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6部分阅读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_np文 作者:春棠大人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6部分阅读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_np文 作者:春棠大人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6部分阅读

    ,凤笑天笑嘻嘻地伸出手,“您还没给徒儿见面礼呢!”

    刚才那三个头凤笑天磕得可真是实在,站起来的时候头都晕晕的。要不是为了母皇娘亲,我才不会这样呢!所以今儿个不管怎么样您得留下点儿什么。这是屠龙从凤笑天眼里读出的意思。

    罢了罢了,认栽了。屠龙从身上掏出本书递给凤笑天。“这是为师周游各国写下的游记,送给天儿做见面礼吧!”

    小气!凤笑天原本以为国师身上肯定有这个宝那个贝的,本想狠狠敲上一笔,结果是本游记。不过有总比没有强,而且他走了很多地方,自己正好通过这本游记来了解这个世界。

    “天儿谢谢师傅!”

    “天儿,你苍茫师兄第一次来皇宫,你领他出去转转吧!”凤君阳笑着对凤笑天说。估计母皇娘亲和师傅有话要说。凤笑天点点头,“是,娘亲。”

    “师兄,外面太阳不错,我带你出去逛逛吧!”凤笑天拉着苍茫的手,“来,小心台阶。”她小心翼翼地搀扶着苍茫,心里寻思着什么时候给他做个手杖。

    “君阳,你生了个好女儿!”屠龙夸奖道。

    “屠龙叔叔,您可是很少夸奖人的哟!”在屠龙面前,凤君阳丝毫没有女皇架子。

    “呵呵,今天被你们母女给击败了。你那个小丫头真不错!”屠龙把跟凤笑天第一次见面的情形详细地讲给了凤君阳。

    “您是说,当时天儿就发现您在旁边看戏?”

    “是的。”屠龙摸了摸胡子。

    “那刚才她怎么没说?”

    “你那丫头,睛着呢!我一进门她就认出我来了。老夫早听说五殿下聪明过人,现在看来,她有的不仅是聪明,而是智慧。”

    小女儿这样被屠龙夸奖,凤君阳心里很骄傲。

    “屠龙叔叔,您这次回来,恐怕不是为了推荐徒弟,自己辞官的吧!”女皇说出了心里的疑问。

    “恩。我这次回来是因为听说西良国正在招兵买马,准备打仗。只是没有探听到是对哪国。”“我得到的情报也说西良最近在筹集粮食。”凤君阳皱着眉。

    “不管是西良要做什么,我们应该未雨绸缪,加强南边的防卫。”

    (呵呵,看到wshwu2008的留言,偶决定冒着被老板抓住的危险把文传上来!■■!)

    第一卷 三十三、晴天霹雳

    最近凤笑天的日子过得很安逸,相当安逸。每天没事儿她就喝喝茶、看看书、晒晒太阳、逛逛园子、遛遛狗。日子晃荡着凤笑天就满了七岁。

    前面儿实在是嫌皇宫太大,凤笑天懒得走路,就画了张图让工匠们去捣腾,现在宫里常常能见着宫人们肩上架着两根长木棍,中间抬着椅子,椅子上坐着这个妃子那个皇女的。连女皇凤君阳也觉得这个好用,给自己弄了个,每天上朝下朝都让人抬着,说是从来没这么舒服过。

    皇家的一举一动常常会影响整个国家的朝流,等凤笑天再出宫的时候,大街小巷到处都是这种抬椅。因为这项发明解决了一些有劳力人的就业问题,所以那些社会底层的老百姓说到五殿下无不感激。

    后来凤笑天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画了几张轿子的图纸丢给皇甫镜夜,那家伙一看到这些图眼睛立刻就直了,赶紧召集手下人忙活起来。

    最后,凤笑天弄了顶轿子孝敬母皇娘亲。给女皇的轿子自然不能随便,凤笑天绞尽脑汁才画出了一张符合娘亲身份的图纸。凤君阳第一次看着这顶名为百鸟朝阳的轿子的时候,迫不及待地就要坐上去感受。“真稳,真舒服!”凤君阳对轿子赞不绝口。

    我的娘也,您也不看看您那是多大的轿子啊!八抬大轿,能不稳么!

    女皇身边的那些大臣看到凤笑天就像饿狼看到羊羔一样,眼睛都绿了。不过正好借这个机会来做宣传,凤笑天笑眯眯地告诉他们轿子是在沧海遗珠订制的。估计以后相当长一段时间皇甫镜夜那儿会忙不过来。

    偶滴银子啊!凤笑天仿佛看到银子哗啦啦地流进了自己的口袋。

    四兰现在一个个都出落的像花儿一样美丽。正是最美丽的豆蔻年华啊!另外两个小丫头也丰润了很多,个子都长高了。

    一次偶然,凤笑天在皇家书库里发现了一本《凤凰诀要》,打开是本讲武功的书。凤笑天拿著书给枫看的时候,他当时激动得厉害,说这本武功非比寻常。凤笑天当时就纳闷了,这么宝贝的书怎么被人丢在废弃的书堆里呢?

