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14部分阅读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_np文 作者:春棠大人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14部分阅读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_np文 作者:春棠大人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14部分阅读

    到这里,凤笑天赶紧写了帖子,命人把帖子递到各家。

    三姐凤子萧、七哥凤菲然、苍茫师兄、皇甫镜夜都要请来,把修斯也叫来,然后加上王府里的这些人,大家一起过中秋。

    中秋这天按照惯例,皇女们先要到皇宫里参加皇宫的家宴。

    凤君阳一共有五个皇女,七个皇子。皇女们都出宫开了王府,除去远嫁的四皇子,其他皇子都已经结婚,他们要在妻主家里过中秋。

    虽然皇子们都嫁了出去,但是皇宫里的中秋家宴依旧很热闹,除了女皇凤君阳和那些妃子们,还有五位皇女,以及年长皇女们的王妃和孩子们。

    “天儿,在王府住的还习惯么?”凤君阳问凤笑天。“回母皇,儿臣一切都还习惯。只是不能常常侍奉母皇和父妃左右,心里忐忑不安。”

    “你是很不安。弄个什么招聘,闹得娘亲和你爹爹不得安宁,被那些大臣们吵得不行。你确实是个不安分的主。”女皇开着玩笑。

    “嘿嘿”,凤笑天挠挠头,“天儿没想到会这样!”

    “你啊,什么时候收收性子啊!”说到这个小女儿,凤君阳只有摇头的份儿。

    皇宫里的宴会依旧那么无聊,演来演去就是那些老套的歌舞,可是母皇没说退席,凤笑天不得不打起睛神应付。

    “五妹,陪姐姐我喝一杯。”凤笑天抬头,看到四姐凤明辉坐到了自己旁边,“好!听说四姐姐要当娘亲了,小妹在这里祝四姐喜得贵女!”凤笑天把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早就知道五妹酒量好,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凤明辉也将杯里的酒喝干。

    “四姐姐酒量也很好啊!”凤笑天来了兴致,亲自给凤明辉倒了满满一杯酒,然后才是给自己斟上,“这杯小妹敬四姐!”又是一杯直接倒进肚子里。

    看到凤笑天这样的喝法,凤明辉苦笑一下,只得陪着干了一杯。哪有这样喝酒的啊!

    凤明辉觉得自己不该来找小五喝酒。“我去陪大姐喝一杯!”看到凤笑天还要继续,凤明辉赶紧找了个借口起身溜掉。

    (开心!春的文出现在三组推荐那里!好开心!今天会多更一章!谢谢所有新老读者!)

    第二卷 四十、戏里戏外

    屋里,何韵书已经找人收拾好了,慕容水清躺在床上,老大夫为他把脉。

    “如何?”许久之后,凤笑天跟在大夫身后走了出来。“殿下,公子的病不容乐观,病拖了太久,而且病人心里有郁结。”

    “少废话,我就问你能不能治好?”凤笑天没有那么多的耐心听老人分析这些。

    “可以,但是要花时间,而且有几味药不常见。”看出凤笑天的不耐烦,老大夫连忙挑着重点说了。

    “需要什么直接说,缺的药我去宫里拿。总之,我要尽快见到活蹦乱跳的人。”凤笑天挥手让她下去,自己走回房间。

    “殿下,是不是不好治。”慕容水清脸色惨白。“瞎说什么呢!”凤笑天拍拍他的手,“不过是要多花些时间。你乖乖吃药,好好调养。”听她这么说,慕容水清点点头。

    “主子,药熬好了。”枫端着药进来。

    “来,我喂你吃药。”凤笑天接过枫手里的药碗,尝了一口,“好苦啊!枫,去拿点儿蜜饯来。”“是。”

    “我怕苦,所以每次吃药之后都要用蜜饯压苦味。”凤笑天小心翼翼地喂慕容水清吃药。“过几天我要出去一趟远门,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你不要因为我不在就不吃药哦!”秦丰站在一旁看呆了,这样温柔的五殿下和昨天那个冷漠的五殿下,到底哪一个才是真实的她。

    “真乖!”等他喝完药,凤笑天拿了块儿蜜饯喂到慕容水清嘴里。“有什么需要直接跟管家何叔说,他会安排的。”慕容水清点点头。

    “今天早点休息,一会儿我让人送晚膳来。”凤笑天捏了捏慕容水清的脸,“乖!我明天再来看你。”

    “公子,公子!”凤笑天都走了好久,自己公子还在发呆,秦丰捂着嘴轻笑着。

    “秦丰,怎么了?”慕容水清看着秦丰。“公子,五殿下已经走远了!”

    知道秦丰是在取笑自己,慕容水清没有跟他计较。“秦丰,我觉得自己是在做梦。她为我赎身的时候说带我回家,刚才还喂我吃药,我觉得好恍惚。”

    “公子,这一切都是真的!”

