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11部分阅读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_np文 作者:春棠大人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11部分阅读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_np文 作者:春棠大人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11部分阅读

    小命可是掌握在您手里了。”

    我要是出了什么事,那就是你惹来的。凤笑天就是要给屠龙施加压力。

    “殿下放心,臣知道怎么办。”屠龙越来越肯定这位殿下不是寻常人物了,也只有她敢这么明目张胆地恐吓自己。“师傅,您还是叫我天儿吧!”凤笑天笑了笑,“你最好等两天再去找娘亲。”

    凤笑天走了很久,屠龙还在那里沉思。

    这才是真实的你吧!幸好你是凤朝的皇女,如果是他国人,那凤朝就多了个强大的对手。倘若不是凤朝遭遇这样的事情,又或者四皇子没有去和亲,恐怕你是不会显露自己的才华的吧!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既然你选择觉醒,这真是凤朝的大幸啊!凤朝因祸得福啊!

    “殿下,这边请。”两天之后,木把凤笑天领到一间闲置已久的楼阁里。“果然是玫红。”凤笑天揭开套在玫红头上的罩子。

    “五,五殿下。”玫红还在惊讶,自己怎么莫名其妙地到了这个地方。

    “坐。”凤笑天示意木松了绑,让玫红坐下。“殿下,您要见我直接说一声就行了。”玫红忐忑不安地坐下来。“呵呵,我嫌别的地方吵,人多口杂,这儿幽静。”凤笑天喝了口茶。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凤笑天只是一口一口地吃点心,一口一口地喝茶,玫红心扑腾扑腾地,不知道小殿下把自己弄来要做什么。

    “玫红”,半晌之后,凤笑天开了口,“我记得在暖香阁的时候,四哥的东西都是你在管吧!那四哥的画像是怎么丢的?你跟我说说。”玫红的心咯■一下,自己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

    “殿下,玫红不知道。”

    “哦,你不知道啊。”凤笑天的指头轻轻敲着桌子,“听说你娘和你爹来京城了,你好像还有一个姐姐一个弟弟吧!他们似乎也来京城了。”听了凤笑天的话,玫红的脸刷得就白了,凤笑天的意思很明显,玫红清楚。

    “殿下,不关他们的事!请您高抬贵手,放过我家人!”玫红赶紧跪下来磕头。凤笑天并不阻拦,只是翘起了二郎腿,看着玫红额头渐渐红肿起来,最后破了皮,流出了殷红的血。

    “我就是想知道我四哥的画像是怎么丢的。”凤笑天声音很平静,听不出任何情绪。

    “当时,当时是淑妃娘娘身边的佘灵公公说想看看那张画像,他说对五殿下的画风很好奇,所以小奴就偷偷拿给了他。后来佘公公还了回来,可是那天晚上画像就不见了。”玫红赶紧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佘灵?蝶姬?凤笑天微微一笑。“行了,你起来吧!”

    “请殿下放过我家人!”玫红不肯起来,继续磕头。

    “好。不过从今以后你的命就是我的。”凤笑天走到玫红面前,伸手捏着他的下巴让他抬起头看着自己,“如果本殿下知道你在撒谎,不单单你,你家人,连带你整个家族,本殿下都会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凤笑天眼里的狠决让玫红看得胆战心惊,“小奴不敢有任何欺瞒。请殿下放心!”玫红忍着痛向凤笑天保证。

    “很好。”松开手,凤笑天点点头,“回去吧!快点儿把头上的伤养好!看着怪吓人的。”“是。”玫红退了出去。

    “殿下就这么放了他么?”木觉得这不是凤笑天的风格。

    “恩,今天先放过他。”站在楼上,凤笑天看着远方的宫殿,“过几天,等他额头上的伤完全好了,会不小心失足落水溺死。”

    “是。”木已经明白了凤笑天的意思。

    “玫红的家人知道噩耗之后悲伤难过,他娘亲失手打翻油灯,全家人葬身火海,无一生还。”轻描淡写的声音,决定了五个人的生命走向。“是。”

    “芊芊,你还好吧?”枫忧心忡忡地看着凤笑天,从昨天见到木之后,她一直都很沉默。“没事儿!”凤笑天笑了笑,“我想三姐姐了,今天咱们去她那儿吧!我晚上想跟三姐睡。”

    “好!”枫知道她心情不好,出去散散心也不错。跟莲姬请了假,两人来到凤子萧王府。

    “三姐姐!”好久没见到三姐凤子萧了,凤笑天扑了上去。“哎呀,你慢点儿!病刚好呢!”凤子萧赶紧走上去扶着凤笑天。“三姐姐,我没那么脆弱的啦!你看,我现在又活蹦乱跳了!”为了证明着一点,凤笑天转了一圈,蹦了几下。

    “是呀!现在又活蹦乱跳了,皇宫里又要热闹了。你不知道,当时可把我们吓坏了,只有出的气没进的气,太医说你一差点儿就挂了!”