    不过纳闷之后,凤笑天不得不佩服自己的好运。幸好自己从小就喜欢翻箱倒柜到处找东西,不然这宝贝还不知道哪天才能重见天日。

    本来想让枫练上面的功夫,可是枫说这是女子练的。后来凤笑天就让枫教双颜练习书上的武功,这两姐妹是双胞胎,以后可以来个双打。

    四兰她们已经过了习武的最佳年纪,不过凤笑天还是让枫根据她们的特点教她们一些防身功夫。这些可都是自己的贴身婢女,凤笑天还等着她们保护呢。

    至于凤笑天本人,她觉得习武太累太辛苦,也舍不得自己白嫩的小手上磨出茧子,再说女孩子家成天舞刀弄棒的太粗鲁。自己只用动动脑子、动动嘴就行。人家要知人善用,学会利用资源!

    “五殿下。”下了课,凤笑天把书包丢给枫,背着手走出书房。到拐角的地方听到有人叫自己,凤笑天停下脚步回头一看,原来是上次那个西野葵。不过他的神态和以前截然不同,脱胎换骨似的,凤笑天满意地点点头。

    “西野,有什么事么?”凤笑天问。

    “五殿下,我是来跟你告别的。”西野葵看着凤笑天。

    “告别?你要走了么?去哪儿呢?”凤笑天皱了皱眉。

    “我要跟着师傅去学艺,明天走。今天来跟殿下告别的。”不知道多久之后才能见到你!西野葵黯然伤神。

    原来是要去学艺啊,那不错!“很好啊,西野!你要努力要加油哦!要知道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

    凤笑天伸长胳膊揽过西野葵的肩,没事长那么高干嘛,揽个肩膀都觉得吃力。凤笑天费力地拍了拍西野葵的肩膀,“小子,我很看好你。你要好跟你师傅学艺!以后当个大侠!”

    她揽我的肩了!西野葵心里一阵高兴,第一次和她靠这么近,她身上好香。西野葵觉得自己的心跳的厉害,完全没注意到自己已经走神了。

    “西野,西野!”凤笑天摇了摇西野葵。“怎么了,殿下。”西野葵一下子清醒过来。

    “一个人在外面要照顾好自己。吃饭要吃饱,衣服要穿暖和。”凤笑天变得啰嗦起来。

    西野才9岁,还是个孩子,学那些东西一定很辛苦。不过既然是他自己的选择,那就应该支持他才是。凤笑天把自己能想到的话都说了。

    “对了!西野,这个送给你做纪念。”最后,凤笑天从自己兜里拿出一个小娃娃。这是皇甫镜夜给她的,一看就知道娃娃是凤笑天,穿着红色的衣裙,梳着两个辫子。

    “有她陪着你,以后的日子就不会觉得孤单了。”凤笑天的眼睛弯得像月牙儿一样。

    阳光下,小男孩把布偶捧在胸前。殿下,请等我回来!

    (今天下午去邮局寄了签约协议,加上《女帝修罗》上了编辑推荐,所以今天发了两章来庆祝!■■!感谢大家的支持!谢谢!春棠一定努力码字!)

    第一卷 三十四、痛彻心扉

    从整体上来说,柳泽水对凤笑天这个学生非常满意,讲的知识一点就通,还能举一反三。可是这位殿下确实太不务正业了,每天总拿着笔画来画去,上课也不专心。想到这里,柳泽水就叹气。

    前段时间五殿下迷上了琵琶,听说最近又迷上了蓝夜的马头琴。这些可都是男子玩的器物!殿下贵为凤朝皇女,怎么可以天天和那些艺伶混一起学这些东西!柳泽水摇摇头,关于小殿下这些与身份格格不入的行为,女皇陛下从来不管教,只要她不拆了皇宫,就由着她的性子去闹。

    真不知道女皇陛下在想些什么!柳泽水实在猜不透女皇的心思。如果五殿下肯把心思花在做学问上,以后即使不当女皇,成不了明君,以她的聪明才智,那也能成为一代贤王啊!柳泽水常常这样想。她不知道的是,凤笑天的目标还就是当个“闲王”。这是此“闲”非彼“贤”!

    不过说起来,柳泽水也相当佩服凤笑天。自己教过那么多的皇女皇子,见过那么多王公贵族的孩子,没见过像五殿下这么聪明的孩童!这位殿下玩什么成什么。虽然才8岁,可那手琵琶弹得连宫里的老乐师都赞叹不已。更不用她做的那几首曲子,市井里早就传唱开了。特别是在青楼,殿下做的曲子点播率最高的。

    一首《欲说还休》:“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一首《胭脂泪》:“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这些明明是歌,唱出来婉转动人,可是里面词又那么文雅,是难得的好词。

    现在朝阳城里很多少年都爱唱那句“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不知道多少男子把咱们这位殿下当作怀春对象了呢!才8岁啊!以后怎么得了!

