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17部分阅读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_np文 作者:春棠大人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17部分阅读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_np文 作者:春棠大人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17部分阅读

    悖行淮蠹业难≡瘢行淮蠹业钠逼保。

    第三卷 十四、玄机山庄的玄机

    “不需要。”凤笑天拒绝得很干脆,“慕容公子对每一个在才艺上胜出的人都是这样热情么?”

    以为她误会自己是个随便的男子,慕容水清连忙解释“从开始到现在只有殿下一人通过,殿下是第一个赢了水清的人。”

    凤笑天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很麻烦,“赢了你就要对你负责么?”听出了她的不耐烦,慕容水清一阵委屈,“水清不是这个意思,水清是真的愿意侍奉殿下。”

    “慕容公子,”凤笑天觉得自己有必要打消他的念头,她左手拉着枫,右手挽着轩辕炙炎,“我已经有了喜欢的人。公子不要再浪费感情了。”说完,凤笑天转身就走。

    “为什么!我不美丽么?还是因为我出自青楼?可我是清白的!”慕容水清挽起左边的袖子,露出手臂上的守宫砂。

    真是个顽固的男人!凤笑天看着慕容水清,“你的确很美,但是你有我美么?如果我喜好美色,那我还不如没事自己拿着镜子照。还有,你是否清白和我没关系。我喜欢的人即使不是清白之身我也会爱他。”

    凤笑天拉着枫和轩辕炙炎走了出去,凤子萧看到满脸惨淡的慕容水清摇了摇头,跟着走了出去。

    为什么?慕容水清的眼泪流了出来。第一次心动的结果却是心痛。

    “天儿,不错啊!你现在可以说是少男杀手了!”一行人上了马,凤子萧调侃道。

    “三姐,要不是为了让你看他的脸,我怎么会惹上这个麻烦。”想想凤笑天就觉得郁闷,不就看了你的脸么,还一副非我不嫁的样子。

    “芊芊,其实你刚才那么说话慕容公子会难过的。”枫在一旁说。“呵呵”,凤笑天笑了,“我要是给他留有幻想,恐怕以后他是生不如死,所以还不如趁早断了他的念头。”

    说到这儿,凤笑天回头看着枫和轩辕炙炎,“若我今天留下了他,你们不会难过么?”

    一挥鞭,凤笑天冲到了前面。

    听说没,凤笑天殿下赢了芙蓉楼的慕容水清!

    听说了吗,五殿下在芙蓉楼为两位蓝颜知己弹唱情歌,愿意为他们画地为牢!

    听说了吧,慕容水清要侍奉五殿下,被五殿下当场拒绝!

    听说过没,五皇女作的诗被状元江敏浩称为天下第一情诗!

    一夜间,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了五殿下凤笑天在芙蓉楼拒绝花魁的事情。很多人怜惜慕容水清,认为凤笑天不懂得怜香惜玉,抱有这样想法的多是女人。不过更多的人认为五殿下重情重义,能够拒绝慕容水清这样的大美人,实属可贵。如果他们知道了凤笑天的审美观就不会这样想了。

    至于凤笑天唱完歌对两位蓝颜做的那个手势,一个人从她二姑妈的表姐的侄媳妇的三婶娘的么妹妹那儿打听来消息,那个手势叫飞吻,表示我想亲你。一时间整个朝阳城里都是这样的手势,这叫流行。遇到熟人,第一句话就是:今天你飞了吗?

    凤笑天丝毫没有受外面流言飞语的影响,依旧我行我素过着自己的日子。每天除了训练还是训练。

    “小东西,你那天说的话是真的么?”轩辕炙炎抱着凤笑天。“哪天啊?我说了这么多话,你问的是哪一句啊?”凤笑天迷糊了。

    “就是说喜欢我的那句。”轩辕炙炎看着凤笑天的眼睛,“当然是真的。”凤笑天肯定地说。太好了!轩辕炙炎紧紧抱住了她。

    “小东西,你要记得你说过的话!”发觉到他的不同,凤笑天问“你是不是有事情要说?”“我要离开一段时间。”轩辕炙炎瓮声瓮气地在凤笑天的耳边说着。

    “你有事情就先去忙吧!”凤笑天拍拍轩辕炙炎,“我等你回来!”她说等我回来!轩辕炙炎心里豁然开朗起来,离别的音霾也一扫而光。

    “说话算数!”轩辕炙炎学凤笑天,伸出右手的小指头要跟她拉钩。

    “说话算数!”凤笑天拉了拉他的指头。轩辕炙炎把手臂上的臂环取下来,脱下凤笑天的鞋子,套在她脚踝上。

    “定情信物!”看到凤笑天不解的样子,轩辕炙炎解释道。

    “答应我,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要取下来!”轩辕炙炎盯着她的眼睛。“取下来也是要本事的!”凤笑天注意到这个臂环很奇怪,似乎是个死结。

    “呵呵”,轩辕炙炎笑了,“好像是的。除了我,没人能取下来。”

    “那要是别人要抢,砍了我的腿这么办?”凤笑天忽然想到这个问题。现在轮到轩辕炙炎头大了!这样的问题她都能想到。拍拍手,一个人跪倒凤笑天面前,“有她保护你。”

    “叩见楼主夫人!”是个女人的声音。楼主夫人?凤笑天疑惑地看着轩辕炙炎。“她说的是我?”轩辕炙炎点点头。

    “紫苑,从今天你就跟在夫人身边保护她。”“是,楼主!”