    跟凤笑天相处久了,凤子萧也学了很多新名词。

    “我的确是去阎王那儿逛了一圈,可是阎王说他庙小,装不下我,于是我就晃悠着又回来了。”凤笑天开着玩笑,两个人手拉着手走进玉莲园。

    “三姐,你这里的荷花开得真漂亮!等会儿折几枝给我带回去,插爹爹花瓶里。爹爹也很喜欢荷花呢!”“好,走的时候让你带上。”

    进了屋,丫环们上了好茶和点心都退了出来,屋里只剩下凤子萧和凤笑天。“五妹,母皇有没有告诉你四哥的事情?”凤子萧问。

    “娘亲跟我说了。知道四哥平安,我放心了。”凤笑天丢了块儿乃糕在嘴里,“蓝夜没有好吃的乃糕,没有香甜的美酒,没有柔滑的丝绸。最重要的是,蓝夜没有四哥哥的亲人,再美也不是他家乡。”

    “天儿……”凤子萧握着凤笑天的手。“好了,不说这个了。三姐,我们出去活动活动吧!在床上躺了那么久,身体都睡酥软了。”

    两个人换了装束,凤笑天简单地将头发梳在脑后扎了起来,穿上白色的衣裙,外面罩着一层绿纱。凤子萧穿着蓝色的裙子,腰上束着宝蓝色的腰带,显现出窈窕身材。

    “三姐,听说你有个侍者长得很美?嘿嘿,怎么不让妹妹我见见呀!”凤子萧最近收了个侍者,非常宠爱他。凤朝的女子一般13、4岁就可以娶妻纳妾,贵族女子更早。凤子萧还没有立妃,不过已经有了好几个侍者。

    “我怕你把他吓着!”不由分说,凤子萧拉起凤笑天往外走。“小气!三姐,今晚我可要在你这儿住,我要跟你睡。”

    “行!没问题!”

    (有了新的群,加上母亲节,所以春决定再更一章。亲们,表给春糖衣炮弹了!春怕经受不了夸奖,一不小心把所有的存稿都贡献上了……群号说一下:86704650。谢谢夜夜的群!)

    第二卷 二十四、训练初体验

    大家跟着凤笑天来到了训练场。障碍跑道、匍匐铁丝、潜水池、攀缘绳索、独木桥、阶梯。这些在后世的军事题材电视剧里经常出现的东西在凤笑天看来很平常,可是其他人都看呆了。

    所有人没有说话,等凤笑天开口。

    “枫,给他们做个示范。”前面几天凤笑天先让枫试了好多遍,虽然枫武功很高,可是还是吃了不少苦头,不过他身手敏捷,很快就适应了。

    在众人的眼前,枫穿过障碍跑道、匍匐在地上,爬过低低的铁丝网、扑通跳进潜水池游到对岸、攀上绳网爬到顶端又从另外一边爬下来、踩过长长的下面铺满荆棘的独木桥、最后在阶梯上负手蹲身跳。

    “怎么样,喜欢我给你们准备的礼物么?”凤笑天看着这些个被自己弄得云里雾里的少年。

    “从明天开始,你们将接受为期三个月的封闭训练。暂时给这次训练起名叫‘修罗狱’。一个月之后要加入马术、格斗和其他各种技术的学习。总之,慢慢享受。七天后我要你们每个人都能做到枫那样熟练。还有一点,训练nei容是最高机密,不得对任何人透露,否则杀!”凤笑天可不希望为他人做嫁衣。

    “是!”没有犹豫,所有人回答的响亮整齐。

    凤笑天开始安排:“枫是你们的大队长,修斯是中队长。有事情报告给他们,他们来找我。还是刚才那句话,想退出的,现在就站出来。”扫了一眼,所有人的目光都很坚定。

    “很好!训练从明天早上开始。现在发你们的服装。”枫和修斯把衣服发给年轻的少年们,凤笑天让他们换了衣服出来,列队站好。虽然开始他们还有些不适应,但是凤笑天看着一身迷彩服的亲兵们,很有回到大学军训时候的感觉。

    当时她们三班的教官是最严厉的,整个班在他手下吃了很多苦,她自己的脚上都是血泡。可是教官说,现在你们草练的越辛苦,到时候我们之间的感情越好。开始大家都私底下骂骂咧咧不相信,可是最后教官走的时候他们这个班是哭得最凶的。

    “不会游泳的,七天之nei要学会。还有,衣服只有两套,穿过铁丝网的时候屁股别翘那么高。本殿下不是心疼衣服,是怕你们屁股钩破了晚上不能躺着睡觉。”

