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10部分阅读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_np文 作者:春棠大人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10部分阅读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_np文 作者:春棠大人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10部分阅读

    系,我会帮你搜集那边的资料。不过你要答应我,千万别让自己受伤。”皇甫镜夜很担忧。

    “哥哥放心好了。日子还长着呢!而且还有很多事情我没弄清楚。等我弄明白了,蓝夜,还有隐藏在蓝夜背后的那些家伙们,我通通都不放过。”话都说这么清楚了,凤笑天觉得皇甫镜夜应该明白了自己的意思。

    沉默了一会儿,凤笑天还是问出了自己心里想的:“皇甫哥哥,如果有一天,我站在凤朝国的利益角度要与西良为敌,你会袖手旁观么?”

    皇甫镜夜心中一痛,天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伤得你如此之深!

    似乎从皇甫镜夜的眼神中看懂了他的忧伤,凤笑天轻轻地说了句,“皇甫哥哥,人是会变的。天儿是死过一次的人,所以不想再轻易地被人要了性命。”

    凤笑天说的是自己前世的事情,皇甫镜夜理解成她这次遭遇了生死,再也忍不住走上前把凤笑天拥在怀里。“答应我,不要有事。”皇甫镜夜的声音在凤笑天耳边响起,“答应我!”

    “好!”凤笑天肯定地点点头。皇甫镜夜这时才发现自己失仪,赶紧松开手。虽然自己是西良人,不用像女尊国的男子那样矜持,可是主动抱女孩子还是第一次。

    “皇甫哥哥,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如果我日后要与西良为敌,你会怎么做?”凤笑天盯着皇甫静夜,“沧海遗珠掌握着西良一半的钱财,皇甫哥哥以及你们沧海遗珠的态度对我来说很重要!”

    如果你帮我,那我们还是朋友;若你帮西良,那沧海遗珠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凤笑天觉得自己醒来之后越来越恢复前世刘语芊的性子了。单纯?善良!凤笑天开始鄙视这些让人觉得恶心的词汇,我单纯、我善良、我与世无争,结果我却连最亲爱的哥哥都保护不了!

    “天儿,我给你的信物你带在身上么?”皇甫静夜没有立即回答凤笑天的问题,也没有留意到凤笑天的表情变化,而是把话题转移到信物上。

    “在啊!”凤笑天从怀里拿出当年皇甫静夜给她的贝壳雕刻的美人鱼。看到凤笑天随时都带在身上,皇甫静夜很高兴。“天儿知道这信物有什么用么?”“去钱庄取钱。”这也是凤笑天唯一知道的。

    “呵呵”,皇甫静夜笑得爽朗,“天儿拿着它,可以取走沧海遗珠所有的银两还有地契,而且可以命令皇甫家族的任何人做任何事情,包括家主,也包括我。”

    “啊?!”凤笑天很惊讶。

    皇甫静夜下面说的话让凤笑天更加吃惊。原来皇甫家族祖上一直是海上的海盗,后来有一次家主犯了事被朝廷抓住,要问斩,最后被人救了。那人拒绝皇甫家族的报答,只留给皇甫家族美人鱼的信物,说以后若有人识得此物,就效忠他。

    还有这样奇妙的事情?凤笑天皱着眉,莫非那人也和自己是穿越来的?

    “历代只有家主才知道信物的名字以及和信物有关的传说,我的父亲就是这代家主。当初我斗胆把您讲的那些话以及《小美人鱼》的故事告诉了我父亲,父亲说您的故事以及信物的来由都和祖上传下来的相同。所以,您就是我们皇甫家族要效忠的对象。”

    皇甫静夜恭敬地单膝跪在凤笑天面前,“别说西良,哪怕您将来要和天下为敌,我们皇甫家族都将跟随您左右,我皇甫静夜都将誓死效忠您!”皇甫静夜静静地看着凤笑天,即使没有信物,我也会终生追随你,荣辱与共。

    皇甫静夜不知道的是,他今天说的话最后都一一应验了。后来,凤笑天果真和天下为敌,而他也如今天誓言里所说的一样,对她生死追随。

    (先更一章,满足哈亲们。母亲节要到了,亲们表忘记祝福自己的母亲哟!)

    第二卷 十八、准备工作

    这样的结果显然出乎凤笑天意料,皇甫静夜恭敬的态度也让凤笑天很不适应,“皇甫哥哥,男儿膝下有黄金!你快点儿起来!”

