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7部分阅读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_np文 作者:春棠大人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7部分阅读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_np文 作者:春棠大人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7部分阅读

    西良的备战又不了了之?据我所知,蓝夜国虽然遭受天灾,但还没严重到大举进攻,来凤朝搜刮的地步。”

    说这些话的时候凤笑天一直看着月亮,仿佛是在自言自语。

    深吸了口气,凤笑天转过来看着枫,“枫,一两件事情的发生,可能还是巧合,可是这么多事情都串联在一起,你说是巧合还是人为呢?”

    清醒了之后,凤笑天一直在思考这几个月发生的事情。养病的时候美人爹爹不让人来打搅,她正好可以冷静下来想这些问题。最后,凤笑天得出的结论是有音谋,她察觉在自己身边弥漫着音谋的气息。凤朝国和四哥哥就是这场音谋的牺牲品。

    “皇宫这里面的水很深,我本来想置身事外,不打算趟浑水,可是没想到有些人非要把我拉进来。”凤笑天咧开嘴笑着,冰冷的眸子看的枫心一颤。枫没有想到看似漫不经心的凤笑天会有这么敏锐的政治嗅觉。

    “枫”,凤笑天的声音变得严厉起来,“我要把那些在背后搞音谋诡计的人挖出来,要把受过的伤讨回来,连同四哥哥的。我要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看到凤笑天眼里的坚定,枫知道对于这件事情她不会罢休,“芊芊,需要我做什么?”枫紧紧搂着怀里的小人儿。“没想好,想到了告诉你。不过现在需要你当我的枕头,因为我困了。”

    凤笑天窝在枫温暖的怀里,闭上了眼睛,嘴角的笑容刀刻一样。你们拉我进来,要我陪你们玩,那咱们就玩大的!

    芊芊!枫忍不住在凤笑天额头上吻了一下。芊芊,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以前还有一些婴儿肥的凤笑天现在完全是一个瘦瘦的豆芽菜了。

    这段时间皇宫里安静了很多,因为最爱闹的五殿下病了。不过生病也有生病的好处,不用上学,想做什么都没人阻拦,因为是病人嘛!心情的好坏很影响身体治疗的。

    原本皇女过了十岁就应该出宫住王府的,可是因为蓝夜入侵,凤笑天王府建造的事情就耽搁了下来。再加上她这次病得厉害,凤君阳干脆把凤笑天留在身边,要她等王府建好了再搬出去。既然女皇发了话,那王府的建造也就不那么着急了。

    “外面风大,殿下身子还没全好,还是进屋吧!”

    “陈公公。”听声音凤笑天就知道陈三梅,“陈公公,娘亲又让您送什么东西过来啊?”凤笑天笑着走到陈三梅身边。“回殿下,南边儿送来了荔枝,陛下知道殿下爱吃,所以让老奴给殿下送来。”

    “荔枝!”凤笑天兴奋地打开盒盖,满满一盒新鲜荔枝。“恩,真好吃!”凤笑天剥了一颗塞到嘴里,汁水顺着嘴角留下。“殿下还是这样心急啊!”陈三梅笑眯眯地看着凤笑天。这次大病,她瘦得只剩空架子了。

    “殿下托老奴查的事情,老奴全都记在这儿。”陈三梅递给凤笑天一块手帕,凤笑天接过来擦了擦嘴,收到怀里,没人注意到手帕下藏着的东西。“谢谢陈爹爹!”凤笑天低垂着眼,再次抬头,已是满脸笑容,“荔枝真好吃!我要拿去给美人爹爹尝尝!麻烦陈公公替我谢谢娘亲!”

    “是!老奴一定把殿下的话告诉陛下。”陈三梅躬身退下。

    “枫,好久没出宫了,今天我们出去走走。对了,把双颜带上。”早上起来天气很好,闷在宫里一个多月,凤笑天早呆不住了。请示了美人爹爹,凤笑天决定出去走走。

    双颜听说主子要带她们出宫,高兴的不得了。“主子,为什么不带我们出去啊!”四兰站在凤笑天面前,“下次,等我身体好点儿了带你们出去踏青。双颜是妹妹,你们做姐姐的先让着妹妹咯!”

    跟莲姬告别之后,三个人上了马车,枫主动出来担任马夫。

    “你们有没有觉得主子病好了之后变了一些。”幽兰问其他三人。

    “是啊,我也发现了。以前主子虽然和气,但总觉得是她一个人在那儿,我们都接近不了。现在主子好象和我们贴近了很多了!”娇兰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不过这样的主子更吸引人的目光了!”清兰和媚兰在一旁点头同意。

    (亲们很急啊!呵呵,都想让凤笑天早点儿强大起来,给鸿哥哥报仇。恩,春也很急,不过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春喜欢把所有的炸弹都埋藏好,最后一次点燃,炸他个惊天动地。所以请亲们耐心等待。嘿嘿,春喜欢来损的!所以春笔下的凤笑天也是音人不眨眼的。不过春可以保证,那些人死得很惨很惨很惨!亲们以后可不要同情坏人哦!嘻嘻!)