    “哈哈!”一句玩笑话,把凤笑天和他们之间的距离拉近了很多。原来自己心中的女神也是很幽默的!那些少年心里想。

    没有人知道,这里将诞生一支一人抵百、横扫千军被人们称为“修罗军”的队伍。也没有人会想到,今天坚定的选择给他们以后带来多么大的惊喜,未来叱咤整个大陆的最优秀的将军们现在正一脸崇拜地看着凤笑天。他们的目的很简单,为她生,为她死。

    梦想总是美好的,可是现实多是残酷的。第一天的训练就把这些已经满足于现状的少年们的英雄梦彻底击碎。

    早上负重20斤五千米跑,之后是障碍穿越训练。很多人被铁丝网挂破了裤子,白花花的屁股上挂出了血痕;有人爬到绳网顶端离地二十米的地方不敢下来,因为恐高;更多人过独木桥的时候掌握不好平衡,掉到荆棘里被扎了一身刺;还有人不会游泳,在水里扑腾了半天差点儿呛死。

    一天下来,所有人都身体僵直、体力透支、双腿都不像是自己的了。

    凤笑天给他们拿来最好的药,安排了最好的伙食,还在训练场上挂了一副超级大的横幅:“流血、流汗、不流泪,掉皮、掉肉、不掉队。”

    最后,凤笑天借用了《士兵突击》里的“不抛弃,不放弃”作为他们的口号。要知道战场不是一个人的舞台!

    “如何?辛苦么?”凤笑天走进房间,看到少年们都满面倦容,有个人受了伤,同伴们正在给她上药,她疼得正龇牙咧嘴。“来!我来!”凤笑天走到她身边,拿了药亲自为少女擦药。“殿下!”吴明虽然疼,但是更是感动。

    “大家是不是恨死我了?找了这么刁钻的方式来为难你们。”凤笑天笑着坐下。

    “没有!”“哪敢……”“不,不会……”虽然凤笑天经常去看他们,但是这是他们第一次跟凤笑天这样亲近。“哈哈!”凤笑天拍了拍吴明的肩,“想骂就大大方方骂出来!我们凤朝国的女人什么时候这么扭捏了!如果是我被人这么折腾,我早就骂她祖宗十八代了!”

    “哈哈哈哈!”少年们笑了起来。

    “不过估计你们也不敢骂我祖宗,我可是皇族,辱骂皇族可是要打板子的!”“哈哈哈哈!”屋里的少年们又大笑起来,“哎呀!”吴明笑的时候牵扯到了屁股上的伤,不由皱眉叫起来。

    “好好休息!好好训练!”凤笑天看着这些年轻的脸,“我现在迫不及待地想看到三个月之后的你们。”陪着他们又聊了一会,凤笑天才离开。这一夜,所有人都无眠,因为这是他们第一次如此贴近他们的神。

    “轩辕炙炎,我要跟你学杀人。”凤笑天站到轩辕炙炎面前。他消失了好几天,刚回来就被凤笑天给逮到了。

    “小东西,我不是说了不许叫我全名的么!”轩辕炙炎逼近凤笑天,琥珀色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她的脸。虽然几天没见,但好像过了好久一样。

    “你干吗?不要靠这么近。男女授受不亲!”凤笑天连忙往后躲。

    看到她急忙逃离自己,轩辕炙炎心里有股无名火,伸手抓着凤笑天的胳膊把她拉到自己怀里。“小东西,本来打算跟他们一起叫你天儿,可是你太不听话了,我决定以后叫你小东西!”轩辕炙炎眼里闪烁着金色的光芒。

    这个人真好看!凤笑天一时间忘记了反抗,摸上了轩辕炙炎的脸。

    “怎么了?这么迫不及待要投怀送抱了?”轩辕炙炎抓住她不安分的手,开着玩笑。察觉到自己的失态,凤笑天脸红了,赶紧摇头。

    “哈哈!小东西,你真可爱!”轩辕炙炎搂着凤笑天,享受着这一刻的美好。

    (先发两章,后面的要修改哈子!)

    第二卷 二十五、训练进行时

    三个人没有骑马也没有坐轿子,就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枫依旧紧跟在凤笑天身后。至于凤子萧,她武艺是几个皇女中最好的,压根儿都用不着人保护。

    已经是入了夏,到处是欣欣向荣。凤笑天一行三人边走边逛,“三姐,你看!这个真好看啊!”凤笑天走一处逛一处,每间店子都要进去看看。凤子萧跟在后面无奈地摇摇头,五妹怎么跟男人一样喜欢逛街。

    “枫,看这支钗好不好看!”凤笑天拿起一支粉红水晶雕的钗子,钗头雕着两朵盛开的桃花,连花瓣都雕刻的非常睛细。枫点点头。

    “老板,这支钗多少钱?”

    “十两银子。”

    “好,我买了!”