    凤笑天拉起了皇甫静夜,“天儿比你小多了,你不要您来您去的,把我叫那么老,显得生疏。哥哥的意思我已经明白了,也放心了。”

    凤笑天忽然有一丝愧疚,自己刚才还在为怎么让沧海遗珠在凤朝国消失而头疼!现在她觉得自己其实是在拿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四哥的事让自己乱了分寸失了理智,真不应该这样敌我不分。

    “皇甫哥哥,谢谢你。”凤笑天满怀歉意地看着皇甫静夜,为自己刚才的念头nei疚着。可是她双颊微红,略带歉意的表情落到皇甫静夜眼里却是无比暧昧,皇甫静夜的脸红了起来。

    看到皇甫镜夜红透的脸,凤笑天觉得这个男人真得很可爱,决定逗逗他。

    “皇甫哥哥,西良的男子一般多大年纪娶亲啊?”皇甫镜夜很惊讶凤笑天忽然转移的话题,不过还是老实回答了她,“一般16岁成年之后就可以娶妻了。”

    “哦。”凤笑天点点头,“我记得皇甫哥哥大我10岁,那哥哥你今年已经20岁了,怎么还不成亲啊?莫非哥哥你好男色?”凤笑天摸着下巴,笑眯眯地看着皇甫静夜。

    皇甫镜夜发现凤笑天兜了个大圈子,最后把问题问了自己身上。天儿天儿,你真的不明白我的心么!皇甫镜夜苦笑一声。是你不懂还是你不想懂!

    叹了口气,凤笑天主动地走到皇甫镜夜面前,揽着他瘦长的腰,靠在皇甫静夜怀里,“皇甫哥哥,天儿谢谢你!天儿知道哥哥心里的想法,天儿心里也有哥哥!”听到凤笑天这样坦白,皇甫镜夜的心跳得厉害。

    “天儿,你说的是真的?”皇甫静夜盯着凤笑天。“恩!”凤笑天点点头,“等我长大好不好?等天儿长大了做你的新娘!”“好!”皇甫镜夜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幸福过。

    看到这个场景,枫悄悄地退了出去。他早就知道皇甫镜夜深爱着凤笑天,同样是男人,这样暗恋的心情他能体会的出来。虽然不愿意和别人分享凤笑天,可是她那么优秀,身边不可能只有自己一个人。这些是自己早就预料到的,但是真要面对的时候心里为什么那么酸那么痛。

    枫临走时温柔又受伤的眼神让凤笑天的心里一痛,可是人生有很多事情是身不由己的。枫,对不起!

    离开了沧海遗珠,凤笑天上了马车。双颜很兴奋,一路上都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她们买了很多小东西,说要带给四兰。枫在外面沉默地赶着马车,没有任何表情,凤笑天也没多说什么。

    这两个人之间沉闷的气氛一直持续到晚上。夜,静了下来。

    “枫”,凤笑天刚叫出名字,枫就出现在面前。“枫,我要你陪我睡!”枫看着难得表现出稚气一面的凤笑天拒绝道:“主子,枫不敢越矩。”

    “哎呀!我眼睛里眯进东西了,你过来给我看看。”这样不成,就用那样,我就不信你不上钩。一听凤笑天说不舒服,枫心一紧张,赶快走上前。

    等枫走到面前,凤笑天蹦起来爬到枫身上,迅速地在他唇上亲了一口。“不是说了要你叫我芊芊的么,看你不听话,这是惩罚!下次再叫错我就亲两下,下下次就亲三下,一直亲到你习惯为止。”

    凤笑天笑盈盈地看着枫,“说,你是不是吃醋了?今天一天都不跟我说话!”“枫不敢。”

    听到枫恭敬的声音,凤笑天立刻从枫身上下来,站到一边。“枫,你非要这么生疏地跟我说话么?如果我没事,你就要远远站在一边么?”凤笑天冷冷地看着枫。“枫不敢。”枫退到一边。

    凤笑天转身上了床,掀开被子钻了进去,“枫,我以主子的身份命令你上床陪我睡觉!”凤笑天紧盯着枫。

    迟疑了一下,枫脱下鞋子上了床。“脱掉上衣,只留下里面的裤子。”枫顺从的照做了。

    凤笑天伸手拔下枫头上的簪子,枫顺滑的长发披散下来,挡住了他的表情。接着,凤笑天散开了自己的头发,她把两个人的长发混在一起,编成辫子,一边编一边念着“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大功告成!”凤笑天拍拍手,两个人长长的头发纠缠在一起,成为了一根麻花辫。

    “枫,不要怀疑我对你的感情好不好!今天看到你那个样子我好难过,好心痛。”听到凤笑天的深情表白,枫侧身搂着凤笑天,“芊芊,对不起,我不该吃醋,你这么优秀这么美好,身边以后会有更多的人。我只是担心……”

    枫的话没说完就被凤笑天掩住了嘴,“枫,不管以后会有谁来,你要记住,你在我心里的位置是无人能代替的。相信我!”听到了凤笑天的保证,枫的心轻松下来。“对不起!”