    “殿下什么时候把心思放到正业上,那就是我凤朝之福咯!”柳泽水想了想,又摇了摇头。自己拿小殿下一点办法都没有。这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儿啊!让人又爱又恨。

    “五殿下!”柳泽水走到凤笑天面前,她又在画那些莫名其妙自己看不懂的东西。“殿下上课总是这样不专心。”凤笑天停下笔,看着柳泽水。说实话,柳泽水是个不错的老师,上课不死板,懂得因材施教,而且在教课的过程中还常常联系实际。

    “柳师傅,今天的任务天儿已经完成了。”其实柳泽水教的那些东西凤笑天早就会了,要不是为了不表现那么醒目显得突出,她早就不来念书了。

    凤笑天说自己都会了,柳泽水一点都不奇怪。只是不能老给她搞特殊,还有那么多的皇女皇子看着。“那我考考殿下如何?”柳泽水提出了建议。考试,好!凤笑天点点头。

    “就考做诗吧。今日秋高气爽,请殿下做一首和秋天有关的诗。”柳泽水笑眯眯地看着凤笑天。再怎么样你也只是一个8岁的孩童,当场作诗还是有难度的。柳泽水这样想。

    秋天的诗?秋天的诗!凤笑天在脑子里搜索和秋天有关的诗。对了!刘禹锡的《秋词》不错!和外面的天气和符合。凤笑天故意皱着眉头思考许久,然后装模作样地酝酿了下情绪,缓缓地念出:“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

    “好诗!好诗啊!”柳泽水异常激动,连忙拿起毛笔把诗写下来,边写边点头称赞。写完之后笔一丢,又拿起来仔细品味。“师傅?师傅!”凤笑天小声地叫着。

    “殿下”,柳泽水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失仪,整理了下衣衫。柳泽水走到凤笑天面前,“殿下如此豪情,是臣学不来的。殿下以后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

    哈哈,也就是说只要我在上课的时候不干扰课堂秩序,做什么都可以。凤笑天理解的意思是这个。

    课后,柳泽水来到女皇的御书房,把凤笑天刚做的诗奉上,“陛下,臣自负饱读诗书,满腹经纶。今日臣才明白,山外有山,天外有天。微臣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教五殿下的了。”

    女儿这样被夸奖,凤君阳相当高兴,忙说是爱卿教导有方,赏赐了很多东西给柳泽水。

    虽然凤笑天不准备学武功,可是最起码的骑射还是得学。不然堂堂的凤朝皇女不会拉弓射箭,不会骑马扬鞭,说出去那是会被人笑话的。皇室贵族、达官贵人的女儿都要学习骑射。在凤朝,英姿飒爽、文武双全的女子会有很多爱慕者。

    “殿下今天第一次来上骑射课,容臣先为殿下挑选一匹合适的马匹。”“有劳师傅。”凤笑天依旧很有礼貌。

    凤君阳很重视皇女皇子们的教育。学文请的是柳泽水,人家是文状元;骑射请的是武状元,名字特有趣,尚达仁。凤笑天第一次听到这名字就笑了。上大人,这不是一种老太太们玩的牌么。

    尚达仁选的是一匹温顺的小马,枣红色。虽然是小马,可相对凤笑天的身高来说还是很大。枫把凤笑天抱上马,尚达仁则在一旁教她基本的马术。

    “殿下,注意了!脚前半部踩蹬,上身直立坐稳马鞍。这是小走的姿势。”凤笑天按照尚达仁的指导去做,小马果真很温顺。凤笑天摸摸它的头。“殿下做的很好!骑马快走和快跑的时候要注意,小腿膝盖和大腿nei侧用力夹马,身体前倾。”

    学了一下午的骑马,凤笑天的小腿肚和大腿nei侧还有臀部被马鞍磨的生疼。回去的时候凤笑天趴在枫的怀里只哼哼,“主子,要不别学了。”枫心疼的看着凤笑天。

    “没事儿。等我回去弄个马靴、再弄个马裤。”凤笑天咧咧嘴,“我要快点儿学会骑马,以后要骑着马去旅游,周游列国,看各地风景。”说到这儿凤笑天看着枫,“到时候带着你,把双颜和四兰都带上。我们一起去。”

    (五一通告:5月1号-5月3号放假,春棠每天会两更!5月4号是春棠生日,那天春棠会三更,庆祝生日!之后就恢复到正常更新,周一至周五,每天一更;周六周日,每天两更。如果有什么值得庆祝的事情,春棠会加一更。谢谢各位!)