    两个人弄得凤笑天云里雾里的,轩辕炙炎是楼主?哪个楼?芙蓉楼?凤笑天眼睛睁得大大的。看出她想歪了,轩辕炙炎敲了下她的头,“你的小脑袋里都装的什么东西!不是芙蓉楼,是鬼楼。”轩辕炙炎打算在走之前告诉凤笑天自己的身份。

    “鬼楼?!”江湖中最神秘的杀手组织,傲立江湖近百年。来无影去无踪,神秘莫测,正邪难分。传说鬼楼的楼主邪恶冷魅,性格多变,音晴无常,杀人如麻……很多都是负面的词语。凤笑天很难这个人和自己眼前的轩辕炙炎联系起来。

    “呵呵,是不是觉得我不像?”轩辕炙炎知道这个小东西在想什么,凤笑天点点头。“我的温柔只对你一个人展示。”轩辕炙炎紧紧地搂住凤笑天。

    “你要去多长时间?”凤笑天搂着轩辕炙炎,听着他的心跳。“不知道,不过我会尽快回来的。”轩辕炙炎嗅着她的发香。“会有危险么?”一听说回来的时间不确定,凤笑天很担心。

    “不会的,为了你,我也会完好无缺地回来。”

    “那我要是想你了这么办?”凤笑天抬头看着轩辕炙炎,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她和轩辕炙炎的关系亦师亦友,轩辕炙炎在训练的时候非常严厉苛刻,从不放水。但是下了训练场私底下的他又非常温柔,他对她的浓情任何人都能看出来。

    听到凤笑天说这样的话,轩辕炙炎很高兴。他亲了亲她的额头,“紫苑知道怎么联系我。”凤笑天这时才仔细打量退到一边的紫苑。20岁左右,浓眉俊眼,皮肤微黑,嘴唇丰润。

    “好,我会给你写信的!”凤笑天掏出了自小戴在身上的玉佩给轩辕炙炎挂到脖子上,“照顾好自己。”

    知道这块就是闻名已久的五殿下抓周玉佩,轩辕炙炎非常高兴。又亲了亲凤笑天,他依依不舍地放开她。

    “等我回来!”“好!”

    (再次谢谢各位的支持!春会努力地码字,努力地更文!)

    第三卷 第三卷?部分的剧情和片段

    第三卷?部分的剧情:

    凤笑天一行人离开玄机山庄,一路上遭遇三次刺杀。来自七煞阁和鬼楼的刺杀凤笑天都躲过去了,第三次刺杀在大家意料之外,凤笑天受重伤,左臂差点儿残废。看到凤笑天毫无生气地躺在马车里,女皇暴怒,严惩了背后的凶手。只是,“她”不过是个蠢笨的替罪羊。为了惩治真正的凶手,凤笑天决定老账新账一起算,她动用了当年的棋子“渔夫”,还派轩辕炙炎去了西良国。

    睛彩片段:

    “太好了!”听到凤笑天亲口承认誓言,璇玑公子兴奋的把凤笑天抱在怀里,“我说过,你一定会嫁给我的!我们一定会在一起的!我爱了你这么多年,你不会不明白的,不会丢下我一个人的!”

    “少将军别来无恙!呵呵,不错!今天我们魑魅魍魉四煞都来了。很给您面子吧,五殿下!”魑煞盯着马车。

    “五年前,蓝夜入侵凤朝,西良国跟蓝夜南北呼应,这是两国预谋好的吧!”相里秋白没有想到凤笑天会问这个问题,他没有回答,因为他是西良的皇子,这是国家机密。

    “我这不是怕打草惊蛇嘛!再说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舍不得媳妇抓不到流氓!不入虎|岤焉得虎子!”凤笑天话还没说完,就被枫提了起来,“啪啪啪!”三巴掌重重地扇到她屁股上。

    “你们派人暗杀我的女人,你说得罪我没?”轩辕炙炎长长的白金色睫毛掩盖住了他眼里的波澜。

    “我很好奇,人和羊生下来的孩子会是什么样子的。不知道是羊的头,人的身子;还是人的头,四个蹄子。”凤笑天笑眯眯地看着被抓的七个人。

    璇玑的声音有些歇斯底里,“你最爱的人是不是他!所以你才把最真实的一面都展现在他面前!”璇玑并不是无端说出这样的话的,他看的出凤笑天在心理上很依赖轩辕炙炎,如同她在生活中依赖枫一样。