    第二卷 一、我要孤儿当亲兵

    枫看着场中的那个穿着粉蓝衣裙的女孩儿,眼里涌动着浓浓的爱意。知道她很优秀,对她的种种表现自己也早已经有了心理承受力,可她还是不断给自己带来惊喜、带给自己感动。我,何其荣幸能陪伴在你身边啊!

    趁大家还沉浸在刚才的歌声中,凤笑天跟三姐他们招招手,准备赶紧走人。

    “小姐,你唱得太好了。我是如玉阁的老板冯远,可以聘请您当我们如玉阁的琴师么?”

    虽然看得出,眼前的小人儿非富即贵,通身的贵气不是一朝一夕养成的,可冯远还是抱有一丝幻想。刚才两首曲子在整个朝阳,不!应该说在整个凤朝,甚至是其他国家都是独一无二的,冯远可以这样肯定。

    既然曲子和歌词都是这位小姐做的,如果能把她挖到如玉阁,那以后……冯远看见大把的金子银子向自己涌来。

    如玉阁?凤笑天皱皱眉,没听说过。不过听名字好象是青楼,说起来长这么大自己还没去过青楼呢。青楼的老鸨请自己去当琴师?一听这个凤笑天乐了,回过头看着冯远,“冯老板,我去做琴师,您给我多少银子的酬劳啊?”

    “自然能让小姐您满意。”这个矮胖的女人一听凤笑天的语气,似乎有戏,有些激动。“保管给您整个朝阳城最高价!”为了挖到凤笑天,冯远开始跟凤笑天讨价还价起来。

    凤子萧越看越觉得不对劲,这五妹不知道又要玩什么花样,那如玉阁可是青楼,说不定凤笑天来了兴致真跑去给人家当琴师了。

    想到这儿,凤子萧赶快走上前,“小五,再闹就过分了啊。”说完她拉着凤笑天要走人。“三姐,人家还没去过青楼呢!这不正是个机会嘛!”凤笑天撇撇嘴。

    冯远刚和凤笑天谈着价钱,眼看就要谈好了,却被突然出现的凤子萧给打断了,冯远立马不乐意了,“这位小姐,我和你妹妹谈事呢!只要她愿意,你做姐姐的管不了那么多吧!”

    看着凤子萧黑下去的脸,凤笑天知道三姐真得生气了,不能再闹下去了。她忙给冯远使眼色,“这个,冯老板,当琴师的事情以后再说。今天已经很晚了,我们还赶着要回家呢。”

    “那你住哪儿啊?我怎么找你去啊?”冯远还不死心,从后面跟了上来。

    一听这个凤子萧立刻火了,她停了下来,细长的眼睛里闪过一抹厉色,等着冯远走到面前,凤子萧硬生生地问她:“你找本殿下的妹妹,凤朝的五皇女做什么?你还真想让皇女到你们青楼当琴师?胆子可真不小啊!”这一声长长的“啊”把冯远给吓着了。

    五殿下,皇女?冯远懵了。不再理会发懵的冯远,凤子萧拉着凤笑天到了楼梯口,下楼的时候凤子萧深深地看了冯远一眼,“冯远,如玉阁,本殿下记住了。你就等着被查封吧!”

    看着一行人远去,冯远一下子瘫到地上,自己招谁惹谁了,怎么今天就偏偏碰到几位殿下。

    上了马车,凤子萧拧着凤笑天的耳朵。“出风头了吧!高兴了吧!连青楼都招惹上了!”

    “哎呀呀!三姐!疼!”凤笑天皱着眉夸张地叫着。“小五今天确实是不乖!不过你好象从来都没有听话过!”凤烟鸿也在一边火上浇油。“四哥哥,你见死不救!”

    “呸呸!”凤子萧松了手,“又说死,这么大了还是老不知道忌讳!”

    “呵呵,三姐姐消消气!”凤笑天把脸凑到凤子萧面前,“只要三姐喜欢天儿的礼物就好!”

    “你呀!”凤子萧使劲戳了下凤笑天的头,“什么时候才能长大!”我已经很大了!算上前世的26年,我都已经是35的人了。凤笑天在心里嘀咕着。

    “我才不想长大呢!再说,就算我到了七十岁,见着您我还不得叫一声三姐姐么!”凤笑天嬉皮笑脸地回答道。

    “滑头!”车里欢笑一片。

    “查到了?”沧海遗珠酒楼一个雅间。

    “启禀楼主,刚才唱歌的女孩子是凤朝国的五皇女凤笑天,九岁。旁边分别是四皇子凤烟鸿,七皇子凤菲然和三皇女凤子萧。今天是凤子萧的生日。他们四人乃一父所生,父亲是德妃。”

    “下去吧!我要凤笑天从出生到现在的所有资料。越详细越好!”

