吓着了?”凤笑天轻轻地吻上了慕容水清苍白的唇,许久才离开。“殿下……”慕容水清的脸红了,是因为害羞。可是她为什么亲自己,她不是讨厌自己么?慕容水清眼泪流了下来。

    “为什么哭?”凤笑天低下头,轻轻吻着慕容水清落下的泪。凤笑天的温柔让慕容水清觉得惊慌失措,“殿下不是讨厌我么?那这又算什么?”慕容水清一激动又咳嗽起来。

    “慢点儿,别激动!”凤笑天连忙拍他的后背。“你哪只耳朵听见我说讨厌你了?”

    “我,我以为……”慕容水清话说到一半,嘴巴被凤笑天吻住了,尝到慕容水清嘴里的血腥味,凤笑天轻轻舔着他的唇。“现在你还以为本殿下讨厌你么?”感觉到怀中人儿快要窒息,凤笑天离开他的嘴唇。

    枫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凤笑天搂着慕容水清,温柔地吻着她。心痛,知道会这样,还是心痛。

    没有理会枫,凤笑天把慕容水清抱起来,搂在怀里。“殿下!”慕容水清不知道她要做什么,紧紧抓住凤笑天的衣袖。“别怕。”凤笑天温柔的嗓音抚平了慕容水清的惊慌。“殿下,他不是那天?”慕容水清看着低垂着头的枫,惊讶道。

    “呵呵,他已经失去爱我的权利了。”凤笑天轻轻抚摸着慕容水清的脸,“把我推向别人,就要做好被我收回爱的心理准备。”枫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

    “小清清,你要记住哦,我给予你的爱,也有权利收回。”凤笑天的声音不大,但是屋里的两个人都听的很清楚。“水清记住了。”慕容水清点点头。“真乖!”凤笑天在他头上亲了一口。

    “枫,把老鸨叫来。”“是。”枫临走时眼里的黯然没有逃过慕容水清的眼睛。爱她,注定是会让人痛苦的吧!可是我不后悔!慕容水清抱紧了凤笑天。

    “主子,胡嬷嬷到了。”没过多久,枫回来了,身后跟着芙蓉楼的老鸨胡嬷嬷。

    “恩!”凤笑天点点头,枫退到一边。

    “殿下,您找我?”胡嬷嬷的心里七上八下的。“我要给慕容水清赎身,开个价。”凤笑天没有抬头,继续把玩着慕容水清细长的手指。

    “这个,殿下,慕容公子是我们芙蓉楼的招牌……”

    “开价或者被查封,你自己选一个。”凤笑天不想跟他多说废话。

    “这……”,胡嬷嬷知道眼前的这位自己是绝对得罪不起的,前面名贯京城的如玉阁就是因为这位殿下被封了的。“十万两白银。”咬咬牙,胡嬷嬷喊出了天价。

    “好!”凤笑天爽快地拿出银票,“连同那个秦丰,我一起要了。”

    “殿下!”慕容水清眼睛湿润了。“乖!不哭!我带你回家。”抱起慕容水清,凤笑天出了门。

    “公子!”听说有人给公子赎身,秦丰赶紧跑了出来。

    “五殿下!”看到凤笑天,秦丰很吃惊。“你也跟着来吧!你家公子需要你伺候。”凤笑天没有过多地解释,抱着慕容水清上了马车。

    “殿下”,靠在凤笑天怀里,慕容水清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怎么了?”凤笑天紧紧搂着慕容水清,刚才抱着他的时候,察觉到他瘦得可怜,抱起来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是不是想说胡嬷嬷刚才狮子大开口?”凤笑天轻声问他,慕容水清点点头。“呵呵,我觉得小清儿不止这个价,说起来还是我占了他的便宜。”凤笑天轻轻拍着他的背,“睡一觉吧!到王府了我叫你。”

    慕容水清温顺地闭上了眼睛,如果这是梦,那自己期望永远都不要醒来。

    何韵书听小侍说五殿下抱着一个男子回了王府,知道凤笑天是把慕容水清给带回来了,连忙走到大厅迎接。

    “何叔,把藤香阁腾出来,以后慕容公子就住那里。安排几个人来照顾他,对了,先请大夫来给他看病,请京城最好的大夫。”凤笑天直径抱着慕容水清来到藤香阁。

    “殿下”,一路上所有人都对他们行者注目礼,慕容水清把头埋在凤笑天胸口,脸羞得通红。“殿下放我下来!”