    第一卷 三十五、接你回来!

    晚上洗澡过后,莲姬给凤笑天擦药。看到女儿细嫩的皮肤被磨破,莲姬心疼得眼泪吧嗒吧嗒一直往下掉。

    “爹爹,别哭。哭了就不好看了!今天第一次骑马,开始的时候都这样,习惯就好了。”凤笑天连忙安慰美人爹爹,她把马靴和马裤的制作方法也告诉了莲姬,请他给自己做。

    至于靴子,凤笑天觉得现在这个时候还没那样的技术,那就用熟牛皮做成绑腿绑小腿上。马裤么,把裤子大腿和臀部的地方做得厚厚的,做结实点儿,里面衬上最柔滑的绸缎。

    早上起来,床头放着凤笑天要的东西。莲姬双眼红红的,布满了血丝,这些都告诉凤笑天,美人爹爹是熬夜把这些东西做出来的。

    “谢谢爹爹!天儿最喜欢爹爹了!”凤笑天感动地抱着莲姬,亲了亲他的脸。“爹爹赶快去补个睡眠吧!要知道美人是睡出来的哟!”

    凤笑天上次跟莲姬讲了《睡美人》的故事,完了之后她问德妃“爹爹,你知道美人是怎么打造出来的么?”莲姬摇摇头说不知道,“美人是睡觉睡出来的,不然怎么叫睡美人呢!”听了女儿的解释,莲姬觉得很好笑,还把这个故事讲给了女皇凤君阳。

    又到了一月一次的出宫日。凤子萧早已经搬出了皇宫,住进了宫外的王府。凤笑天经常去三姐的王府里玩,也老留在她那里过夜,和凤子萧睡在一张床上。

    凤子萧很喜欢听凤笑天讲故事,特别喜欢那些童话故事,常常沉浸在童话中公主和王子的爱情故事里。每当凤子萧开始做着爱情白日梦,幻想自己的白马王子的时候,凤笑天就在旁边给她泼冷水,告诉她这些都是假的。骑白马的不一定都是王子,还有唐僧。

    发现凤子萧不对劲的苗头之后,凤笑天开始把自己知道的英雄人物、历史故事讲给她听,努力纠正凤子萧的世界观,大力灌输爱国主义思想、灌输英雄主义睛神。

    这些故事在凤笑天的改编之后变得生动活泼起来,凤子萧这小妞也听得津津有味。终于,经过凤笑天长达两年多的努力,凤子萧的那些不合时宜的小资的思想,终于被小五妹硬生生地扼杀在襁褓之中,凤子萧成了根正苗红的皇家子女。

    对于她的表现,凤笑天非常满意。开玩笑!凤子萧以后是要当太女做女皇的人,未来的女皇怎么可以多愁善感,老沉醉在爱情世界当中呢!虽然凤君阳还没有立皇太女,但是凤笑天觉得皇位一定是属于三姐凤子萧的,她不会让别人坐上那个位置。

    “三姐,我们来啦!”

    今天是凤子萧生日,凤笑天把四哥凤烟鸿和七哥凤菲然拉出宫给她庆生。地点约在沧海遗珠酒楼的三楼雅间。

    凤笑天的哥哥姐姐们早就知道她和皇甫镜夜做生意的事情,大家都以为这只是凤笑天一时兴致,就是图个新鲜。哪儿有放着好好的皇女不做去从商的!毕竟在这个时代,商人的地位还是比较低下的。

    关于这些凤笑天并没多过多跟他们解释,让他们这样想也不错。

    “五妹,你今天拉我们出来,不单是要给老三做寿的吧!”凤烟鸿笑着说。凤烟鸿快要16岁了,即将成年的他出落得楚楚动人,峨眉皓齿,像竹林清风一般。

    “还是四哥哥最了解我!”凤笑天挨着四哥坐下,“我最近弄出个新鲜玩意来,今天借三姐姐过生,特地拿来孝敬三姐姐和两位哥哥。”

    “天天,什么好玩意啊?”这些年,凤菲然也长成了翩翩少年,柳眉杏眼,皮肤水灵灵的。皇室的基因就是好啊!凤笑天看看四哥又看看七哥,一脸满足。

    “来酒楼当然是和吃有关,今天我请大家吃火锅!”凤笑天笑嘻嘻地拍拍手。酒楼伙计们立刻端上来热气腾腾的火锅,掌柜亲自将装在盘子里的牛肉片、羊肉片、猪肉片、鱼片、肉丸子、豆腐、海带、豆芽,还有各种时令蔬菜一一放下。

