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5部分阅读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_np文 作者:春棠大人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5部分阅读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_np文 作者:春棠大人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5部分阅读

    家。她还有还多问题都没弄明白。

    “好,有劳师傅了!”凤笑天鞠躬之后退了出来。

    “三梅,天儿今天表现如何?”凤君阳问身后的人,“小殿下今天一鸣惊人,不但帮六皇子解了危,也得到了柳大人的认可。”

    “哦,那就好。摆驾,去淑妃那儿。”

    自从去了书房之后,凤笑天收敛了自己的性子,把自己的生活安排得满满的。

    上午她去书房和哥哥姐姐们一起念书,下午就去皇家。本来凤笑天想和皇姐们一起,下午去学习骑射武艺,可是女皇凤君阳说她年纪太小,等以后大一点再说。不过这样正好,凤笑天在母皇娘亲那里讨了口谕,凤君阳已经批准她去皇家了,而且还允许她可以把书带回来看。

    对于上次的问题,凤笑天在读了凤朝的史书后终于有了深刻的了解。在凤笑天看来,这是一个架空出来的时空。

    这个世界的历史是从夏商周开始一直到三分魏蜀吴,这些都和中国古代历史一模一样,可是魏蜀吴之后的历史就完全不同了。

    史书上记载,在魏蜀吴混战之后,曾经出现一个强盛的尤朝,统一了大陆,包括北方的游牧民族。可是到了尤朝末年,皇室的子女争夺皇位,最后整个国家又变得四分五裂。皇族的皇子和皇女们相互不服气,皇女就在自己的范围里建立了女尊国,皇子建立了男尊。

    后来女尊国因为一些原因分裂成了现在的凤朝、蓝夜、和渊。男尊国分裂成了西良和朱紫。至于天国,那是一个在很久以前就存在的国家,历史比尤朝还要悠久。

    唉,真是复杂!凤笑天合上了书。这样看来几个国家都出自一个老祖宗,那大家不就是亲戚了?当凤笑天跟凤君阳说起这个的时候,凤君阳笑着说:你认人家做亲戚,人家可不知道有你哦!

    因为在书房表现优秀,凤君阳允许凤笑天可以按照惯例每个月出宫,不过叮嘱她多带上些侍卫。凤笑天找到六皇兄凤玉莲,把画的米老鼠、机器猫、泰迪熊、海绵宝宝、史努比等等拿给他。她打算用这个跟皇甫镜夜做第一笔生意,不管是女尊还是男尊,凤笑天相信这些布娃娃的市场。

    当凤笑天把画稿交给凤玉莲并告诉他具体怎么做之后,凤玉莲的眼睛就闪闪发亮。凤笑天请六哥做几个样品,他想都没想立刻点头答应了。当然,凤笑天再三叮嘱他别告诉别人。她可不想生意还没做设计图就泄露了。

    “六哥哥!”凤笑天来到凤玉莲这里。“东西做好了没?”

    “五妹,你来了。稍等一下,这个只有最后一点了。”虽然早就知道在凤朝是男子做女红,但看到男生拿着针做针线活凤笑天还是感到惊叹。

    “好了,五妹。你看,是不是这样的?”凤玉莲递过来一个布娃娃,黑黑的眼睛,红红的小嘴,长长的头发,花花的裙子。

    “六哥哥,你做的真好!”凤笑天由衷地感叹。

    “五妹,你做这些是要送人么?”凤玉莲问。“不是。”凤笑天蹭到他身边坐下,“六哥,你说如果拿这个出去卖,会不会有人买?”她笑嘻嘻地问凤玉莲。他一下子明白凤笑天的意思了,“肯定有人买。我当初看到这些小玩意的时候就好喜欢!”

    “那这些我就先拿走了。还是请六哥哥先给我保密。到时候我送你最好的娃娃!”

    “好!”凤玉莲宠溺地看着小五妹。

    第一卷 二十七、生日礼物

    因为凤君阳准许凤笑天出宫,莲姬也就没有反对,只是再三叮嘱凤笑天要注意安全,出门要换装,不要那么张扬。

    听了莲姬的话,凤笑天穿的是件普通的衣裙,白色的底,上面绣着银色的梨花,点缀着几片嫩绿色的叶,头发依旧只是梳了两个辫子。

    莲姬一边给凤笑天梳头发一边嘱咐枫,那些话凤笑天都能背诵了。最后,莲姬把凤笑天送到宫门口,“天儿,早点儿回来!”