    出了藤香阁,凤笑天微笑地看着枫,“怎么样?我是不是很温柔体贴?这样做,你可满意?”枫心里翻江倒海,脸上却恢复了他多年前的冰冷,“主子做的事情,枫不敢评论。”

    “呵呵”,凤笑天抬头看着天上的白云,“枫,你还是这样子比较可爱。影卫有了七情六欲,就不是自己了。”

    傍晚的时候,何韵书来到藤香阁。“慕容公子!”慕容水清想起身,立刻被何韵书拦了下来。

    “公子有病在身,不必多礼。您是我家殿下的客人,有事情只管吩咐。”“多谢何叔!”

    何韵书带来的是一个用竹条编制的小笼子,里面有两只小兔子。“殿下怕公子养病觉得闷,让我带了两只小兔子过来为公子解闷。”

    其实凤笑天也不知道到底这个时代的男子喜欢什么,但是在前世,那些小姑娘们都很喜欢小动物,特别是兔子这样温顺的动物,刚才想起来,所以让何韵书买了两只送来。

    何韵书走了之后,慕容水清让秦丰把笼子拿到跟前来。笼子里是两只拳头大小的兔子,一只小白兔,一只小黑兔。“好可爱的小兔子啊!公子,这位五殿下虽然有时候很冷冰,看起来很可怕,但温柔起来真是比谁都细心呢!”秦丰为自己公子苦尽甘来高兴。

    恩!想到今天她的吻,慕容水清的脸再次红了。

    “木,去芙蓉楼把我今天花出去的银子给我拿回来!记住,其它的我也要。”回了房,凤笑天懒洋洋地躺在摇椅上。哼!胆子可真大!敢跟我喊价!不知道本殿下最在乎的就是钱了么!

    第二天天刚亮,芙蓉楼的胡嬷嬷就跑到朝阳府击鼓报案,说楼里出了小偷,把芙蓉楼的银子全偷了。王国忠带着人去了案发现场,作案人没有留下任何痕迹,最后胡嬷嬷瘫坐在地上干嚎“天杀的啊!五百多万银子啊!多少给我留点儿啊!”

    这些凤笑天都不知道,她只是接过木递过来的银票,从里面抽出了属于自己的十万一千两,剩下的都丢给了木,说是修罗宫的活动经费。

    “宫主,花儿们已经收到了消息,开始有行动了。”木接过凤笑天丢过来的银票塞到怀里。

    “嘿嘿,那真是太好了!”凤笑天抿了口茶,翘起来二郎腿。

    “宫主,以您现在的实力,杀他们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为什么还要费这么大的周折呢?”木有些不明白。

    “杀了他们岂不是太便宜他们了?他们若是就这么死了,照样会以皇妃皇女的身份进入皇陵,接受子孙的拜祭,他们的后代依旧会顶着皇室的姓氏,享受百姓的贡奉。”

    凤笑天攥着拳头,“我要把他们从光环中拉下来,把他们摔得头破血流,让他们失去拥有的一切,被世人唾弃!我要让他们一无所有地下地狱!死,实在是太便宜他们了……”

    “是。”木静静地退下。既然如此,那就让他们下地狱吧!

    在之后的几天里,凤笑天每天都会到慕容水清这里来坐坐,看看他的身体状况。

    “今天感觉如何?”凤笑天刚进院子,就看见慕容水清蹲在地上。一见是凤笑天,慕容水清连忙站起来,“殿下,我只是闷得慌,出来走走。”慕容水清生怕因为自己下床出来惹她生气。

    “呵呵,是应该多下来走走,这样才好的快。”凤笑天看到草丛里的两只小兔,应该就是何韵书买的。

    “你喂它们吃什么呢?”凤笑天蹲了下来。

    “菜叶和胡萝卜。”慕容水清没有想到凤笑天会对小动物有兴趣。

    “给它们起名字了没有?”凤笑天摸摸正对着胡萝卜埋头苦干的小黑兔。“还没呢!”慕容水清也蹲了下来。

    “那正好!我们给它们起名字吧!”凤笑天来了兴致,“我起一个,你起一个!”凤笑天抱起小白兔,“它就叫小雪吧!”

