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4部分阅读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_np文 作者:春棠大人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4部分阅读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_np文 作者:春棠大人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4部分阅读

    人的心胸,若真是当上女皇,真是百姓之福。

    不管怎么样,小殿下,赵三梅是您暗处的一把刀,将永远保护您!

    第一卷 二十、谢谢你的信任

    因为凤君阳准许凤笑天出宫,莲姬也就没有反对,只是再三叮嘱凤笑天要注意安全,出门要换装,不要那么张扬。

    听了莲姬的话,凤笑天穿的是件普通的衣裙,白色的底,上面绣着银色的梨花,点缀着几片嫩绿色的叶,头发依旧只是梳了两个辫子。

    莲姬一边给凤笑天梳头发一边嘱咐枫,那些话凤笑天都能背诵了。最后,莲姬把凤笑天送到宫门口,“天儿,早点儿回来!”

    “爹爹,我还没走呢,您就要人家回来。”凤笑天抱着莲姬,亲了亲他的脸。

    “娘娘放心,枫一定保护好主子。”枫在一旁说。“枫,你今天一句话说了12个字也!有进步!”枫脸上居然出现一丝红晕。莲姬在一旁笑得意味深长。

    出了皇宫,凤笑天直接奔向目的地——沧海遗珠。

    “枫,谢谢你。”凤笑天在枫怀里说,“每天都要你抱,一定很累吧!等我再长大一点学会骑马了就不用你抱了。现在辛苦你了。”

    本来凤君阳要她坐马车出来,可是这个时代的马车实在是太颠簸了,凤笑天坐过几次,晕的昏天黑地的。等有时间画个图,把马车改进一下。凤笑天脑子里浮现出欧洲四轮马车的样子。

    “枫不累。”枫想永远都抱着殿下。后面一句话是枫在心里说的。

    皇甫镜夜听说有人找,立刻飞奔出来。本来早就应该去和渊国的,但是一想到那个红妆小女娃,想到她还会来,皇甫镜夜就在朝阳停留了下来。

    “皇甫公子,好久不见哟!我来晚了,让你久等了,实在是不好意思。”凤笑天在枫怀里乃声乃气地道歉。“殿下太客气了,镜夜反正也是闲着。”皇甫镜夜领着他们走到nei堂里。

    “这位是?”皇甫镜夜注意到凤笑天身边的人一身不俗。“我的护卫枫。”“你好,我是皇甫镜夜。”枫恩了一声作为答应。

    皇甫镜夜转向凤笑天:“殿下上次说的买卖是?”

    “皇甫哥哥,人家好不容易才让母皇答应让我出宫,一出门我就到你这里来了,你连口茶都不给人喝。”凤笑天一脸可怜地看着皇甫镜夜。

    “是镜夜怠慢了,殿下赎罪!来人,上茶!”皇甫镜夜招呼人上来伺候。

    “皇甫哥哥,我都这样叫你了,你还要称呼我为殿下么?叫我一声天儿吧!”

    “恭敬不如从命。天儿,请坐!”

    茶上来了,还有小点心。凤笑天尝了一个,味道不错!“枫,你尝尝,很好吃。”凤笑天拿了块递给枫,看着他木讷地放进嘴里。哈哈!真乖!凤笑天很开心。

    “皇甫哥哥,你们家的点心真好吃。不知道我以后有没有那个口福呢?”“只要天儿喜欢就好。”

    吃完点心喝了茶,凤笑天让枫拿出那四个娃娃以及其他的图纸。

    “这是?”皇甫镜夜看着眼前这些从来都没有见过的布娃娃一脸疑惑。“皇甫哥哥觉得这些玩意做出去卖,生意会怎么样?”凤笑天喝了口茶。和前世一样,除了喜好喝酒,凤笑天还很喜欢喝茶。

    皇甫镜夜拿起一个娃娃仔细看起来,过了一会儿,又看拿起凤笑天画的图。

    “这些是天儿想出来的么?”皇甫镜夜问。“是的,我画的图,请哥哥做的。”凤笑天觉得自己的脸皮越来越厚了。

    皇甫镜夜看着眼前睛巧的布娃娃,还有图上各种各样的造型,真巧妙!这难道是她想到的?没有玲珑心怎么能想出这样可爱的小玩意。

    许久,皇甫镜夜放下手里的东西,笑着问凤笑天,“早就听民间说五殿下爱玩会玩,今天算是见识到了。天儿打算怎么做这笔生意?”