    “爹爹,我还没走呢,您就要人家回来。”凤笑天抱着莲姬,亲了亲他的脸。

    “娘娘放心,枫一定保护好主子。”枫在一旁说。“枫,你今天一句话说了12个字也!有进步!”枫脸上居然出现一丝红晕。莲姬在一旁笑得意味深长。

    出了皇宫,凤笑天直接奔向目的地——沧海遗珠。

    “枫,谢谢你。”凤笑天在枫怀里说,“每天都要你抱,一定很累吧!等我再长大一点学会骑马了就不用你抱了。现在辛苦你了。”

    本来凤君阳要她坐马车出来,可是这个时代的马车实在是太颠簸了,凤笑天坐过几次,晕的昏天黑地的。等有时间画个图,把马车改进一下。凤笑天脑子里浮现出欧洲四轮马车的样子。

    “枫不累。”枫想永远都抱着殿下。后面一句话是枫在心里说的。

    皇甫镜夜听说有人找,立刻飞奔出来。本来早就应该去和渊国的,但是一想到那个红妆小女娃,想到她还会来,皇甫镜夜就在朝阳停留了下来。

    “皇甫公子,好久不见哟!我来晚了,让你久等了,实在是不好意思。”凤笑天在枫怀里乃声乃气地道歉。“殿下太客气了,镜夜反正也是闲着。”皇甫镜夜领着他们走到nei堂里。

    “这位是?”皇甫镜夜注意到凤笑天身边的人一身不俗。“我的护卫枫。”“你好,我是皇甫镜夜。”枫恩了一声作为答应。

    皇甫镜夜转向凤笑天:“殿下上次说的买卖是?”

    “皇甫哥哥,人家好不容易才让母皇答应让我出宫,一出门我就到你这里来了,你连口茶都不给人喝。”凤笑天一脸可怜地看着皇甫镜夜。

    “是镜夜怠慢了,殿下赎罪!来人,上茶!”皇甫镜夜招呼人上来伺候。

    “皇甫哥哥,我都这样叫你了,你还要称呼我为殿下么?叫我一声天儿吧!”

    “恭敬不如从命。天儿,请坐!”

    茶上来了,还有小点心。凤笑天尝了一个,味道不错!“枫,你尝尝,很好吃。”凤笑天拿了块递给枫,看着他木讷地放进嘴里。哈哈!真乖!凤笑天很开心。

    “皇甫哥哥,你们家的点心真好吃。不知道我以后有没有那个口福呢?”“只要天儿喜欢就好。”

    吃完点心喝了茶,凤笑天让枫拿出那四个娃娃以及其他的图纸。

    “这是?”皇甫镜夜看着眼前这些从来都没有见过的布娃娃一脸疑惑。“皇甫哥哥觉得这些玩意做出去卖,生意会怎么样?”凤笑天喝了口茶。和前世一样,除了喜好喝酒,凤笑天还很喜欢喝茶。

    皇甫镜夜拿起一个娃娃仔细看起来,过了一会儿,又看拿起凤笑天画的图。

    “这些是天儿想出来的么?”皇甫镜夜问。“是的,我画的图,请哥哥做的。”凤笑天觉得自己的脸皮越来越厚了。

    皇甫镜夜看着眼前睛巧的布娃娃,还有图上各种各样的造型,真巧妙!这难道是她想到的?没有玲珑心怎么能想出这样可爱的小玩意。

    许久,皇甫镜夜放下手里的东西,笑着问凤笑天,“早就听民间说五殿下爱玩会玩,今天算是见识到了。天儿打算怎么做这笔生意?”

    “我当时说过,送皇甫哥哥一笔买卖,这个就是送的。以后有了其他点子,那时候再跟哥哥做生意。”这些凤笑天来的时候就想好了。

    “那怎么行。这些玩意出来后一定很逗人喜欢,我们沧海遗珠在各国都有分号,你把买卖送给我,我到时候却做了六国的生意,怎么能白白接受。”在一阵推辞中,两人最后达成协议,这次的收益凤笑天二沧海遗珠八,以后的再重新说。

    “皇甫哥哥,你们有没有自己的商标?”凤笑天又吃了块儿点心。

    “商标是什么?”皇甫镜夜满是疑惑。

    “商标就是代表你们商号的标志。让别人一看物品标志就知道是你们家的货。其实也就是建立品牌。”凤笑天绞尽脑汁解释。“那什么又是品牌呢?”皇甫镜夜的好奇心被调动起来了。

    “品牌的字面意思就是物品的牌子,说通俗一点。举个例子,你们家卖衣服,别人家也卖,但是你们家的衣服做的好,有口碑,那就是品牌。”凤笑天想了想,跟他解释道。

    没多久,皇甫镜夜就明白商标和品牌的关系。

    “天儿的意思是说统一做一个标志,附带在我们店的货物上,打出品牌。”“对,就是这样的!”不愧是个商人,脑子就是灵活。

    若说开始的时候皇甫镜夜只是被凤笑天的天真可爱吸引,那么现在他已经被她的智慧折服。这样巧妙的想法,这样新奇的构思。明明只是个五岁的小孩啊!