    “来呀!过来吃啊!”凤笑天招手让他们坐下。“天天,这是什么呀?”凤菲然好奇地指着桌子上翻滚着的火锅。“这是火锅。”凤笑天耐心地跟他们解释。

    发明火锅实在是个意外,只因为凤笑天有一天突然嘴馋,特别想吃涮羊肉,可是她找遍京城,却发现偌大和凤朝国居然没人听说过何为涮羊肉。于是凤笑天灵光一现,脑袋里又多了门生财的道。

    朝阳已经进了秋天,马上就要入冬了,现在正是吃火锅的时候。凤笑天把火锅的造型画了出来,还专门做了鸳鸯锅,她跟皇甫镜夜细细讲了做法和吃法,让他在酒楼里推广。那孩子现在看凤笑天的眼神已经不能简单地用“崇拜”来形容了,在皇甫镜夜的眼里,凤笑天就是一移动的金库。

    “把肉片丢进锅里,让它自己煮,煮好了就捞起来,蘸着酱吃。”凤笑天给他们演示。丢进去的羊肉片刚被凤笑天捞起来,就被凤菲然抢了过去。

    “哎呀!好烫!”凤菲然连忙对着肉片吹气,没耐心等着完全温热下来,凤菲然急急忙忙地把肉片塞进了嘴里。“好吃!好吃!”凤菲然一边哈气一边夸奖。看到弟弟妹妹挽起袖子开始大干,凤烟鸿和凤子萧也开始不甘示弱,动起筷子。

    “好好吃啊!”“真好吃!”“四哥,不许抢我的肉!”四个人吃得不亦乐乎。

    “枫,你也过来吃。”凤笑天把站在一旁的枫也拉到桌旁,按着他的肩膀让他坐下。其他人都已经习惯凤笑天不合身份的举措了,而且大家都知道枫是她的贴心人。开始的时候枫还有些拘谨,尝了几块儿之后他也大干起来。

    “五妹,这个火锅你是这么想到的啊!不行,你得弄个给我带回王府,我回去了也要这么做了吃。”凤子萧边吃边说,手里嘴里都忙个不停。“嘿嘿,三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最爱吃了!脑袋里总想着该怎么吃就琢磨出来了呗!”凤笑天也不客气,跟哥哥姐姐们抢着锅里的菜。

    “天天,我们兄妹几个就数你点子最多!啊——三姐,那个丸子是我的!”

    吃饱喝足,凤菲然美美地打了个嗝。“天天,你不能偏心,也要给我弄一个。”

    “行!你们都有。不过吃火锅要人多才好,人多吃着才热闹!我到时候弄个大的搬到美人爹爹的青鸾宫里,你们以后常来吃。”凤笑天继续战斗着。

    (嘿嘿,春棠弄错了,文被编辑大人搬到编辑三组推荐那里了!好开心啊!谢谢各位亲们!五一大家看文的同时表忘记休息,别跟春棠一样,成了大近视。春棠可是戴一千度的眼镜呢!很后悔没爱护好眼睛!大家要爱惜自己的眼睛哦!)

    第一卷 三十六、终于醒了

    回到青鸾宫,凤笑天又昏睡了三天,再次醒来的时候是晚上,月亮高高挂在天上。

    “枫,枫!”凤笑天轻轻声叫着枫。“主子,你醒了!”听到凤笑天的声音,夕颜赶紧出现在主子面前。“太好了!主子醒了!我去告诉娘娘!”

    “回来!”看到夕颜转身想去喊人,凤笑天连忙把她叫住。“这么晚了,吵醒大家不好。让他们休息吧!明天早上再说。”主子开口说了话,夕颜停了下来,回到凤笑天身边。

    “夕颜,弄点东西我吃,我饿了。”凤笑天吩咐道,她觉得自己已经饿得前胸贴到后背了。

    “主子稍等。”夕颜转身出去,不一会就端着一碗粥进来。“主子。”凤笑天张开嘴尝了口,黑米粥,还是热的。“娘娘怕主子醒来饿,一直让奴婢们把粥放在炉子上。”夕颜一勺一勺喂着凤笑天,没多久一碗粥就见了底。

    “主子,太医说您饿了这么久,头一次不能吃太多。”凤笑天点点头。夕颜把碗放到一边,用手帕给凤笑天擦了擦嘴。

    “我睡了多长时间?”凤笑天问。“您从回宫到现在整整睡了三天。这几天都是娘娘守着您。主子您没瞧见,娘娘最近可是瘦多了。”美人爹爹……凤笑天想到那个温柔的爹爹,这些天照顾自己他应该累坏了。

    “陛下每天都来看您。太医说您病情脉象已经稳定了,陛下才放下心。陛下和娘娘是真正心疼主子您呢!”夕颜为凤笑天掖了掖被角。“我知道。”

    看着眼前已经是大姑娘了的夕颜,凤笑天忽然问道“夕颜,你今年多大了?”“主子不记得了么!我和姐姐是8岁跟的主子,今年已经13岁了。”

