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16部分阅读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_np文 作者:春棠大人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16部分阅读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_np文 作者:春棠大人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16部分阅读

    了不暴露自己,不能生火,所以什么东西都是生吃。开始的时候有的人吃了一口马上就吐了出来,可是更多的人接受了吃生食,撕扯着血淋淋的兔子腿塞到嘴里,逼自己咽下去。

    受伤了没有药物治疗,只能通过前面学到的知识在野外寻找可以疗伤的草药自己包扎。七天的野外生活让每个人都明白了集体的重要性,明白了团体合作的重要意义。

    七天结束后,42个人出现在来时的地方,所有人身上都脏兮兮的,这样那样的伤都有。可是每个人的表情却都一样,那是经历了炼狱的人才会有的。

    凤笑天看着他们终于发生了质的变化,非常高兴。眼前的这些人已经是睛英中的睛英,睛华中的睛华了。

    “恭喜你们顺利通过!从今以后你们要学的只有一条,如何保命,怎么样活下来。”凤笑天的笑容如雨后的海棠花,娇艳美丽。

    回到王府,所有人洗得干干净净,美美地吃了一顿,倒在床上就呼呼大睡,这是他们三个多月来休息最好的一次。

    “木,确定了么?”凤笑天房里亮着灯光。

    “是。”木恭敬地递上地图。

    “好,很好。”凤笑天接过木手中的地图,看着画着红圈的地方,“清风寨。就选这里作为孩子们的猎物吧!”

    “宫主,他们只有41个人,而且还是少年,清风寨里面大小盗贼却有一千多。”木有些担忧。

    “呵呵,这样才具有挑战性,不是么?”更重要的是,只有见血,他们才能真的成长起来。而且这里是不错的“革命根据地”。

    “对了,让你安插在他们之中的人有没有发觉到什么异样?”

    “没有,他们都很优秀,而且全部都是凤朝国的人。”

    “山庄里的那些少年也都是凤朝人么?”

    “是的。全部都是上一次战争遗留下来的孤儿。”

    “蓝夜那边的蜜蜂打听到什么消息没?”

    “属下查到当年四皇子的画像是一个蒙面人交给他们的。至于那个人什么样子,没人见过。”

    “男人还是女人,身高、声音、还有他们谈话的nei容总该知道吧?”

    “都在这里,请宫主过目。”

    “要你找的人训练好没?”粗略地翻了翻木递过来的资料,凤笑天“哼”了一声。

    “还要等一个月。”

    “好,你下去吧。”

    “属下告退。”

    蝶姬,果然是你。既然你找死,本殿下会成全你的。凤笑天点燃了手里的那沓纸,青烟袅袅。

    “你们这次的任务是这里。”凤笑天指着桌子上的地图,“清风寨,在朝阳西边的蓝山城东八十公里处,里面一共有一千二百四十三个盗贼。这是我唯一能提供给你们的信息,其他的你们自己去搜集,要把前面学的运用进来。三天之nei,我要你们破了清风寨。”

    三天后,存在了将近十年的清风寨被一支神秘的队伍攻下,所有盗贼全部被杀,无一幸免。

    据那天路过的商队说,是天降神兵灭了清风寨为民除害,还有人说那些人刀枪不入。只有当事人知道,这次行动只有41人参与。

    凤笑天到了清风寨的时候,里面已经被打扫干净了,空气里弥漫着浓烈的血腥气。

    “修斯,这里以后就是你们的大本营。按照王府里训练场的样子在这儿建个更大的训练场。以后你们就是我的‘修罗营’,你是营长,全权负责。以前的十个队长依旧负责自己的那一百个人,选拔进来的前三名都提升为组长,33人为一组。”

    凤笑天看着眼前这些人嘿嘿一笑,“当初你们吃了多少苦,就在下面的训练里,让他们吃更多的苦。尽你们可能的去草练他们,别跟他们讲客气!”

    一想到以后可以训练别人,这些少年都一脸兴奋。“记住,今天多流汗,以后少流血。不要心软,除非你想在战场上看到同伴们的尸体!”