    “皇甫哥哥,皇甫哥哥!”凤笑天拉拉皇甫镜夜的衣袖,他已经沉思了一盏茶的时间了。“对不起,天儿,我被你的奇思妙想吸引了,这些你怎么想到的?天儿,你简直是天才!”皇甫镜夜看着眼前的活宝。

    “我不过是喜欢用脑子思考问题罢了。皇甫哥哥,这些你会为我保密吧!我不想别人知道太多。”凤笑天盯着他。“天儿,我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皇甫镜夜慎重地点点头。

    “那就先谢谢了!其实开始的时候我还在做心里斗争呢!”凤笑天笑了笑,把心里想的说了出来,“皇甫哥哥不是我凤朝人。非我族类,必生异心。我可不想我国的银子花花流到他国。不过幸好皇甫哥哥的母亲是凤朝人,而且对于皇甫哥哥,我心里有莫名的信任!”

    皇甫镜夜没有想到凤笑天这样直接地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了。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我可是要和皇甫哥哥做长久的生意的,自然要相信哥哥你咯!”再说现在只是个小买卖,这也是考察,如果你能让我信任,那日后合作的地方多着呢。这些凤笑天当然是不会说出来的。

    “天儿,谢谢你的信任!”能得到你的信任,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皇甫镜夜觉得自己好幸运,这次来凤朝最大的收获就是认识了天儿这个宝贝。

    第一卷 二十八、五好殿下!

    枫看着场中的那个穿着粉蓝衣裙的女孩儿,眼里涌动着浓浓的爱意。知道她很优秀,对她的种种表现自己也早已经有了心理承受力,可她还是不断给自己带来惊喜、带给自己感动。我,何其荣幸能陪伴在你身边啊!

    趁大家还沉浸在刚才的歌声中,凤笑天跟三姐他们招招手,准备赶紧走人。

    “小姐,你唱得太好了。我是如玉阁的老板冯远,可以聘请您当我们如玉阁的琴师么?”

    虽然看得出,眼前的小人儿非富即贵,通身的贵气不是一朝一夕养成的,可冯远还是抱有一丝幻想。刚才两首曲子在整个朝阳,不!应该说在整个凤朝,甚至是其他国家都是独一无二的,冯远可以这样肯定。

    既然曲子和歌词都是这位小姐做的,如果能把她挖到如玉阁,那以后……冯远看见大把的金子银子向自己涌来。

    如玉阁?凤笑天皱皱眉,没听说过。不过听名字好象是青楼,说起来长这么大自己还没去过青楼呢。青楼的老鸨请自己去当琴师?一听这个凤笑天乐了,回过头看着冯远,“冯老板,我去做琴师,您给我多少银子的酬劳啊?”

    “自然能让小姐您满意。”这个矮胖的女人一听凤笑天的语气,似乎有戏,有些激动。“保管给您整个朝阳城最高价!”为了挖到凤笑天,冯远开始跟凤笑天讨价还价起来。

    凤子萧越看越觉得不对劲,这五妹不知道又要玩什么花样,那如玉阁可是青楼,说不定凤笑天来了兴致真跑去给人家当琴师了。

    想到这儿,凤子萧赶快走上前,“小五,再闹就过分了啊。”说完她拉着凤笑天要走人。“三姐,人家还没去过青楼呢!这不正是个机会嘛!”凤笑天撇撇嘴。

    冯远刚和凤笑天谈着价钱,眼看就要谈好了,却被突然出现的凤子萧给打断了,冯远立马不乐意了,“这位小姐,我和你妹妹谈事呢!只要她愿意,你做姐姐的管不了那么多吧!”

    看着凤子萧黑下去的脸,凤笑天知道三姐真得生气了,不能再闹下去了。她忙给冯远使眼色,“这个,冯老板,当琴师的事情以后再说。今天已经很晚了,我们还赶着要回家呢。”

    “那你住哪儿啊?我怎么找你去啊?”冯远还不死心,从后面跟了上来。

    一听这个凤子萧立刻火了,她停了下来,细长的眼睛里闪过一抹厉色,等着冯远走到面前,凤子萧硬生生地问她:“你找本殿下的妹妹,凤朝的五皇女做什么?你还真想让皇女到你们青楼当琴师?胆子可真不小啊!”这一声长长的“啊”把冯远给吓着了。

    五殿下,皇女?冯远懵了。不再理会发懵的冯远,凤子萧拉着凤笑天到了楼梯口,下楼的时候凤子萧深深地看了冯远一眼,“冯远,如玉阁,本殿下记住了。你就等着被查封吧!”

    看着一行人远去,冯远一下子瘫到地上,自己招谁惹谁了,怎么今天就偏偏碰到几位殿下。

    上了马车,凤子萧拧着凤笑天的耳朵。“出风头了吧!高兴了吧!连青楼都招惹上了!”

