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9部分阅读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_np文 作者:春棠大人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9部分阅读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_np文 作者:春棠大人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9部分阅读

    是说了不让你们随便跪么。”凤笑天让夕颜站起来,“我的意思是,以前只带枫出去,忽略了你们。以后出宫我会带着你们,想去什么地方跟我说一声,到时候带你们去。”

    “真的么!主子您真好!”夕颜站起来,一脸喜色。到底还是小孩子。

    (今天偶出去,看到武汉多了公共自行车站,提倡租借自行车,“绿色出行”,可以去办卡。好多人啊!偶也想办,可是偶不会骑自行车……纠结啊……)

    第二卷 十二、佘灵的效忠

    佘灵,佘灵。玫红的事儿已经过去三个月了,凤笑天坐在摇椅上躺了一下午,开始思考有关佘灵的事情。

    前段时间凤笑天收到陈三梅递来的条子:佘灵,7岁卖身到蝴蝶家,一直伺候蝶姬,后来随蝶姬入宫,是蝶恋宫的总管。此人看似随和实则圆滑,善于伪装,在宫里口碑很好,是淑妃蝶姬的左膀右臂,对蝶姬忠心耿耿,没有特殊的兴趣爱好,不好收买。

    似乎,很难攻克呢!凤笑天跟随摇椅晃悠着。

    是人就有漏洞,有漏洞我就能找到。凤笑天站了起来,“木,去查佘灵是哪里人,因为什么卖身为奴,伺候蝶姬前住哪儿,有什么亲人。每次出宫都去哪儿,见什么人。”“是。”

    三天之后,“佘灵七岁母亲过世,为了养活他生病的弟弟,佘灵被他父亲卖到蝴蝶思远家。”木的办事效率很高,只用三天,凤笑天就拿到了佘灵的详细资料。

    “他每半个月会出宫一次,出宫前都会去太医院取药,出了宫会去这里。”木指了指地图上的一个小巷子。“属下后来去查探,里面有一个二十来岁的男子,身体似乎很不好。”

    “应该是他弟弟吧!”凤笑天笑了笑。

    佘灵对蝶姬忠心耿耿……她想到了陈三梅在字条上写的话。呵呵,那就看看你的忠心在你主子眼里值多少钱吧!凤笑天把木叫到身边,轻轻在他耳边说了一些话。

    “是,属下告退。”

    十天之后,蝶恋宫。

    “娘娘,您一定要为奴才做主啊!”佘灵跪在蝶姬面前,泪痕满面。“你先起来,有事慢慢说。本宫给你做主!”蝶姬皱着眉头。

    “娘娘,您一定要杀了张皓为奴才报仇!”佘灵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在蝶姬面前哭诉,弟弟惨死的模样还在他眼前浮现。

    原来他今天照例出宫去探望自己生病的弟弟,没想到见到的却是弟弟的尸体。最后,佘灵抓了伺候弟弟的人逼问,他说来了一个女人直接冲到公子房里,后来他再去看,公子就死了。佘灵一看屋里的情形就知道弟弟是被人非礼了,弟弟死前惊慌的眼睛定格在那里,胸口的那把刀以及床上的污秽似乎控诉着一切。

    “你怎么知道是张皓做的?”蝶姬眉头拧成一股绳。张皓是蝴蝶思远的亲信,确实有些好色。不过蝴蝶思远很重视她,蝶姬有什么事情也是派张皓去做,这个人少不得。

    “伺候我弟弟的小奴记得她的模样,我带他去见了张皓,他立刻认出了她。而且,而且张皓也承认了。”佘灵咬牙切齿地说。“原来那病秧子是公公您的弟弟啊?呵呵,味道还不错!”张皓嚣张的表情让佘灵恨不得立刻杀了她。

    “求娘娘为奴才做主。”佘灵跪着磕头。

    “我想想,你先下去吧。”蝶姬挥了挥手。

    蝶姬想到的结果是让张皓给佘灵赔罪,并罚了张皓一顿板子和一些钱财。蝶姬的原话是人死既然不能复生,那杀了张皓也没用,而且你们都是本宫的亲信,本宫不希望你们之间的矛盾坏了本宫的大事。

    知道答案之后,佘灵心如死灰,自己忠心不二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再怎么讨主子欢心还是改变不了自己的奴才身份,最后连亲生弟弟都保护不了。怨恨的种子在佘灵的心里生出了小芽。