    (555,刚才不小心把今天要发的文删了,555,伤心死了,555,现在赶着码,稍晚发上来!伤心啊……)

    第三卷 九、今朝有酒今朝醉

    一切都恢复了正常。王府里的训练场已经不复存在,凤笑天命人把它还原成了原来样子,这让何韵书再次肯定那是小殿下一时兴起的一次玩闹。

    凤笑天常常把新想到的训练方法丢给修斯,让他去训练那帮小亲兵门。整个清风寨在凤笑天的指导下建得像军寨,有哨楼、有巡逻、有暗岗。若有人现在再去那里看,没有人会相信它曾经是盗贼的山寨。

    凤笑天在一千个亲兵中专门抽出了一个小队作为“斥候”来训练,战场上斥候就是军队的眼睛和耳朵,是必不可少的。吴明就是斥候小队的队长。

    除了训练,凤笑天的亲兵们还参加了各种各样的实践活动,京城乃至周边地区的所有大大小小的盗贼都是他们的猎物。只有染过血的战士,才是真正的军人。

    凤笑天自己每天依旧重复着拔刀、挥刀的动作,只是现在是骑在马上做这些。长时间的训练让凤笑天结实了很多,人也多了一些英气,手掌上也磨出了茧子。进宫探视德妃的时候,莲姬看到凤笑天手上厚厚的茧子心疼得只掉豆豆,凤君阳倒是很高兴,觉得凤笑天长大懂事了,作为凤朝国的皇女本来就应该文武双全。

    “宫主,人带到了。”木领着人来到凤笑天面前。

    “属下参见宫主。”来人单膝跪在地上。

    凤笑天走到来者身边,抬手抚上他的脸左右细看,“不错,确实很像。猛一看我还真以为四哥哥回来了呢!”坐回椅子上,凤笑天紧盯着眼前人,“狼牙,你就叫这个名字。这也符合你这次的任务。”

    “狼牙谢宫主赐名。”少年抬起头,一张和凤烟鸿一模一样的脸。

    “狼牙,木应该告诉你这次任务有多难了。你可以拒绝,毕竟我没有权利决定你的未来。”

    “为宫主效劳是属下的荣幸,属下一定不辜负宫主的期望。”少年幽暗的眸子没有任何情绪。

    “谢谢你!”凤笑天开口道谢,“你起来吧!”少年站起身来。

    “记住,一定不能让鸿主子怀上孩子,你同样不能。”凤笑天长长的睫毛下波涛汹涌。“是。只是属下不明白为什么不让鸿主子怀孕?”狼牙忍不住好奇。

    “他如果有了夜微蓝的孩子,就不会离开那里了,而且我也不忍心向自己的侄子拔刀。男人,有了孩子心里就有了牵挂,即使心中有恨,最后也恨不起来了。”凤笑天笑得灿烂,“是不是觉得我残忍?剥夺了四哥哥做父亲的权利?”

    “狼牙不敢。”狼牙低下头。

    “狼牙,你不懂。”凤笑天再次抚上那张和凤烟鸿一样的脸,“我要接他回来,给他新的生活,所以他不能有敌国的孩子。你也一样,我也会带你回来,所以你同样不可以生敌国的孩子。不然最后伤心的是你们!”

    狼牙点点头,似乎有些明白凤笑天的意思了。“四哥哥拜托你了!”凤笑天双腿一曲,跪在狼牙面前。

    “这是我代凤朝国谢你的!”红衣女子重重一头磕在地上。“宫主!”狼牙有些手足无措,想伸手拉住凤笑天,却被木拦住。

    凤笑天再磕一头,“这是我代皇室谢你的!”又磕一头,“这是我代四哥哥谢谢你的!”最后一个,“这是我自己谢谢你的!”起身,凤笑天已是满面泪痕。

    “宫主!狼牙一定不辱使命,保护鸿主子,将完整的鸿主子还到宫主手里。”狼牙眼里隐隐有泪。

    “蓝夜的蜜蜂全部听你支配,你,也要完整的回来。”

    “是!”狼牙恭敬地叩首磕头。

    时间过得很快,晃悠着凤笑天过了13岁,到了14岁,而和渊的三皇子桃之夭夭浩浩荡荡的联姻队伍也经历了半年的跋涉,快要到朝阳城了。

    “师傅,您今天叫我来有什么事情啊?”凤笑天懒洋洋地占据着屠龙的摇椅,“嘿嘿,没事儿!师傅这里有今年的新茶,知道你喜欢喝,所以就把你叫来了。”屠龙笑得很心虚。

    凤笑天不理他,转身和苍茫聊天,“师兄,听说和渊的人马上要来了?”苍茫点点头,“估计18号到。”

    “他们也厉害,三个月的路愣是走了半年多。那个桃之夭夭也不嫌坐马车颠儿得慌。”凤笑天不客气地品了口茶。

    “师傅,您这茶真不错,回头拿一包给我啊!”总共只有一包,一想到有事要求凤笑天,屠龙只好狠心地点点头。

    “师傅,您有事就直接说。”看到屠龙的样子,凤笑天调笑着,“您跟我客气什么呀!”

    “没事,没事。主要是陛下拿不定让谁来娶和渊三皇子……”屠龙觉得自己很没出息,偏偏拿这个挂名的徒弟没任何办法。“奇怪,前年和渊使团来的时候娘亲就为这个头疼,怎么到现在还没决定好啊?”