    “哎呀呀!三姐!疼!”凤笑天皱着眉夸张地叫着。“小五今天确实是不乖!不过你好象从来都没有听话过!”凤烟鸿也在一边火上浇油。“四哥哥,你见死不救!”

    “呸呸!”凤子萧松了手,“又说死,这么大了还是老不知道忌讳!”

    “呵呵,三姐姐消消气!”凤笑天把脸凑到凤子萧面前,“只要三姐喜欢天儿的礼物就好!”

    “你呀!”凤子萧使劲戳了下凤笑天的头,“什么时候才能长大!”我已经很大了!算上前世的26年,我都已经是35的人了。凤笑天在心里嘀咕着。

    “我才不想长大呢!再说,就算我到了七十岁,见着您我还不得叫一声三姐姐么!”凤笑天嬉皮笑脸地回答道。

    “滑头!”车里欢笑一片。

    “查到了?”沧海遗珠酒楼一个雅间。

    “启禀楼主,刚才唱歌的女孩子是凤朝国的五皇女凤笑天,九岁。旁边分别是四皇子凤烟鸿,七皇子凤菲然和三皇女凤子萧。今天是凤子萧的生日。他们四人乃一父所生,父亲是德妃。”

    “下去吧!我要凤笑天从出生到现在的所有资料。越详细越好!”

    “是!”

    “有趣的小东西!凤笑天……”你是我的。一双琥珀色的眼睛目送着那辆华丽的马车向皇宫方向驶去。

    唱歌事件之后的第二天,浩淼河边的青楼如玉阁被官府查封了。事后有人听到传闻,如玉阁的老板头天在沧海遗珠见着五皇女凤笑天,她极力向五殿下推荐自己的青楼,并说欢迎殿下来指导工作。人家五殿下只是个10岁不到的小娃儿,您拉客也没这样做的啊?

    众人都觉得如玉阁的老板是茅坑里提灯笼——找死。只有冯远本人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伴随着如玉阁被查封,经过当时在酒楼吃饭的那些客人们的大肆宣扬,凤笑天的名气再一次得到高涨,两首新曲子被传的沸沸扬扬。现在,凤笑天有了一个更长的头衔——吃喝玩乐歌殿下,简称“五好殿下”。

    (请把我的文,带回收藏夹,请把你的票票留下!生命不息,码字不止!)

    第一卷 二十九、盲人少年

    “天儿,这是我的信物。我会在沧海遗珠的钱庄里给你开个号,日后你可以拿它去沧海遗珠任何一家钱庄取钱。”皇甫镜夜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递给凤笑天,一个用贝壳做的美人鱼。

    “好漂亮的美人鱼啊!”凤笑天赞叹道。

    皇甫镜夜心一惊,“天儿,你知道这是何物?”

    “知道啊,贝壳做的美人鱼嘛!”这是一个用白色的贝壳雕刻的美人鱼,眼睛应该是蓝宝石做的,美人鱼长长的卷发披散着,裸露着上身,尾巴雕刻的非常细致,每一片鱼鳞都看得很清楚。在她的右手上捧着一颗黑色的珍珠。

    天意!难道是天意!皇甫镜夜抑制住自己的激动,尽量用平静的声音说话,“天儿,你说这是美人鱼?”

    “对啊!皇甫哥哥,你怎么了?这不是你自己的东西么?难道你不认识上面是什么?”奇怪,干吗那个表情看我。凤笑天心里嘀咕着。

    皇甫镜夜苦笑着说“我确实不知道这是什么,是从祖辈传下来的。没有人知道上面刻的是何物。”原来如此!凤笑天点点头。

    “美人鱼是传说中的一种生物。以腰部为界,上半身是美丽的女人,美得让人窒息,下半身是披着鱼鳞的漂亮鱼尾。他们有着最魅惑人心的嗓音,常常在天黑之后出现,用冷艳丽凄美的外表以及哀怨动人的歌声迷惑过往的船夫,使其分心失去方向。”

    凤笑天细细给皇甫镜夜讲解着,枫也听的很认真。嘿嘿,陶醉在你主子我渊博的知识中吧!凤笑天心里得意起来!

    “关于美人鱼还有一个动人的故事呢!”看着两个孩子求知欲旺盛的样子,今天我就不藏私了,把安徒生的《小美人鱼》讲给你们听吧!凤笑天笑眯眯地准备讲故事。

    “咕……”正在这个时候,出现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凤笑天看看自己的肚子,再看看眼前的两个帅哥。真是不好意思!人家第一次卖弄,还是在两个帅哥面前,结果肚子这么不争气。

    皇甫镜夜看着眼前羞红脸的凤笑天,忍不住笑了起来。不笑还好,他一笑凤笑天更不好意思了。

    “天儿饿了吧!是哥哥的疏忽。哥哥请天儿和枫兄弟吃饭赔罪如何?”