    “呵呵,枫,你这个样子好迷人哦!可惜我年纪太小了,不然我可是要先上车后补票咯!”凤笑天调笑起枫来。虽然不知道上车补票是什么意思,但从凤笑天的表情枫也猜得七七八八,他的脸立刻烧了起来。

    “好了,不逗你了。我们睡觉吧!不知道为什么,病了以后我特别怕冷,晚上都睡不暖和!”凤笑天凑到枫身边,抱住他的胳膊。

    “枫,晚安!”在枫额头上亲了一下之后,凤笑天闭上了眼睛。枫还在回味晚上突如其来的幸福,凤笑天忽然睁开眼睛说了句“枫,你也可以亲我的!”然后又闭上了眼睛。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虽然已经是夏天,但凤笑天的身体依旧冰冷。枫小心翼翼地把凤笑天揽到怀里,任她贴着自己,用自己的体温温暖着她。想到怀里小人儿前段时间受的苦,枫心里暗自发誓,芊芊!我一定要让伤害你的人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从今天开始,春决定每天两更,以此来感谢亲们的支持和厚爱!吼吼!偶素好银吧!)

    第二卷 十九、迷彩服

    和往常一样,早上起来,朝颜第一件事情就是来凤笑天房里伺候她起身。刚进门,看到一副暧昧的画面,朝颜没敢出声,她悄悄地退了回去。

    “朝颜,天儿还没有醒么?”朝颜刚转身,德妃的声音就在她身后响起。“回娘娘,主子还睡着。”朝颜的声音磕磕巴巴起来。

    “怎么了?是不是天儿又病了?”察觉到朝颜的异样,莲姬快步走到门口,推门走了进去。

    天啦!莲姬捂住自己的嘴,凤笑天小猫一样趴在枫身上,被枫搂在怀里。莲姬揉揉自己的眼睛,仔细再看还是这样,不是眼睛的问题。自己的女儿早熟确实是没错,可是她现在才10岁,这样也可以!莲姬觉得头大。

    正睡得迷糊,枫忽然觉察到屋里有人,立刻惊醒了。该死!昨天怎么睡那么沉。再一看德妃娘娘站在一边,脸上的笑容很深刻。感觉到怀里的人儿,枫才想起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凤笑天紧紧贴着枫,小手揽着枫的肩膀,睡得深沉。

    “嘘!”德妃做了个安静的手势,让枫继续保持这个姿势,别吵醒凤笑天。然后蹑手蹑脚地走了出去,关上门的时候还冲枫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都走了么?”德妃关上门,凤笑天就抬起了头。“芊芊,你醒了!”枫惊讶道。

    “夫君,早上好!”凤笑天在枫脸上亲了一口。“夫君……”枫愣住了。“怎么?你不想对天儿负责么?人家的清誉都被你毁了!呜呜呜……”听到呜咽声,枫紧张起来,“不是啊,我没有。”

    “哈哈!逗你呢!”一看,凤笑天脸上哪里有泪,枫知道自己又上了小丫头的当。

    “我不管,反正被你看了也被你摸了,你要对我负责!”凤笑天耍赖起来。看着凤笑天一点皇女样子都没有,枫笑了。

    “说!你当不当我夫君!”转脸,凤笑天又变成蛮横样。

    “好,我对你负责。”

    “我不信!你亲我一下我就相信你。”凤笑天亮晶晶地眼睛盯着枫。

    枫今天才发现原来凤笑天还有当流氓的潜质。没等枫的嘴唇亲过来,凤笑天主动吻上枫的唇,“记住,你已经跟我一吻定情了。从今天起枫就是我凤笑天的夫君,我是你的妻子。”

    凤笑天信誓旦旦地承诺着。恩!枫使劲点点头。

    枫慢慢拆开被凤笑天编在一起的头发,起身伺候她穿上衣服,细细为她梳了头发。两个人洗漱完毕之后,凤笑天拉着枫走了出去。

    “天儿起来啦!”一出门就看到两位大人物坐在外面。不用说,一位是女皇凤君阳,一位就是天儿的美人爹爹莲姬。

    “娘亲、爹爹早上好啊!”凤笑天上前打招呼。“还早啊,娘亲我都退了早朝了。”凤君阳在旁边调侃到。凤笑天嘿嘿一笑,反倒是枫不好意思起来,想挣脱被她拉着的手。凤笑天看了眼枫,用眼神告诉他“现在才知道不好意思啊,晚咯!”

    凤笑天拉着枫跪到女皇和德妃面前。“娘亲,爹爹,今天请您二老做个见证,我愿意娶枫为夫,生死相随,不离不弃!”说完,凤笑天磕了三个头,枫也跟着磕了头。

    “好!好!”看到女儿幸福的样子,女皇也很开心。“爱妃,你觉得如何?”凤君阳问身边的德妃。

    “陛下,臣妾也一直都很喜欢枫儿,有他照顾天儿,臣妾很放心。”莲姬满意地点点头。

    “那朕就……”知道娘亲要赐婚,凤笑天连忙再次跪下:“娘亲,天儿现在还小,不打算这么早纳妃,天儿打算成年之后再娶枫。而且天儿也不想枫那么早就失去自由,顶着王妃的头衔规规矩矩地呆在家里。”

    “好!娘亲答应你!”