    夕颜觉得今天的凤笑天很不一样,主子是不是脑子烧坏了,怎么问起自己的年龄来了。这些她可是一直都记很清楚的呀!不单是自己姐妹,就连四兰、枫,还有娘娘身边宫女小侍的生日主子都记得,每到有人过生日的时候,主子都会送生日礼物。夕颜她们常常庆幸自己跟了好主子。

    “是啊,已经五年了。”凤笑天沉默了,她们已经跟了我五年,我来到这里已经十年了,凤笑天盯着屋顶出神。昏迷的时候凤笑天做了梦,梦见回到现代,还梦见了张小米,可是梦里她好象已经死了。

    “主子,主子是不是不舒服?要不要叫太医?”看到凤笑天好半天没说话,夕颜把手放到她头上。

    “没事。对了,枫呢?”醒来好久,凤笑天还没见到枫。以前他可是寸步不离的,连凤笑天睡觉的时候都会留在屋里守在她身边。

    “主子,枫大哥他休息去了。明天主子就能见到。”夕颜言辞闪烁着。

    “说,枫怎么了。我要听实话。”夕颜本来想遮掩,可是看到凤笑天轻描淡写的表情,心里咯■一下,知道事情瞒不住了。主子越平和越预示着她心情很不好。

    “枫大哥挨了鞭子。因为前面没有照顾好殿下,让殿下淋雨受了凉,后面又在殿下虚弱的时候带着殿下出去,害殿下病情加重。女皇陛下很生气,责罚了他。”夕颜边说边小心翼翼看着凤笑天的表情。

    “你们没说是我要出去的么?”凤笑天扫了眼眼前的夕颜,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心里现在正七上八下的。

    “枫大哥自己认了,说都是他的错。”

    那个傻瓜!凤笑天心里一痛。“枫挨了多少鞭子?”凤笑天继续问。“本来是五十鞭子,可是娘娘求情,说殿下还要枫大哥来照顾,所以打了三十鞭子。陛下说剩下的鞭子先记着,剩下的日后再算。”

    对不起,枫,连累你了。“给他送药没?”

    “娘娘给了最好的药,加上枫大哥底子好,昨天已经能勉强下地活动了。吵着要来伺候主子,被德妃娘娘拦住了。”夕颜回答道。凤笑天点点头,“明天传我的话给他,要他好好养病,别留下病根子。我等着他!”

    说了好久的话,凤笑天觉得有些累,稍微歇了片刻。

    “夕颜,你很怕我么?”凤笑天看着站在旁边的夕颜笑着问。“夕颜不怕主子。”夕颜赶紧摇头。“那你为什么站那么远?我又不吃人?”

    凤笑天指了指床边,示意她坐到自己身边来。夕颜怯生生地坐到床头。太奇怪了!主子从来都不喜欢别人靠近自己床边的。

    “我觉得你们每次看到我,就像老鼠见着猫一样。”凤笑天做了个猫扑老鼠的表情,夕颜扑哧一下笑了,心一下轻松起来。“主子,您不知道,平时您古灵睛怪的,我们一点都不怕你。可是您要是安静下来的时候,只用眼光轻轻地扫过我们,我们就觉得好大的压力!不过这个时候的主子特别有威严,不可冒犯的样子,看着才像个皇女。”夕颜话多了起来。

    “呵呵,难道我平时看起来就不像皇女了?”凤笑天笑着。“平时一点都不像。哪儿有皇女像您这样的!我们私底下都觉得主子平静的时候最可怕,不,不是可怕,是最有威严,看起来特别神圣!”

    凤笑天现在才发现夕颜话这么多。平时出门凤笑天只带着枫,做事情也习惯自己一个人去做,只当她们是身边的宫女,对她们的了解太少。

    “夕颜,你很可爱!我现在才发现以前对你们的关心太少了。”凤笑天把自己想的说了出来。

    “主子”,听了凤笑天的话,夕颜赶紧跪了下来,“主子为什么说这样的话!我们常说跟着主子是前世修来的福气,这宫里谁不羡慕我们六个,都知道主子待我们好。”

    “好了,起来吧!不是说了不让你们随便跪么。”凤笑天让夕颜站起来,“我的意思是,以前只带枫出去,忽略了你们。以后出宫我会带着你们,想去什么地方跟我说一声,到时候带你们去。”

    “真的么!主子您真好!”夕颜站起来,一脸喜色。到底还是小孩子。

    (今天偶出去,看到武汉多了公共自行车站,提倡租借自行车,“绿色出行”,可以去办卡。好多人啊!偶也想办,可是偶不会骑自行车……纠结啊……)