    “我当时说过,送皇甫哥哥一笔买卖,这个就是送的。以后有了其他点子,那时候再跟哥哥做生意。”这些凤笑天来的时候就想好了。

    “那怎么行。这些玩意出来后一定很逗人喜欢,我们沧海遗珠在各国都有分号,你把买卖送给我,我到时候却做了六国的生意,怎么能白白接受。”在一阵推辞中,两人最后达成协议,这次的收益凤笑天二沧海遗珠八,以后的再重新说。

    “皇甫哥哥,你们有没有自己的商标?”凤笑天又吃了块儿点心。

    “商标是什么?”皇甫镜夜满是疑惑。

    “商标就是代表你们商号的标志。让别人一看物品标志就知道是你们家的货。其实也就是建立品牌。”凤笑天绞尽脑汁解释。“那什么又是品牌呢?”皇甫镜夜的好奇心被调动起来了。

    “品牌的字面意思就是物品的牌子,说通俗一点。举个例子,你们家卖衣服,别人家也卖,但是你们家的衣服做的好,有口碑,那就是品牌。”凤笑天想了想,跟他解释道。

    没多久,皇甫镜夜就明白商标和品牌的关系。

    “天儿的意思是说统一做一个标志,附带在我们店的货物上,打出品牌。”“对,就是这样的!”不愧是个商人,脑子就是灵活。

    若说开始的时候皇甫镜夜只是被凤笑天的天真可爱吸引,那么现在他已经被她的智慧折服。这样巧妙的想法,这样新奇的构思。明明只是个五岁的小孩啊!

    “皇甫哥哥,皇甫哥哥!”凤笑天拉拉皇甫镜夜的衣袖,他已经沉思了一盏茶的时间了。“对不起,天儿,我被你的奇思妙想吸引了,这些你怎么想到的?天儿,你简直是天才!”皇甫镜夜看着眼前的活宝。

    “我不过是喜欢用脑子思考问题罢了。皇甫哥哥,这些你会为我保密吧!我不想别人知道太多。”凤笑天盯着他。“天儿,我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皇甫镜夜慎重地点点头。

    “那就先谢谢了!其实开始的时候我还在做心里斗争呢!”凤笑天笑了笑,把心里想的说了出来,“皇甫哥哥不是我凤朝人。非我族类,必生异心。我可不想我国的银子花花流到他国。不过幸好皇甫哥哥的母亲是凤朝人,而且对于皇甫哥哥,我心里有莫名的信任!”

    皇甫镜夜没有想到凤笑天这样直接地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了。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我可是要和皇甫哥哥做长久的生意的,自然要相信哥哥你咯!”再说现在只是个小买卖,这也是考察,如果你能让我信任,那日后合作的地方多着呢。这些凤笑天当然是不会说出来的。

    “天儿,谢谢你的信任!”能得到你的信任,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皇甫镜夜觉得自己好幸运,这次来凤朝最大的收获就是认识了天儿这个宝贝。

    第一卷 二十一、奇怪的信物

    讨厌皇宫!这么大,走来走去累死了。凤笑天捶了捶腿,终于到御书房。回去了头一件事就要发明躺椅,以后出门不走路,让人抬着!凤笑天恶狠狠地说。

    “娘亲!”凤笑天正想和平常一样扑想母皇娘亲,发现屋里还有别人,立刻硬生生顿住脚步。

    “儿臣给母皇请安!”凤笑天来了个标准的宫廷跪拜,好歹咱也是皇室子女,礼节规范还是会的。“天儿起来吧!过来,来这边坐!”凤君阳拍了拍她身边,凤笑天走了过去。

    “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大学士,柳泽水。”凤笑天这时才仔细打量站在一边的女官。五十来岁,眉直且长,眼神深邃,很渊博的样子。

    “微臣见过五殿下!”看到柳泽水鞠躬,凤笑天连忙站起来还礼。古人就是麻烦,礼来礼去的。

    “知道今天为什么让你过来么?”凤君阳笑着看着小女儿问。“儿臣不知。”凤笑天故意装糊涂。“听说你昨天做了首词,出了大风头!”听出了母皇娘亲话里的调侃意味,凤笑天就觉得脸红,自己不过是把别人的东西搬过来而已。

    “母皇,儿臣只是一时性起,所以才得了这么一首。胡诌胡诌。”凤笑天脸烧烧的,自己的脸一定红,她心里想。“哦,真的么?”显然,她聪明的母皇娘亲并不相信这样的说辞。

    “陛下,五殿下这首词并非胡诌。”柳泽水在一旁说。“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夕阳西下几时回?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柳泽水慢慢将昨天凤笑天作的那首词念了出来。

    “殿下这首词意境深刻,特别是‘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充满了人生哲理。臣昨天初次见到这首词惊为天人,如果只是殿下胡诌得来,那天下学生恐怕无人能有五殿下这样的才学。”

    哇靠,欧巴桑!您还真是顶真!天下学生都被您搬了出来,给我戴的这顶帽子可真是高。凤笑天在心里嘀咕着。

    “天儿,柳爱卿是母皇为你哥哥姐姐们选的老师。母皇打算让你也去,你回去准备一下,明天就去。”

    皇室子女不是到7岁才能去么?似乎知道凤笑天的疑问,凤君阳解释说“母皇觉得天儿已经有资格,足以去书房了。柳爱卿博古通今,天儿以后要跟着她好好学习,收收性子,不要再胡闹了。”

    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看来只有接受了。凤笑天走到柳泽水面前,跪了下来,隆重地磕了三个头,尊敬地叫了声“柳师傅!”