    “天啦!”进了屋子,项卓尧看到躺在床上不成|人形眼睛睁得大大的魅煞。昨天还是生龙活虎的一个人,还底气充足地骂凤笑天,今天却形容枯槁,眼神涣散无光地躺在床上。项卓尧不可思议地看着凤笑天。

    “木,告诉蜜蜂,采蜜。”本来应该忧伤难过的凤笑天正翘着二郎腿在屋里一脸悠闲地吃着点心,“全天留意凤飞扬和凤云鹤的动静。我要西野红松的所有资料,密切监视她的一切行动。”

    “相里秋白明知道凤朝国的j细是谁却不告诉我,说明在他心里,西良的利益高于一切。这是他作为皇子应该做的,我不怪他!那么,作为凤朝皇女,搅乱西良政局引起西良nei乱也是我应该做的。五年前的事他们也有插手。”

    “炙炎,我们私奔吧!找一个安静的地方住下来,不再理会外面的纷纷扰扰,过悠闲自在的生活。”凤笑天的眼里写着认真,并没有玩笑的意味。

    “那怎么办?她一回来就是成|人礼,之后会封王。若是母皇封她做了太女,我这么多年的辛苦和努力不都白费了?”白色的丝绢被紫袍女子撕扯成碎片。

    “小心!”楚梦飞软剑一挥,在空中斩断利箭。这是怎么回事?凤笑天和楚梦飞正在惊讶,“嗖!”另一支箭从屋里直奔凤笑天后背而来。来不及躲闪,箭头直直地从凤笑天左边的肩胛骨插了进去,从她的左肩头穿了出来。

    “不怪你们,是我考虑得不周全。”凤笑天脸色苍白,“让木去查这家店,他们有问题。”

    “陛下!”一见面,屠龙双腿一屈,跪了下来。“屠龙叔叔,您这是?”屠龙有令牌在身,见到自己从不下跪,这次?“是不是天儿出了什么事?”凤君阳心头一惊。

    “你的意思是说,天儿的左手废了?!”凤君阳不敢相信这个结果,揪着太医的衣领紧盯着她的眼睛。“臣,臣该死!”老太医哆嗦起来。“滚!”凤君阳把她扔到地上,“治不好天儿的左手,我砍了你的手!”“是!”

    “如殿下预料的一样,五殿下生死未卜,周王府被陛下的玄凤营包围了。”“这件事你办的很漂亮!”青衣女子修长的指头敲打着桌子,“听说那一箭射偏了?”

    “天儿,你觉得怎么样?”凤君阳握着凤笑天没有受伤的右手。“娘亲!”娘亲两个字刚叫出口,凤笑天的泪珠哗啦啦直往外冒。“天儿!”凤君阳连忙帮小女儿擦眼泪,一句哀伤的“娘亲”让女皇心头一颤。“娘亲知道你受了委屈!娘亲不会放过那些人的!”

    “木,联系渔夫!闲置了五年的棋子,终于轮到他上场了。”凤笑天轻声一笑,“还有,把我受伤的事情传出去……”说完这些,凤笑天闭上眼睛。知道主子累了,木悄声退下。

    “大姐姐,你起来啊!”凤笑天赶紧用右手扶凤飞扬。“五妹,皇姐求你!母皇最宠你了!你帮大皇姐这个忙吧!大皇姐来世报答你!”凤飞扬泪痕满面,“大皇姐罪有应得,可是其他人是无辜的!”

    一阵风过,屋子里只剩下青衣女子一人。“凤笑天,你想怎么帮凤飞扬?还是你想为她翻案?呵呵,本王好奇得很!”

    “怎么会这样呢?”凤云鹤眉头拧成一条绳,“二姐王府里有一位医者,让她给你看看吧!她在疑难病症上很有研究。”“真的吗?”凤笑天眼睛一亮,“那就麻烦二姐了!”

    “洪师傅,她胳膊到底怎么样?”凤云鹤一脸急切。“呵呵,喻王殿下稍安勿躁。五殿下的胳膊即使还有救,刚才擦了老身的药,就算神仙来了也救不了了。”

    “为了这盘棋,我布了几颗子,等了五年,终于要结尾了。”凤笑天的笑容干净地像雨后的天空。四个男人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凤笑天,看着这样熟悉又陌生的她。

    “这才是真实的我。”凤笑天晃动着细长的小腿,“就是不想你们看到这样的我,所以才瞒着你们。我希望你们眼里的天儿永远是单纯善良阳光,和黑暗绝缘的。”凤笑天低下头,眼里的落寞每个人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秋白,如果可以,你去争太子位吧!一旦凤云鹤当上太女,他日她当上女皇之后必定容不下小天。要是你当了皇帝,小天以后还有个去处!”项卓尧抓着相里秋白的胳膊,眼里满是恳求。

    “呵呵,二王爷不用紧张。我只是想来和你谈笔交易,怕更多人知道,所以那些人都被我杀了。”一身黑衣的轩辕炙炎坐到椅子上。“你要干嘛?”听说侍卫都被杀了,相里暮浑身冰凉。那些都是父皇派来保护自己的,功夫都不低,这才一刻功夫,怎么就……

    “很好!”凤笑天抚上了自己受伤的手臂,“木,好好欣赏我演的这场戏吧!”