    “小雪,很可爱的名字呢!那这只黑色的就叫墨墨好了!”慕容水清的睛神好了很多。

    等兔子们吃完胡萝卜,凤笑天拉着慕容水清的手进了房里。

    “窗户白天都要打开,好透气,这样屋子里空气才流通。”凤笑天把窗户打开,“你也要每天都出去走走,老闷着是好不了的。”慕容水清点点头。

    “我明天要出远门,快则一个月,慢则两个月就回来。”一听凤笑天说要出去一段时间,慕容水清的心纠了起来。

    “乖!”看出慕容水清不舍,凤笑天连忙安慰他,“我会尽快回来的。你要好好养病,希望我回来的时候看到的是健健康康的慕容水清。”

    “那我等你回来。”慕容水清点点头。

    跟慕容水清话别之后,凤笑天来到了青鸾宫跟桃之夭夭辞别。

    关于她把慕容水清接回王府的事情在当天就传遍了京城,大家众说纷纭。有人说五殿下快大婚了,还把花魁接回府,明显对婚事不满意;有的人说慕容水清已经病入膏肓,五殿下把他接回来陪他度过最后的时光,是五殿下仁义;还有人说哪有女人不好色的,五殿下终究是难过美人关……

    这些流言多多少少影响了凤笑天的心情,她对桃之夭夭的情感里面参杂著喜欢的因素,因为和这样干净单纯的人在一起心里很舒服;而凤笑天对慕容水清,说不上喜欢,更多的是怜悯之心,还有和枫闹别扭的因素。因为对慕容水清的感情不纯,所以凤笑天才会nei疚,才会对他好来弥补。

    (本周nei,枫和女主会冰释前嫌,大家表担心!青春期的少男少女们都是很奇怪的,想法很怪异,有些多情有些叛逆……看到好多亲留言,说了很多减肥方法,谢谢!稍晚还有一更,感谢大家这么热情!)

    第二卷 四十一、凤笑天的来信

    “爹爹,我来了!”凤笑天进门就给莲姬请安。“你来的正好,我正有事情问你。”

    知道是关于慕容水清的事,凤笑天挥手让周围的人都退下。“爹爹是说慕容水清吧!”

    “你还知道啊!这事儿都传到宫里来了。天儿,我不管你怎么胡闹,可是你马上就要大婚了,这个慕容水清不能留王府里。”莲姬难得露出严厉的一面。

    “爹爹,他病得很厉害,天儿不能任他在外面自生自灭。”既然接回来了,哪里有赶人家出去的道理,凤笑天心里想。

    “那你置夭夭与何地?他是你未来的王妃!”莲姬想到桃之夭夭,他听到凤笑天为花魁赎身并把花魁带回王府的事情之后哭得眼睛都红了。

    “爹爹,天儿不是胡闹,慕容水清生病是因为天儿,这是我欠的债。如果他就什么闪失,孩儿会自责一辈子的。夭儿那儿我去说,您就放心吧!”凤笑天这样说,莲姬只好点点头。没办法,谁叫自己的女儿这么优秀呢!苦的是喜欢你的那些人啊!看着走出去的凤笑天,莲姬心里想着。

    “夭儿在做什么?”凤笑天轻手轻脚地走到桃之夭夭身后。

    “是你!”桃之夭夭转过来,凤笑天看到他红肿的眼睛。“夭儿为了我的事情才哭的么?”凤笑天的手指划过桃之夭夭光滑的脸。

    “我……”桃之夭夭的眼泪流了出来。为什么这里男人的眼泪这么多?凤笑天第一次意识到自己是在女尊国,男人的眼泪就像夏天的雨水一样充沛。

    “夭儿!”凤笑天把桃之夭夭抱在怀里,轻轻拍着他的背。“是我不好,让你受委屈了!”听了凤笑天的话,桃之夭夭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个劲儿的往下掉。“慕容水清真的病得很厉害,他是因我而病,所以我有义务照顾他。等他病养好了,你若不喜欢,我就送他出去,好不好?”凤笑天在桃之夭夭耳边轻声说。

    “你舍得?”桃之夭夭泪盈盈地看着凤笑天,小鼻子哭得红红的。“我舍不得你流眼泪!”凤笑天为他擦干眼泪。

    “看看我给你送的礼物!”凤笑天拉着桃之夭夭来到花园里。

    凤笑天打了个响亮的口哨,一只棕色的小狗扭着肉乎乎的身子跑了过来。“小狗!”桃之夭夭一看见小狗就忘记了刚才的事情。果然,这个时代的男人和前世的女人一样,喜欢这些毛茸茸的小动物。凤笑天心里嘀咕着。

    “喜欢吗?”“喜欢!”桃之夭夭把小狗抱在怀里,小狗粉红的小舌头舔着他的手掌。“真好玩!哈哈!好痒啊!”

    隔老远,莲姬就听到桃之夭夭的笑声,走进了看见他抱着一个毛茸茸的小东西。

    “美人爹爹,你看!殿下送我一只小狗!”桃之夭夭也跟着凤笑天一起叫莲姬美人爹爹。看到莲姬过来,桃之夭夭连忙抱着小狗跑到他跟前。莲姬看到桃之夭夭高兴的样子,知道自己女儿已经把他搞定了,不得不佩服地看向凤笑天,你真厉害!凤笑天冲他吐了吐舌头,你女儿我当然厉害啦!