    “如何?”凤笑天尝了口御膳房新做出来的点心。

    “如殿下所料。”木安静地站在一旁。按照凤笑天说的,木设了计,引张皓到了巷子里,后来的一切就理所当然地发生了。只是那把刀,是木在张皓走后添上的。

    “过段时间,取张皓的头送过去祭拜他弟弟。告诉他,我要他效忠五年。”凤笑天闭上了眼睛。

    “弟弟!哥哥没用,不能给你报仇!”佘灵跪在弟弟坟头,泪如雨下,“你放心,哥哥就算拼了命也会杀了张皓!”想到蝶姬对自己的态度,佘灵眼里充满了仇恨。

    “就凭你?张皓的武功可是很不错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佘灵身后出现了一个人。

    “你是谁?”佘灵警惕地看着来人,一身黑衣,蒙着脸,两只眼睛波澜不惊。

    “我家主人知道公公受了委屈,所以特地派我送份儿礼物给公公。”黑衣人把手里的木匣放在佘灵面前。佘灵小心翼翼地打开匣子,里面装着张皓的人头。

    “好!好啊!”佘灵笑出了眼泪,“弟弟,你看到没!这个恶人已经死了!哈哈哈哈!”佘灵的哀嚎像受伤了的野兽。过了好久,佘灵擦干眼泪,“说吧,主人要我做什么?他既然帮我报了仇,了了我的心愿,就是佘灵的主人了。”佘灵明白,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我家主人只要公公效忠五年,请公公帮忙做一件事。”黑衣人丢了半块玉佩给佘灵,“这五年里,公公的代号就叫渔夫,时候到了,自然会有人拿着另外半块玉佩来找你。如果在五年里并没有拿玉佩的人出现,五年之后公公就自由了。”

    佘灵还不太明白,黑衣人已经不见了。五年,好!佘灵把半块玉佩小心收好放在贴身的衣兜里。

    “办好了。”午觉醒来,木站在屋里。“是。”

    枫伺候凤笑天起身梳头,木将详细情况汇报给凤笑天。

    “呵呵,木,你办事干脆利落,我很喜欢。辛苦你了,下去休息吧!”“是。”

    “芊芊,既然怀疑,为什么不直接抓佘灵回来问他画像的事情?”枫轻轻梳理着凤笑天的长发。

    “知道结果了又能如何,我还是什么都做不了。蝶姬在宫中的地位不是现在的我能动摇的,再加上宫外的二皇女和蝴蝶思远。”凤笑天拿起胭脂,涂在自己唇上。“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小不忍则乱大谋!佘灵,是我送给蝶姬的最好的礼物!我现在只能忍!等!”镜里,凤笑天嘴唇染血似的,两片猩红。

    因为各种事情的耽搁,凤笑天的王府足足建了两年,等凤笑天搬出府的时候,她已经到过了12岁。

    这两年里发生了几件比较大的事情,第一是凤子萧成年了,被封为离王。凤朝皇女成年后就要参政议政,所以凤子萧不再像以前那么空闲,每天早上都得去早朝。顺便说一下,大皇女凤飞扬成年的时候被封为周王,二皇女封的是喻王,四皇女是舒王。

    第二件事情是一年多前皇甫镜夜从蓝夜回来,带来了一千个孤儿。其中六百个男孩儿,四百个女孩儿,都是12、3岁的孩子。皇甫镜夜把这些人安排在自己在城外的庄园里。

    (春被作者群里的朋友们夸奖了!说春是潜力股!吼吼!开心!)

    第二卷 十三、招聘启示

    “你困不?”凤笑天问夕颜。“夕颜不困。”

    “上来钻被窝里来,外面冷。”凤笑天往里面挪了挪,“主子,夕颜不冷。”“让你上来你就上来。我冷,睡不暖和!”夕颜被凤笑天连哄带骗骗上了床。

    “夕颜,跟我说说你们小时候吧。你们看着不像寻常百姓家的孩子,怎么到宫里来当宫女了?”经历了这次离别,凤笑天忽然想更多的了解身边的这些人。“主子”,夕颜看着身边的凤笑天。

    “讲给我听吧!如果你愿意。”凤笑天缓缓地说。

    夜很长,夕颜讲了一个很长的故事。nei容里具体的细节凤笑天记得不清楚了,只知道她们是朱紫人,父亲遭仇人陷害,家破人亡,她们两姐妹被当作奴隶卖到凤朝,后来辗转被卖了好几次,最后到了宫里。夕颜在旁边小声抽泣着,说到伤心时哽咽的说不出话。

    “夕颜,我会帮你们报仇的。”凤笑天平静地说。“现在你的任务是睡觉。”

    不知道是哭累了,还是凤笑天的承诺有催眠作用,没多久耳边就传来夕颜匀称的呼吸声。凤笑天细细地擦干她眼角的泪,比较起来,自己还是幸运很多。关于未来,自己真的要好好打算一下了。

    知道凤笑天醒了,整个青鸾宫里的人都松了口气。

    “天儿,来,再吃一口。”

    “爹爹,我撑不下去了!”德妃端着碗坐在床头,他每天都千方百计逼凤笑天吃东西,一天三顿饭被他改成一天七顿。

    “乖!吃最后一口。多吃点,多吃才能快点儿好起来!”看着美人爹爹担忧的样子,凤笑天只好张嘴又吃了一大口。

    “天儿,现在觉得怎么样,有没有不舒服?不舒服就叫太医!”凤君阳在一旁关切地问。“娘亲,天儿感觉好多了。谢谢娘亲!谢谢爹爹!”