    (春以前喜欢在文的最后写几句话跟亲们交流,加?之后就不会写在文里,春会以“春棠大人的猫”的身份把最新动态写在评论里跟亲们交流。再次感谢各位!)

    第三卷 十五、自求多福

    新的一天,太阳刚刚升起,新一轮的热闹在朝阳城里上演着。

    桃之夭夭隔着珠帘,看着马车外的朝阳,繁华,很繁华,和渊的都城荷孜跟朝阳相比就像是乡下。可是,这里再好也不是自己的故乡,这里没有母皇和父妃,没有美丽的大海和温暖的海风。

    马车缓缓向凤朝皇宫驶去,桃之夭夭想到了来之前母皇桃明渊特意嘱咐他的话:“夭儿,和渊就靠你了!”身为和渊国的皇子,百姓供养你这么多年,现在是你报答国家、报答百姓的时候,和渊的生死存亡都在系在你身上了。

    这些大义凌然的话从凤朝国提出让桃之夭夭联姻的那天开始,每天都有人在他耳边说着念着,他听的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为什么!国家存亡、百姓生死到底关自己什么事!我只是一个男子,一个想嫁给自己爱的人,有一个幸福家庭的男子。桃之夭夭眼泪流了出来。

    “请三皇子下车!”

    终于到了么……桃之夭夭擦掉眼泪,咬咬嘴唇,整理了衣服,下了马车。明晃晃的太阳刺得他眼睛一阵眩晕。

    和渊皇子到了朝阳,凤笑天在第一时间知道了这个消息。

    终于来了么?呵呵!和最钟爱的王位比较起来,宠爱的儿子也不过是颗棋子。最是无情帝王家啊!凤笑天继续挥动着手里黝黑的弯刀,这是她13岁生日轩辕炙炎送给她的礼物。弯刀是用罕见的黑钢铸造而成,削铁如泥,凤笑天很喜欢。

    经过两年多的训练,凤笑天的右手单挑十个平常人不在话下。后来她除了熟练右手刀法之外,还在训练着自己的左手,现在她左手的刀法也训练得有模有样了。枫很好奇,问她为什么练左手,凤笑天音笑道“出其不意啊!要是别人控制住了我的右手,我还可以用左手音人!”

    “殿下,陈公公来了!”何韵书站在一边。紫苑递上干净的毛巾,凤笑天拿来擦了把脸。“知道了。”挥手让他退下去,凤笑天来到了大厅。

    “陈爹爹,您今天气色不错!”凤笑天一见到陈三梅就跟他开起了玩笑。

    “全是托陛下和小殿下的福。上次小殿下给的药用起来效果很好。”陈三梅看着眼前长大了的凤笑天,贴身的黑衣包裹着玲珑的曲线,身材高挑,额头上隐隐有汗。

    “用得好就行。您还有什么需要的就直接说!”凤笑天大大咧咧地坐了下来,丢了块儿蛋糕在嘴里。

    “殿下现在很努力呢!”陈三梅注意到凤笑天被太阳晒得红润的脸。“呵呵,就是闲得没事,所以练练身手。”

    凤笑天倒了杯茶双手捧给陈三梅,“娘亲又有什么话,非要您亲自来传啊?”

    陈三梅接过茶杯,抿了一口。“和渊三皇子已经到朝阳城了,陛下明天在宫里摆宴,要小殿下务必到场。”说到这里,陈三梅深深地看了凤笑天一眼。

    “嘿嘿”,凤笑天挠挠头,宫里的宴会她经常找借口不去,她实在是受不了那些大臣们了。每个王公贵族看到凤笑天都热情地推荐自己的儿子,还有人直接拿了自家儿子的画像和八字送给她。从第一次落荒而逃之后,每次的皇宫宴会凤笑天总是能躲就躲。