    “好!”凤笑天赶紧点头。

    皇甫镜夜带着凤笑天和枫来到沧海遗珠的酒楼,凤笑天这时候才知道沧海遗珠的生意做的有多大。不但有钱庄、酒楼,还有布店、玩器店。羡慕啊!凤笑天心里想,放现代,皇甫镜夜绝对是一标准的金龟婿,钻石王老五。

    “天儿想吃什么?”坐下后,皇甫镜夜问凤笑天。“就拿你们店最拿手的吧!四菜一汤两个冷盘,掌柜的看着安排吧!”

    “天儿不用替为兄省钱。”皇甫镜夜觉得凤笑天的菜点的太少了。

    “我们三个人吃不了多少,吃不完丢了也是浪费。”这孩子一定没挨过饿,凤笑天心里想。“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念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皇甫哥哥,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人衣不裹体,食不饱腹。花钱奢侈浪费还不如把钱用在公众事业上。”

    “主子,公众事业是什么?”这下换成枫问问题了。公众事业怎么解释呢?凤笑天皱着眉想了好久。

    “比如说皇甫哥哥,你们沧海遗珠这么有钱,那为什么不能拿出一部分钱办个孤儿院,收留那些孤儿养活他们直到他们能够自食其力呢!”凤笑天想到了个好例子,“光给他们饭吃是不够的,为什么不请先生教他们读书识字,教他们谋生的手段呢?等他们大了你可以给他们提供就业机会,让他们在沧海遗珠做事。因为感激你的恩德,他们做事一定会比常人更加努力的。或者,换个角度来说,你需要什么样的人,就可以培养什么样的人才。”

    说完这么长一段话,凤笑天觉得口干舌燥。枫连忙递上一杯茶,凤笑天大大地喝了一口。

    “主子,这些你是怎么想到的?”枫的声音有点激动。“我就是这么想的啊!如果我有钱了,我就这样做。只是我现在没钱而已。怎么样?是不是很崇拜你主子我呀!”凤笑天笑眯眯地看着枫。

    天儿,你今天带给我太多太多的惊喜了!皇甫镜夜发觉自己的见识还不如一个孩童。为什么你总能给我惊喜,你是落入人间的睛灵么?皇甫镜夜深深的看着凤笑天花一般的笑容,在不经意间,自己的心也沉沦了。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念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天儿,不介意我把这首诗留下来吧。”

    “好啊,就写一楼进门的地方,让大家都看到。不过这样会不会影响皇甫哥哥你的收入呢?”凤笑天俏皮地冲皇甫镜夜眨眨眼。“哈哈,不会!天儿能作出这样发人深省的诗,我应该感谢天儿才是。”

    菜上来了,水晶肴蹄、烧生糟基、冬菇烧白菜、乃汁西红柿,汤是海带汤,冷盘是五香酱牛肉和银耳素烩。凤笑天肚子里的馋虫早就醒了。

    “尝尝怎么样!”皇甫镜夜夹了块牛肉给凤笑天。“谢谢皇甫哥哥,你也吃!”凤笑天夹了块儿基给他,又夹了块儿蹄子给枫。虽然吃了点心,可是还是好饿。不再讲那些虚伪的客气,凤笑天往嘴里扒着饭。

    真饿坏了!凤笑天一抬头,前面多了两双筷子,都夹着菜。“嘿嘿,谢谢啊!你们也吃,别管我。”凤笑天伸过碗,接下菜。

    “天儿在皇宫里也这样吃饭么?”看着凤笑天吃饭狼吞虎咽的样子,皇甫镜夜很惊讶。

    “恩,如果娘亲在,那就规规矩矩地吃,其他的时候我都这样吃饭。”凤笑天嘴巴里塞的满满的。“是不是很没吃相啊?吃饭就是应该这样,这样才吃的香。”凤笑天跟他们解释说。

    (春棠签约申请通过了!^_^好开心啊!谢谢大家的鼓励和支持!春棠一定不辜负大家的期望!)

    第一卷 三十、国师屠龙

    吃饱喝足,凤笑天满意地拍拍自己的小肚子,开始给身边的两个人讲起了《小美人鱼》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在蔚蓝的大海深处,有一位伟大的海神。他有六个美丽的女儿,其中,最美丽的要数他的小女儿。她有着太阳光一样金灿灿的长发,湖水一样蔚蓝的眼睛,珍珠一样白皙的皮肤,玫瑰花瓣般红润的嘴唇……

    皇甫镜夜和枫沉浸在凤笑天讲的故事当中。当王子落入海里,两个人都捏了把汗;听到小公主救了王子,两个人松了口气;在知道小人鱼吃了巫婆的药失去美丽嗓音,鱼尾变成双腿之后,两个人露出担忧的表情;当王子遇到了人鱼,并让小人鱼在身边陪伴,两个人欣喜若狂;可是听到王子将和人间的公主结婚,皇甫镜夜居然开口大骂:混蛋,不是她救的你!得知小美人鱼最后化成了泡沫,两个人都沉默不语。