    看到慕容水清羞涩得像小男儿家一样,凤笑天忍不住逗他,“我就是不放,看你怎么办!”看出了她脸上调戏的味道,慕容水清的脸羞得更红了。

    “好了,到了。”凤笑天放下慕容水清。

    藤香阁按照凤笑天自己的意思设计的,整个院子里都是青青的藤萝。“喜欢这里么?”慕容水清点点头。“多接触自然接触植物,对你养病有好处。”体会到凤笑天的细心,慕容水清再次被感动了。

    “别老掉豆豆,我不喜欢。”凤笑天擦了擦他湿润的眼角。“恩!殿下不喜欢,水清以后都不哭了。”

    “主子,大夫请来了。”枫低声出现在凤笑天身边。虽然不愿意看到他们温馨的画面,可是自己还是想见到她,即使她不再对自己和颜悦色,即使她身边有了他人。

    “好。”

    (夏天来了,大街小巷到处衣裙飘飘。某春看了眼自己的身材,立刻纠结起来……春眼泪汪汪地求减肥良策,作为答谢,今天三更。如果有亲的方法很好,春一感动,没准儿明天就四更了……利诱中!)

    第三卷 二十五、两个人的暗斗

    屋里,何韵书已经找人收拾好了,慕容水清躺在床上,老大夫为他把脉。

    “如何?”许久之后,凤笑天跟在大夫身后走了出来。“殿下,公子的病不容乐观,病拖了太久,而且病人心里有郁结。”

    “少废话,我就问你能不能治好?”凤笑天没有那么多的耐心听老人分析这些。

    “可以,但是要花时间,而且有几味药不常见。”看出凤笑天的不耐烦,老大夫连忙挑着重点说了。

    “需要什么直接说,缺的药我去宫里拿。总之,我要尽快见到活蹦乱跳的人。”凤笑天挥手让她下去,自己走回房间。

    “殿下,是不是不好治。”慕容水清脸色惨白。“瞎说什么呢!”凤笑天拍拍他的手,“不过是要多花些时间。你乖乖吃药,好好调养。”听她这么说,慕容水清点点头。

    “主子,药熬好了。”枫端着药进来。

    “来,我喂你吃药。”凤笑天接过枫手里的药碗,尝了一口,“好苦啊!枫,去拿点儿蜜饯来。”“是。”

    “我怕苦,所以每次吃药之后都要用蜜饯压苦味。”凤笑天小心翼翼地喂慕容水清吃药。“过几天我要出去一趟远门,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你不要因为我不在就不吃药哦!”秦丰站在一旁看呆了,这样温柔的五殿下和昨天那个冷漠的五殿下,到底哪一个才是真实的她。

    “真乖!”等他喝完药,凤笑天拿了块儿蜜饯喂到慕容水清嘴里。“有什么需要直接跟管家何叔说,他会安排的。”慕容水清点点头。

    “今天早点休息,一会儿我让人送晚膳来。”凤笑天捏了捏慕容水清的脸,“乖!我明天再来看你。”

    “公子,公子!”凤笑天都走了好久,自己公子还在发呆,秦丰捂着嘴轻笑着。

    “秦丰,怎么了?”慕容水清看着秦丰。“公子,五殿下已经走远了!”

    知道秦丰是在取笑自己,慕容水清没有跟他计较。“秦丰,我觉得自己是在做梦。她为我赎身的时候说带我回家,刚才还喂我吃药,我觉得好恍惚。”

    “公子,这一切都是真的!”

    出了藤香阁,凤笑天微笑地看着枫,“怎么样?我是不是很温柔体贴?这样做,你可满意?”枫心里翻江倒海,脸上却恢复了他多年前的冰冷,“主子做的事情,枫不敢评论。”

    “呵呵”,凤笑天抬头看着天上的白云,“枫,你还是这样子比较可爱。影卫有了七情六欲,就不是自己了。”

    傍晚的时候,何韵书来到藤香阁。“慕容公子!”慕容水清想起身,立刻被何韵书拦了下来。

    “公子有病在身,不必多礼。您是我家殿下的客人,有事情只管吩咐。”“多谢何叔!”

    何韵书带来的是一个用竹条编制的小笼子,里面有两只小兔子。“殿下怕公子养病觉得闷,让我带了两只小兔子过来为公子解闷。”

    其实凤笑天也不知道到底这个时代的男子喜欢什么,但是在前世,那些小姑娘们都很喜欢小动物,特别是兔子这样温顺的动物,刚才想起来,所以让何韵书买了两只送来。

    何韵书走了之后,慕容水清让秦丰把笼子拿到跟前来。笼子里是两只拳头大小的兔子,一只小白兔,一只小黑兔。“好可爱的小兔子啊!公子,这位五殿下虽然有时候很冷冰,看起来很可怕,但温柔起来真是比谁都细心呢!”秦丰为自己公子苦尽甘来高兴。

    恩!想到今天她的吻,慕容水清的脸再次红了。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18部分阅读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18部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