    “傻孩子!跟娘亲说什么谢呢!下次不要再这样了,你不知道看见你回来的样子,你爹爹都晕过去了。”凤君阳坐到凤笑天身边,摸摸她的脸。“让娘亲和爹爹担心了,以后天儿再也不任性了。”

    “不是怪你,是你要多想想你爹爹和我。”凤君阳把凤笑天抱在怀里,“瘦成这样,看着就让人心疼。你四哥哥走大家已经很难过了,现在你又这样子,真是……”凤笑天察觉到母皇娘亲的声音有些颤抖。

    “娘亲,爹爹,天儿知道这次做的不对。不过天儿以后一定听话懂事,我答应四哥哥了,以后替他孝敬你们。”

    一提到凤烟鸿,德妃眼睛立刻红了,看到他这样凤笑天连忙转移话题“四哥哥要我以后有空了就去蓝夜玩,还说要请我吃烤全羊,听说是那边的羊肉很好吃。娘亲和爹爹是不能出宫的,以后天儿去了就学会做这道菜,回来做给你们吃!”

    “好啊!”德妃笑着看着凤笑天,虽然心里难过,但他还是在强颜欢笑。

    那些伤害我们的人,伤害母皇娘亲!伤害美人爹爹!伤害四哥哥!伤害我的人!我要你们付出代价!我以刘语芊的名义起誓!凤笑天浓密的睫毛下风起云涌。

    “枫,你回来了。”再次见到枫是在凤笑天醒来后的第三天,看到枫除了脸色还有点苍白之外,整个人安然无恙,凤笑天很高兴。

    “身上的伤都好了么?”

    “娘娘给了最好的药,已经全好了。”枫看着床上躺着的小人儿,几天未见,她单薄了好多。

    “枫,我睡不着,你陪我出去走走好不好?”凤笑天坐了起来。

    “主子想去哪儿?”枫给凤笑天穿好衣服,还加了件厚的袍子。

    “你会不会轻功?我们到屋顶上坐着看月亮好不好?”说起来凤笑天的生活一直很平静,所以到现在都没见识过枫显露真功夫。

    “好!”枫抱起凤笑天,察觉到怀里的小人儿轻得像纸一样,枫的手颤抖了一下,立刻又恢复常态。

    “我们去暖香阁吧!那儿安静。而且四哥哥那儿有座楼挺高的,我想离月亮近点儿。”凤笑天窝在枫怀里,轻声说道。

    听到吩咐,枫抱着她来到暖香阁,飞上楼顶。一路上凤笑天一直都很兴奋,终于见识到了传说中的轻功。要不是考虑到宫里的人都睡了,凤笑天早就大叫起来。

    “枫,我记得你生日个刚过,就在我昏迷的那段时间。没来得及送你礼物反而连累你受罚,真是对不起啊!”凤笑天依偎着枫,感受着他身上穿来的温暖。可能真如太医说的寒气入体了,醒来之后凤笑天比以前怕冷了很多。

    “是枫没照顾好主子,害主子病成这样。陛下责罚我是应该的。”枫任凤笑天靠着自己,能够见到你平安无事,我真的好高兴!枫在心里说。

    “枫,我唱歌给你听好不好?今年没给你准备礼物,送你首歌吧!”凤笑天看着枫,他点头之后,就清了清嗓子,唱起了《床前明月光》。

    是你吧

    高高挂在穹苍千年啦

    看尽了人世离与散

    多少功名似尘埃

    是我傻

    总是在寂寞夜里望

    你时圆时缺时迷惘

    彷佛告诉我生命本无常

    来吟一首老诗

    喝一杯老酒

    明月啊

    别笑我我痴

    别笑我狂

    床前明月光

    疑是地上霜

    举头望明月

    低头思故乡

    枫安静地听凤笑天唱歌,这是她专门唱给自己听的。在月光下,凤笑天身上笼罩着一层朦胧的薄纱,像水中花一样,虽然近在咫尺,却好像远在天涯。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主子,你的心里为什么那么忧伤!可以告诉我吗?枫觉得这样的凤笑天让自己心痛。

    (刚才有亲留言,说以前给春留言,春没理会。恩,春翻了一遍,米有看到没回覆的留言啊?也许是春看错了,等会再找一次。每个亲的留言春都回了,可能有时候会漏一两个吧!呵呵,春是一千多度的大近视,所以虽罪不可赎,但情有可原。今天多更一章道歉!o(∩_∩)o~)