    “喂!”眼前的两个人太入戏了,好半天了还没从童话里抽出身来。

    “主子,结局不好。”枫难得主动开口说话。“悲剧就是把美的事物毁灭给人看,这样才能让人记忆深刻。”凤笑天跟枫说。

    皇甫镜夜注视着眼前这个女孩儿,她是多么美好啊!抛开绝色的容貌,高贵的血统,单是她本身就有着非凡的人格魅力。悲剧就是把美的事物毁灭给人看。这句话说的多好啊!

    “我这里装的故事多着呢!”凤笑天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等我有钱有时间了,我就把记得的故事都写出来,编一本书,名字就叫《故事大王》。到时候全国的小孩子人手一本。哈哈哈哈!”

    凤笑天开始想象着每个小孩子拿着《故事大王》找她签名,她的帐户上多了很多白花花的银子。开心啊!

    “主子。”枫不得不打断凤笑天。“怎么了?”凤笑天看看枫。

    “口水……”枫指了指凤笑天的嘴角。啊!形象毁了。凤笑天拿过枫递来的手帕,狠狠地擦着嘴角。

    “哈哈哈哈!天儿,只有这个时候我才觉得你像个五岁的小孩子。”皇甫镜夜笑了起来。“不许笑!不许告诉别人!”凤笑天警告他们。“不说,我发誓!”

    今天的任务算是完成了,凤笑天心里想。其他的事情就丢给皇甫镜夜,我只等着到时候到时候数钞票就行了。

    告别皇甫镜夜,凤笑天爬到枫怀里,美其名曰开始午休。于是,在这一天的下午,人们看到一个13岁的少年抱着一个面容娇美的小女孩,少年肩膀上湿了一大块儿,小女孩嘴边挂着银丝。多年之后,当小女孩儿长成了倾国倾成的少女,成为了成熟性感男人的少年依旧记得那个下午,那个在自己怀里睡觉的小丫头。如果时间能在这一刻停止多好啊!

    “张姨,把这封信传给我父母,就说找到认识家徽的人了。”皇甫镜夜回到店里,把张桂华叫到一边。凤笑天,想到那个小人儿的一笑一颦,皇甫镜夜的脸烧了起来。

    双颜和四兰来青鸾宫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经过调养,夕颜的脸上有了血色,其他几个丫头也变得水灵起来。凤笑天问她们有没有念过书,结果除了朝颜和夕颜读过几篇文章,其他四个只是认识几个字。

    凤笑天给她们安排了任务,每天做完事要抽时间学习。她先拿了些浅显易懂的书给朝颜夕颜,让她们看懂弄明白之后再教四兰。

    得知凤笑天打算教她们念书,六个人感动地要下跪磕头。后来凤笑天就给她们定了第二个规矩,没有其他人的时候,不用磕头下跪。

    皇甫镜夜的办事效率很高,没多久,以“笑笑”为名的一系列布娃娃出现在各国沧海遗珠店铺里。皇甫镜夜设计的标签是一个披着长发头戴珍珠花环侧着脸的少女,少女的耳垂上挂着一只蓝色的海星,这也是沧海遗珠的标志。

    凤笑天拿着第一批成品,送给了她的那些皇姐皇兄们,他们可是活广告,不利用怎么行。

    刚把这些玩意儿带到书房的时候可以说引起了巨大的哄动,连凤朝皇宫最矜持的四皇子凤烟鸿都为了一个娃娃和人抢得面红耳赤。

    第二天,沧海遗珠的商铺前一大早就排了长长的队。有侍郎家的管家、尚书家的仆人、学士家的婢女……这些人都是来给他们家的小姐少爷买娃娃的。

    就这样,在凤笑天六岁生日到来之际,她收获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因为今天通过签约申请,所以多发一章,特此庆祝!再次感谢各位!)

    第一卷 三十一、我认出你了

    “朗格里个朗,郎格里个郎,今天天气好晴朗,郎格里个郎……”凤笑天哼着改编的调子,走在去书房的路上。

    “你不过是卑剑的伶人生的孩子,怎么有资格和我们坐在一起念书!”

    “哼!要不是你长得狐媚相,母亲大人想让你来获得几位殿下的青睐,像你这样卑剑的血统根本不可能出现在来这里!”