    “人家和渊唯一的要求就是让三皇子自己选。”屠龙擦了擦额头上根本就不存在的汗。

    “哦,谁娶不都一样?反正不能是我和我三姐。”凤笑天低头看着茶杯里的茶叶。

    “为什么?”屠龙很好奇。

    “我么,还没玩够呢。我三姐呢,她以后是太女,将来是女皇。凤朝国怎么可以让异国的男子当我们国家的皇后呢!”凤笑天漫不经心地说着。

    听了她的话,屠龙和苍茫都一愣。“天儿为什么那么肯定三殿下会是太女?”苍茫开了口。

    “我个人是这么希望的。如果是我三姐当太女,那凤朝的生死存亡我不能不管,如果是别人么……”凤笑天笑了笑,弹了弹落在身上的点心末,“那就不干我的事了。”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别人当太女,我凤笑天就甩手不干。

    至于凤笑天说的话,屠龙和苍茫没有丝毫马虎,因为两个人都知道凤笑天的本事。如果她肯全心全意维护凤朝,那凤朝国的前途不仅仅是“光明”二字可以形容,而是万丈光明!

    “就算三殿下当太女,娶和渊三皇子也并不冲突啊?”屠龙在一边问着。

    凤笑天看着这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叹了口气,“师傅,你知道不知道什么叫血统纯正啊?”两个人摇头不明白。凤笑天花了很长时间跟他们讲了个故事。

    (边听京剧《沙家滨》边赶今天的稿子,厉害吧!还有一章,下午传,春饿死了,要去吃饭!下午见!)

    第三卷 十、你是穿越来的么?

    从前有个古老的蒙古族,建立了强悍的元朝。元朝灭亡后,蒙古族其中的一支博尔济吉特氏,为了恢复祖先的荣耀,和后来强大的爱新觉罗氏通婚。把最美丽最聪慧的女子都嫁到爱新觉罗氏,并努力促成博尔济吉特女子生的孩子继承王位。这样通过几代人的换血工程,最后爱新觉罗氏的血脉其实都成了博尔济吉特的血脉。

    这个就叫“换血工程”。屠龙和苍茫听完故事点点头,凤笑天说的很对,这确实是最温和的改朝换代的做法。

    看到他们都明白了,凤笑天继续说道:“凤朝国迟早是要灭了和渊的。如果和渊的皇子当了未来的皇后,那皇后会允许自己的祖国被灭么?”

    “天儿,你想灭和渊国?”听了凤笑天的话屠龙和苍茫大吃一惊。

    “师傅,师兄,你们俩没必要这么大惊小怪的吧!和渊不是我想灭就能灭掉的。而且不是我要灭和渊,是凤朝国要灭和渊国。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这个道理你们不会不明白吧!”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屠龙细细品味着凤笑天的这句话,苍茫也若有所思。

    凤笑天边喝茶边吃着点心,屋里很安静。许久,屠龙才开口“天儿难道没有当女皇的想法吗?”

    “哈哈!”凤笑天笑了起来,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事情。

    “当女皇有什么好的。那么多事情要做,一点儿自由都没有,还有这样那样的条条框框要遵守。正所谓高处不胜寒!您徒弟我自由散漫惯了,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还是让别人来做好了。”

    说完,凤笑天站了起来,“师傅,没别的事儿我今儿个就先走了,昨天约了人,说好今天去芙蓉楼的。”

    芙蓉楼!屠龙一口茶喷了出来,那是京城里最有名的青楼。

    “师傅,您别大惊小怪的。徒儿我已经14岁了,正是美好的青春年华。行乐须及春!倒是您,什么时候给我找个师娘啊?我可是很希望有个小师妹或者小师弟的哟!”

    一听扯到自己身上,屠龙呛着了,咳得满脸通红。

    “您别激动!”凤笑天走上前给屠龙拍背顺气,“怎么我刚说到师娘您就兴奋成这样啊?是不是有目标了?”

    屠龙咳嗽得更厉害了,“你,你……”屠龙哆嗦地指着凤笑天。

    “您是不是觉得我是您肚子里的蛔虫啊?您想什么我都知道?嘿嘿,过奖过奖了!”凤笑天拱拱手,“徒儿先走了。”

    知道老头子快发飙了,凤笑天立刻闪了人。

    屠龙停止了咳嗽,看着远去的凤笑天叹了口气。一回头,屠龙看到徒弟苍茫低着头,表情黯然。这孩子对她上心了,这是屠龙早就知道的。

    唉!年轻人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去办吧!屠龙摇摇头,起身去了皇宫。

    “陛下即位多年没有立太女,外面已经有了些议论,望陛下早日确立下太女殿下的人选。”