    “陛下说了,殿下如果这次还不到场,就专门给殿下开一门宫廷礼仪课,让殿下好好学学皇室的礼仪。”说到这里,陈三梅故意咳嗽了一下。

    “我去,我去!明天我一定准时到场。”凤笑天一看母皇是要来真的,立刻做了保证。

    “陛下还说,这次宴会,关系到国家颜面,所以请殿下重视。”凤笑天立刻明白娘亲的意思了,就是要她别跟前面几次一样随便用根绳子扎着头发,穿着木屐出场。

    “行!没问题!这不也关系着我的颜面不是。”凤笑天点头保证。

    “有了殿下这句话,老奴就放心了。老奴还要去其他几位殿下那里,就此告辞。”喝完茶,陈三梅起身,凤笑天送他到了门口。看来,明天是跑不掉了……凤笑天摇摇头。

    夜晚,木来到凤笑天房里。

    “宫主,这是鸿主子的信。”木递给凤笑天一支珠钗,这是凤烟鸿离开朝阳时凤笑天送给他的。

    凤笑天扭开珍珠,从里面取出卷成小卷轴的书信,寥寥数十个字,是凤笑天熟悉的字体。

    “天儿,狼牙把我照顾的很好。只是,每次都让他去侍寝,我觉得很对不住他。毕竟男子的名节是很重要的,狼牙以后怎么办呢?狼牙说这些你早有安排,我都忘记我们天儿是最聪明的人了。我在这里很好!你不用担心!想做什么就去做吧!”

    凤笑天深吸了口气,从头到尾又看了一遍,把信拿到烛火下烧了。“木,吴明他们怎么样了?”

    “他们已经到蓝夜了,按照宫主的安排,他们分散到了蓝夜各地,我已经嘱咐了蜜蜂,随时满足他们的需求,给他们最大的帮助。”

    “不!让蜜蜂停止援助。这是修罗营的任务,是对他们的考验,修罗宫的蜜蜂们不许插手。”

    “是。”木恭敬地点头。

    “那些花儿们呢?他们有什么行动?”

    “没有,不管是宫里的还是宫外的,这些年都很安分,做的都是些小打小闹上不了台面的事情。”

    “呵呵,他们很聪明。”凤笑天拔下头上的发钗,任长发披散下来,“他们不行动,那我们就制造机会让他们出手。我就不信,放着我这颗眼中钉,他们能睡好觉!”

    “宫主,您打算怎么做呢?”

    “等,等机会。反正我已经等了这么多年,不介意再多等些时日。”

    等机会么?木出了凤笑天的房间,看着满天星斗,璀璨夺目。隐忍了这么多年,是该做些事情了。

    “殿下,今日穿什么颜色?”第二天一早,凤笑天站在镜子前,任小侍摆弄着自己。“还是红色的么?”

    “去赴宴又不是去相亲。拿那件草绿色,袖口裙摆上绣着蝴蝶的。”长时间的训练,让凤笑天不再柔柔弱弱的,肤色红润,看起来健康了很多。

    “停!停!停!”看着梳妆台前摆满的发钗、头花各种首饰,凤笑天一连喊了三个停。“殿下,今天的宴会应该……”小翠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凤笑天打断了,“是要慎重,但不是要你把这些都堆在我头上,搞得像个暴发户似的。”

    (关于凤笑天第一次亲密接触的投票,枫以15票险胜轩辕炙炎。既然亲们都看好枫,春决定后面小虐一下枫之后让他们在一起。嘿嘿,表拍偶哟!只是很小很小的虐……)

    第三卷 十六、西洋婚礼

    “可是昨天陈公公再三强调了的。”小翠站在凤笑天旁边,看着她把那些珠花塞到抽屉里。

    “母皇不是派人送来了几盆牡丹么,算着花期应该就是这两天,你去看看。如果开了,摘朵白色的过来。”

    凤笑天虽然喜欢珠宝首饰,可是她并不喜欢把这些都顶头上。宴会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头上顶几斤重的饰物脖子会断掉的。没多久,小翠拿着花回来了。

    “把花插这里,固定好。”小翠按照凤笑天的意思把白牡丹斜插在她头上。

    “殿下,这样还是太简单了。”

    “小翠,你认为本殿下的美貌需要这些俗物来衬托么?”凤笑天眯起眼睛。“小翠不敢。”小翠慌忙地低下头。凤笑天挑了几支各色宝石做的发钗让小翠插在头上。

    “好了!大功告成!”凤笑天拍拍手。

    小翠看着眼前的美人,眼里满是惊艳。“怎么了,是不是陶醉在本殿下美丽的容颜下了。”凤笑天勾起小翠的下巴,调侃道。

    这小侍的皮肤真好,细腻柔滑!五官说不上漂亮,但是很清秀,像一朵娇柔的小茉莉。“小翠不敢!”听凤笑天这样说,小翠一惊,立刻跪了下来。

    “好了,跟你开玩笑呢!”看着他慌张的样子,凤笑天心里不忍。“给我上妆吧!”