    凤笑天跟莲姬和桃之夭夭说了要远行的事情,虽然两人都不舍得,可是也没有多说什么。莲姬叮嘱了很多,都是注意安全,保重身体之类的。桃之夭夭没说话,只是幽怨的眼神看着凤笑天。

    “乖!等我回来!”凤笑天亲了亲他的脸颊。

    凤朝国和天国接壤的某处。

    “楼主,您的信,紫苑传来的。”

    “快给我!”黑衣人连忙双手把信递上,一个身影飞过来把信抢了去。

    “你下去吧!”

    “是!属下告退。”楚梦飞轻手轻脚地退了出来。

    自从楼主回来,楚梦飞发现楼主变了很多,不单单是他,所有人都感觉到了。楼主的笑容多了,声音柔和了,偶尔还会开一、两个玩笑。这让承受着巨大心理压力的鬼搂众人不得不更加提心吊胆小心翼翼,因为楼主这次的表现实在是前所未有,太诡异了!越是这样越表示发生了什么事情。

    “亲爱的炙炎,我想你了。”

    轩辕炙炎拆开信打开,迎头就是这样一句话,心里那个甜蜜啊!

    “你什么时候回来?我现在左手的刀法已经练得有模有样了,等你再次见到我的时候,我就是‘双刀殿下’了。(自封的)”

    看到这句话,轩辕炙炎想到那个小人儿手拿双刀的样子,眼睛笑得像弯月一样。

    “和渊三皇子桃之夭夭来了,想必你已经知道了我和他的婚事。是我主动答应的,因为看到他的时候我想起了我四哥。如果不是我跟师傅提议,他现在依旧是和渊尊贵的三皇子,不用远嫁凤朝,所以对他我是有nei疚的。不过他性情很好,很像我四哥。炙炎,你说我是不是有恋兄情节啊?”

    轩辕炙炎摇摇头,苦笑了一下。

    “还有一件事,你应该也听说了,我把芙蓉楼的慕容水清接到王府来了,给他赎了身。看到他单薄的身体陷在床上,我动了恻隐之心。估计他就比我大两岁吧!正是如花的年纪。接他回来一半是因为怜惜他,另一半是因为枫。我收回了枫爱我的权利,把他贬回到了影卫。原因是他让我去探望慕容水清,我很生气他把我推向别人,所以决定给他惩罚。”

    “炙炎,我觉得自己不是个有责任心的女子,你们的爱,我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你们把完整的心给了我,我不能回馈你们完整的爱,我很nei疚。原本想做一个专一的人,一生只和一人携手白头,可是现在却做不到。我的生命中陆陆续续有人登场,我始终是那个欠情债的人。炙炎,我很苦恼,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以前知道爱人是痛苦的,现在发现其实被爱也是痛苦的。”

    “不说这个了。你什么时候回来?我要和师傅去一趟西良,为了那个璇玑公子的事情。说起来长这么大我还没离开过京城呢!炙炎,我想你了!希望回来的时候能见到你!我告诉你的事情别告诉他们,这是我们俩的秘密。如果被人知道了信上的nei容,我就剥夺你的收信权!”

    “我把紫苑这个信使带在身边,以后会继续给你写信的。想你的小东西。”

    看着手里的信,轩辕炙炎沉默了好久。关于凤笑天即将大婚以及慕容水清的事情,早已经有人汇报给他了。当时自己还心痛了很长时间,可是现在看到小东西的信,轩辕炙炎更心疼的是她。凤笑天的心里也是矛盾又痛苦的吧!可是她的苦还不能说出来,只能写信跟自己倾诉。小东西,谢谢你的信任!

    轩辕炙炎亲了亲凤笑天给他写的信,小心翼翼地收了起来。

    “梦飞,你有喜欢的人么?”轩辕炙炎的问题吓得楚梦飞一哆嗦。“我问你有没有喜欢的人。”轩辕炙炎眯着琥珀色的眼睛,看着跟了自己十年的楚梦飞。

    “没,没有。”楚梦飞的心摇着筛子,可是表面上一点儿都不敢显露出来。诡异,太诡异了!以邪恶冷魅著称的楼主居然跟自己谈感情!天啦!这简直是爆炸性的新闻。

    “那真是太可惜了!大好青春,都被你给浪费了。”丢下这句话,轩辕炙炎走了。

    楚梦飞傻傻地站在那里,半天才回过神。如果不是跟了轩辕炙炎十年,熟悉他的一切,自己都要怀疑刚才那个人是不是楼主了。

    “确定了?”京城一角。

    “是,五殿下将和国师一起去玄机山庄。随行的是五殿下的两个侍卫。”

    “那边的人怎么说?”

    “保管他们有去无回。”

    “你办的很好!记住,在西良动手。最好是等他们从玄机山庄出来以后。那个凤笑天没准儿能赢了璇玑公子,拿到连发弩的图纸。要是这样,杀了她一定要把图纸拿回来。”

    “是!”