    凤笑天丢了块儿银子给老板。“枫,送你!补给你的生日礼物。来,我给你插上!”凤笑天小心地拔下枫头上的那支,换上桃花钗。

    “真好看!人面桃花相映红。三姐,你看,是不是很不错!”凤笑天拉着凤子萧让她看,枫脸立刻红了。“好了,你们两就不要在大街上你侬我侬的。注意场合!”

    “咿,这里新开了家酒楼。三姐,我饿了,你请我吃饭好不好!”凤笑天惊讶地看着新开的酒楼,名字很奇怪叫“胡戈”。“你啊,自己都是个小富婆了,还要我请客。”凤子萧觉得自己和五妹混在一起久了,说话都和她一样了。

    “你是姐姐嘛!姐姐请妹妹吃饭是应该的!”凤笑天嬉笑着。

    “这家酒楼开了很久了,老板是碧斯人。”

    “碧斯?是在沙漠那边的国家么?”凤子萧点点头。

    “那就更应该来吃吃看了!”凤笑天带头走进去。

    店子里面的装饰很粗犷,墙壁上用沙子黏贴成沙漠的样子,还用碎石片儿拼凑成骆驼的模样,三个人上了二楼。“三位,想吃点儿什么?”过来一个伙计。

    “拿你们店的招牌菜上来!”凤子萧坐了下来。凤笑天开口接了句“再要坛好酒!”“小五,你病刚好就要喝酒?”“三姐,求求你了!在宫里被看得紧,今天让我解解馋吧!”

    喝着酒,楼下响起了音乐,一楼中间的高台上出现一个妙可的人儿。“碧姬!”凤子萧嚷道,看到身边两个人不解的样子,凤子萧解释:“这家酒肆的主人是碧斯人,这里除了美食和美酒有名之外,碧姬跳的舞也是一绝。很多人来这里都是为了看碧姬跳舞。”

    “三姐,你的业余生活很丰富多彩嘛!对这些这么了解!看来我应该跟娘亲建议一下,给你找点儿事情做。”凤笑天音笑着说。“小五,做人要厚道!你不能害我!”凤子萧马上紧张起来。

    “姐,你这样说就不对了。为娘亲分忧,为百姓解难是我们作为臣子应该做的。懂不懂什么叫鞠躬尽瘁!知不知道要做人民公仆!”凤笑天摆出一本正经的样子,其实心里乐开了花。知道五妹是跟自己玩闹,凤子萧也没当真。

    凤笑天仔细打量台上的碧姬,他有一头深栗色卷曲的长发,长及腰部,皮肤蜜色,光滑得像剥了壳的基蛋,睫毛卷曲,眼睛是深邃的蓝色。身材不错,没有淤肉,宽肩窄臀,两腿修长。

    这个异族少年约莫14、5岁,他修长的身体随着音乐扭动,手腕和脚腕上的小铃铛发出清脆的响声,胳膊上缠绕的丝带在空气中画出美丽的弧线。

    舞蹈不错!音乐也不错!凤笑天美美地喝了口酒。碧斯的酒不同与凤朝,其实就像前世喝的葡萄酒,颜色玫红,很漂亮。凤子萧夹了菜放凤笑天碗里,“五妹,别光喝酒。多吃菜!”凤笑天点点头,夹了块儿羊肉放嘴里。真好吃!像是烤出来的,凤笑天还尝到了胡椒和孜然的味道。

    在前世凤笑天就特别喜欢吃烧烤,虽然听说吃多了致癌,但还是不厌其烦的去吃。对于她来说,生命的长短无所谓。主要的是生命过程中的快乐。

    一曲终,楼里一片叫好。啪,一块儿赏银丢在碧姬的脚边,啪啪啪,地上落了一大片银子。碧姬笑着鞠躬答谢。

    凤子萧出手很阔气,五十两的银子被丢了出去。“三姐姐,您有钱也不是这么烧的吧!”凤笑天一脸心疼。真可惜啊!如果只是跳跳舞扭扭身子就能这样赚大钱,我干嘛要费劲脑汁想着法子赚钱啊!凤笑天心里想。

    碧姬见到有人出手这么阔气,忙笑着冲她们点头。“小五,你还太小,很多事情你还不懂。花钱买美人一笑值得啊!”凤子萧一副我是大人的样子。

    “姐,你想看美人笑看我不就得了。”凤笑天冲碧姬嫣然一笑,那少年顿时呆在那里。居然有这样美丽的人,一笑让天地失色。

    “怎么样!哈哈!我现在是老少通吃!”凤笑天一阵得意。

    “滚!我就要他陪我喝酒!”旁边响起了嘈杂,“小姐,我们酒肆的碧姬只跳舞不陪酒。”

    “我不管!本小姐有的是银子!你不让他来陪我喝酒,我就拆了你们这里。”哟!又有戏看了。凤笑天很乐意看戏。

    一个衣着华丽的女人走到舞台上拉住栗发少年的手,“这小手可真滑嫩!”