    第二卷 十四、魅力无极限

    “枫,好冷哦,我要你抱!”枫恩了声,轻轻地把凤笑天抱在怀里。

    “枫,虽然只有几天没见到你,但是我很想你。醒来的时候发现你不在身边,我忽然心里很慌,似乎已经习惯你在身边了,没有反而觉得不太正常。”

    凤笑天像小时候一样,在枫怀里寻了个最舒服的姿势。“枫以后不要离开我好不好!”凤笑天看着枫的眼睛。

    “枫不会离开主子。即使主子讨厌枫,枫也会寸步不离紧跟着主子。”枫紧紧搂着凤笑天。只有在抱着她的时候才觉得她是真实存在的,枫生怕一松手她就像嫦娥一样会飞到月亮上,让自己再也寻不着。

    “我怎么会讨厌你呢!我很喜欢你呢!”凤笑天冲枫笑了笑。“我需要你,离不开你。我不是说过么,以后周游各国的时候会带着你。”

    看着枫眼睛里的波澜,凤笑天主动地搂住了他。

    “枫,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凤笑天决定把前世的故事告诉枫。

    枫静静地听着凤笑天跟他讲自己的过去,听她讲她的家庭,喜欢享乐的父亲、古板苛刻的母亲,讲她的学生生活,小学、中学、大学一直到工作,凤笑天还跟枫讲了自己的初恋、初夜和足够一打的男友。再告诉他自己是怎么挂掉的。

    “最后我就到了这里,成为了五皇女。怎么样,故事是不是很睛彩!”凤笑天笑着看着枫。

    “虽然有些事情我理解不了,但我只知道你是凤笑天,是我的主子。”枫温柔地看着凤笑天,说话的声音很平和。凤笑天心里一暖。

    “以后叫我芊芊吧!给你的特许哦!在前世我好朋友都这样叫我。先叫一声我听听!”凤笑天笑眯眯看着枫脸上变化的表情。

    扭捏了半天,枫轻轻叫了声“芊芊!”

    “枫真乖!”凤笑天在枫的脸颊上狠狠亲了一下,“这是奖励。以后不许再叫我主子,要叫我芊芊。”枫感到自己的脸烧的厉害,好像有把火点燃了自己,大火一直蔓延到他的耳沿。如果是白天,别人一定会看到枫的脸是通红通红的。

    “到了这里,我很开心。”凤笑天继续说着,“娘亲和爹爹很疼我,哥哥姐姐们对我很好。我改了以前的性子,不想再那么飞扬跋扈那么张狂放纵,决定享受这样平静的美好。但是,我没想到快乐那么短暂……”凤笑天紧紧抓着枫的手臂。

    “芊芊,四皇子走的时候托我转告你,不是你的错。”察觉到怀里人儿在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枫轻轻抚摸着她的背。

    “的确不是我的错。”凤笑天把眼泪憋回去,抬起头。

    “为什么西良会突然在南方做小动作?为什么凤朝准备应对西良的时候蓝夜会毫无征兆地南下?为什么四哥哥丢失的画像会这么凑巧地落到蓝夜人手里?为什么蓝夜得了好处之后,西良的备战又不了了之?据我所知,蓝夜国虽然遭受天灾,但还没严重到大举进攻,来凤朝搜刮的地步。”

    说这些话的时候凤笑天一直看着月亮,仿佛是在自言自语。

    深吸了口气,凤笑天转过来看着枫,“枫,一两件事情的发生,可能还是巧合,可是这么多事情都串联在一起,你说是巧合还是人为呢?”

    清醒了之后,凤笑天一直在思考这几个月发生的事情。养病的时候美人爹爹不让人来打搅,她正好可以冷静下来想这些问题。最后,凤笑天得出的结论是有音谋,她察觉在自己身边弥漫着音谋的气息。凤朝国和四哥哥就是这场音谋的牺牲品。

    “皇宫这里面的水很深,我本来想置身事外,不打算趟浑水,可是没想到有些人非要把我拉进来。”凤笑天咧开嘴笑着,冰冷的眸子看的枫心一颤。枫没有想到看似漫不经心的凤笑天会有这么敏锐的政治嗅觉。

    “枫”,凤笑天的声音变得严厉起来,“我要把那些在背后搞音谋诡计的人挖出来,要把受过的伤讨回来,连同四哥哥的。我要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看到凤笑天眼里的坚定,枫知道对于这件事情她不会罢休,“芊芊,需要我做什么?”枫紧紧搂着怀里的小人儿。“没想好,想到了告诉你。不过现在需要你当我的枕头,因为我困了。”

    凤笑天窝在枫温暖的怀里,闭上了眼睛,嘴角的笑容刀刻一样。你们拉我进来,要我陪你们玩,那咱们就玩大的!