    “枫,你过来!”德妃招手让枫过去,“爹爹,你找枫做什么啊?”看见美人爹爹带着枫离开,凤笑天很好奇。

    “还没成亲就这么护着他啊!”莲姬笑着说,“枫,不错嘛!把我们家天儿吃的死死的。别担心,爹爹只是带他去说一些我们男人之间的话!”男人之间的话?凤笑天笑了笑。

    “天儿,到娘身边来!”凤笑天听话地走到凤君阳面前,凤君阳仔细看了看小女儿,“睛神好了很多,不错!鸿儿已经到皓月了,蓝夜女皇册封他为鸿妃。听说夜微蓝很宠你四哥哥,你现在应该放心了!”凤君阳这样说了,凤笑天只好乖巧地点点头。

    呵呵,凤笑天心里冷笑着。夜微蓝比娘亲岁数还大,四哥哥都可以当她儿子了。即使她宠四哥哥又怎样?四哥那样的人儿不是那个老女人能指染的。凤笑天低垂着头,看着水里的倒影。四哥哥,委屈你了……

    女皇走后过了好久,枫才回来。“枫,爹爹跟你说了些什么啊?”凤笑天打量着枫,他从莲姬那儿回来就一直红着脸。“娘娘没说什么。”枫慌忙地遮掩,心里想娘娘说的这些哪能让你知道啊。

    “枫,你都是我夫君了,怎么还叫娘娘啊,应该改口跟我一起叫爹爹!”凤笑天叉着腰站到枫面前,笑吟吟的,“说!爹爹跟你说了什么,你的脸怎么红得这么厉害?”凤笑天戳了戳枫的脸。

    “你不说我亲自去问美人爹爹。”说完,凤笑天做了个转身的姿势。

    “别去!”枫抓住她的手,“那你告诉我嘛!悄悄在我耳边说,我不告诉别人!”扭捏了半天,枫在凤笑天耳边支吾着。

    原来德妃是跟枫“传授经验”。

    “哈哈哈哈!”凤笑天大笑起来。前世自己好歹也有那么多男朋友,那个也有经验,这些还用人教么!看到凤笑天笑弯了腰,枫的脸烧了起来。

    “美人爹爹也真是的,教坏小孩!我才10岁呢!办那个事情怎么也要等到15岁成年吧!太早啦!”凤笑天笑着说。

    “不过枫,你确实要多学点儿,到时候咱们理论联系实际,用实践来检验真理!”看到凤笑天越说越没正经样,枫扭身就出去,不再理她。

    “好了好了,不生气!”凤笑天追上来,在枫脸上亲了下,“我有事儿跟你说。”

    (春早上来,看到春的文上了热门推荐,开心哟!~\(≧?≦)/~啦啦啦!谢谢亲们!谢谢编辑大大!谢谢走过路过没有错过的各位!春决定:今天多更一章!)

    第二卷 二十、中秋佳节

    凤明辉走后,凤笑天起身出来,到花园透气。

    “天儿。”一个陌生的声音在叫自己,凤笑天回头一看是皇后梅桑。“天儿,我可以这样叫你么?”梅桑亲切地看着凤笑天。“皇后娘娘!”凤笑天恭敬地行了礼,“娘娘当然可以叫我天儿。”

    “天儿似乎不喜欢宫里的宴会呢!”梅桑走到凤笑天身边。“是啊,很闷,很无聊。”凤笑天如实回答了皇后的话。“呵呵”,梅桑轻笑一声,“早听说五殿下不拘小节,性情爽直,看来果然如此。”“那个,嘿嘿。”凤笑天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天儿,我母亲的事情,谢谢你了。”梅桑看着天上的月亮。

    凤笑天知道皇后的意思,梅桑的母亲梅不悔年初去世,凤笑天劝女皇百善孝为先,所以凤君阳为国丈举办了隆重的葬礼,为此皇后非常感谢凤笑天。

    “皇后娘娘,您太客气了!按辈分我应该尊国丈大人一声祖母。这是我应该做的。”

    “不管如何,我都要亲口对你道谢。母亲大人过世,我在世间也没有什么留恋了。”梅桑落寞的表情落在凤笑天眼里,凤笑天忽然觉得皇后有些可怜。没有子嗣,也没有帝王的恩宠,即使顶着皇后的凤冠掌握着凤印,可那又有什么用。

    “天儿,以后有需要我的地方只管开口。这是我欠你的。”皇后的话让凤笑天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不过虽然皇后不受宠,但他好歹是后宫之首,有了这个承诺也不错。凤笑天心里一阵得意。