    “小姐,请自重。”少年不动声色把手抽出来,走到一边。“嘿嘿!我就是喜欢你这样与众不同的风情!”那个女人又摸上前,有人想上来阻止,女人转身一吼:“我小舅舅是淑妃蝶姬,你们谁敢动我!”

    蝶姬,女皇的宠妃。凤笑天没见过他几次,但是知道他很讨凤君阳的喜欢。一个月三十天,女皇两天在皇后那里,八天去美人爹爹那儿,十五天呆在蝶姬的蝶恋宫,剩下的五天分给其他皇妃。

    如果没猜错,这个人应该是蝶姬姐姐蝴蝶思远的女儿——蝴蝶花。凤笑天眯着凤眼,细细打量着她。

    见碧姬不愿陪自己喝酒,蝴蝶花怒了,走上前一耳光把他扇到在地。

    “你是什么东西!本小姐看的上你是你的福气!装什么清高样!”少年站了起来,紧抿着嘴唇,倔强地看着蝴蝶花,眼里满是不屑。

    “你,你那什么眼神!”蝴蝶花很生气。

    仗着小舅舅受宠,蝴蝶花平时嚣张惯了,早就听说这里碧姬很不错,今天看到他自己就心动了,没想到他这么倔。“你不要不识抬举!”

    (春和人拼字在,一会儿继续更新,先发一章。)

    第二卷 二十六、小试牛刀

    没有理睬蝴蝶花,那个少年还是倔强地站在那里,狠狠地瞪着她。

    “好!来人!把他捉住,我要把他的眼睛给挖下来!”蝴蝶花一招手,上来两个结实的女人捉住少年的胳膊。

    蝴蝶花摸了把刀出来,慢悠悠地走到胡姬面前。“陪我喝酒,或者被挖了眼睛,你自己选择。”

    “呸!你这个大母猪,也不看看自己的模样!”碧姬吐了蝴蝶花一脸唾沫。

    哈哈,有个性!这样的人应该帮帮他。凤笑天搓搓手。

    啪!蝴蝶花恼怒成羞,反手又一耳光打在碧姬脸上,少年的嘴角已经隐约有了血丝。“剑人!敬酒不吃吃罚酒!”

    正在蝴蝶花的刀离胡姬的脸只有一公分的时候,一只筷子插到她手掌里,半截在这头,半截在那头。“哎呀!”刀落地,蝴蝶花抱着手滚到台下,她的侍从连忙走过去把她扶起来。凤笑天冲枫竖起了大拇指。

    “谁!谁敢暗算我!”蝴蝶花怒吼着。

    这时,凤子萧飞身而下,“大胆,光天化日之下作出这样的事情!你该死!”

    哎,老姐,哪有您这样说话的。凤笑天摇摇头,跟着走下楼,笑吟吟地看着蝴蝶花:“这位姐姐,您似乎对我的侍妾很感兴趣。”如果手里再有把扇子就好了,凤笑天心里想。

    “你是什么东西!凭什么说他是你的侍妾。”蝴蝶花显然不信。

    “就在刚才跳舞的时候,本人已经看上他了,并送了他订情信物。”凤笑天走到碧姬身边,从他身上拿出一样东西,展示给大家看。

    是一块玉佩,还是她抓周时抓的那块。这时不仅仅是蝴蝶花,连凤子萧他们都很惊讶,你什么时候给的?碧姬也是一脸惊讶地看着凤笑天,这东西什么时候到自己怀里的?

    “本小姐不管!你们又没成亲,这不算。而且你刚才伤了本小姐,今天的事情不能这么容易了结。”蝴蝶花嘴巴很硬,这美少年我是要定了。

    “那姐姐你想怎么解决呢?”凤笑天依旧笑容可亲,可是熟悉她的凤子萧和枫心里不由得同情起蝴蝶花来。小五要发■了!凤子萧现在也乐得看戏。

    “谁,谁在这里闹事?”外面一阵吵嚷,进来一群人,是京城里巡逻的官差。“是他们!”蝴蝶花抬起自己受伤的手,“她弄伤了我!”领队的头儿一看,说话的是蝴蝶花,这人她认识,得罪不起。可是她转身一看另外三位,那也是一身贵气,估计自己也得罪不起。

    正当官差犹豫的时候,凤笑天一脸和蔼地走上前解释,“这都是误会误会,一场误会。”

    领头的看凤笑天这样说,也连忙打哈哈,“既然是误会,两位不如私了。”

    “私了好!私了的好!”凤笑天连连点头,凤子萧就纳闷了,五妹不是轻易罢休的主啊。枫站在一边没说话,据他所知,这睛彩才刚开了头。

    “我要你跪下来给我磕三个响头,并赔我五千两银子,我还要他跟我走!”蝴蝶花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处境,手指着碧姬要凤笑天下跪。