    芊芊!枫忍不住在凤笑天额头上吻了一下。芊芊,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以前还有一些婴儿肥的凤笑天现在完全是一个瘦瘦的豆芽菜了。

    这段时间皇宫里安静了很多,因为最爱闹的五殿下病了。不过生病也有生病的好处,不用上学,想做什么都没人阻拦,因为是病人嘛!心情的好坏很影响身体治疗的。

    原本皇女过了十岁就应该出宫住王府的,可是因为蓝夜入侵,凤笑天王府建造的事情就耽搁了下来。再加上她这次病得厉害,凤君阳干脆把凤笑天留在身边,要她等王府建好了再搬出去。既然女皇发了话,那王府的建造也就不那么着急了。

    “外面风大,殿下身子还没全好,还是进屋吧!”

    “陈公公。”听声音凤笑天就知道陈三梅,“陈公公,娘亲又让您送什么东西过来啊?”凤笑天笑着走到陈三梅身边。“回殿下,南边儿送来了荔枝,陛下知道殿下爱吃,所以让老奴给殿下送来。”

    “荔枝!”凤笑天兴奋地打开盒盖,满满一盒新鲜荔枝。“恩,真好吃!”凤笑天剥了一颗塞到嘴里,汁水顺着嘴角留下。“殿下还是这样心急啊!”陈三梅笑眯眯地看着凤笑天。这次大病,她瘦得只剩空架子了。

    “殿下托老奴查的事情,老奴全都记在这儿。”陈三梅递给凤笑天一块手帕,凤笑天接过来擦了擦嘴,收到怀里,没人注意到手帕下藏着的东西。“谢谢陈爹爹!”凤笑天低垂着眼,再次抬头,已是满脸笑容,“荔枝真好吃!我要拿去给美人爹爹尝尝!麻烦陈公公替我谢谢娘亲!”

    “是!老奴一定把殿下的话告诉陛下。”陈三梅躬身退下。

    “枫,好久没出宫了,今天我们出去走走。对了,把双颜带上。”早上起来天气很好,闷在宫里一个多月,凤笑天早呆不住了。请示了美人爹爹,凤笑天决定出去走走。

    双颜听说主子要带她们出宫,高兴的不得了。“主子,为什么不带我们出去啊!”四兰站在凤笑天面前,“下次,等我身体好点儿了带你们出去踏青。双颜是妹妹,你们做姐姐的先让着妹妹咯!”

    跟莲姬告别之后,三个人上了马车,枫主动出来担任马夫。

    “你们有没有觉得主子病好了之后变了一些。”幽兰问其他三人。

    “是啊,我也发现了。以前主子虽然和气,但总觉得是她一个人在那儿,我们都接近不了。现在主子好象和我们贴近了很多了!”娇兰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不过这样的主子更吸引人的目光了!”清兰和媚兰在一旁点头同意。

    (亲们很急啊!呵呵,都想让凤笑天早点儿强大起来,给鸿哥哥报仇。恩,春也很急,不过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春喜欢把所有的炸弹都埋藏好,最后一次点燃,炸他个惊天动地。所以请亲们耐心等待。嘿嘿,春喜欢来损的!所以春笔下的凤笑天也是音人不眨眼的。不过春可以保证,那些人死得很惨很惨很惨!亲们以后可不要同情坏人哦!嘻嘻!)

    第二卷 十五、神秘人

    “主子,我们去哪里啊?”朝颜好奇地打量着窗外。

    “你们想去哪里呢?”凤笑天看着双颜,她们一直呆在宫里,这是第一次出宫。看到她们的样子凤笑天想起了自己第一次出宫也是这样,对什么都充满了好奇。

    “常听主子说起沧海遗珠,我想去那里看看。”夕颜在一旁说。

    “好,那我们今天就去沧海遗珠。”凤笑天撩开车帘,吩咐枫。很久没见到皇甫镜夜了,听说他去了天国,不知道回来没有。凤笑天原本也是打算今天去沧海遗珠的。

    “张姨,好久不见!”一行四人进了沧海遗珠,进门就看到总管张桂华在忙碌着。“殿下来了啊!您来的真巧!我们少爷刚刚回来,带来一些货。少爷在后面,殿下您自己进去,我这儿忙着,就不招待您了。”

    “好!您继续忙吧!”凤笑天打了招呼进了后堂。对这里凤笑天比对皇宫还熟悉,不用想就知道皇甫镜夜一定是在明月楼。

    张桂华看着凤笑天的背影,越看这位殿下越满意。自家少爷20岁了还没成亲,拒绝了很多家的小姐,明眼人都看得出少爷心里装着这位五殿下。不过说起来这五殿下确实是个玲珑的人儿,人长得美还和气,和少爷站在一起真是一对壁人。

    只是殿下岁数小了点儿,少爷还有得等。而且貌似这位殿下感情上还没开窍,看来少爷抱美人归的路还真是很漫长啊!