    凤笑天,呵呵,恐怕你是活不到你的成年礼了。至于那个桃之夭夭,本王会好心帮你收了的。

    (某春今天很勤劳,更了三章,七千八百多字。嘿嘿,明天就是第三卷了,前二十章是在玄机山庄的事情,后二十章是凤笑天被刺杀以及受伤和第一次反击。感谢大家!明天会四更!嘿嘿,减肥!)

    第三卷 一、末阳城

    凤明辉走后,凤笑天起身出来,到花园透气。

    “天儿。”一个陌生的声音在叫自己,凤笑天回头一看是皇后梅桑。“天儿,我可以这样叫你么?”梅桑亲切地看着凤笑天。“皇后娘娘!”凤笑天恭敬地行了礼,“娘娘当然可以叫我天儿。”

    “天儿似乎不喜欢宫里的宴会呢!”梅桑走到凤笑天身边。“是啊,很闷,很无聊。”凤笑天如实回答了皇后的话。“呵呵”,梅桑轻笑一声,“早听说五殿下不拘小节,性情爽直,看来果然如此。”“那个,嘿嘿。”凤笑天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天儿,我母亲的事情,谢谢你了。”梅桑看着天上的月亮。

    凤笑天知道皇后的意思,梅桑的母亲梅不悔年初去世,凤笑天劝女皇百善孝为先,所以凤君阳为国丈举办了隆重的葬礼,为此皇后非常感谢凤笑天。

    “皇后娘娘,您太客气了!按辈分我应该尊国丈大人一声祖母。这是我应该做的。”

    “不管如何,我都要亲口对你道谢。母亲大人过世,我在世间也没有什么留恋了。”梅桑落寞的表情落在凤笑天眼里,凤笑天忽然觉得皇后有些可怜。没有子嗣,也没有帝王的恩宠,即使顶着皇后的凤冠掌握着凤印,可那又有什么用。

    “天儿,以后有需要我的地方只管开口。这是我欠你的。”皇后的话让凤笑天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不过虽然皇后不受宠,但他好歹是后宫之首,有了这个承诺也不错。凤笑天心里一阵得意。

    好不容易呆到宴会结束,凤笑天拉着凤子萧到了柳咏晴府中,接来了凤菲然,三个人来到凤笑天的王府。

    回府一看,其他人早到了。宴席摆在翡翠湖边,不分尊卑不分贵剑,所有人都到场了。桌子上摆满了月饼、点心、水果、瓜子、杏仁等零食,还有酒。凤笑天说过节不喝酒不喜庆,所以命人搬来二十坛酒,

    “今天全府放假!不醉不归!”凤笑天还嫌不好玩,要人搬来了大鼓,还叫人拿来朵大红的绢花,要玩击鼓传花。

    “花落谁手里,谁就表演节目。不管是跳舞、唱歌还是讲故事,讲笑话都行!不表演节目就要罚酒喝!”凤笑天仔细地跟在场的人讲着规则,她担心有人不参加,最后加了句“谁得到的笑声和掌声最多,大家评选出来,本殿下有奖品送!”

    一听殿下说要亲自奖赏,所有人的积极性都调动起来了。

    “殿下,奖什么啊?”有人问。

    “你们想要什么?”

    “就请殿下唱个曲子!”一个小侍在一旁叫道。

    “对!就唱首曲子!”他的提议得到了所有人的支持。

    “好!绝对没问题!”凤笑天拍胸脯保证。

    何韵书主动提出自己做击鼓人,蒙上他的眼睛,击鼓传花就开始了。每个人拿到花赶紧丢给下一个人,生怕鼓点停下来的时候绢花落在自己手里。

    “咚咚咚咚咚!”鼓声停了,花被人丢在修斯怀里。

    凤笑天带头在旁边喊着:“修斯来一个!来一个修斯!一二三四五,我们等的好辛苦!一二三四五六七,我们等的好着急!”这些都是凤笑天以前在大学军训的时候学来的,前面儿还教给了修斯他们,让他们训练之余多了很多乐趣。

    周围的人听着觉得好玩,也跟着凤笑天一起这样叫。

    修斯大大方方地站到了中间的空地上,他的节目是跳舞,旁边的老乐师拿出琵琶为他伴奏。月光下,美丽的栗发男子合着音乐踩着节拍舞动着,仿佛月下睛灵。一曲终,大家都拍手叫好。

    修斯红着脸回到座位上,他悄悄瞄了眼凤笑天,正撞上她笑吟吟的目光,凤笑天对修斯做了个很棒的手势,修斯觉得自己心里像喝了蜜一样甜。

    鼓声继续响起,花在人们手中传递着,鼓声停,花落在轩辕炙炎手里。

    “炙炎来一个!”凤笑天带头,后面人跟着起哄。“我不会唱歌也不会跳舞。”轩辕炙炎第一次发现自己很多不会。“别的呢?乐器会不会?”凤笑天偏着头问。“也不会。”轩辕炙炎摇摇头。