    屠龙站在凤君阳面前,这两年京城里一直有一些谣言,说凤君阳之所以没有立太女,是为了等凤笑天长大,陛下心仪的是五皇女。

    “屠龙叔叔,这些谣言我也听说过。其实我心里确实非常中意天儿,只是那孩子的心思完全没有放到朝政上。”凤君阳也听说了一些传闻,提起自己的小女儿,凤君阳是又骄傲又无奈。

    “陛下,五殿下的确是继承皇位的最佳人选。”屠龙也不再隐瞒,把四年前凤笑天的提议说了出来。

    “你是说,那五条是天儿想到的?”凤君阳非常惊讶。

    “是的。那时候小殿下才10岁,就能想的这么深远的计策。我凤朝国有五殿下实在是国之大幸!百姓之福!”屠龙对这位殿下也非常满意。

    “只是五殿下好像并不想当太女。”屠龙把下午凤笑天在国师府说的那些话告诉了凤君阳。

    “高处不胜寒!天儿概括的如此睛辟,看得这样透彻。”凤君阳感叹着。屠龙又把凤笑天的“换血工程”和“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讲给了女皇。凤君阳的心再次被这些惊喜给惊吓住了。

    “屠龙叔叔,这些果真都是天儿所说?”

    “千真万确!而且据我所知,前年清风寨被灭,也是小殿下的杰作。殿下仅仅用41个亲兵就杀了清风寨全寨上下一千多口人。而这些亲兵在一年以前还是些毫无还击能力的孩童。”屠龙带来的一个又一个的震惊撞击的凤君阳的心。

    “聪慧、有胆识、霸气、不骄不躁、心狠手辣但是又念及亲情、胸怀大义。五殿下是女皇的最佳人选。”屠龙继续着。

    凤君阳一天中承受了太多凤笑天带给她的刺激,原来自己一直都没看懂小女儿。“哈哈!天儿居然有这样的作为,让她当太女最适合不过!”凤君阳很高兴。

    “陛下”,屠龙停顿了一下,“小殿下没有当太女的心思,而且臣也觉得小殿下目前不适合当太女。”

    一听这话,凤君阳皱了皱眉,“屠龙叔叔,你的话前后很矛盾。你刚才说天儿是女皇最佳人选,怎么现在又说她不适合当太女呢?”

    屠龙慢慢跟凤君阳解释,“第一,小殿下眼前并没有这样的心思,如果硬塞给她太女的头衔,以小殿下的性子,没准儿会偷偷跑掉;第二,殿下现在还是年纪太小了,前面几位殿下都已经成年多年,在朝中也有自己的势力。如果贸然立小殿下为太女,其他殿下未必会心服,朝臣未必会心服,到时候会有不必要的麻烦。而且如果其他国家知道小殿下的事情,难保会做出些什么来。所以,臣说的是小殿下目前当太女不合适,不能过早把她推到风朝浪尖上。”

    屠龙这样说凤君阳立刻明白了。

    “可是立太女是当务之急,迫在眉睫啊!”凤君阳已经44岁了,的确应该立太女了。“陛下,不如这样。”屠龙压低了嗓门,跟凤君阳悄悄说着,凤君阳边听边点头。

    赶着去芙蓉楼的凤笑天并不知道自己被这个师傅给卖了。

    (有亲迫不及待地想看到凤笑天灭蓝夜屠城,嘿嘿,春也想快点儿,可是总得符合实情吧!攘外必先安nei。凤朝国的坏蛋还没除掉呢!所以,耐心等待,春一定让大家看得满意!)

    第三卷 十一、大开眼界

    “有人知道这些是什么吗?”璇玑公子环顾四周,除了还在发呆的凤笑天,所有人都摇摇头。

    “殿下,你呢?”“芊芊!”

    看到枫关切的目光,凤笑天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深吸了口气,凤笑天拿起旱冰鞋,套到脚上系好鞋带。

    “这是旱冰鞋。”没有多说,凤笑天在大厅里滑动起来。衣裙飘飘,随风起舞,宛如风中的火蝶。众人还在回味的时候,凤笑天已经停了下来。

    脱下鞋,凤笑天推起自行车,抱起滑板来到大厅外空旷的院子里。“这是滑板。”

    凤笑天站到滑板上,熟悉了一下之后,她右脚撑滑地面,左脚放在板尾翘起处,施加压力后右脚微微抬起,等板子斜翘起的时候,轻微旋转着腰,在平整的空地上转着弯,最后跳起后在空中转体180度再落到滑板上。

    没理会众人的惊讶,凤笑天走到自行车前。“这是自行车,是交通工具。”在接受一个又一个惊吓之后,没人说话,只是看着凤笑天骑上了那两个大轮子的东西,蹬了一下,飞快地在院子里跑了起来。

    “妙啊!妙啊!老衲今天开了眼界。”智辉法师抚着自己的白胡子。

    “小丫头,你快来跟大叔说说这是什么!是不是绝门武器!”舟扬只对那个黑黑的大家伙有兴趣。

    “呵呵,大叔,这是乐器,钢琴。不是武器,只是一个字,差了十万八千里了。”凤笑天笑着看着心急的大胡子舟扬。

    “乐器?”