    轻轻推开门,凤笑天看见皇甫镜夜正背对着自己在书桌上写着什么,她对身后人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悄悄地走到皇甫镜夜身边,想吓他。“天儿,我知道你来了!”还没靠近,皇甫镜夜就放下手里的笔。

    “咿,皇甫哥哥,你明明在写字没有回头,怎么知道来的人是我啊?”凤笑天很惊讶。“闻到你的味道了。”皇甫镜夜笑着说。

    凤笑天连忙闻自己身上,“没有啊,我身上没有味道啊?我每天都洗澡的。”看到主子的糊涂样,朝颜扑哧笑出声了,夕颜也憋红了脸。

    这个主子啊,人家是说你身上香味,平时那么机灵的人怎么没看见皇甫公子那双含情脉脉的眼睛。凤笑天被笑的莫名其妙,再使劲闻了闻,还是没有什么味道啊。

    “我逗你玩的。”皇甫镜夜一脸笑意。其实凤笑天进来的时候皇甫镜夜就闻到了她身上独有的淡雅的香气。

    已经四个月没见着凤笑天了,皇甫镜夜发现眼前的人瘦了很多很多。虽然在路上就听说四皇子远嫁,天儿病倒,自己立刻快马加鞭赶了回来,原本一个月多的路只走了二十天,就是为了早点看到她。今天见到了才知道她病得多厉害,瘦得一阵风都可以吹走了。

    “天儿没有照顾好自己哦!”皇甫镜夜真想上前把凤笑天抱在怀里。

    “皇甫哥哥,你已经落伍了!现在流行骨感美!瘦了才睛神呢!”凤笑天开着玩笑,摆了个邻水照花人的姿势,一双大眼睛在脸上忽悠忽悠地转着。气氛轻松起来。

    “朝(夕)颜见过皇甫公子!”

    “她们是?”皇甫镜夜好奇地问凤笑天。

    “我的侍女,第一次出宫。麻烦皇甫哥哥请人带她们去逛逛。她们可是点了名要先来你这里的哟!”凤笑天开起了玩笑。

    “呵呵,好!”皇甫镜夜招手进来一个小丫头,“带这两位姑娘去看看。”屋里只剩下了凤笑天和皇甫静夜、枫,三个人。

    “累啊!“凤笑天刚挨着椅子,枫连忙拿来垫子让她靠着。“枫,我又不是瓷娃娃!”凤笑天娇嗔道。看到枫的深情,皇甫镜夜真希望自己可以像枫一样陪伴在凤笑天身边。

    “皇甫哥哥,我今天来是有件重要的事情想麻烦你。”凤笑天开口。“有什么事情天儿只管说。”看到凤笑天收起了嬉笑的表情,知道她有要紧的事情。

    “我四哥去了蓝夜,沧海遗珠在皓月有分部,以后我四哥哥的事情,麻烦你多多留心。”凤笑天放心不下四哥,以他的性子,即使有苦也是不会说出来的。

    “没问题。我下一趟就是要去蓝夜。天儿有什么要托我带给四皇子的么?”

    “不用了。只是请皇甫哥哥留意四哥哥在那边的情况就行,不用和他过多联系,那样不好。”

    皇甫镜夜点点头,他觉得凤笑天变了很多,至于哪里变了自己现在也说不上。

    “皇甫哥哥下一趟要北上?北边刚刚经历了战争,路上估计不会太平,你要小心哦!”听说他要北上,凤笑天有些担忧地看着皇甫镜夜。“谢谢天儿关心!路都很熟悉,没事的。”知道她担心自己,皇甫静夜心里很高兴。

    “如果可以,我很想和哥哥你一起去那边看看呢!不知道遭受战乱的那四个郡现在是什么样子,一定会有很多人流离失所,会有很多孩子成为孤儿。”

    对了,孤儿!想到这里凤笑天眼睛一亮。

    “皇甫哥哥”,凤笑天走到皇甫镜夜面前,“你再帮天儿一个忙好不好?”

    皇甫镜夜看着眼前自己朝思暮想的这张脸上那对黑曜石一样美丽的眼睛,沉迷了进去。“天儿有事情就直接说,跟我不用这么客气。”别说再做一件,就是一百件我都愿意,皇甫镜夜心里说。

    “风、青、永安、白马四郡遭受了战乱,那里一定会有很多孤儿。过段时间我就要搬出皇宫住王府了,按照惯例,我可以有一千名亲兵。我想请皇甫哥哥帮我挑选一千名孤儿,我愿意收留他们。我想让那些孤儿来给我当亲兵。”凤笑天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可是他们年纪都不大,做不了什么。我的孤儿院里有很多年纪适中的孤儿,而且也读过书认识字,体格也好。”皇甫镜夜皱着眉。