    “是!”

    “有趣的小东西!凤笑天……”你是我的。一双琥珀色的眼睛目送着那辆华丽的马车向皇宫方向驶去。

    唱歌事件之后的第二天,浩淼河边的青楼如玉阁被官府查封了。事后有人听到传闻,如玉阁的老板头天在沧海遗珠见着五皇女凤笑天,她极力向五殿下推荐自己的青楼,并说欢迎殿下来指导工作。人家五殿下只是个10岁不到的小娃儿,您拉客也没这样做的啊?

    众人都觉得如玉阁的老板是茅坑里提灯笼——找死。只有冯远本人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伴随着如玉阁被查封,经过当时在酒楼吃饭的那些客人们的大肆宣扬,凤笑天的名气再一次得到高涨,两首新曲子被传的沸沸扬扬。现在,凤笑天有了一个更长的头衔——吃喝玩乐歌殿下,简称“五好殿下”。

    (请把我的文,带回收藏夹,请把你的票票留下!生命不息,码字不止!)

    第二卷 二、信物的含义

    无聊啊!无聊啊!

    凤笑天现在的口头禅就是这两个字“无聊!”朝阳城她已经逛烂了,闭上眼睛都知道自己到了什么地方。至于枫,凤笑天好久以前就不再让他抱自己了,因为她学会了骑马,还因为年纪大了,她开始意识到枫是男子。

    凤朝国男女之间并没有那么多的忌讳,男子可以向喜欢的女子丢掷绣花手帕和香囊表达爱意,男女也可以月下诉衷肠。

    虽然按照规矩来说枫其实就是凤笑天的人,不管是心还是身体都只能效忠凤笑天。但她还是希望枫是个有血有肉有思想的人,希望他自己以后追求自己的幸福。

    凤笑天的小红马现在已经长成了大马,她给它起名叫早春红玉,西瓜的名字。

    越来越习惯了这个世界的生活,习惯了凤笑天的身份。关于过去,凤笑天忘记了很多,她害怕自己有一天会忘记那个曾经叫刘语芊的自己,忘记曾经生活过的叫中国的地方。所以,凤笑天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来纪念自己以前的生活。

    这天,天气晴朗。凤笑天骑着心爱的早春红玉,枫骑着他的闪电,两个人并肩走在大街上。

    9岁的凤笑天已经开始长个子了,她天天都喝牛乃,德妃莲姬也隔三岔五地让御膳房炖骨头汤给凤笑天喝。因为她无意中说牛乃和骨头汤能增高,莲姬就记在心上了。

    朝阳依旧繁华,车水马龙,熙熙攘攘。凤笑天以前想做个米虫,可是现在才发现这样的生活实在是太无聊了,她已经厌倦了。

    “枫,好无聊哦!”凤笑天看着枫,第五十一次说着无聊。17岁的枫长得越发英俊挺拔了,像山上的青松一样俊俏,让人移不开视线。“枫,你越来越有魅力了。”凤笑天看着他调笑道。其实她说的是真的,每天看着这么大一个帅哥在眼前晃悠,凤笑天的心也跟着晃悠着。

    可惜,自己还不到10岁,实在太小了。凤笑天摇摇头。

    “师傅,师傅!”一个声音打断了凤笑天的思绪。“小弟弟,你师傅在哪儿啊?”嘿,这声音听着要多滛荡就有多滛荡。凤笑天咧嘴一笑,有戏看了!

    “小弟弟!你师傅恐怕是不要你了吧!你跟姐姐回家吧,姐姐好好疼你。”

    “不用。师傅让我在这里等他,他马上就会回来。”这声音不错,不卑不亢,一听就知道是个少年。

    凤笑天调转了马头,过了街角,看到一些人。一个人高马大的女人,一个一身蓝衣的少年,还有些个仆从和一些围观的人。

    “小弟弟,看你长得这么标致,有13岁了吧!”说话的女人长相真是不敢恭维啊!虽然凤朝女子以英武为美,可是她那简直就是魁梧。不过她的声音和长相到也般配。凤笑天笑眯眯地摸了摸下巴。

    枫安静地站在凤笑天旁边,从主子的表情中就知道她又要看戏了。枫觉得自己被带坏了,跟着凤笑天四年,已经熟悉了她的个性,自己也在潜移默化地被影响着。

    “枫,那个孩子好象看不见。”凤笑天注意到蓝衣少年的行动似乎很不方便,仔细一看才发现他眼睛有问题,似乎是个盲人。难怪他老是站在一个地方,不知道怎么躲避那个女人的咸猪手。