    “等等!”凤笑天刚想坐下来演奏,为众人示范,被璇玑公子叫住了。“既然殿下知道这是钢琴,就知道演奏的讲究。清莲,带殿下去换衣服。”

    弹琴还要换衣服?其他人都很惊讶。凤笑天看了自己一身装扮,笑了一下。确实,穿着罗裙弹钢琴果然很不伦不类。既然璇玑公子这里有钢琴,自然会有合适的礼服。凤笑天跟着木清莲身后走了出去。

    “璇玑公子,这旱冰鞋还有什么自行车,都是你发明的么?”一句话没说的屠龙终于开口了。

    “不是,这样的奇思妙想璇玑自叹不如。不瞒各位,这些都是玄机山庄第一任庄主夫人设计的。璇玑只是知道名字,如果不是笑天殿下亲自演示,璇玑也不知道这些怎么用。”璇玑的话半真半假,这些怎么用他自然知道,只是眼前的这些人不知道。

    “屠龙老哥,你那徒弟真是个宝贝!这样的东西都知道!你真是有福气啊!”舟扬一脸羡慕地看着屠龙。

    福气福气,那是有福也有气的。屠龙苦笑了下。不过他更好奇的是凤笑天为什么知道这些,而且知道怎么用。还有她刚才对璇玑说的什么穿越,还有中国,自己怎么出来都没有听说过。看来凤笑天身上也有很多秘密啊!

    “殿下,所有的衣服都在这里,殿下想穿哪件?”

    木清莲领着凤笑天进了一个房间,走到里屋,打开大柜子,满柜子全是礼服。金的、红的、蓝的、紫的、黑的……抹胸的、吊带的、露背的、拖尾的、鱼尾的……

    “殿下,殿下。”看到凤笑天含泪愣在那儿好久,木清莲轻轻叫着她。“对不起,这些礼服太漂亮了。”凤笑天擦擦眼泪。“就穿这件吧!”

    凤笑天挑的是一条黑色抹胸晚礼服。胸下一根两指宽的金色绸带将礼服分成上下两部分,下部是纯粹的黑,上部分用金色的丝线绣着盛开的莲花。

    “殿下,选哪双鞋呢?”“还有鞋?”当凤笑天看到满满一柜子高跟鞋的时候呆住了。第一位庄主夫人到底是学什么的?服装设计?

    凤笑天摇摇头,不去想那么多,挑了双金色的细腿高跟凉鞋,将长长的金色鞋带绑到自己的小腿上。木清莲好奇地看着凤笑天做这些事情,原来这鞋是这样穿的啊!可是这么高的跟这么怪异的鞋,穿着能走路么?

    凤笑天不知道木清莲在想什么,她背对着木清莲脱下衣服,穿上礼服。“清莲,帮我把后面的拉链拉上。”木清莲小心翼翼地帮她拉上拉链。这个东西叫拉链啊!怎么这位殿下什么都知道啊!木清莲看着一身黑裙的凤笑天,真美!自己是个女人都移不开眼,如果这位殿下是公子找的人,那她和公子也确实很般配。

    凤笑天散开发辫,将头发绾在脑后,“清莲,可以麻烦你摘一朵睡莲给我,好吗?要黄|色的。”“是。”不一会儿,木清莲就拿着一只正开着的睡莲回来了。凤笑天接过睡莲,插在右耳后。

    “好了,我们走吧!”看看镜子里的自己,凤笑天满意地点点头。

    凤朝国,青鸾宫。

    “念念,那个坏家伙已经走了25天了,她怎么还不回来啊!”

    青鸾宫里一个红衣少年站在荷塘边,身旁蹲着一只毛茸茸肉乎乎的小狗,“念念,你说她会想我吗?”红衣少年继续自言自语。一人一狗一荷塘,一幅画。

    “夭夭,又再想天儿吗?”莲姬走到桃之夭夭身旁。“美人爹爹!人家才没想她呢!那个坏蛋走了这么久,连封信也不写一封。”桃之夭夭跺跺脚,脸上一片粉红。

    “既然你没想我们家天儿,那她托人稍来的礼物我也没必要给你了。”莲姬转身要走,“天儿这孩子,记得别人,别人可不记得她哟!”一听说凤笑天捎来礼物,桃之夭夭赶紧拽着莲姬的衣袖,“爹爹,您也笑话夭夭么!明明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刚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莲姬笑吟吟地看着自己的准女婿。“我……”看到莲姬脸上的笑意,桃之夭夭知道他在逗自己,“爹爹,你也帮那个坏蛋欺负夭夭!”