    “不,我就要他们。”凤笑天肯定地说。

    因为他们心里埋藏着对蓝夜的仇恨,我要点燃他们心中的仇恨,要让把这火把烧得蓝夜尸骨无寸!凤笑天眼里燃烧着熊熊火焰,只是她旁边的两个人并没有发现。

    (今天夜夜夸奖了偶,偶心一感动,又多更了一章。哎!作者群里的朋友们说偶太善良,太心软了。)

    第二卷 十六、金发男子

    “下一个。”已经是第十天了,开始还觉得新奇好玩的凤笑天现在也感到无聊起来。和第一天一样,来的人一半儿是应聘的,一半儿是来看她的。

    女皇凤君阳在凤笑天王府开始招聘的第五天派陈三梅来传旨,要她快点弄完。凤笑天估计自己这位可爱的母皇娘亲被那些推荐自己儿子的大臣们纠缠烦了。

    凤君阳的原话是,“你要是不快点儿把那个该死的应聘弄完,我就把这些人的儿子都赐婚给你。”

    没办法,娘亲用成亲来要挟自己,凤笑天只好加快进度,由每天面试一百人变成三百人。结果是把凤笑天累得不行。德妃莲姬也派春红传了话,说她“活该”。这几天美人爹爹也被那些诰命夫人吵得没脾气了。

    凤笑天把溜号的思绪抓了回来,打量着眼前的人。淡紫色的衣衫非常贴身,袖口和腰带处绣满了盛开的紫罗兰。带着斗笠,罩着深紫色的面纱,看不到他的样子。

    “我是轩辕炙炎。”

    “为什么戴着这个?”凤笑天很好奇。

    “怕我的样子吓着人。”声音很好听,很有磁性。

    凤笑天,确切的说是刘语芊有严重的恋声癖,喜欢好听的声音,特别喜欢看动画片,常常沉醉在声优华丽的声音里。她觉得容貌会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流失,只有嗓音,历经沧桑后会更加迷人。

    对于这些张小米她们总是不屑。不过刘语芊依旧坚持着自己的想法,声音不好听的男人即使对她在好,也会被她排除在外。

    “呵呵,有没有人说过你声音很好听,很迷人,像陈年的酒。”凤笑天丝毫没有吝啬自己的语言来夸奖这个斗笠男。面纱后的轩辕炙炎一脸玩味地看着凤笑天,不愧是我看中的女人!

    “没有,你是第一个夸奖我声音的人。”那些手下看到自己都战战兢兢,声音都像被冰冻了一样,磕磕巴巴的,从来没有人夸奖自己,因为没人敢。

    “你会唱歌么?”凤笑天忽然问了句。

    “呃”,轩辕炙炎愣了一下,这个跳跃也太大了,“不会。”

    凤笑天一脸失落,“那好可惜啊……这么好听的声音,如果唱情歌该是多么动人啊!”

    “你是第一个想听我唱歌的。”轩辕炙炎现在非常肯定,自己来这里的决定是正确的,来这里是对的。这个女人,虽然现在还说不上是女人,但她已经成功地勾起了自己要她的念头,不,应该说她在更小的时候就已经引起了自己的兴趣。

    “你的特长是?”凤笑天问。“杀人。”轩辕炙炎的声音里有一丝笑意。原本以为凤笑天听到这个会被吓着,没想到她一听说杀人两个字眼睛顿时亮晶晶起来。

    “杀一个手无缚基之力的人你用多长时间?”“一秒不到。”

    “那杀强壮的人呢?”“一秒不到。”

    “一刀就能要人性命么?”“是。”

    大厅里的人都不敢吭声,看着这两个人,听着他们奇怪的对话。

    “不错!”凤笑天称赞道,“身手这样好,身材一定更好!”

    听到后面那句话,所有人都晕了,怎么又从杀人扯到身材上了,敢情这五殿下问了那么多就是为了得出这个人身材很好的结论。

    “很好!你通过了!”凤笑天指了指旁边的门。

    小东西,终于走近你了。琥珀色的眼睛深深地看了眼摇椅上的粉装美人,轩辕炙炎走了出去。

    后面的人都没什么特别的,凤笑天还是坚持到了最后。五殿下王府招聘人员事件在第十天的晚上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最后有九十五个人通过初试,男女都有,高矮胖瘦都有。有厨子、账房先生、石匠、木匠、铁匠、药农、流浪歌者、小偷、杀手……基本上都来自社会底层。

    “今天的考试很简单。大家的特长是什么,就表现什么。”凤笑天坐在椅子上,看着院子里的这些人。“有人会安排,你们各自表现,拿出自己最擅长的。”

    其实也没什么难度,厨子就给这么多人做一顿饭,在最短的时间nei;账房当然是去算账,还要能查出假帐;石匠么,除了会敲打石头之外,还得会辨别特殊的石头;木匠就是简单地考察他们的手艺以及木材知识;药农必须能识别药材,辨别毒物,能认识野菜;流浪歌者除了嗓音好,乐感强,各国的小曲小调也要会唱,乐器自然要会;小偷很简单,在考试结束前偷到纸条上写的东西就行;至于杀手,当然就要考身手咯!