    几年的跟随,枫可以从凤笑天的一个眼神,一个表情,一个细微的动作,一句不着边际的话中知道主子想什么,要做什么。枫下了马,走到少年身边,为他挡下女人的手。

    “哟!我今天运气真是好!捡到个小的,来了个成熟的。这位公子,你也跟我回去吧!”枫厌恶地看着眼前的女人,浓艳的装扮,刺鼻的香粉味,还有扭曲的五官。一脚踹了出去。下一刻,那个女人飞到了天上,再重重地落到地上,“咚~~”砸得地皮一颤。“啪啪啪啪!”凤笑天拍起手来。“枫,这脚踢得真实在。”凤笑天称赞道。

    “哎哟!”大个子女人从地上爬了起来,“你们都是些死人啊!还愣着干嘛!给我打啊!狠狠地打!把那个小丫头抓住!”听了女人的话,周围几个仆人一涌上来,把凤笑天围在中间。枫一看那些人扑向凤笑天,赶紧挡在她前面。■里啪啦,骨头断了,胳臂折了,枫把这些人丢向一个方向,一个个叠起来成了座小塔。

    一时间“哎哟”“哎呀”声充满了整条街。凤笑天高高地骑在马上,看枫的表演,她可一点都不担心,因为有枫在。

    看着枫一步步地逼近,大个子女人连忙说出自己的身份:“我是李玉珑,我娘是李微远李尚书,你们好大的胆子,敢打我!你,你们等着瞧。”说完,李玉珑捂着屁股,后面跟着她的那些仆人,一群人一瘸一拐,落荒而逃。

    “枫。”凤笑天伸出手臂,枫走过来将她抱下马,凤笑天走到了蓝衣少年面前。

    这个少年很瘦,身体单薄,皮肤很白,嘴唇淡淡的红。凤笑天仔细地看着他的眼睛,浑浊,眼珠是一片浑浊,就像被乌云遮蔽了的月亮,让他原本美丽的脸失去了灵气。

    白玉微瑕,可惜了!凤笑天摇摇头。

    “小哥哥,你师傅呢?怎么丢下你一个人在这里?”苍茫听到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从自己的左边传来,原来是她帮自己解了围。“我第一次来朝阳,师傅有事要去办,让我在这里等他。”苍茫觉得这个声音的主人很值得信任。

    “哦……枫,我们走。”凤笑天转了身。

    “姑娘,姑娘!”一听她要走,苍茫连忙出声。

    “干吗?”凤笑天顿了顿。

    “刚才谢谢姑娘帮忙。”苍茫感觉到脸颊微红。

    “呵呵,不用谢。我不过是嫌她挡了我的道,扫了我的兴致。”

    如果苍茫的眼睛是明亮的,他一定会看见凤笑天走的时候瞟了眼刚才围观的人群,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起床咯!码字咯!太阳出来咯!)

    第二卷 三、两个人的温柔

    “苍茫。”凤笑天刚走没多久,一个胖老头来到苍茫身边。

    “师傅,您来了。”听到熟悉的声音,苍茫稍稍松了口气。“恩,为师的事情办完了。刚才在这儿没发生什么事情吧!”胖老头问。

    “没有,师傅。”苍茫连忙回答。

    屠龙想到了刚才那个女孩儿临走时看自己的眼神,难道她知道自己是在看戏?不可能啊!自己隐藏的很好啊!

    这边儿屠龙在琢磨凤笑天最后那个意味深长的笑,那边儿挨了打的李玉珑带着京城的官差赶了过来。

    “对,就是他们,就是他们打的我!”人还没到,那破嗓子就传了过来。

    李玉珑今天是铁了心要把苍茫弄回去,从她看到他的第一眼就决定了。好久没见到这么干净、稚嫩的雏儿了。一想到他在自己身下承欢那柔弱无助的样子,李玉珑就心里痒痒。没想到快得手的时候居然被一个丫头片子给坏了好事,自己还被打了!

    李玉珑越来越来气,自己什么人啊!在朝阳城里横着走了这么多年,还没人敢说个不是!今天居然被打了!转个身她就到朝阳令这里告了状。

    “刚才是谁在这儿打人行凶!”一个头领模样的人走上前问道。

    “您说的不是我吧!”屠龙胖乎乎的脸红光满面,笑得和气。

    “对!刚才就是这个老头子打伤我的!他还打了我的家奴,抢了我的侍者。”李玉珑蛮横地冲到屠龙面前。

    嘿!屠龙觉得好笑。这个女人怎么就不长记性啊!看来还是没被打怕。屠龙继续客气地问:“我的徒弟什么时候成了你的侍者了?我怎么不知道啊!”