    一个偏僻的角落传来几个稚气的声音。

    哇!有戏看了!凤笑天蹑手蹑脚走上前,躲在花丛后面,悄悄探出脑袋。原来是几个衣着华丽的的少年正围着一个年纪不大的男孩。

    “凭你也配和我们站在一起?”小男孩被其中一个年长的女孩儿推到地上。

    “碰你还脏了我们的手!”几个人在小男孩身上踢了几脚之后扬长而去。

    嚣张,真是嚣张!在我的地盘上居然还有这样飞扬跋扈的人!凤笑天很不爽。

    看到姐姐哥哥们走远了,西野葵站了起来,擦拭着身上的泥土。“给你,擦擦吧!”眼前出现一块红色的手帕,西野葵抬头一看,是五殿下。

    “你没受伤吧!”凤笑天打量着眼前的男孩。真是个漂亮的孩子!浓密的睫毛,雪白的肌肤,黑珍珠般的眼睛,花瓣一样细嫩的脸上还有泪痕。这是凤笑天见过最好看的人儿,比四哥和枫都好看!

    “谢谢殿下。”西野葵哽咽着,接过手帕。

    “你叫什么名字?”凤笑天抬着头看着他。“西野葵。”

    “西野葵。很美的名字!”凤笑天想了想,“我以后就叫你西野了。枫,去书房跟师傅说,我突然身体不适,今天就不去念书了。反正她安排的课文我已经都会了。顺便帮西野请个假。”

    凤笑天回头看了看西野葵,“今天你也不用去念书了,衣服弄成这样,去了师傅也会说你。走,我带你去个好去处。”凤笑天拉着西野葵往书房相反的地方走去。

    这是她无意中发现的一个秘密场所,一座假山,虽然荒凉但是很幽静。站在假山上,可以看到宫外的景色。

    西野葵任凤笑天拉着自己爬上假山,虽然知道逃课是不对的,可是西野葵nei心里更愿意跟着她走。

    “坐!”凤笑天坐到石头上,拍了拍身边的位置,要他坐下来。西野葵坐到凤笑天旁边,低着头。风笑天没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远方。

    “西野,你说山的那边是什么地方?”凤笑天轻声地问。“不知道。”西野葵摇摇头。

    看出身边男孩的情绪很低落,凤笑天耐心地告诉他,“山的那边是山,山的那边还是山,过去好多山了之后,那边就是海了。西野,你知道海么?”

    “听说过。我爹爹是和渊人,和渊就靠海。”原来西野的爹爹是和渊人,凤笑天明白他为什么受欺负了。

    和渊一直依附凤朝,可以说是凤朝的附属国,凤朝人很瞧不起和渊人。西野葵的爹爹是和渊人,而且还是伶人,在家里他的地位一定相当低下。

    “西野,你也觉得自己很卑剑,你也瞧不起自己么?”凤笑天看着西野葵。他深深地埋下头,很沉默。“只因为你爹爹的身份让你蒙受了羞辱,你就看不起自己,连本殿下的问话都不敢回答了么!”

    听了凤笑天的话,西野葵抬起头死盯着她,眼里满是愤怒。“谁说我不敢回答的!我不卑剑!”

    “不错!还有点血性。”凤笑天呵呵一笑。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西野葵的时候凤笑天就想到前世的一位朋友,所以对他多了一些怜悯。

    “西野,人的出身有高低贵剑之分,但是尊严和人格没有。你无法选择出生在什么样的家庭,但是你可以选择改变命运,掌握自己的人生。”凤笑天用自己袖子擦了擦西野葵脸上的尘土。

    “本殿下的时间金贵的很,没功夫跟你说废话。刚才的话你给我记好咯!下次别再让我看到你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凤笑天拍拍屁股上的灰,三两步跳下假山。“要想不被人欺负,就得强大起来,强大到任何人都无法超越你。那时候,你就会有骄傲的资本,就有能力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了。”

    西野葵看着凤笑天消失在视线中,脸上还遗留着她的香味。强大到到任何人都无法超越我?我真的可以做到这样么?

    凤笑天的几句话像一块沉重的石头,打破了西野葵心湖的平静,溅起的水花砸的西野葵的心一阵抽搐。西野葵紧紧握着手中的丝帕,我会的!我会努力让自己强大起来的!我会的!

    走到一半儿,凤笑天发现手帕忘记拿回来了,那可是四哥专门给自己绣的猫咪。哎呀!算了,一想到西野葵的样子,凤笑天摇摇头,就当是送给他好了。赶明儿个再求四哥哥给我绣个!

    出了皇宫,西野葵回到家里,“爹爹,我回来了。”看到儿子衣服上的污痕,不用说,一定是又被那几个人欺负了。周恨水心疼的拉过儿子,仔细检查他身上,看有没有受伤。

    “爹爹,没事。您不用担心!”周恨水觉得今天的儿子和往常很不一样,平时这个时候他早扑到自己怀里了。“葵儿,怎么了?没事吧!”周恨水摸摸儿子的头。“爹爹,葵儿没事。葵儿高兴!”