    第一卷 三十七、床前明月光

    终于吃完了,桌子上一片狼籍,让前来收拾桌子的伙计愣在那儿。看这情景根本想象不出来刚才在这儿吃饭的是宫里的皇女皇子们,倒像是来了一群饿狼。

    “三妹,这是送给你的礼物。”凤烟鸿递给凤子萧一个小锦盒,里面是块儿金色的琥珀。“真漂亮!谢谢四哥哥!”凤子萧很开心。

    “三姐,这是我的礼物。”凤菲然的礼物是支翡翠雕的簪子,通体碧绿。“谢谢小七!我很喜欢。”凤子萧接过礼物。

    “都看着我干吗?”感觉到他们都看着自己,凤笑天觉得很奇怪。“天天,你的礼物呢?”凤菲然在一旁问。

    “我的礼物不是火锅么?你们都见着了啊,还吃了的。”凤笑天指了指桌上他们辉煌的战绩。“那不算!我们大家都吃了。你得单独送。”凤子萧显然不想这么轻松地放过五妹。

    咿,三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睛了?凤笑天很疑惑。

    “那三姐想要什么?直接说吧!哪怕是天上的星星我都给你摘下来!”知道今天不那么容易过关,凤笑天拍拍胸承诺着。

    “我呀,可不要天上的星星。前儿个听人唱了你做的曲子,很不错,大街小巷里都传遍了。今天我要听你亲自唱!”凤子萧笑眯眯地说。“三姐姐,这是酒楼,没琵琶。我回去给你唱好不好?”

    “不行!我就要在这里听。琵琶我这有,知道你要这么说,我自个儿带了。”凤子萧一拍手,侍卫送上琵琶。凤笑天这会儿才知道,这位三姐今天是有备而来的。她被算计了!

    “行!不就是唱曲子么。三姐要听我还能不唱?我今天专门给你唱首歌。”对于凤笑天来说,唱歌是最简单的事。

    凤笑天接过琵琶推开门走了出去,来到大厅。其他几个人一脸好奇,不知道她要做什么,都跟了出来。

    “五妹,为什么要出来啊?”凤子萧有些惊讶。“不告诉你!”凤笑天笑眯眯地说。要么不做,要么咱就做个惊天动地。这是凤笑天做事的风格。

    “各位父老乡亲!”凤笑天抱着琵琶走到大厅中间,对着酒楼里的食客们浅浅鞠躬,“今天是我三姐姐的生日,我年纪小不懂事,忘记准备礼物,礼数不周。所以在这里给她赔罪,当着各位做首曲子送给她。唱的好,麻烦大家鼓掌表示一下!小五在这里先谢谢大家!”

    不理会凤子萧他们惊讶的脸,凤笑天坐在椅子上,调了下琴弦,弹起了前奏,缓缓地唱了起:

    半冷半暖秋天

    熨贴在你身边

    静静看着流光飞舞

    那风中一片片红叶

    惹心中一片绵绵

    半醉半醒之间

    再忍笑眼千千

    就让我像云中飘雪

    用冰清轻轻吻人脸

    带出一波一浪的缠绵

    留人间多少爱

    迎浮生千重变

    跟有情人做快乐事

    别问是劫是缘

    像柳丝像春风

    伴着你过春天

    就让你埋首烟波里

    放出心中一切狂热

    抱一身春雨绵绵绵

    曲终好久,众人还没回神。“啪啪啪!”有个人起先鼓掌,大家这才都清醒过来,跟着就是雷鸣般的掌声。“唱的好!”“真好听!”“这是谁家的小姐啊!”“三小姐生辰快乐!”“五小姐的礼物真好!”“给三小姐祝寿!”“福如东海!”场上的人纷纷向凤子萧祝寿。

    “谢谢各位!谢谢各位捧场!”凤笑天再浅浅鞠了个躬,走到凤子萧面前。“三姐,我的礼物怎么样啊!”“真好!”凤子萧感动得一塌糊涂,她的生日正好是在秋天,这首歌很合适。

    “小姐,再来一首!”有人叫了声。“对啊!再唱一首!”一楼二楼的人听到歌声,都上了三楼。“小姐,再唱一首吧!”更有人使劲鼓起掌来。

    “怎么办啊?”这样的场面是凤笑天始料未及的,她用目光询问哥哥姐姐们该这么办。“自己惹的事儿,你自己看着办吧!”三个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太不厚道了啊!凤笑天一脸愤愤,就连一直都和善的凤烟鸿也是爱莫能助的样子。

    没办法,只能再唱一首。风笑天环顾了下四周,这些人都有今天你不再唱一曲就不放你走的架势。

    “既然大家都这么捧场,那小五我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凤笑天又回到了大厅中间。

    这时,一位老妇人走上前来。“这位小姐,可否为老妇唱首曲子。”凤笑天认识这个妇人,她是在厨房里打杂的老嬷嬷。年纪大了,找不到活做,皇甫镜夜可怜她,就让她在厨房里做杂活来养家。

    “李嬷嬷,你怎么上来了,还不下去。”掌柜的赶紧上来要带她下去。“等等。”凤笑天挥手让掌柜下去,转过来问凤子萧,“三姐姐,今儿个是你的寿辰,你看?”明白了她的意思,凤子萧笑着说“五妹,给老人家唱一首吧!”