    “我不管,反之你把他们抓起来。”李玉珑叉着腰耍起无赖来。那些官差看见屠龙一身粗布衫,估计他也不是什么大人物,所以拿了枷就要上来绑人。

    “不错,不错!几年没回来,居然有人敢绑我了。”屠龙不紧不慢地拿出了块牌子。

    “屠龙国师!”有人喊了句。

    “看来还有人识货嘛!”屠龙笑眯眯地说。

    “请国师赎罪!”领头的官差赶紧跪下来磕头。“请国师赎罪!”后面的人呼啦也都跪了下来,满街都是“咚咚”的磕头声。

    屠龙,三朝老臣,足智多谋,被先帝喻为“帝国之星”。先帝曾赐他免死金牌一面,这块牌见着皇帝都不用下跪,而且还有如朕亲临的意思。

    女尊国当官的男人不多见,当大官的更是少有,像屠龙这样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男人那完全就是稀罕物。看这情形,李玉珑赶紧跪下,她觉得自己今天是倒八辈子霉了,早上出门的时候怎么没看看皇历啊。

    刚才屠龙躲在旁边看那个鬼女人调戏自己唯一的徒弟,本来想到最危急的时刻站出来的,结果被那个小女孩给打断了。现在正好出口恶气。

    屠龙没别的爱好,就喜欢扮猪吃老虎,音人!没事老穿得破破烂烂的,装穷人啊,身份低下的人啊,奴仆什么的,等着别人来欺负他欺负够了,再把自己国师的身份亮出来。看着那些上一刻眼睛还长在天上,下一刻就战战兢兢地跪在自己面前磕头的人,屠龙心里就觉得特别爽!

    “看来我得跟女皇提个醒,京城里的乌烟瘴气太多,是该清扫清扫了。”屠龙目光犀利,扫过李玉珑。

    这个女人刚才的得意劲儿不见了,浑身跟摇筛子似的,她知道自己今天碰了不该碰、也不能碰的人,回去老娘一定会扒自己一层皮。李玉珑没料到会遇到屠龙国师,不过让她更没想到的是,前面还惹了一个万万不能得罪的人。

    “枫,是不是跟奇怪我为什么把那孩子丢那儿?”凤笑天晃动着手里的鞭子。“主子的决定自然是有道理的。”

    “呵呵,枫,你都跟我这么多年了,怎么性子还是这么拗啊?别老绷着脸,活泼点儿。我记得你比我大8岁,今年也才17啊。别老整得跟我欠你钱似的,多笑笑。像我这样,牙齿天天晒太阳!”凤笑天对着枫做了个鬼脸。

    出宫遛了一圈,两个人晃晃悠悠地回了宫。

    “殿下,您今儿个回的真早。”守宫门的人一看着凤笑天就赶紧打招呼。

    “呵呵,小柳燕,今天你当差啊!”凤笑天丢了个钱袋下去,“晚上请大家喝酒。”

    “谢谢您了!您好走!”

    柳燕特别喜欢这个五殿下,别的不说,单说人品,五殿下就是第一,不但人和气而且还特别大方。

    “别人过宫门一挥鞭就过去了,看都不看我们这些人一眼,生怕污浊了眼睛。只有五殿下,每次都跟我们打招呼聊两句,她还记得住咱们的名字,这么多号人都能对号入座。”

    柳燕唾沫星子直飞地跟新人介绍着凤笑天,“最难得是五殿下是有名的金主,常常赏酒钱。光一次的酒钱就够咱们好好的喝三次酒。”

    说到五殿下,柳燕的话匣子就关不住了,在她眼里谁人都没五殿下好。看着周围那些新人一脸的求知样,柳燕开始从五殿下的出生说起。

    凤笑天倒没笼络人心的想法,不过是前世的平等的观念在作祟,所以她的一些行为表现和现在的皇女身份显得格格不入,但无意中却让挺多人给她打了很高的印象分。

    (o(∩_∩)o~票票!五一假期要结束了,亲们放假过得开心不!明天会有三更哟!谢谢关注!)

    第二卷 四、暧昧的早晨

    和往常一样,早上起来,朝颜第一件事情就是来凤笑天房里伺候她起身。刚进门,看到一副暧昧的画面,朝颜没敢出声,她悄悄地退了回去。

    “朝颜,天儿还没有醒么?”朝颜刚转身,德妃的声音就在她身后响起。“回娘娘,主子还睡着。”朝颜的声音磕磕巴巴起来。

    “怎么了?是不是天儿又病了?”察觉到朝颜的异样,莲姬快步走到门口,推门走了进去。

    天啦!莲姬捂住自己的嘴,凤笑天小猫一样趴在枫身上,被枫搂在怀里。莲姬揉揉自己的眼睛,仔细再看还是这样,不是眼睛的问题。自己的女儿早熟确实是没错,可是她现在才10岁,这样也可以!莲姬觉得头大。

    正睡得迷糊,枫忽然觉察到屋里有人,立刻惊醒了。该死!昨天怎么睡那么沉。再一看德妃娘娘站在一边,脸上的笑容很深刻。感觉到怀里的人儿,枫才想起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凤笑天紧紧贴着枫,小手揽着枫的肩膀,睡得深沉。