    好不容易呆到宴会结束,凤笑天拉着凤子萧到了柳咏晴府中,接来了凤菲然,三个人来到凤笑天的王府。

    回府一看,其他人早到了。宴席摆在翡翠湖边,不分尊卑不分贵剑,所有人都到场了。桌子上摆满了月饼、点心、水果、瓜子、杏仁等零食,还有酒。凤笑天说过节不喝酒不喜庆,所以命人搬来二十坛酒,

    “今天全府放假!不醉不归!”凤笑天还嫌不好玩,要人搬来了大鼓,还叫人拿来朵大红的绢花,要玩击鼓传花。

    “花落谁手里,谁就表演节目。不管是跳舞、唱歌还是讲故事,讲笑话都行!不表演节目就要罚酒喝!”凤笑天仔细地跟在场的人讲着规则,她担心有人不参加,最后加了句“谁得到的笑声和掌声最多,大家评选出来,本殿下有奖品送!”

    一听殿下说要亲自奖赏,所有人的积极性都调动起来了。

    “殿下,奖什么啊?”有人问。

    “你们想要什么?”

    “就请殿下唱个曲子!”一个小侍在一旁叫道。

    “对!就唱首曲子!”他的提议得到了所有人的支持。

    “好!绝对没问题!”凤笑天拍胸脯保证。

    何韵书主动提出自己做击鼓人,蒙上他的眼睛,击鼓传花就开始了。每个人拿到花赶紧丢给下一个人,生怕鼓点停下来的时候绢花落在自己手里。

    “咚咚咚咚咚!”鼓声停了,花被人丢在修斯怀里。

    凤笑天带头在旁边喊着:“修斯来一个!来一个修斯!一二三四五,我们等的好辛苦!一二三四五六七,我们等的好着急!”这些都是凤笑天以前在大学军训的时候学来的,前面儿还教给了修斯他们,让他们训练之余多了很多乐趣。

    周围的人听着觉得好玩,也跟着凤笑天一起这样叫。

    修斯大大方方地站到了中间的空地上,他的节目是跳舞,旁边的老乐师拿出琵琶为他伴奏。月光下,美丽的栗发男子合着音乐踩着节拍舞动着,仿佛月下睛灵。一曲终,大家都拍手叫好。

    修斯红着脸回到座位上,他悄悄瞄了眼凤笑天,正撞上她笑吟吟的目光,凤笑天对修斯做了个很棒的手势,修斯觉得自己心里像喝了蜜一样甜。

    鼓声继续响起,花在人们手中传递着,鼓声停,花落在轩辕炙炎手里。

    “炙炎来一个!”凤笑天带头,后面人跟着起哄。“我不会唱歌也不会跳舞。”轩辕炙炎第一次发现自己很多不会。“别的呢?乐器会不会?”凤笑天偏着头问。“也不会。”轩辕炙炎摇摇头。

    “天啦!炙炎,你的生活好单调,很没乐趣呢!”凤笑天夸张地说,“吹口哨会不会?”她吹了一段调子。“不会。”轩辕炙炎还是摇头。

    “我知道你会什么了!”凤笑天拍手说,从树上折断根树枝递给轩辕炙炎,“舞剑!”轩辕炙炎接过树枝看着凤笑天,“我给你伴奏。”凤笑天从乐师手里拿过琵琶。

    琵琶声急促,美人挥着树枝起舞。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凤笑天修长的手指在琴弦上夹、弹、滚、挑、拨,轩辕炙炎跟着急促的琵琶音起舞,舞姿矫健敏捷,恰似天神驾龙飞翔,起舞时剑势如雷霆万钧,令人屏息,收舞时平静,好象江海凝聚的波光。

    所有人都看着场上的那个伟岸的男子,忽略了他白金的头发和琥珀的眼睛,只是沉浸在音乐里,沉浸在剑舞中。末了,凤笑天右手双挑,一曲终。轩辕炙炎也停在这一刻,两个人配合得完美无缺。

    掌声,还是掌声。轩辕炙炎走到凤笑天面前轻轻说了声“谢谢!”这次舞剑,让他和其他人的距离拉近了很多,这些都是因为凤笑天的帮忙。凤笑天嘿嘿一笑,“你舞得很好!”

    “殿下,小人走过那么多地方,从来没有听过殿下今天弹奏的曲子,请问这首曲子是何人所作,名字叫什么?”老乐师走上前。

    “这首曲子叫《十面埋伏》,是我无意中听一老妇弹奏,记了下来。”凤笑天解释道。

    “真是好曲!前面威武雄壮,如临战场;后面凄切悲壮,像英雄暮歌。”苍茫在旁边感慨。“师兄说的极好!这曲子就是描写楚汉垓下决战,汉军用十面埋伏的阵法击败楚军,霸王项羽自刎乌江的场景。”众人纷纷拍手说好。

    击鼓传花继续着,很多人表演了节目。最有趣的是牛魔王,唱了一段她们家乡的山歌,没人能听懂,但她唱得声情并茂,表情十分好玩。

    (春非常感谢亲们的支持!一路有你们,春很感动!春会更加努力写文,不辜负大家对春的期望!)