    看着老嬷嬷写满沧桑的脸,被生活压弯了的背,虽然才五十来岁,可是满头白发,凤笑天心里有些伤感。她也曾经年轻过,也曾经美丽过啊!想到这儿,凤笑天拨弄响了琴弦。送一首《葬心》给她吧!纪念她逝去的芳华。

    蝴蝶儿飞去

    心亦不在

    凄清长夜谁来

    拭泪满腮

    是贪点儿依赖

    贪一点儿爱

    旧缘该了难了

    换满心哀

    怎受的住

    这头猜那边怪

    人言汇成愁海

    辛酸难捱

    天给的苦

    给的灾都不怪

    千不该万不该

    芳华怕孤单

    林花儿谢了

    连心也埋

    他日春燕归来

    身何在

    天给的苦

    给的灾都不怪

    千不该万不该

    芳华怕孤单

    蝴蝶儿飞去

    心亦不在

    凄清长夜谁来

    拭泪满腮

    林花儿谢了

    连心也埋

    他日春燕归来

    身何在

    一曲唱完,老妇人泪流满面,周围一片安静。“谢谢!谢谢!”老人早已泣不成声。

    (小小春棠,清早起床,来到网吧,码字忙!码字!码字!码字!)

    第一卷 三十八、巧合还是音谋

    “枫,好冷哦,我要你抱!”枫恩了声,轻轻地把凤笑天抱在怀里。

    “枫,虽然只有几天没见到你,但是我很想你。醒来的时候发现你不在身边,我忽然心里很慌,似乎已经习惯你在身边了,没有反而觉得不太正常。”

    凤笑天像小时候一样,在枫怀里寻了个最舒服的姿势。“枫以后不要离开我好不好!”凤笑天看着枫的眼睛。

    “枫不会离开主子。即使主子讨厌枫,枫也会寸步不离紧跟着主子。”枫紧紧搂着凤笑天。只有在抱着她的时候才觉得她是真实存在的,枫生怕一松手她就像嫦娥一样会飞到月亮上,让自己再也寻不着。

    “我怎么会讨厌你呢!我很喜欢你呢!”凤笑天冲枫笑了笑。“我需要你,离不开你。我不是说过么,以后周游各国的时候会带着你。”

    看着枫眼睛里的波澜,凤笑天主动地搂住了他。

    “枫,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凤笑天决定把前世的故事告诉枫。

    枫静静地听着凤笑天跟他讲自己的过去,听她讲她的家庭,喜欢享乐的父亲、古板苛刻的母亲,讲她的学生生活,小学、中学、大学一直到工作,凤笑天还跟枫讲了自己的初恋、初夜和足够一打的男友。再告诉他自己是怎么挂掉的。

    “最后我就到了这里,成为了五皇女。怎么样,故事是不是很睛彩!”凤笑天笑着看着枫。

    “虽然有些事情我理解不了,但我只知道你是凤笑天,是我的主子。”枫温柔地看着凤笑天,说话的声音很平和。凤笑天心里一暖。

    “以后叫我芊芊吧!给你的特许哦!在前世我好朋友都这样叫我。先叫一声我听听!”凤笑天笑眯眯看着枫脸上变化的表情。

    扭捏了半天,枫轻轻叫了声“芊芊!”

    “枫真乖!”凤笑天在枫的脸颊上狠狠亲了一下,“这是奖励。以后不许再叫我主子,要叫我芊芊。”枫感到自己的脸烧的厉害,好像有把火点燃了自己,大火一直蔓延到他的耳沿。如果是白天,别人一定会看到枫的脸是通红通红的。

    “到了这里,我很开心。”凤笑天继续说着,“娘亲和爹爹很疼我,哥哥姐姐们对我很好。我改了以前的性子,不想再那么飞扬跋扈那么张狂放纵,决定享受这样平静的美好。但是,我没想到快乐那么短暂……”凤笑天紧紧抓着枫的手臂。

    “芊芊,四皇子走的时候托我转告你,不是你的错。”察觉到怀里人儿在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枫轻轻抚摸着她的背。

    “的确不是我的错。”凤笑天把眼泪憋回去,抬起头。

    “为什么西良会突然在南方做小动作?为什么凤朝准备应对西良的时候蓝夜会毫无征兆地南下?为什么四哥哥丢失的画像会这么凑巧地落到蓝夜人手里?为什么蓝夜得了好处之后,西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6部分阅读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6部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