    “嘘!”德妃做了个安静的手势,让枫继续保持这个姿势,别吵醒凤笑天。然后蹑手蹑脚地走了出去,关上门的时候还冲枫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都走了么?”德妃关上门,凤笑天就抬起了头。“芊芊,你醒了!”枫惊讶道。

    “夫君,早上好!”凤笑天在枫脸上亲了一口。“夫君……”枫愣住了。“怎么?你不想对天儿负责么?人家的清誉都被你毁了!呜呜呜……”听到呜咽声,枫紧张起来,“不是啊,我没有。”

    “哈哈!逗你呢!”一看,凤笑天脸上哪里有泪,枫知道自己又上了小丫头的当。

    “我不管,反正被你看了也被你摸了,你要对我负责!”凤笑天耍赖起来。看着凤笑天一点皇女样子都没有,枫笑了。

    “说!你当不当我夫君!”转脸,凤笑天又变成蛮横样。

    “好,我对你负责。”

    “我不信!你亲我一下我就相信你。”凤笑天亮晶晶地眼睛盯着枫。

    枫今天才发现原来凤笑天还有当流氓的潜质。没等枫的嘴唇亲过来,凤笑天主动吻上枫的唇,“记住,你已经跟我一吻定情了。从今天起枫就是我凤笑天的夫君,我是你的妻子。”

    凤笑天信誓旦旦地承诺着。恩!枫使劲点点头。

    枫慢慢拆开被凤笑天编在一起的头发,起身伺候她穿上衣服,细细为她梳了头发。两个人洗漱完毕之后,凤笑天拉着枫走了出去。

    “天儿起来啦!”一出门就看到两位大人物坐在外面。不用说,一位是女皇凤君阳,一位就是天儿的美人爹爹莲姬。

    “娘亲、爹爹早上好啊!”凤笑天上前打招呼。“还早啊,娘亲我都退了早朝了。”凤君阳在旁边调侃到。凤笑天嘿嘿一笑,反倒是枫不好意思起来,想挣脱被她拉着的手。凤笑天看了眼枫,用眼神告诉他“现在才知道不好意思啊,晚咯!”

    凤笑天拉着枫跪到女皇和德妃面前。“娘亲,爹爹,今天请您二老做个见证,我愿意娶枫为夫,生死相随,不离不弃!”说完,凤笑天磕了三个头,枫也跟着磕了头。

    “好!好!”看到女儿幸福的样子,女皇也很开心。“爱妃,你觉得如何?”凤君阳问身边的德妃。

    “陛下,臣妾也一直都很喜欢枫儿,有他照顾天儿,臣妾很放心。”莲姬满意地点点头。

    “那朕就……”知道娘亲要赐婚,凤笑天连忙再次跪下:“娘亲,天儿现在还小,不打算这么早纳妃,天儿打算成年之后再娶枫。而且天儿也不想枫那么早就失去自由,顶着王妃的头衔规规矩矩地呆在家里。”

    “好!娘亲答应你!”

    “枫,你过来!”德妃招手让枫过去,“爹爹,你找枫做什么啊?”看见美人爹爹带着枫离开,凤笑天很好奇。

    “还没成亲就这么护着他啊!”莲姬笑着说,“枫,不错嘛!把我们家天儿吃的死死的。别担心,爹爹只是带他去说一些我们男人之间的话!”男人之间的话?凤笑天笑了笑。

    “天儿,到娘身边来!”凤笑天听话地走到凤君阳面前,凤君阳仔细看了看小女儿,“睛神好了很多,不错!鸿儿已经到皓月了,蓝夜女皇册封他为鸿妃。听说夜微蓝很宠你四哥哥,你现在应该放心了!”凤君阳这样说了,凤笑天只好乖巧地点点头。

    呵呵,凤笑天心里冷笑着。夜微蓝比娘亲岁数还大,四哥哥都可以当她儿子了。即使她宠四哥哥又怎样?四哥那样的人儿不是那个老女人能指染的。凤笑天低垂着头,看着水里的倒影。四哥哥,委屈你了……

    女皇走后过了好久,枫才回来。“枫,爹爹跟你说了些什么啊?”凤笑天打量着枫,他从莲姬那儿回来就一直红着脸。“娘娘没说什么。”枫慌忙地遮掩,心里想娘娘说的这些哪能让你知道啊。

    “枫,你都是我夫君了,怎么还叫娘娘啊,应该改口跟我一起叫爹爹!”凤笑天叉着腰站到枫面前,笑吟吟的,“说!爹爹跟你说了什么,你的脸怎么红得这么厉害?”凤笑天戳了戳枫的脸。