    “唱个蓝夜的小调给我听。”凤笑天看着眼前这位曾经是流浪歌者的老妇人。妇人沉默了一会儿,酝酿了情绪,张了口。声音饱满,充满深情,白发的老人沉浸在悠扬的曲调里,仿佛她眼前就是茫茫的草原,遍地的牛羊。

    凤笑天满意地点点头。“您从什么时候开始当流浪歌者的?”“回殿下,小人的母亲是位流浪歌者,小人从小就跟在母亲身边学习音乐,跟着她四海为家。”

    “很好!六国您都去过么?”凤笑天问,“是的,殿下。”

    “不管是京城还是郡县?”“是的,殿下。”

    “清楚地记得旅途中那些事情,知道哪里的人喜欢什么?哪个地方有什么有趣的事情?”“是的,殿下。”

    “好!从今天起,你是我王府里的乐师。请您尽心教授艺人,传授您的技艺,至于您那些沧桑又美丽的经历,我很感兴趣,会找人帮您记下来。”本殿下要的就是你的那些经历。

    “是,殿下!”老艺人躬身退了下去。

    还剩下这个奇怪的杀手。凤笑天看着轩辕炙炎,“我想看你的脸。”轩辕炙炎顺从地摘下了斗笠。

    “啊!”人群中有人叫了起来。“鬼!”

    轩辕炙炎有一头白金色的短发,更让人惊讶的是他的眼睛居然是琥珀色的。在凤朝的民间传说中,鬼的头发就是白金色的。凤笑天瞟了眼刚才出声的那个人,“你,滚出去。”上来了两个人把她架了出去。剩下的人低垂着头,心里敲着小鼓。

    “你们都下去吧!”凤笑天挥手让人到他们到屋子里去,也示意枫跟他们一起退下。

    (春的文上新文收藏榜了,春好高兴啊!谢谢大家!)

    第二卷 十七、出门捡个人才

    “天儿,你今天怎么怪怪的?你这样打算是不是要做些什么?”皇甫镜夜认识凤笑天不是一两天了,对凤笑天很了解,她今天的举动实在是太反常了。

    凤笑天抬头看着皇甫镜夜,五年,自己看着这个人一点点儿地变化,由俊俏的少年长成了英俊的男人,自己也知道他的深情。可是,皇甫静夜,我到底应该相信你么?你值得我信任么?思量了半天,凤笑天决定赌,赌皇甫静夜的心在自己身上!

    “皇甫哥哥,你说的很对,我要他们是有目的的。我看中的就是他们心里对蓝夜的仇恨,所以才留他们在身边的。”凤笑天顿了顿,“我要亲自训练他们,要让他们每个人都脱胎换骨!然后,让这些孩子们带着仇恨去蓝夜!不出五年,我要让蓝夜国成为历史!”

    说这番话的时候,凤笑天全身散发出的王者气息让熟悉她的皇甫镜夜和枫看呆了。浑然天成君临天下的气势即使现在的女皇陛下都没有。

    “皇甫哥哥,这件事我需要你的帮忙。我要把失去的都讨回来,要让蓝夜国付出血的代价!哥哥,你愿意帮助我么?”

    皇甫静夜低头,看到凤笑天忧郁的眼睛。他忽然觉得其实自己并不了解真实的凤笑天。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皇甫静夜的心里却非常相信凤笑天说的话,相信她会将蓝夜攻克下来。

    “只用一千人么?”

    “呵呵,其实应该是多多益善。可是亲兵只有一千个名额,我也没有那么多的钱养活那些人。再说,人弄多了没准会被有些别有用心的人抓到把柄。现在可是很多人都盯着我在呢!”

    凤笑天笑容妩媚,“私自养兵可是谋反的罪名啊!不过我有信心,只用一千人我就可以灭了蓝夜。”

    凤笑天笑得很轻松,但皇甫镜夜知道这条路走下去会有多么艰辛。自己守护了五年的小女孩儿终于长大了!

    “好,我帮你。到时候先安置他们住在我城外的庄园里。”皇甫镜夜考虑的很周详。

    “谢谢你哦!一直以来都很感谢皇甫哥哥!你会把天儿宠坏的呢!”一笑倾城,再笑倾国。看到这为自己绽放的美丽的笑颜,皇甫镜夜觉得一切都值得。

    “只要天儿喜欢,我愿意宠你一辈子。”皇甫镜夜心里说着。

    “天儿,蓝夜不好对付。沧海遗珠在那边有些关系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9部分阅读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9部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