    五千两银子,周围的客人都吓了一跳。这分明就是敲诈啊!可是碍着蝴蝶花的身份,没人敢站出来打抱不平,只好同情地看着凤笑天,这位小姑娘今天恐怕是惹上麻烦了。

    “不好意思,我有点儿耳背,您刚才说的话我没听清楚。第一条是什么来着?您要我给您磕头?”凤笑天装做没听清楚。

    “对!我要你给我磕三个响头!”蝴蝶花恶狠狠地看着这张万分美丽的面孔,恨不得将她的脸划破。

    “不错!我三姐刚才说的没错,你确实该死,敢命令凤朝国五皇女给你下跪磕头。很好嘛!”凤笑天凤目一睁,“本殿下的金膝盖只跪过母皇娘亲,你莫非比女皇陛下更尊贵?你们蝶家莫非想造反不成!”听了凤笑天的话,蝴蝶花腿一软,吓得跪了下来。

    造反!这顶帽子扣的可真实在!凤子萧心里暗自称赞。还是五妹有主意,以后要跟她多学学。

    一听说台上这位是五皇女凤笑天殿下,下面的官差立刻猜到旁边的蓝衣女子一定就是三皇女凤子萧殿下。呼啦一群人赶紧跪下,“三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五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周围的百姓一看,眼前这位居然就是大名鼎鼎,鼎鼎大名的凤笑天,赶紧也跟着跪了下来口呼千岁。

    得意了吧!凤子萧瞟了眼凤笑天。凤笑天嘿嘿一笑,“你们都起来吧!”

    凤笑天走到蝴蝶花面前。“调戏并打伤本殿下的侍妾,其罪一;辱骂本殿下,其罪二;敲诈勒索本殿下,其罪三;让本殿下下跪磕响头,其罪四。这哪一条拿出来都能让你万劫不复!”

    凤笑天的话刚说完,蝴蝶花蹬了腿翻了个白眼晕了过去。真没用!凤子萧鄙视着,不过她对自己的这个小妹更加崇拜了。

    “刚才的事情你可看清楚了?”不理会晕过去的蝴蝶花,凤笑天转头问领头的官差。

    “回殿下,小人看清楚了。”

    “那你们呢?你们可看明白了?”

    “明白!看明白了!”后面那群人连忙点头,生怕回答慢了惹凤笑天生气。

    “明白了还不把这个混帐家伙抓回去!难道要本殿下亲自送到你们衙门去么!”一声吼,官差们立刻停止摇筛子,赶紧把蝴蝶花捆着拉了出去。

    凤笑天回头,发现周围众人都看着自己,赶紧拱手说道:“扫了各位的兴致,实在抱歉!今天各位的酒钱我付了!”

    “好!”“谢谢五殿下!”看了场好戏,还有免费的酒喝,旁边的百姓们立刻拍手道谢。

    回到楼上,桌上的菜已经撤掉,换上了刚做的热乎菜。没多客气,凤笑天他们坐下来继续吃饭。这时,这里的老板上来了。

    “刚才多谢五殿下解围!”老板右手放在心脏处,作揖感谢道。胡戈的老板是个男人,四十来岁,有着深棕色浓密的卷发,胡子也是卷卷的。“不用谢。其实也给你们惹了麻烦。”凤笑天摆摆手。

    “恕在下冒昧,殿下准备怎么待他?”老板的意思是说碧姬。凤笑天刚才忙着给蝴蝶花下绊子,没注意到把碧姬搭了进来。

    “这个,这个本殿下没想过。刚才情急之下才那样说的。”凤笑天连忙解释。“殿下可是金口玉言,不能出尔反尔。”大胡子拿出这么冠冕堂皇的理由,还正儿八经地看着凤笑天。

    行,你厉害!凤笑天瞟了眼老板,他一副本来就是如此的表情让凤笑天心里更觉得窝火。嚣张!你比蝴蝶花还嚣张!

    (有亲留言,问票有什么用。偶问了一哈其他作者,他们说票是对作者的肯定,写的好读者才给你票。)

    第二卷 二十七、狼牙的使命

    难得看到凤笑天吃瘪的样子,凤子萧也跟着在旁边煽风点火,“对啊,五妹。你刚才的话我们可是都听到了的!”凤笑天狠狠地瞪了眼凤子萧,转过来看着刚才跳舞的碧姬。其实他长得很不错,很有前世欧洲人的感觉。