    “好了好了,给你,这是何管家送进宫里来的,天儿写给你的信还有礼物。”莲姬把手里的信和一个大盒子递给桃之夭夭,“那个坏蛋可是惦记着你呢!”

    桃之夭夭不理会调笑自己的德妃,抱着小狗就跑到自己的房里。

    (一天,更六章。偶跟同学说,偶现在是疯狂的春子!哈哈!)

    第三卷 十二、少女的祈祷

    凤笑天骑着早春红玉,身后跟着枫和轩辕炙炎,三人策马来到了闻名京城的芙蓉楼。自从枫知道轩辕炙炎是真心为凤笑天之后好,慢慢接受了他,不再像以前那样针对他了。

    “三姐姐!”刚下马,凤笑天就见到了约的人——凤子萧。“五妹!”凤子萧很高兴,难得有时间出来,而且难得凤笑天主动请客。

    “三姐,你什么时候到的啊?”把缰绳丢给芙蓉楼的小厮,凤笑天和凤子萧上了楼,枫跟轩辕炙炎紧跟在她后面。“我也是刚来。”

    芙蓉楼的胡嬷嬷可是认识这两位殿下的,刚听人说她们来了,赶紧撇下别人迎了上来。

    “哎哟!我说今天早上起来怎么看见喜鹊在枝头叫呢!原来是有贵客要来啊!三小姐、五小姐,您二位今天来的正是时候,我们这儿新来了个花魁,还是个清倌儿,今天正好十五,是他登台表演的日子。”

    胡嬷嬷把凤笑天她们领到二楼雅间,正对着舞台,可以看清楚大厅的全貌。凤笑天满意地冲胡嬷嬷点点头。

    关于芙蓉楼的新花魁慕容水清,凤笑天有所耳闻,人们都夸他才艺双全,歌声像黄鹂鸟一样,不过性子怪异,每次只是初一、十五才登台表演,而且始终戴着面纱。

    “胡嬷嬷,听说慕容水清每次表演都蒙着面纱,至今没人能窥得美人容颜?”凤笑天磕着瓜子问道。“慕容公子曾经发誓,容貌只给知己看。”

    “知己?”

    在青楼听到这个词让凤笑天觉得非常好笑,青楼是什么地方?那是男人们卖弄风情,女人们撒钱寻欢,双方都纵情享乐的地方。只是也有很多人会打着找知己的幌子在这儿做别的勾当,这是凤笑天所不齿的。

    “那不知道什么样的人才有幸做慕容公子的知己呢?”凤子萧很好奇。“能够在才艺上胜过他,得到他承认就可以。”胡嬷嬷热心地解释着。

    “知道了,你下去吧!”凤笑天挥了挥手,对这样故弄玄虚的人凤笑天一向没多大的兴趣。

    “三姐,你该不是对这个慕容水清有兴趣吧?”凤笑天看着凤子萧。

    “五妹,这你就不知道。慕容水清当初因一曲《凤求凰》成名,而且他诗、词、歌、赋样样睛通。很多王公贵族都想得到他的青睐,更多人为了听他一曲不惜投掷万金。”凤子萧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了凤笑天。

    哇靠!万金!凤笑天一想到钱眼睛就亮晶晶起来。

    “五妹,五妹!”察觉到凤笑天走了神,凤子萧推了推她。“三姐,你说开妓院是不是很赚钱啊?”凤笑天的思维实在是跳跃的太快了,“要不我开个妓院好了!”

    “不行!”三个声音异口同声地反对,分别来自凤子萧、枫和轩辕炙炎。“可是开起来好像真的很赚钱啊!”风笑天撇撇嘴。

    “不行!”三个人商量好似的。“小东西,你很缺钱么?”轩辕炙炎看着凤笑天。“不缺钱啊,可是我很喜欢钱。对于我而言钱这个玩意儿是永远不嫌多的。”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是凤笑天坚信的。

    “那也不许开妓院!快点打消你这个念头!不然我回去告诉母皇!”凤子萧怕自己这个妹妹一时兴起真弄个妓院出来,赶紧搬出母皇。“我就这么一说。嘿嘿!”凤笑天连忙打了个哈哈。

    “不过,三姐姐,不管慕容水清再这么好,你可是刚得了女儿,又娶了新王妃的。听说新姐夫也是容貌端庄,很优秀!新婚没过就来青楼,传到娘亲耳朵里……”凤笑天嘿嘿一声,笑得凤子萧浑身一阵音冷。

    “我这不是陪你来的么!”凤子萧赶紧撇开关系。

    “到底是妻不如妾,妾不如妓,妓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啊。”凤笑天感叹道,“好!看在三姐一直都对我很好的份上,这么黑锅我背定了!”