    看到凤笑天没有生气,小翠站了起来,开始给凤笑天化妆。“小翠,你今年多大?”凤笑天闭着眼睛问他话。“回殿下,小奴今年15岁。”

    “哦,你比我大几个月。你是什么时候进宫的?”“小奴是三年前进宫的,没多久就来了王府。”小翠就是凤君阳上次赏赐的20个小侍中的一个。

    “你母亲是做什么的?”凤笑天睁开眼睛。

    “小奴的母亲是兰及的县令。”凤笑天点点头,原来如此。很多小官员都会把自己的子女送到宫里来,期望他们有一天能得到帝王的爱怜。

    “在王府里还住的习惯么?”“小奴在这里住的很好。”小翠小心翼翼地给凤笑天画着眼妆,她的睫毛真长!

    “殿下,您看这样您满意么?”小翠拿起镜子。凤笑天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满意地点点头。“小翠,你的手艺不错,跟谁学的?”“小奴是跟小奴的爹爹学的。”小翠退到一边。

    “你原来的名字叫什么?”宫女和小侍们进宫后都要放弃自己本来的名字,宫里会给他们新的名字,表示告别过去重新开始。“孟微尘。”小翠在一旁轻声回答道。

    “人生一世,草木一春,来如风雨,去似微尘。好名字。从今儿个起,你还是叫回原来的名字吧!我喜欢你原来的名字。”

    凤笑天拿起一串红珊瑚做的珠子套在腕上,“回去跟何管家说一声,我很喜欢你的手艺,要你在跟前伺候,让他安排一下。”

    “是!孟微尘谢殿下!”小翠赶紧跪下来磕头,双颊激动地微红。要知道入了宫的人被主子赐回原来的名字是莫大的宠爱。

    凤笑天不紧不慢,先去了御书房,到女皇凤君阳那儿报道。

    “儿臣给母皇请安!”

    凤君阳看着凤笑天今天一身清爽的装束,非常满意。“很好!不错!快快起来,到娘身边来。”凤笑天笑吟吟地来到母皇身边,“娘亲可满意,我可是严格遵守您的旨意,好好地打扮了才来的。”

    “今天不错,有点皇女的样子了。”凤君阳笑道。

    “天儿即使不打扮,也是您的金枝玉叶!”凤笑天挨着女皇坐下来,窝到娘亲怀里。“娘亲,那个和渊的三皇子长的什么模样?”

    “很漂亮,是个美人。莫非天儿想娶他?”

    “不!不!天儿不是这个意思,我还小,还不到15岁呢!”一听凤君阳的意思要把这个三皇子塞给她,凤笑天连忙摆手不干。

    “给四姐姐好了!四姐姐正好缺一个正牌王妃!”

    “你也不小了!你其他姐姐在你这个年纪都有好几房侍妾了。”凤君阳宠溺地看着小女儿,“你这么多年身边只有一个枫,而且据娘亲所知,你们虽然睡在一起,但是并没有真正地同房吧!”

    凤笑天的脸刷得红了,娘亲什么时候对这些八卦感兴趣了?“娘亲,天儿还小,那个早了点儿,早了点儿,不着急!”

    不知道这个母皇娘亲下一刻会再说出些什么,凤笑天站了起来,“天儿好久没来皇宫了,我先去看看美人爹爹。”看到急着跑掉的凤笑天,凤君阳摇摇头,笑了。

    “美人爹爹,您一定要帮天儿啊!”青鸾宫里,凤笑天腻着莲姬,“娘亲要把那个三皇子塞给我,我都不知道他长什么样。万一是个歪瓜裂枣那怎么办?我不亏大了!”

    莲姬戳了下凤笑天的头,“听你娘亲说那个三皇子是和渊女皇最受宠爱的皇子,他的父妃曾经是和渊有名的美人,他也是个美人。哪里是你说的什么歪瓜裂枣。”

    “反正我不管!”凤笑天耍起无赖,“我才不要娶什么三皇子四皇子的!爹爹你一定要帮天儿!天儿还小,还没玩够!不想被人拴着。”

    “这不是我说了算的。和渊提出让三皇子自己选妻主,所以选择权在他的手里。”莲姬疼爱的把凤笑天抱在怀里,“你都这么大了,是要收收心了。”

    凤笑天没说话,心里盘算着怎么从被选名单中抽身出来。

    “夭儿,祖母说的话你可都记住了?”和渊安国公,桃明渊宠妃的母亲夏彤打量着一身红衣的孙子,桃之夭夭。

    “祖母,夭儿记下了。”桃之夭夭低垂着头。

    “夭儿,凤朝的五皇女祖母见过,容貌如花,性情似水,而且她深得凤君阳的宠爱,说不定以后就是太女。如果她当上太女,成了女皇,你即使不是皇后也是四妃之一。和渊能否保住就看你了!”夏彤叹了口气。

    “祖母知道你受了委屈,可是祖母和你父妃又何尝舍得你远嫁。如果我和渊国力强盛,又怎会……”老妇人声音哽咽着。

    “祖母,夭儿知道怎么做。”桃之夭夭抬起头,眼里写着坚定,“夭儿不会让母皇和父妃失望的!”