    “你叫什么名字?”凤笑天问。“修斯。”修斯也打量着眼前的美人。

    她真美!卷翘的睫毛,殷红的嘴唇,笔直的鼻梁,最令人着迷的是那对眼睛,让天上的星星都黯然失色。“修斯,你怎么看?或者说你想怎么样?”凤笑天问修斯。

    刚才修斯就注意到了凤笑天,在她冲自己嫣然一笑的时候,自己的心都跟着她走了。后来她又出来给自己解围,说自己是他的侍妾,虽然知道是假的,但是自己的心还是扑通跳得厉害。当知道她尊贵的身份之后,自己的心就像掉进冰窖里一样,原本以为她只是普通的贵族女子,可是没有想到她居然是最尊贵的皇女殿下。

    “修斯,殿下问你话呢!”老板拉了下发愣的修斯。

    “我愿意跟随殿下左右。”

    头大啊!凤笑天按按自己的太阳|岤。

    “我刚才那么说只是权宜之策,所以你还是自由的,没必要当真。”不解释还好,一解释就更麻烦。修斯啪地跪到地上,“修斯没有开玩笑!修斯已经爱上了殿下,请殿下答应让修斯侍奉左右!”

    凤子萧看着凤笑天,笑着用目光告诉她,今儿个人家跟定你咯!凤笑天对三姐的调侃假装没看见,转过来继续问修斯。“你先起来,别老跪。对了,我问你,除了跳舞你还会什么?”

    这个问题问得大家一愣,修斯也愣住了。

    “除了跳舞你还有没有别的特长。别说除了跳舞你就只会吃饭睡觉了。”凤笑天现在的心情很不爽。

    修斯连忙说“我会骑马,会射箭,会按摩,还知道怎么在沙漠里生存……”话还没说完,凤笑天就挥手让他打住。难道自己就这么不入她的眼么?修斯神情黯然,低下了头。

    “不错!”听到凤笑天的笑声,修斯赶紧抬头,看见她笑得十分灿烂。“你会的这些已经足够待在我身边了。不过不是侍妾,而是做我的护卫。你可愿意?”凤笑天可不想昨天刚收了枫,今天又弄个修斯进来,虽然他长得很好看,但是凤笑天可不想让枫生气。

    “小人愿意!”修斯很兴奋。不管以什么身份,只要能呆在你身边就好!

    “还不去收拾你的东西!晚了我可就走了。”凤笑天笑着看着修斯。她要带自己回去!修斯好开心,转身就跑出去收拾东西。

    “你行啊!才一顿饭的功夫就让一个美人爱上你。三姐我可要跟你学学!”凤子萧攀上凤笑天的肩膀。

    “三姐,你可别瞎说啊,我们家枫还在这里。”凤笑天躲开凤子萧,坐到枫腿上。枫揽住她的腰,把凤笑天搂在怀里。

    “哎呀!少儿不宜啊!枫这么纯洁的人都被你调教成这样了。”凤子萧调侃道,枫的脸立刻红了起来。

    “枫,咱们别理她!她是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凤笑天赶紧护着枫。

    回头一看,老板还在,凤笑天觉得自己今天吃亏了,得扳回点什么,“老板,你是怕修斯留在这里给你惹麻烦才让我带走他的吧!”

    自己的想法被猜中,老板只好苦笑点头。“我帮了你的忙,那今天这酒钱……”凤子萧知道老五又在故技重施,不过有人请客,她当然乐意。

    “我请客!”老板连忙说。

    凤笑天故作为难,“可是我答应外面的人,今天请他们喝酒的。”

    “今天全部我请客!”老板忽然觉得自己搬石头砸了脚。

    “那我替大家谢谢老板你了!本殿下以后会常来捧场的!”凤笑天笑得很音沉。

    老板一听这话头上直冒汗,您不来砸场子我就万般感谢了,您还是去别的地方捧场吧!

    修斯把东西收拾好,来到凤笑天这里。他的东西并不多,也就一个包袱。跟老板告别之后,大家起身准备走人,没想到朝阳令王国忠赶来了过来,叩见了二位殿下。

    “五殿下,这事儿……”王国忠恭敬地站在凤笑天面前。

    “那些人没跟你说清楚么?”凤笑天脸上写满不耐烦。

    “说清楚了说清楚了。下官来是想请教五殿下,这个怎么判。”王国忠拿出手帕,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赶得匆忙,她出了一身汗。一见手下的人把蝴蝶花绑了回来,王国忠大骂她们瞎了眼,这位祖宗得罪不起。可是听了缘由,知道蝴蝶花得罪了两位殿下,王国忠的心就开始七上八下了,赶紧赶了过来。

    “这个嘛,不着急判。说起来蝴蝶花也是我二皇姐的表姐,那不就等于是我的表姐了。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不是。”凤笑天打着官腔迂回着。

    “是!是!不看僧面看佛面。”王国忠把心放了下去。两边儿自己都得罪不起,出了事倒霉的只有自己这样夹在中间的小官。

    “可是”,凤笑天一句可是,让王国忠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母皇总是教育我们,作为皇室子弟,更应该遵纪守法。因为我们的一举一动百姓们都看在眼里,我们要起表率作用。”