    “天啦!炙炎,你的生活好单调,很没乐趣呢!”凤笑天夸张地说,“吹口哨会不会?”她吹了一段调子。“不会。”轩辕炙炎还是摇头。

    “我知道你会什么了!”凤笑天拍手说,从树上折断根树枝递给轩辕炙炎,“舞剑!”轩辕炙炎接过树枝看着凤笑天,“我给你伴奏。”凤笑天从乐师手里拿过琵琶。

    琵琶声急促,美人挥着树枝起舞。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凤笑天修长的手指在琴弦上夹、弹、滚、挑、拨,轩辕炙炎跟着急促的琵琶音起舞,舞姿矫健敏捷,恰似天神驾龙飞翔,起舞时剑势如雷霆万钧,令人屏息,收舞时平静,好象江海凝聚的波光。

    所有人都看着场上的那个伟岸的男子,忽略了他白金的头发和琥珀的眼睛,只是沉浸在音乐里,沉浸在剑舞中。末了,凤笑天右手双挑,一曲终。轩辕炙炎也停在这一刻,两个人配合得完美无缺。

    掌声,还是掌声。轩辕炙炎走到凤笑天面前轻轻说了声“谢谢!”这次舞剑,让他和其他人的距离拉近了很多,这些都是因为凤笑天的帮忙。凤笑天嘿嘿一笑,“你舞得很好!”

    “殿下,小人走过那么多地方,从来没有听过殿下今天弹奏的曲子,请问这首曲子是何人所作,名字叫什么?”老乐师走上前。

    “这首曲子叫《十面埋伏》,是我无意中听一老妇弹奏,记了下来。”凤笑天解释道。

    “真是好曲!前面威武雄壮,如临战场;后面凄切悲壮,像英雄暮歌。”苍茫在旁边感慨。“师兄说的极好!这曲子就是描写楚汉垓下决战,汉军用十面埋伏的阵法击败楚军,霸王项羽自刎乌江的场景。”众人纷纷拍手说好。

    击鼓传花继续着,很多人表演了节目。最有趣的是牛魔王,唱了一段她们家乡的山歌,没人能听懂,但她唱得声情并茂,表情十分好玩。

    (春非常感谢亲们的支持!一路有你们,春很感动!春会更加努力写文,不辜负大家对春的期望!)

    第三卷 二、木清莲的挑衅

    “咚咚咚!”

    绢花传到了凤笑天手里,“是殿下!”旁边的人高兴地叫了起来。凤笑天不多客气,直接站到中间。所有人都以为她会唱歌,可是凤笑天说自己要讲笑话。周围安静了下来,八九十双眼睛盯着凤笑天。

    凤笑天清了清嗓子,“从前有个公公。”停下来,不再出声。大家等了半天,怎么没下文呀。有人急了,问“下面呢?”

    “下面没了!”凤笑天耸耸肩。沉默,之后是爆发。

    “哈哈哈!笑死我了!”凤子萧首先明白过来,“小五你讲的太好笑了!”“哈哈!好好笑!”凤菲然一口酒喷了出来。又有人明白了,也哈哈大笑起来。还有几个人糊涂着,旁边有人好心地提醒让他们把话连起来。

    凤笑天自己笑瘫到地上,捂着肚子直叫痛。枫走上前把她扶起来,忍着笑拍拍她身上的灰。“调皮!”笑了好久,大家才停下来。

    最后,月亮升到中天,大家都喝了很多酒。很多人不胜酒力,醉倒在地上,剩下的人也都只是半清醒半醉着。凤笑天喝了很多,但她酒量好,没醉,只是有些晕糊。

    “五妹,你刚才的笑话实在太好笑了。”凤子萧蹒跚地走到凤笑天身边坐下。“三姐,你说四哥哥现在在做什么?”凤笑天突然冒出来一句。

    提到凤烟鸿,场上还清醒着的人心里都一沉。

    凤笑天站起来,看着天上圆月,缓缓吟出:“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不堪盈手赠,还寝梦佳期。”

    “天儿!”凤笑天回头,凤子萧和凤菲然站在自己身后。“三姐姐,七哥哥,我想四哥哥了!”话刚说完,凤笑天“哇”的一声就哭出来了。凤笑天这一哭,惹的凤菲然也跟着哭了出来:“呜呜呜,我也想四哥哥!”

    弟弟妹妹哭得稀里哗啦的,凤子萧也难受,眼泪流了出来,她把五妹七弟抱在怀里,声音哽咽了“我也想四哥!”