    “你不说我亲自去问美人爹爹。”说完,凤笑天做了个转身的姿势。

    “别去!”枫抓住她的手,“那你告诉我嘛!悄悄在我耳边说,我不告诉别人!”扭捏了半天,枫在凤笑天耳边支吾着。

    原来德妃是跟枫“传授经验”。

    “哈哈哈哈!”凤笑天大笑起来。前世自己好歹也有那么多男朋友,那个也有经验,这些还用人教么!看到凤笑天笑弯了腰,枫的脸烧了起来。

    “美人爹爹也真是的,教坏小孩!我才10岁呢!办那个事情怎么也要等到15岁成年吧!太早啦!”凤笑天笑着说。

    “不过枫,你确实要多学点儿,到时候咱们理论联系实际,用实践来检验真理!”看到凤笑天越说越没正经样,枫扭身就出去,不再理她。

    “好了好了,不生气!”凤笑天追上来,在枫脸上亲了下,“我有事儿跟你说。”

    (春早上来,看到春的文上了热门推荐,开心哟!~\(≧?≦)/~啦啦啦!谢谢亲们!谢谢编辑大大!谢谢走过路过没有错过的各位!春决定:今天多更一章!)

    第二卷 五、兴师问罪

    “主子主子!”真讨厌,不让人睡好觉。凤笑天睁开眼睛,是清兰。

    “清兰,我说过,睡觉和看书的时候绝对不可以打搅我。你今天最好有足够的理由。”凤笑天翻身坐了起来。听到主子稍显不耐烦的语气,清兰身上一冷,立刻跪下。

    自己主子的性子虽然随和,总没认真样,可就是在难得认真的时候却显出无比的威严,给人巨大的压力。

    “主子,是清兰不好,搅了主子休息。只是陛下身边的陈公公过来了,说陛下召您过去。”清兰连忙解释。

    娘亲有事情找我?凤笑天挥手,“知道了。你起来吧!别老跪着。”清兰安静地退了出去。

    “清兰姐姐,主子没生气吧!”幽兰她们悄悄走到清兰身边。

    “你们几个,又不是不知道咱们主子的性子。主子最烦别人吵着她睡觉了。你们没看到刚才主子的样子,像要把我吃了一样。下次你们去!”“呵呵,好姐姐!下次我们去。”几女嘻闹起来。

    “枫,抱。去母皇娘亲那里。””凤笑天爬到枫怀里。实在是太困了,再打个盹。

    枫抱着凤笑天出了青鸾宫。多久没有这样抱着她了?枫闻着怀中小人儿的发香。去御书房的路并不远,可是枫走了很长时间,下一次再抱她不知道到什么时候了,今天,就让自己任性一次吧。

    迷迷糊糊地到了御书房,凤笑天整理了下衣服,一脚跨进门。

    “娘亲!天儿给娘亲请安。”凤君阳已经39岁了。岁月无情,即使锦衣玉食,即使保养的再好,为国家过度的草劳已经在她脸上显现出了疲态。

    “天儿来啦!过来,到娘身边来。”只有面对小女儿的时候,凤君阳才不用朕,用娘。

    自凤笑天之后,皇室再没有添加任何血脉,皇宫里的妃子再也没给女皇生下皇女皇子。所以凤笑天就理直气壮地占据着凤朝皇室么儿的位置,占据着母皇娘亲的怀抱,即使现在她抱自己已经有点吃力了。

    “娘亲,天儿最近想到一样护肤的方法,正在琢磨中。等天儿弄出来了第一个孝敬您。”凤笑天黏在凤君阳身边。“好!就你鬼点子多。”凤君阳把小女儿散落在额前的头发弄到脑后。

    “你爹爹温柔娴静,娘亲我也稳重。真不知道你这性子到底像哪个!”她笑着搂着凤笑天。

    “娘亲很稳重么?我听年老的宫人说,娘亲小时侯很是调皮呢!”凤笑天故做深沉摸摸下巴,“好象曾经有一次爬到宫墙上下不来,最后还是皇姥爷专门架了长梯子才把娘亲救下来。”这是听陈三梅说的,凤笑天得意地笑着。

    “哪个跟你嚼的舌?”凤君阳捏了捏小女儿的鼻子。“哪个说的我可不记得了。我只知道我像您就可以了!”凤笑天故作糊涂。

    “呵呵,小滑头!”

    “娘亲今天叫天儿来是有什么好事儿吧!”凤笑天问道。

    “是有好事情,不过天儿猜猜看是什么?”女皇跟她打起了谜语。

    “天儿猜不到。娘亲您就告诉人家吧!”凤笑天开始撒娇起来。

    “呵呵,天儿,你已经9岁了,再过一年就要开府搬出去住了。娘挑了一块地儿给你盖王府,你看喜欢不?”凤君阳递过来一张图纸。

    凤笑天接过来一看,东边,靠皇宫的地方划了一大块儿地出来,其中还包括翡翠湖。大概是因为凤笑天老跑那儿钓鱼,一呆就是半天,所以女皇才把翡翠湖也给了她。

    “怎么样?天儿还满意吧!”凤君阳笑眯眯地看着小女儿。

    凤笑天眼睛热热的,扑到母皇娘亲怀里。“娘亲,天儿很喜欢,您对我真好!”