    凤笑天,这个名字自己很早以前就在和渊听说过,那些诗词、那些曲子,还有各种街头传闻。桃之夭夭看着远方的楼台,凤笑天,你是我的良人么?

    (紧急通知:春最近很忙,所以更文时间有所调整。上午11点会更一章,下午五点会更一章。请亲们调整看文时间,最好都晚上看!春依旧每天两更,周末三更。谢谢!)

    第三卷 十七、七煞阁

    “和渊三皇子到!”

    凤笑天抬起头,看见一个红衣少年走进大殿。明亮的红衣上绣着桃花朵朵,黑色的头发被一根火红的发簪高高束着。“桃之夭夭叩见凤朝陛下!”礼仪很到位,声音像山涧清泉。

    “快快请起!”凤君阳开口,“以后就是一家人了,不必多礼。”

    “谢陛下!”

    凤笑天仔细打量着和渊三皇子,白净的肤色,浅浅的眉,眼睛清澈明亮,嘴唇小巧,右耳垂上一颗肉红色的小痣,像一朵桃花镶嵌在白玉上。单凭容貌来说,是个难得的美人,最可贵的是举手投足间的气质,不是一朝一夕养成的。不过这些都跟自己没关系,凤笑天喝了口酒。

    “和渊安国公到!”

    “叩见陛下!”夏彤作为使团的代表,也来了。

    “平身!”

    安国公?凤笑天皱起眉,这个老太太怎么这么眼熟啊?凤笑天没想到的是,她在看夏彤的时候夏彤也在看她。

    “五殿下!”夏彤笑眯眯地上前跟凤笑天打招呼。仔细一看,凤笑天立刻想起来了,她就是自己王府招聘第一天时来的那个老太太,还说要把孙子嫁给自己。

    “安国公好!”凤笑天掩饰住自己的惊讶,礼貌地回礼。

    “安国公认识小女?”凤君阳看到两个人的表情很好奇。“呵呵,五殿下的大名夏彤早在和渊就听说过了,这次来朝阳,一路上更是听说了很多关于五殿下的光辉事迹。小殿下才貌双全,是很多男子心仪的对象啊!”

    “过奖过奖!”凤笑天别扭地笑了笑。凤君阳看出小女儿表情不对劲,心里一乐,看来屠龙叔叔说对了,今天的这门亲事有戏。

    桃之夭夭坐在凤笑天斜对面,他偷偷地观察着凤笑天。原来那个绿装美人就是凤朝国的五皇女啊!粉嫩的皮肤,娇媚的眼,绝色佳人!看到她在看自己,桃之夭夭脸一红,赶紧低下头。

    “女皇陛下,这是我国陛下送上的礼物。”

    凤笑天原本以为会见到什么稀奇的玩意儿,结果不过是些人参、珠宝之类的。没意思!丢了块儿糕点在嘴里,她继续低头喝着酒。这个该死的宴会怎么还不结束!自己屁股都坐僵硬了。凤笑天扭了扭腰。

    扑哧!看到凤笑天一会儿皱眉一会儿噘嘴,甚至当着这么多人扭腰,桃之夭夭笑了。这个五皇女果然和传闻中一样,不喜欢繁复礼仪,不拘小节。

    凤笑天看到桃之夭夭笑自己,冲他做了个滑稽的鬼脸。桃之夭夭脸发烫,捂着嘴咳嗽了一声,掩饰住了笑意。场上这两个人的表现落在其他人眼里就成眉目传情和打情骂俏了。

    “小五,你不错啊!刚来就把人家勾到手了!”凤子萧捅了捅凤笑天。“我才没呢!三姐,你别乱点鸳鸯谱啊!”凤笑天连忙解释,自己摆脱这个麻烦还来不及呢!

    “陛下,这第三样礼物是一把乐器。”夏彤打开一个不规则长盒子,“这是我国陛下无意间得到的,我和渊国无人认识它是什么,也不知道该如何弹奏。”

    吉他!凤笑天一看到那把乐器眼睛就直了,居然是一把吉他!而且还是黑色的!看到凤笑天的表情夏彤很高兴,“五殿下认识?”凤君阳也用询问的眼神看着小女儿,“它叫吉他,我以前见到一位老艺人演奏过。”凤笑天编了个谎解释。

    “殿下既然知道名字,应该也会演奏吧!”凤笑天刚说完夏彤后面的话就跟了出来。

    “天儿,你会么?”凤笑天点点头。不是为别的,只是因为在这里看到了自己以前世界的东西,那种心情是无法言语的。

    “早就听说凤朝国五殿下唱歌、作曲都是一流,不知道今天我们是否有这个耳福呢?”夏彤的语气虽然是询问,但是在凤笑天看来今天是非唱不可了。

    “献丑了!”凤笑天站起来走到中间,拿起吉他,调了下音色。她好久没摸过吉他了,以前在大学里学过,后来弹的不错,还在校园晚会上表演过。凤笑天想了想,就弹《追梦人》吧!这首歌自己最拿手。