    这孩子是不是被打傻了?周恨水心中一酸。“葵儿,是爹爹对不起你。爹爹出身青楼,爹爹的身份……”

    “爹爹,以后不要说这样的话了。”周恨水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西野葵打断了。

    “人的出身有高低贵剑之分,但是尊严和人格没有!”西野葵的眼睛闪闪发亮。

    “爹爹,葵儿要强大起来!只有强大了才能保护爹爹,才能保护葵儿想要保护的人!”西野葵的脑海里出现了那个小小的人影。

    只是,尊贵的你身边围绕着那么多优秀的人,你会需要我的保护么?

    想到这里西野葵感到一片黯然。强大到任何人都无法超越!西野葵忽然心中一亮,对!当我成为了最强大的存在,我或许就有资格呆在你身边保护你了!

    凤笑天不知道因为自己的一番话,西野葵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o(∩_∩)o~累计阅读突破一万,春棠好高兴!下午要去寄签约协议,晚上会再更新一章来庆祝!■■!努力码字!不辜负大家的支持!)

    第一卷 三十二、音沟翻船

    “天儿怎么认识苍茫的?”看到苍茫脸上的红晕,凤君阳很好奇。于是,凤笑天就把那天街上发生的事情大概地跟娘亲说了一下。“真是岂有此理!堂堂尚书的女儿,居然当街强抢。”女皇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传旨,李微远教女无方,罚一年俸禄;李玉珑玩劣不堪,令其闭门思过两年年。朝阳令管辖之nei出了这样的事情,难逃其责,罚俸禄半年。”这个结果在屠龙的意料之中。

    屠龙原本以为凤笑天会添油加醋地把事情夸张描述,让女皇狠狠地责罚李玉珑,没想到小丫头只是就事论事,并没有夸大其辞。这一点很不错!屠龙满意地点点头。

    “陛下,臣已经老了,不能为凤朝效力了。”屠龙说出了自己的来意,“我的一身衣钵都传给了苍茫,这是我最后能为凤朝做的事情了。”原来老头是来辞官的。

    “国师,您要走么?”

    “师傅,您要去哪儿?”

    屋里四个人,除了凤笑天和屠龙,另外两个人都很紧张。

    “茫儿,为师已经老了。以后凤朝就要靠你们了。”说到这里,屠龙深深地看了凤笑天一眼。

    老头,没事看我做什么,弄得我一身基皮疙瘩都起来了。凤笑天摸摸胳臂。看来这个国师对凤朝有重要意义,凤笑天从来没有看见母皇娘亲这么在乎过一个大臣。想了想,她决定帮娘亲。

    “娘亲!”凤笑天走到凤君阳身边,“娘亲,老爷爷不当国师了么?”

    “小殿下,臣今年已经68岁,是一只脚都踏进棺材里的人了。”说到这里,屠龙故意咳嗽几声。

    老东西,装!你就继续装。两天前你还红光满面地看热闹,今天你就急着要进棺材。凤笑天一脸鄙视地看着屠龙。

    “娘亲,爷爷身体孱弱,不能过于草劳,您就准了吧!”凤君阳正在纳闷小女儿怎么帮屠龙说话,忽然见她挠了挠头,心里一乐。这宝贝又有什么主意了。“好,朕准了。”屠龙赶紧谢恩。

    您先谢着,等会我看您还谢的出来不!凤笑天暗自说道。

    “娘亲,老爷爷身体不好,您就留他在宫里养老吧!他为凤朝做了这么多贡献,为老爷爷养老是我们应该做的。”母女连心,凤君阳马上猜到小女儿的用意,“天儿言之有理,屠龙爱卿你就留下来吧!皇宫里什么药材都齐全,正好也请御医给苍茫看看眼睛。”

    不给屠龙开口的机会,凤笑天立刻跪在凤君阳面前:“娘亲,天儿听说国师爷爷文能安邦,武能定国。天儿对老爷爷敬仰的很,想拜老爷爷为师!请娘亲成全。”

    老家伙,你越想走我就越不让你走。凤笑天低着头,笑得得意。

    “也是。柳泽水已经跟朕说了很多次,说已经教不了你什么了。”凤君阳故作沉思。

    “陛下……”屠龙急忙想打断女皇的念头。“哦,爱卿这么快就同意了?天儿,还不拜见老师。”女皇不给他开口拒绝的机会。凤笑天赶快起身走到屠龙面前,“啪”地跪下,“师傅!徒儿给师傅磕头。”咚咚咚,三个头磕得真响。

    屠龙没想到自己今天音沟里翻了船,栽到这对宝贝母女手中。这头也磕了,师傅也叫了,人家是皇女,女皇还在一边了,想耍赖是不成了。

    没办法,屠龙只好把凤笑天扶了起来,“天儿不必多礼。”

    “师傅”,凤笑天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5部分阅读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5部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