    “你是我最疼的宝贝,我当然疼你啊!”

    “陛下,屠龙国师来了。”母女两正说着话,陈公公躬身进来。“快快请他进来!”女皇有些激动。

    屠龙国师?凤笑天好奇地向门口张望。她以前只是听人谈论过这位国师,听说他很久就不问政事,一个人云游四海去了。不知道这个屠龙国师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陈公公再次进来的时候后面跟着两个人。一个胡子花白的胖老头,一个稚气的少年。嘿,有意思,碰见熟人了。凤笑天心里一乐,这不是她上次街上碰见的少年么!

    “陛下,好久不见啊!”

    “屠龙叔叔!”

    女皇走上前给老头深深鞠了一躬,这老头腆着肚子受了一拜。看来国师在凤朝的地位很尊贵,连娘亲都对他这般敬重。凤笑天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来人,赐坐!”两个小太监搬上椅子,屠龙大大咧咧地坐了下来。“不错,舒服!这你是在弄来的?”屠龙问凤君阳。“这是我小女儿做的。”凤君阳拉着小女儿来到屠龙面前。

    凤笑天仔细地打量着眼前面色红润的老头,花白的胡子,花白的头发,小小眼睛像两颗绿豆深陷在脸上。凤笑天在打量屠龙的时候,屠龙也在打量凤笑天。原来上次的那个女娃娃是五皇女。

    “国师爷爷好!”凤笑天笑着打招呼。

    听到熟悉的声音,苍茫一激动,“是你?!”

    “对呀,是我。小哥哥好久不见!”凤笑天瞟了眼屠龙,用眼神告诉他,老头,我认出你来了!屠龙一惊,觉得自己像是被猎人盯上的猎物。

    “这位是?”凤君阳问。

    “草民苍茫叩见陛下!”苍茫跪了下来。“平身!”

    “这是我收的徒弟,今年14。”屠龙在一旁介绍。

    “好一个俊俏的小人儿。只是你的眼睛?”国师怎么收了盲人做徒弟?女皇很惊讶。

    “草民从娘胎里生下来就是这样。”苍茫回答。

    “治得好么?”凤笑天盯着苍茫白得看得见血管的脸,感叹终于见到了书里描写的白玉做的人儿。

    “师傅带我走了很多地方,寻访了很多名医,无人能治。”少年很平静地回答,仿佛说的不是自己的眼睛。

    凤笑天走了过去,握着苍茫瘦长的冰冷的手。“我可以理解成殿下是在可怜我么?”苍茫抽回被握住的手,虽然她的手很温暖,自己很期望这份温暖。

    “没有。我只是看你太瘦了,现在发现你比我想象的还要瘦。国师爷爷都没喂你吃饭么?”一句玩笑话,气氛柔和了很多。

    (开始上班了……呵呵,今天春又老了一岁……伤心啊……先传一章,中午再来……工作工作工作!)

    第二卷 六、献策

    “天儿怎么认识苍茫的?”看到苍茫脸上的红晕,凤君阳很好奇。于是,凤笑天就把那天街上发生的事情大概地跟娘亲说了一下。“真是岂有此理!堂堂尚书的女儿,居然当街强抢。”女皇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传旨,李微远教女无方,罚一年俸禄;李玉珑玩劣不堪,令其闭门思过两年年。朝阳令管辖之nei出了这样的事情,难逃其责,罚俸禄半年。”这个结果在屠龙的意料之中。

    屠龙原本以为凤笑天会添油加醋地把事情夸张描述,让女皇狠狠地责罚李玉珑,没想到小丫头只是就事论事,并没有夸大其辞。这一点很不错!屠龙满意地点点头。

    “陛下,臣已经老了,不能为凤朝效力了。”屠龙说出了自己的来意,“我的一身衣钵都传给了苍茫,这是我最后能为凤朝做的事情了。”原来老头是来辞官的。

    “国师,您要走么?”

    “师傅,您要去哪儿?”

    屋里四个人,除了凤笑天和屠龙,另外两个人都很紧张。

    “茫儿,为师已经老了。以后凤朝就要靠你们了。”说到这里,屠龙深深地看了凤笑天一眼。

    老头,没事看我做什么,弄得我一身基皮疙瘩都起来了。凤笑天摸摸胳臂。看来这个国师对凤朝有重要意义,凤笑天从来没有看见母皇娘亲这么在乎过一个大臣。想了想,她决定帮娘亲。

    “娘亲!”凤笑天走到凤君阳身边,“娘亲,老爷爷不当国师了么?”

    “小殿下,臣今年已经68岁,是一只脚都踏进棺材里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7部分阅读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7部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