    第二卷 二十一、醉酒

    “枫,你去守着,别让人靠近。我要和木说些事情。”凤笑天和枫来到宫里最冷清偏僻的地方──冷宫。“好!”枫转身走了出去。

    “木,我要你查的事情,结果如何?”凤笑天摘了朵花在手里玩弄着。

    “根据陈公公给的资料,属下现在已经把目标锁定在暖香阁的玫红身上。自四皇子离开之后,他主动申请去做洗衣奴,很安分。不过属下查到,玫红曾经偷了四皇子的东西去当铺,事后四皇子并没有责罚他。”宫墙的音影下,隐约站着一个人。

    “哦?”凤笑天捏碎花瓣,抛向空中,红色的碎片纷纷而下,“这几天找个机会让我见见他吧!我到想看看是谁给了他这么大的胆子,敢偷我四哥的东西。既然有了前科,没准儿画像也是他拿的。”

    “是。”木的声音不带任何表情。

    “蜜蜂们的训练进展怎么样了?”凤笑天换了个话题。

    “每个人都很努力,殿下教的训练方式大家已经很快适应了,那些孩子们进步很快。”

    “不着急。慢慢来,我有的是时间。”凤笑天笑了笑,“半年,我等你半年。半年之后宫里的每个皇妃身边都要有我的蜜蜂,其他几个殿下身边也要有。让他们潜伏在深处,什么都不做,花期未到,还不是采蜜的时候。”

    “是。”木恭敬地回答道。

    “木”,凤笑天转身走到音影里,盯着一身黑色的木,“你的主子是我,我不希望其他人知道我的事情,包括你的前任主子,我娘亲。”

    “属下明白。属下只是殿下的奴才。”木依旧冰冷。

    “错!你不是奴才。你是我的眼睛,我的耳朵,我的手,我的刀。木,你是我不可缺少的助手!”音影下,凤笑天笑得无比妖艳,“枫动了情,已经不适合保护我了,以后你就跟随我左右吧。”

    “是!属下告退。”木退了回去。

    “枫,今天陪我去屠龙师傅那儿,生病的时候师兄送礼物来探望我,也该去答谢他。我们走吧!”出了冷宫,凤笑天上了马车,和枫来到了国师府。

    考虑到苍茫才15岁,凤君阳只安排了个谏言官职给他。屠龙目前仍然继续担任国师,等苍茫满了16岁,屠龙会卸职,女皇将任命苍茫当国师。

    “殿下请!”管家在前面给他们带路。几个迂回,见到一片宽敞的草坪,苍茫站在中间,依旧单薄,依旧是一身蓝衣。

    “师兄,好久不见!”凤笑天走了过去。“五殿下好!”苍茫礼貌地请安。“师兄,跟你说了要你叫我天儿的。”凤笑天撇撇嘴。

    “好,那恭敬不如从命。”苍茫依旧很礼貌,“不知天儿今天来有什么事情?”

    “没事就不能来看师傅来看师兄你了么?”管家搬来坐椅,凤笑天坐上去,翘起腿。“不是。天儿随时都可以来。”苍茫赶紧解释。

    “呵呵,这可是师兄你说的。我以后会常来打搅师兄的。”听凤笑天这样说,苍茫心里很高兴。“我今天是来找师傅的。当然,还要答谢师兄。前儿个师兄送来的书我都看了,很好。”

    凤笑天招了招手,枫递过来一根盲人手杖。“我新做了根手杖送给师兄。”凤笑天把手杖塞到苍茫手里。这是一根用竹子做的手杖,通身翠绿,散发着柔和的光,用火烤过,还上了油。

    “礼物我收下了,谢谢天儿。”苍茫握着手杖,感到从上面穿来的暖意,应该是用暖和玉做的手柄。手杖的顶端系着两个小铃铛,一动便会发出清脆的响声,听声音铃铛应该是用银子打造的。真是个细心的人!