    皇朝最尊贵的三个人在月下抱头痛哭,旁边半醉的人也都清醒了,可是没人敢上前劝慰。三个人哭了好久,最后还是凤笑天先停了下来,“是天儿不好,让三姐和七哥伤心。”

    凤笑天抹了泪,“小妹罚酒三杯。”倒了三杯酒,凤笑天全部喝了下去。“好了,七哥哥不哭,哭了就不漂亮了!”凤笑天笑着安慰凤菲然,拿出手帕帮他擦干眼泪。

    “扫了大家的兴,我唱首曲赔罪。”发现周围的人都看着他们,凤笑天拿起了琵琶。

    每逢秋去冬来是人去花又别

    叹一声缘分不该如此难求

    所谓的爱与不爱相隔在哪般

    为何会让你宁愿白头也守候

    时间已覆水难收

    弹诉哀愁泪不休

    梦碎后已难再回首

    弹琵琶又见当年镜前你梳头

    拨一首满花春秀

    今日月下再醉孤酒

    雨落枝头年复一年谁白发留

    让爱随相思入梦左右

    梦见我们还挽着手

    (马天宇的《青衣》)

    凤笑天不想哭,可是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唱第二遍的时候,凤笑天放下了琵琶,边唱歌边跳舞。长裙拖地,莲步轻移,青丝墨染,轻风带起衣袂飘飞,时而抬腕低眉作愁思状,时而轻舒云手,整个人犹如隔雾之花,朦胧飘渺。

    月下,一身鹅黄衣裙的美丽女子唱着忧伤的歌,跳着动人的舞,笑容灿烂可是泪流满面。一时间,天地都静了下来,仿佛被她心中的悲伤打动。所有的人都沉醉在凤笑天的歌舞中,感受着她淡淡的哀伤。

    宝贝,为什么我抚不平你额头的忧伤呢?

    芊芊,告诉我该怎么做!

    天儿,虽然我看不见你的样子,但我时时刻刻都能感受到你!

    殿下,我愿意为你献上自己的生命!只为换你片刻欢颜!

    小东西,即使逆天,我也要让带给你痛苦的人尝到胜你千辈万辈的苦!

    一曲终,凤笑天站在湖边,微笑着看着众人。可是在大家眼里,她离月亮好近,离自己好远。仿佛是月上贪玩的仙子,留恋人间,可是终究将回到天上。

    下一刻凤笑天一阵眩晕,“宝贝!”“小东西!”“殿下!”“芊芊!”“天儿!”

    凤笑天感觉自己落到一个温暖的怀抱里,好温暖!她往前靠了靠,紧紧依偎着。

    “她醉了。”检查了下怀里的人没事,只是喝醉了酒,轩辕炙炎对围在自己身边的这几个神色慌张的男人说。

    她没事!所有人松了口气。轩辕炙炎想把凤笑天交给枫,可是她皱着眉,紧紧抓着他的衣服。示意了一下,轩辕炙炎抱着凤笑天回了屋。

    头疼,这是凤笑天醒来的第一感觉。昨天晚上后来怎么了?凤笑天努力想着,却怎么都想不起来。算了,不想了。

    奇怪,枫为什么穿着衣服啊?

    凤笑天摸到身下人身上的衣服,有了作弄他的念头。她摸索着他的身体,手指在他胸前的桃花处打转,耳边的呼吸变得沉重起来。

    嘿嘿,早说了睡觉不许穿衣服,我看你还穿不穿衣服!凤笑天隔着衣衫轻轻地咬起来,好敏感哦!凤笑天感觉到嘴里的小豆豆已经硬了起来。

    这小东西不知道自己是在玩火么!轩辕炙炎紧绷着身体抗拒着。昨天回来,她始终不肯放开手,所以轩辕炙炎只得在众人可以杀死自己几千遍的目光下陪她躺下。香玉在怀,一晚上都没休息好,结果一大早她就来挑衅自己的身体。她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么!

    感觉到他身体的紧张,凤笑天得意地笑了起来,抬头说“枫,早上好!”结果迎上一对琥珀色的眼睛。她把自己当成枫了,这让轩辕炙炎很不爽,难道她每天都和枫这样?轩辕炙炎心里的醋桶打翻了。

    “轩辕炙炎,你怎么在这里!”凤笑天赶紧坐了起来。

    “如殿下所见,昨天晚上你抓住我不放,拉着我上了床,现在又这样轻薄我!”轩辕炙炎一脸哀怨地看着凤笑天。

    想到刚才的场景,凤笑天的脸刷的就红了。轩辕炙炎看着她羞红的脸,好美,好动人!该死,真想把她囚禁起来,只让自己一个人欣赏她的美好!

    (最近没思路啊,怎么办啊!)

    第三卷 三、枫,爱我!