    夜幕降临,芙蓉楼里热闹起来。因为今天是慕容水清登台表演的日子,所以来的人很多。

    一阵音乐后,舞台中出现一个妙曼的身影。虽然蒙着面,可是一身气质不俗。月牙色的衣衫穿在他身上,让整个整个人显得很挺拔,头发用一支玉簪花盘了起来,清新自然。这是慕容水清给凤笑天的第一印象。

    凤笑天看看他,又看了看身边的两个男人,感叹自己真是好运,掉到一个到处都是帅哥的世界。

    “枫,你说是我好看还是他好看?”凤笑天凑到枫面前。

    “啊——”对凤笑天经常冒出来的突发奇想枫已经习惯了,可是她拿自己和花魁比还是第一次。“说嘛!说嘛!是我好看还是他好看。”凤笑天丝毫不管枫已经红了的脸。

    “当然是你好看!”轩辕炙炎在一旁帮枫回答。“真的!”凤笑天很高兴。看到她的得意样,凤子萧摇摇头,只有小五才会拿自己和花魁比美。

    台上,琴声响起,周围安静下来。

    莺声燕语、风风韵韵、黄莺出谷,凤笑天想了很多成语来形容慕容水清的歌声,都觉得不适合。一个大男人怎么会有这么美丽的歌喉?这是凤笑天目前最想知道的问题。

    听了声音之后,凤笑天对面纱后面的那张脸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在她认为,一般声音好听的人,容貌一定很平常。因为上帝对谁都是公平的。当然也有特例,比如自己,哈哈,凤笑天又开始自恋起来。

    曲终,安静了半晌,掌声雷鸣。慕容水清显然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场合,起身感谢。

    “摘面纱!”有人起哄要他摘掉面纱,“摘面纱!”更多人也跟着叫了起来,整个场面很轰动。实在是没办法,胡嬷嬷只好走上台维持“纪律”。

    “各位,各位来芙蓉楼就是图个尽兴,可是咱们这里也是有规矩的。想看慕容公子的容貌,只有在才艺上胜过他才行。”一提到才艺比试,刚才的那些叫得欢畅的人都安静下来。开玩笑,单单是刚才那首曲子就没人比得过,第一关就过不了,更不用说第二关了。结果似乎总是在自己的意料之中,慕容水清心里很得意,但强烈的失落感紧跟其后而来。

    高手的寂寞!这是凤笑天从慕容水清眼里读到的。

    (春的文今天封推了,嘿嘿,春很高兴!决定今天多更一章庆祝!谢谢大家!)

    第三卷 十三、动机不纯

    “三姐,想不想看他的脸啊?”凤笑天捅了捅身边的凤子萧。“想!”凤子萧脑海里还盘旋着慕容水清刚才美妙的歌喉。

    “我也想知道,到底是他好看还是我的枫和炙炎好看!”凤笑天摸了摸下巴。

    听到她说“我的炙炎”,轩辕炙炎非常高兴,他把凤笑天揽在怀里,低头问她:“小东西,你又想干吗?”

    “我要挑战慕容水清!”在这个安静的时刻,凤笑天的声音很突兀,所有人都看向她,想知道谁敢夸下这样的海口。

    慕容水清也看向二楼,说话的人居然是个绝色女子,这样的容貌在女尊国实属罕见。

    丝毫不理睬那些人的目光,凤笑天转过来问枫和轩辕炙炎,“帅哥们,想听我唱歌不?”两个人点点头。凤笑天站了起来,“本姑娘今天为你们两个人唱情歌。”声音很大,保证所有人都能听到。

    枫的脸在众人的注视下变得通红,轩辕炙炎笑眯眯地看着凤笑天,至于别人怎么看他,他可不在意。

    凤笑天下了楼走上台,冲慕容水清点头一笑,“初来乍到,不知道规矩。可否请公子跟在下讲解一下。”

    看到眼前的美人,慕容水清心里莫名的慌乱,整理了情绪,他耐心地跟凤笑天解释,“才艺,自然是比才学和曲艺两样。作诗或作词一首,再就是唱一曲或者弹奏一曲。”慕容水清觉得自己的心跳得很快。

    “谢谢!”凤笑天点头道谢。“借琵琶一用。”胡嬷嬷赶紧双手捧上琵琶,退了下去。凤笑天端坐在椅子上,看向二楼。“这首《这一生只为你》送给我喜欢的你们。”

    只为你盈盈一笑

    我便逃也无处可逃

    拔剑斩情丝

    情思却在

    指间轻轻绕

    都只为情字煎熬

    枉自称侠少英豪

    前世儿女情

    还欠你多少

    这一生都只为你

    情愿为你画地为牢

    我在牢里慢慢的变老

    还给你看我幸福的笑

    这一生都只为你

    情愿为你画地为牢

    我在牢里慢慢的变老

    还对别人说着你的好

    还你在还你在今朝

    (羽泉《这一生只为你》)