    “师傅在书房,天儿自己去吧,我就不陪你了。”

    “好!对了,外面太阳晒得厉害,师兄还是早点回屋,别中暑了。”天儿,你是在关心我么?苍茫嘴角露出一丝难得的笑容。

    “师傅!”再次看到屠龙,凤笑天觉得他苍老了很多。

    “你来啦!身体好些了?”屠龙看着笑眯眯的凤笑天,心里咯■一下紧张起来。每次看到凤笑天笑得像只小狐狸一样,屠龙就觉得心里没底儿,不知道这个古灵睛怪的徒弟又要做什么。

    “师傅,您别紧张!我今天来没别的事情,就是找您聊聊天的。”凤笑天坐到椅子上,尝了口桌子上的点心。“真不错!地道的凤朝梅花酥。不知道蓝夜有没有,那边的人喜欢大块儿吃肉大碗喝酒,这样睛细的点心四哥是吃不到咯。”

    凤笑天慢慢品尝着,拿起茶壶倒了杯茶给自己。“上好的碧螺春!师傅,您可真会享受啊!听说蓝夜那边只有茶砖喝,我可怜的四哥哥恐怕永远都闻不到这么地道的茶香了。”

    凤笑天翘着二郎腿,细细品一口茶,慢慢尝一口点心,一脸满足的样子。屠龙站在一边没说话,他觉得自己特没骨气,见惯了那么多大风大浪,怎么总在这个小丫头面前吃瘪呢?

    “师傅,您坐啊!”凤笑天示意枫,枫连忙搬了把椅子到屠龙身边。“您老站着,不然别人看见以为我摆皇女架子给您罚站呢!”

    吃好喝好之后,凤笑天弹了弹身上根本就不存在的灰尘。“几日不见,师傅您可是老了很多啊。”凤笑天啧了下嘴,“呵呵,丢人,的确很丢人!那么大一个国家,只能靠送男人和搭上财宝来换取和平,还美其名曰和亲,这脸确实丢到家了。不光是您这位大名鼎鼎的国师丢人,这更是凤朝国的耻辱。”

    屠龙明白凤笑天今天来的意思了,兴师问罪,替她四哥。

    似乎读懂了屠龙眼里的意思,凤笑天笑得灿烂,“我今天可不是来兴师问罪的,本殿下的时间没闲到这个地步。我好歹也叫您一声师傅,今天我纯粹是以徒弟的身份来跟您探讨一些问题,想向师傅请教。”

    屠龙觉得凤笑天病好之后就像变了个人一样,原本清澈纯净的眼睛里多了游戏人间的神情,仿佛能够看穿一切,但又不屑一切。

    “殿下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说吧。”知道凤笑天有事情要说,屠龙挥手让周围人都下去。

    (先发两章,满足哈大家!春要开始码字了,不然春的存稿都被亲们给掏光了!码字码字!下午回去的时候会再传一章上来,偶现在要码字了!网吧上网好贵的说……春没有自己的电脑……)

    第二卷 二十二、他们的秘密

    凤笑天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把脑子里想了无数遍的话讲了出来。

    “师傅,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现今大陆上已经太平了很多年,各国虽然表面上没有太大波澜,但是私底下都在养睛蓄锐。这次蓝夜南下,充分暴露了我国在军事上的弱点。”

    凤笑天手指沾了茶水,在桌子上画出了地图,“我们凤朝地处大陆中心,被五国包围,倘若有一天他们联手,您说后果会如何呢?”五个箭头,分别指向中间的凤朝国。

    凤笑天的话没有说完,留给了屠龙很大的想像空间。她说的很对,这些也是屠龙最近在考虑的问题。屠龙深深地看了眼凤笑天,没想到你这么小就有这样的见识,看来以前还是低估你了,又或者这位殿下一直都如此,只是隐藏得很好。

    “那依殿下来看,我们应该怎么做呢?”屠龙很诚恳地问道。

    “我一个小孩子,也没什么中肯的意见。”凤笑天微微闭上眼睛,“关于这些,想必师傅您已经有了对策。我今天班门弄斧,在您面前卖弄。如果说的不对,请您指教。”

    “我觉得有五点可以做:

    第一、派使团北上,和蓝夜加强互邻友好合作关系。既然蓝夜要和亲,四哥哥做出了那么大的牺牲,我们要让四哥哥的牺牲变得有价值起来,蓝夜拿了东西得了人,好处不能让他们白拿;

    第二、和渊一直依附凤朝,但私底下却一直摇摆不定。对和渊我们要采取联姻政策。和渊三皇子桃之夭夭深受桃明渊的宠爱,他已经快13岁了,马上就到了适婚的年纪,凤朝不妨派人去求亲,恩威并举,要把和渊死死地跟我们拴在一根绳子上。至少,有了事情他们不能临阵倒戈;

    第三、三军未动,粮草先行。要大力发展农业,奖励农民耕种,为未来的战争做好充足的准备。有战争就会有伤亡,朝廷要鼓励生育,对于生育多的家庭要给予奖励;

    第四、发展舆论。调动全国人民的爱国热情,让每个人都以凤朝兴旺为荣,凤朝衰败为耻。

    第五、改革军队,采用新的训练方法,改良士兵装备。还有,绝对不能克扣士兵们的饷银。目前我能想到的就只有这些。”

    “等等,你慢慢说,为师没记清楚。”凤笑天劈里啪啦说了这么多,屠龙的思维还没跟上,凤笑天只好又重新回来慢慢地再说了一遍。

    “殿下,这些都是你想到的么?”