    “对对对!表率表率!”王国忠又擦了擦头上的汗,不知道这位五殿下到底要做什么。她早听说五殿下聪明机灵,今天算是见识到了。

    “那……”王国忠想直接问殿下,到底怎么办,凤笑天可是绕了半天,压根都没说怎么判。

    “王大人,关于我国律法,本殿下不是很熟悉。再说这些是你份nei的事情,在你管辖的地方出的事儿,自然是你来判。母皇那里我会亲自跟她说。”凤笑天轻描淡写地来了句。

    最后,凤笑天走到王国忠身边拍拍她的肩“先关她一个月,不着急判!她打了我的人,该赔的银子一分不能少。你到时候送我三姐王府去。”

    一听五殿下发了话,王国忠心里也有了底。“是!下官一定照办!”

    走之前,凤笑天特别回头叮嘱了一句“王大人,你可不要给她开小灶搞特殊哟!”

    “是!是!”王国忠连忙保证。虽然不知道开小灶是什么意思,可后面那句搞特殊王国忠可是听得真切明白。

    (春祝大家周末愉快!)

    第二卷 二十八、被师傅卖了

    从前有个古老的蒙古族,建立了强悍的元朝。元朝灭亡后,蒙古族其中的一支博尔济吉特氏,为了恢复祖先的荣耀,和后来强大的爱新觉罗氏通婚。把最美丽最聪慧的女子都嫁到爱新觉罗氏,并努力促成博尔济吉特女子生的孩子继承王位。这样通过几代人的换血工程,最后爱新觉罗氏的血脉其实都成了博尔济吉特的血脉。

    这个就叫“换血工程”。屠龙和苍茫听完故事点点头,凤笑天说的很对,这确实是最温和的改朝换代的做法。

    看到他们都明白了,凤笑天继续说道:“凤朝国迟早是要灭了和渊的。如果和渊的皇子当了未来的皇后,那皇后会允许自己的祖国被灭么?”

    “天儿,你想灭和渊国?”听了凤笑天的话屠龙和苍茫大吃一惊。

    “师傅,师兄,你们俩没必要这么大惊小怪的吧!和渊不是我想灭就能灭掉的。而且不是我要灭和渊,是凤朝国要灭和渊国。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这个道理你们不会不明白吧!”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屠龙细细品味着凤笑天的这句话,苍茫也若有所思。

    凤笑天边喝茶边吃着点心,屋里很安静。许久,屠龙才开口“天儿难道没有当女皇的想法吗?”

    “哈哈!”凤笑天笑了起来,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事情。

    “当女皇有什么好的。那么多事情要做,一点儿自由都没有,还有这样那样的条条框框要遵守。正所谓高处不胜寒!您徒弟我自由散漫惯了,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还是让别人来做好了。”

    说完,凤笑天站了起来,“师傅,没别的事儿我今儿个就先走了,昨天约了人,说好今天去芙蓉楼的。”

    芙蓉楼!屠龙一口茶喷了出来,那是京城里最有名的青楼。

    “师傅,您别大惊小怪的。徒儿我已经14岁了,正是美好的青春年华。行乐须及春!倒是您,什么时候给我找个师娘啊?我可是很希望有个小师妹或者小师弟的哟!”

    一听扯到自己身上,屠龙呛着了,咳得满脸通红。

    “您别激动!”凤笑天走上前给屠龙拍背顺气,“怎么我刚说到师娘您就兴奋成这样啊?是不是有目标了?”

    屠龙咳嗽得更厉害了,“你,你……”屠龙哆嗦地指着凤笑天。

    “您是不是觉得我是您肚子里的蛔虫啊?您想什么我都知道?嘿嘿,过奖过奖了!”凤笑天拱拱手,“徒儿先走了。”

    知道老头子快发飙了,凤笑天立刻闪了人。

    屠龙停止了咳嗽,看着远去的凤笑天叹了口气。一回头,屠龙看到徒弟苍茫低着头,表情黯然。这孩子对她上心了,这是屠龙早就知道的。

    唉!年轻人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去办吧!屠龙摇摇头,起身去了皇宫。

    “陛下即位多年没有立太女,外面已经有了些议论,望陛下早日确立下太女殿下的人选。”

    屠龙站在凤君阳面前,这两年京城里一直有一些谣言,说凤君阳之所以没有立太女,是为了等凤笑天长大,陛下心仪的是五皇女。

    “屠龙叔叔,这些谣言我也听说过。其实我心里确实非常中意天儿,只是那孩子的心思完全没有放到朝政上。”凤君阳也听说了一些传闻,提起自己的小女儿,凤君阳是又骄傲又无奈。

    “陛下,五殿下的确是继承皇位的最佳人选。”屠龙也不再隐瞒,把四年前凤笑天的提议说了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11部分阅读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11部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