    “情愿为你画地为牢。”慕容水清默默地念着。抬头看着台上笑得温柔的凤笑天,从开始唱歌到现在,她的目光始终都停留在楼上那两个男子身上。

    以女尊国的审美来看,他们长得并不娇美,只能称得上好看,可是她看着他们的目光里满是柔情,他们看她的目光里也写着浓浓的爱恋,这让慕容水清忽然很嫉妒那两个人。

    唱完,凤笑天对楼上两人做了个飞吻的姿势。凤笑天的这些奇怪的手势他们都很熟悉,两个人一脸幸福的样子,笑得甜蜜。

    “好!”有人起了头,所有的人都开始叫好。凤笑天转过来看慕容水清,“不知道这算不算我过了一关?”

    “小姐愿意为爱人画地为牢,着实让水清感动。这一关小姐胜出。”一听到慕容水清说凤笑天胜出,周围的人都欢呼起来。

    “既然小姐是有情人,那么请小姐做一首情诗,能感动在场的每一位。”慕容水清的问题很刁难,大家都这样想。不过这对凤笑天来说不是件难事,她脑子里装的情诗没有一百也有五十。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看到枫和轩辕炙炎担忧的眼神,凤笑天笑着念出了《离思》。沉寂,还是沉寂。

    “妙啊!好一个曾经沧海!”说话的是一位20来岁的女子,“这个世界恐怕任何一首情诗都比不上曾经沧海的深广笃厚。”凤笑天打量着眼前的女子,修长的眉,炯炯有神的眼,气势不凡。“呵呵,过奖!”凤笑天拱手谦虚道。

    “在下江敏浩,请问阁下尊姓大名。”

    江敏浩,新科状元!这可是今年的热门人物!出身寒门却一鸣惊人,在金銮殿上被女皇钦点为状元。

    “是五殿下!”凤笑天还没来得及介绍自己,旁边已经有人已经认出她来了。

    “原来是五殿下!”江敏浩赶紧上来跪拜,凤笑天在她跪下之前将她托住。“在外面没有那么多的繁琐礼节,浩姐姐若不嫌弃,叫我一声五妹就是。”江敏浩看凤笑天是性情中人,也不多客气,叫了声“五妹。”

    原来她就是五皇女凤笑天,慕容水清很惊讶,之后是欣喜。这通体的气派不是寻常人能有的!

    “慕容公子,我是不是赢了?”凤笑天笑着问慕容水清,倾国倾城,美容水情实在想不出别的词语来形容这一笑的美好。

    “是,殿下赢了。”慕容水清大大方方地摘下面纱。

    吞口水,一片吞口水的声音。凤笑天看看周围那些女人们,眼睛都直了。

    这慕容水清长的很美,多情的桃花眼,修长的柳叶眉,睛致的瓜子脸,秀挺的葱头鼻,粉红的樱桃口。是个美人,可惜是个男的。凤笑天摇摇头。受前世的影响,她实在对这样美艳的男子没什么兴趣,比较起来她更喜欢枫和轩辕炙炎这样有阳刚气的男人。

    似乎很满意人们的表现,慕容水清嫣然一笑。抽气声,一阵抽气声。哎,这些人啊!凤笑天摇摇头,转身下了舞台。

    慕容水清看着一身红衣的凤笑天离开,心里一痛。为什么,为什么那么多人都觉得我美丽,都移不开目光,唯独你留给我背影!凤笑天没注意到慕容水清的表情,上了二楼回到雅间。

    “三姐,怎么样?”

    “很不错!”虽然很惊艳,但是作为皇女见过的美人多了去了,所以凤子萧只是留恋了一下,马上又镇定下来。凤笑天很满意三姐的表现,作为帝王,的确不能太多情。

    “好了,人看也看到了,时间也不早了,咱么是不是要回去了。”凤笑天开口要走。另外三人点点头,一起下了楼准备出门。

    “殿下留步!”看到她要走,慕容水清急了,赶紧走上前挽留。

    “慕容公子有什么事情么?”凤笑天停下脚步。慕容水清咬着嘴唇,“殿下要走?”

    “是的,时间不早了。”

    “水清,水清愿意侍奉殿下。”慕容水清一开口,周围人都用羡慕的眼光看着凤笑天。头疼,凤笑天拍拍自己的头。又惹上麻烦了你!凤子萧一脸看戏的样子。

    “水清愿意侍奉殿下。”看到凤笑天没有说话,慕容水清又大声说了一遍。

    (谢谢这一个月来亲们的支持!谢谢走过路过看过春文的你!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16部分阅读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16部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