    屠龙看着眼前歪坐在椅子上一脸散漫的凤笑天,“嘿嘿,也不全是。还要多写您的游记!”

    难道五殿下仅仅凭那几篇游记就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天才啊!屠龙很惊讶着。

    “可是蓝夜人好战,恐怕不会那么轻易跟我们和平相处。”屠龙忧心忡忡。

    “师傅,蓝夜人虽然是好战份子,但是据天儿所知,他们大多性情豪爽,不是诡计多端的人。这次能想到这么聪明的办法,必定是后面有高人指点。不然凤朝怎么会遭受南北夹击?”

    凤笑天顿了顿,“如果可以,我们就先委曲求全,满足他们不过分的要求,并且要加强北方的防御。至于他们今天欠下的,以后一笔笔问他们讨回来!战争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发,我们需要至少要五年的时间来准备。对蓝夜,我们是花钱来买和平,买时间!”

    花钱买备战时间,这位小殿下的想法真是惊世骇俗,不过也是非常可行之策。屠龙点点头。

    “而且,我们可以先从根基上瓦解他们。”凤笑天睫毛一翘一翘的,“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慢慢瓦解他们的经济,五年之后他们就成了空架子。这个就由我来做好了!”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屠龙没有听过这样的话,但从经济上下手确实是很音损的招数,虽然短期看不到成效,但是日积月累,时间长了那可是会让一个国家都垮掉啊!屠龙不得不收起长者的姿态,平等地看待凤笑天。

    “殿下,如果和渊不答应联姻怎么办?和渊现任大将军程强对凤朝很敌视,程强可是名将,出了名的忠心耿耿。”屠龙继续问道。

    “和渊不会拒绝的,他们顶多增加些阻碍,拖延拖延时间。再说我们可以使美人计啊!师傅不记得吴王夫差是怎么亡国的么?花两三年时间培养些才貌双全对凤朝国忠诚的人,等桃明渊寿辰的时候送过去,自古多少英雄豪杰死于枕边风。再说桃明渊不是很宠信大臣言措么,这个人很贪,可以被我们利用。”

    凤笑天抿了口茶,“维护他国利益的人,就是我们的敌人,必须除掉。”凤笑天笑得很明媚,屠龙却看到她灿烂笑容下的冰冷。

    “后面的三点师傅也不是很明白,请殿下再说仔细点儿!”屠龙变得谦虚起来。

    “师傅!朝廷里不是有那么多大臣么!国家养她们不是让她们帮忙消耗粮食的,再说不是有师兄么!农业就让他去想好了。正好发挥他的聪明才智,而且师兄也需要在朝堂上立足,朝臣可不会因为他是您的徒弟就手下留情。军队的事情我还不了解,我打算等出去开府了拿亲兵做试验,成功了再跟说。至于舆论,我也只是有了个大概的轮廓,还在构思中,想到了再请师傅帮忙。”

    凤笑天站起来,“师傅,诸葛亮是怎么死的,你知道么?他是累死的。所以不要什么事情都揽到自己身上,要尽可能的压榨那些当官的,让她们多动脑子多想办法多为百姓办事。国家不是娘亲一个人的!凤朝国不养那些没用的废物。”想到早上娘亲憔悴的面容,凤笑天就觉得心疼。

    “殿下既然有这样的建树,为什么不亲自对陛下说。”屠龙看着凤笑天。

    一听屠龙这样说凤笑天笑了,“师傅,您说如果别人知道这些主意是我出的,会怎么做?如果蓝夜出现一个我这样的人,您会怎么做?”

    “除去她!不然将是我国心头大患。”屠龙肯定地说。

    凤笑天拍拍手,“所以,您刚才那个建议完全就是让我去送死。”凤笑天接下来的话更让屠龙吃惊,“师傅,您真以为这次蓝夜入侵是因为他们受灾这么简单么?南北同时出击,咱们凤朝国里面真就那么干净么?”

    看到凤笑天似笑非笑的表情,屠龙呆住了,自己从来没想过这一点。

    “你是说凤朝有人勾结他国?”

    “嘿嘿,这可是您说的,我什么都没说。再说什么都得讲证据不是!所以这些话只是咱们私底下说说而已。”没多说,凤笑天知道这句话已经在屠龙心里造成了多大的影响。

    (祝所有亲们的母亲节日快乐!)

    第二卷 二十三、不当孬种!

    “好了,今天陪您聊了这么久,您也累了,徒儿就不打搅您休息!您呢,好好想想怎么跟娘亲解释您想出来的这五点。”凤笑天走到屠龙跟前,“师傅,徒弟我的小命可是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10部分阅读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10部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