    “殿下快快请起,微臣不敢!”柳泽水有些慌乱,显然没料到凤笑天会给她行跪拜之礼。凤君阳看到凤笑天的表现非常满意地点点头。不管在哪里,尊师重教还是应该滴。

    “柳爱卿,朕就把天儿交给你了。整个宫里她年龄最小。朕宠着她,她的哥哥姐姐们也让着她,这孩子被惯坏了,你以后多多费心!”

    女皇的语气很诚恳,柳泽水赶紧跪下,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陛下,臣诚惶诚恐,臣一定尽心尽力。”一堆礼节过后,柳泽水退了下去。

    “娘亲今天气色不错嘛!”凤笑天又恢复了平时的样子。“鬼机灵!”一提到昨天的事情,凤君阳脸上出现了少有的红晕。“明天去书房,让老师好好管教你,看你还调皮不!”

    “娘亲”凤笑天拉拉凤君阳的袖子,“天儿一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做一个让娘亲和爹爹骄傲的孩子!”她一本正经地说。

    “骄傲?呵呵,确实是挺让我们骄傲的。听说昨儿个你独自喝了一坛桂花酿?”既然知道了这首词的事儿,那么喝酒肯定是瞒不了的。

    “嘿嘿”,凤笑天傻笑着看着母皇娘亲的脸,“天儿嘴馋,所以就想尝尝,结果一发不可收拾。天儿昨天已经知道错了,您别生气。别罚三姐姐他们,跟他们没关系,是天儿自己偷着喝的!”

    “你呀!”凤君阳把小女儿抱在怀里,“真是个让人不放心的小东西!你那么一闹,现在在京城里名气比谁都大。大家都知道五殿下平易近人,吃喝玩乐样样睛通!还说五殿下天资过人,出口成章。真是走哪儿都要弄点儿事出来。你就不能安分点儿么!”凤君阳捏捏凤笑天的脸。

    “儿臣也不是故意的。”凤笑天没想到一夜之间自己的名气会变得那么大!

    第一卷 二十二、第一桶金

    “昨天收到天儿的礼物,娘亲非常喜欢。今天娘亲也有礼物送给你。”凤笑天拍拍手,屋中出现一个人。咦,这个人从哪里冒出来的?凤笑天很惊讶。

    “从今天起,你跟着五殿下,五殿下就是你的主人。”母皇对跪着的人说。“是。”声音很好听,不过有点冷。

    “娘亲?”凤笑天疑惑地看着凤君阳。

    “他是娘送你的影子,以后有他陪在你身边保护你。”

    哇!凤笑天立刻兴奋起来。原来书里写的都是真的,皇族都有影子保护。好棒啊!

    “娘亲,哥哥姐姐他们有没有人保护?”凤笑天忽然想起来这个。

    凤君阳一脸欣慰,这个女儿还是什么都事先想着别人。“你哥哥姐姐他们也有,这个是你专门的影子,只对你负责,只听你一个人的命令。”

    凤笑天走到影卫身边,好奇地打量着他。这个影卫的年纪不大,约莫12、3岁,皮肤白净、剑眉入鬓、清雅俊秀。因为习武的缘故,影子看起来比同龄人要高点儿,感觉很结实。

    “你叫什么名字?”凤笑天抬着头问。“十七。”哇!好酷!回答这么简短。

    “十七?”凤笑天摇摇头。“这只是代号,不是名字。你是一个独立存在的人,不是物品。”