    平时能言善辩的凤笑天现在变得磕磕巴巴起来,“我,我没对你做什么吧!”轩辕炙炎继续哀怨着:“殿下都已经把我吃干抹净了,难道不想对我负责么?”这话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啊?凤笑天心里想。

    “那么多人都看到殿下抱着我!看到我们进了殿下的房间,我们孤男寡女呆了一晚。人家的清白已经没有了!”轩辕炙炎现在的表现完全就像女尊国的男人。

    “别哭啊!”看到轩辕炙炎眼里打转的眼泪,凤笑天紧张起来,连忙摆手要他别哭。“我,我喝醉了,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

    “殿下不记得了,可是并不表示没发生过什么啊!”轩辕炙炎泪流了出来。未婚男子在自己的闺阁待了一晚上,说出去确实名声都没了。看到轩辕炙炎哭得伤心,凤笑天连忙发誓“我会对你负责的。我发誓!”听到了自己想要的话,轩辕炙炎笑颜逐开,眼泪立刻没了。

    “殿下喝醉了酒,不记得昨晚的温存了,我帮你想起来吧!”话刚说完,轩辕炙炎把凤笑天拉到怀里,吻了下去。撬开她的贝齿,探索着她的芳香。一吻终,凤笑天被亲得晕晕乎乎的。

    “殿下想起来没?没想起来我再帮你想想。”轩辕炙炎做了个还要吻她的架势,凤笑天连忙摆手,“想起来了,想起来了!”

    凤笑天蹦下床,“我先去洗脸!”

    看着落荒而逃的凤笑天,轩辕炙炎抚摸着自己的嘴唇,她的唇比自己想像中还要香甜。对你,我不会放手!

    凤笑天来到餐厅,发现大家都在。“早啊!”打了招呼凤笑天坐了下来。“天儿头还疼不疼?”苍茫听到熟悉的声音,赶紧问。“还好!让大家担心了!”

    “芊芊,怎么了?”发现凤笑天的不对劲,枫连忙问。“我早上起来,以为是你,把他当成你了。”凤笑天闷闷不乐地回答。

    其他人不清楚什么意思,但枫明白了。因为每天早上凤笑天都要给他早安吻,还有一些小暧昧。她把轩辕炙炎当成了自己,那不是……枫不敢往下想。

    “对了,三姐姐和七哥哥呢?”凤笑天问。“三殿下一大早就起来,说要送七皇子回去。”皇甫镜夜连忙回答。“哦!我饿了,要吃饭。”看见站在一边的修斯,凤笑天招呼他一起坐下。四个男人一个女人,沉闷的早晨。

    “天儿!”就在这个时候,轩辕炙炎端了碗热气腾腾的粥出现了,“昨天晚上累坏了吧!快趁热把粥喝了。”

    凤笑天一阵头大,“轩辕炙炎!不要说这样有歧义的话!”“不是说好了么,我叫你天儿,你叫我炙炎的!”轩辕炙炎不理会其他人能杀死人的目光,“难道天儿刚才说的话都不算数么?”又是可怜兮兮哀怨的眼神。

    “算数,算数。”怕他再说出什么不得活的话,凤笑天赶紧点头承认。听到凤笑天亲口当着这么多人承认,轩辕炙炎很高兴,端着粥亲自喂凤笑天吃粥。

    “趁热吃!”凤笑天乖乖张开了嘴。“好好吃啊!”一股奇异的香甜。

    “为什么只有一碗啊?他们都没有吃呢!”凤笑天指了指旁边四个男人。“他们想吃自己弄去。我只做给你吃!”轩辕炙炎喂了一勺在凤笑天嘴里,防止她再说别的。

    刚吃完粥,何韵书说宫里来了人,凤笑天赶紧离开了这个尴尬的地方。人家说三个女人一台戏,现在这五个男人之间的紧张气氛谁都能感觉到。

    听到凤笑天的脚步声消失,苍茫说话了。“天山雪莲、长白山雪参、碧海雪蟾,阁下好大的手笔啊!”被人说了出来,轩辕炙炎也没做隐瞒,歪身坐到椅子上翘起二郎腿。“居然有人识货。国师这么年轻就有这样的见识,真是难得!”苍茫自幼眼睛失明,所以听觉和嗅觉都异于常人,非常敏锐。

    光是一样天山雪莲已经够让人惊讶了,居然还有雪参和雪蟾。苍茫只是闻到了香味猜测,没想到自己猜对了。“如果我没记错,这每一样都是解毒圣品,极为难得。”说话的是皇甫镜夜。“呵呵,是的。”轩辕炙炎笑得很邪气。

    “轩辕炙炎,你到底是谁!”枫忍不住了。

    “我是谁无关紧要,但我的目的和你们几个一样。”轩辕炙炎起身扬长而去,众人耳边传来一句话,“别说你们没对她动心。”心思被拆穿,苍茫和修斯脸烧了起来。

    看着他们的情形,都是爱着凤笑天的。皇甫镜夜叹了口气。

    “这个轩辕炙炎实在可疑!”枫捶了下桌子。旁边苍茫开口了,“他没有恶意。那三样任何一种都是世间难求的宝物,他肯拿出来给天儿,说明天儿在他心里占据了非常重要的位置。”

    “这些吃了对殿下身体有害处么?”修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14部分阅读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14部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