    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让它牵引你的梦

    不知不觉这城市的历史已记取了你的笑容

    红红心中蓝蓝的天是个生命的开始

    春雨不眠隔夜的你曾空独眠的日子

    让青春娇艳的花朵绽开了深藏的红颜

    飞去飞来的满天的飞絮是幻想你的笑脸

    秋来春去红尘中谁在宿命里安排

    冰雪不语寒夜的你那难隐藏的光采

    看我看一眼吧莫让红颜守空枕

    青春无悔不死永远的爱人

    让流浪的足迹在荒漠里写下永久的回忆

    飘去飘来的笔迹是深藏的激|情你的心语

    前尘红世轮回中谁在声音里徘徊

    痴情笑我凡俗的人世终难解的关怀

    从凤笑天站起身接过吉他,桃之夭夭的眼睛就没离开过她。现在,他和所有人一样沉醉在凤笑天的歌声中,原来那个乐器叫吉他,原来它能够奏出这么动人的曲调。桃之夭夭的目光自始至终都停留在凤笑天身上,你是林中的睛灵么?看着那个绿色的身影,桃之夭夭的心沦陷了。

    “‘让青春娇艳的花朵绽开了深藏的红颜’,天儿是见到三皇子之后有感而发么?这首歌叫什么名字?”凤君阳看到桃之夭夭的表情,知道他的心落到了自己小女儿身上。其实凤君阳对桃之夭夭也很满意,他和天儿很般配。

    “这首歌叫《追梦人》。”凤笑天知道母皇娘亲打的是什么主意,所以避开第一个问题,直接回答第二个。

    凤笑天回了座位,她并没有去看桃之夭夭,只是丢了块儿糕点在嘴里,低头喝了口酒。追梦人……桃之夭夭心里默念着,你是我的梦么?我可以追随你么?

    看着侧身跟凤子萧嬉笑的凤笑天,桃之夭夭明白她对自己没有任何的想法,他低下头,咬着嘴唇,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儿。

    “陛下!”夏彤走上前,“不知道陛下是否还记得联姻之初陛下答应我国,三皇子的妻主由他自己选择。”

    “朕许的诺当然记得。夭儿,你马上就是朕的女婿了,朕就这样叫你。你看中朕的哪个皇女了?说出来朕给你做主。”

    桃之夭夭没有说话,只是盯着那个依旧低头喝酒的凤笑天。察觉到周围很安静,凤笑天知道不能再置身事外了,她一脸无辜地抬起头,看着所有人。

    “都看着我干嘛?”凤笑天嘿嘿一笑装着糊涂。

    “天儿,夭儿选择你做妻主,你可愿意娶他?”凤君阳看着小女儿,她那点花花肠子自己都看在眼里。头大!凤笑天觉得自己很倒霉,早知道就装作不认识那是吉他了,现在搬着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555为什么投票里大家都希望看到春被虐……555伤心啊……)

    第三卷 十九、审讯(一)

    好久,凤笑天都没有吭声,只是默默地喝酒,场面有些尴尬。

    “陛下,五殿下不愿意娶夭儿,是夭儿没这个福气。”看到凤笑天脸上不断变化的表情,桃之夭夭的心很痛。你就那么讨厌我么?情愿喝闷酒也不愿意看我么!

    凤笑天没有想到桃之夭夭会帮自己解围。抬头,看到他受伤的表情和绝望的眼睛,凤笑天有些nei疚。

    四哥哥在蓝夜国的皇宫里也是这般无助么?凤笑天忽然觉得自己罪大恶极,不可原谅。其实桃之夭夭来这里也是因为自己,要不是自己出的那个鬼主意,他现在还是和渊最受宠爱的三皇子,也许会嫁给一个和渊的贵族,过自己平凡而又幸福的一生……

    凤笑天叹了口气站了起来,“儿臣愿意娶他。”

    说完,凤笑天走到桃之夭夭面前,拉起他的手,牵着他来到女皇面前跪下,“儿臣谢母皇成全!”凤笑天磕了三个头。虽然很害羞,可是桃之夭夭好喜欢她这样拉着自己,看到她磕头,他也跟着磕头谢恩。

    “好!好!”凤君阳很高兴。果然和屠龙叔叔说的一样,天儿心软,看到和渊皇子会nei疚,最后会娶他。

    “安国公可满意?”

    “满意,满意!”夏彤觉得自己眼角有些湿润。

    不理会其他人,凤笑天退下手腕上的红珊瑚给桃之夭夭戴上,“见面礼!”看到他疑惑的眼神,凤笑天跟他解释道。“等我来娶你!”凤笑天拍拍桃之夭夭的手。一时间桃之夭夭觉得自己好幸福,好像做梦一样,眼泪流了下来。

    “怎么哭了?”凤笑天轻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17部分阅读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17部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