    凤笑天想了一下,“我给你起个名字吧!枫,枫叶的枫。霜叶红于二月花。枫,你喜欢么?”影子低头看着自己的新主人,枫,霜叶红于二月花,自己终于有名字了。

    “你不回答我就当你是默认了哦!”看他没有说话,凤笑天赶紧说。

    “谢殿下。”枫低头要叩拜。

    “好了好了,不用跪。”凤笑天摆摆手,“从今儿个起,我就是你的主子了,那么我给你定的第一条规矩就是:不要随便下跪。”枫愣了一下,不下跪,这也是规矩。

    “服从命令是你的天职。你不需要知道为什么,只用按照我的要求去做就行了。我说的话你可记清楚了?”凤笑天严肃地看着枫。

    对于这个即将跟随身边的人,开始就应该立下属于自己规矩。枫闪过一丝迷惑,但立刻点头遵命。不错!果真是训练有素。凤笑天很高兴。

    “娘亲,那我就把枫带走咯!”凤笑天回头看着凤君阳。

    “等等,你先跟赵公公去素心殿挑几个宫女,现在人大了,身边应该有几个人伺候。”

    “谢谢娘亲!娘亲你最好了!”凤笑天跑到女皇凤君阳面前,在她脸上“吧”亲了一口。“我最喜欢娘亲了!”

    出了门,赵三梅已经在门口候着。凤笑天拉着枫来到赵三梅面前,“赵公公,他是我新收的侍卫,叫枫,枫叶的枫。名字是我起的哟!”

    “枫,这位是赵公公,是宫里资历最老的宫人。”凤笑天跟他们介绍着。“赵公公!”枫点了下头。赵三梅笑眯眯看看枫又看看凤笑天,“恭喜殿下!”

    新来的宫女们都在素心殿,那是在皇宫的西边。好远啊!凤笑天实在不想再走路了。

    “枫,抱我!我走不动了。”枫没有迟疑,弯下腰抱起凤笑天。

    哈哈,真好!原来影卫还可以当移动的椅子用。凤笑天心里想。

    凤君阳看着三个人走远,长长叹了口气。

    “木,他是最好的吧!”凤君阳身后多出一个人。“回陛下,十七是暗卫中最优秀的。”

    “比起你呢?”

    “青出于蓝胜于蓝。”

    过了一会儿,凤君阳继续问道:“木,你怎么看我的小女儿?”

    “小殿下如传闻中一样,聪明伶俐,讨人喜爱。殿下守礼仪,尊师长,虽有着皇家的威仪,但不骄不燥,实属可贵。难得的是小殿下天性善良,能平等对待苍生,没有沾染污浊之气。看得出来小殿下是个极重情感的人,和陛下母女深情,和众位殿下手足情深。可以说小殿下是块尚未雕琢的美玉。”

    凤君阳转过身来,“木,我打算把冥罗殿留给她。我已经答应了莲姬,不让天儿当太女,可是我还是放心不下她。天儿这样优秀,总有一天会遭到其他人嫉妒的。木,从现在起,你的主人就是天儿。你暂时负责冥罗殿,等天儿十岁了就交给她。”

    “是。”

    再一看,屋里除了女皇之外没有任何人。刚才的事情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第一卷 二十三、西野葵

    凤笑天在枫的怀里都快睡着了,迷糊中听到陈公公的声音“殿下,素心殿到了。”她睁开眼睛,园子中间站满了刚刚进宫小宫女。最小的只有6、7岁,大的也不过13、4岁。

    “殿下可以挑选两个贴身宫女,四个起居宫女。”贴身宫女,顾名思义就是玩伴,凤笑天是这样理解的。

    枫把凤笑天放了下来,凤笑天走到这些宫女面前。思考了片刻,她心里有了定论。“你们有家人的,站到左边。是孤儿的站右边。”话音刚刚落,这些宫女自觉地分成了两拨。

    凤笑天先走到左边,她打算在有家人的这些宫女里挑选起居宫女。没什么窍门,只要模样端正的,身体健康就好。最后凤笑天选了四个,都是11岁左右。

    “你们叫什么名字?”凤笑天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四个人。

    “奴婢小锦。”“奴婢菊香。”“奴婢阿舞。”“奴婢邹红。”四个人从左到右依次报上名字。

    凤笑天点点头,“你们以后是我的起居宫女。我的衣食起居就麻烦你们的。你们的名字不好,我给你们改个。依次为媚兰,娇兰,清兰,幽兰。兰,花中君子,希望你们也冰清玉洁。”

    “媚(娇、清、幽)兰谢殿下赐名。”四个人磕了头起身站到一边。

    还剩下两个贴身宫女,凤笑天走到了右边。

    和左边那些有家人的宫女比起来,这边的小宫女的身体都单薄了很多,大约是曾经经历过流浪,很多人的眼神都带着一丝胆怯。最后,凤笑天走到一对双胞胎面前。貌似是姐姐的小宫女把妹妹的手握在手中,妹妹很单薄,身体瑟瑟发抖。

    “就你们了。”凤笑天勾勾手指,让她们站了出来。

    “你们的名字?”凤笑天眯着眼睛看着她们。

    “奴婢王蔷。”“奴婢王薇。”声音柔柔的,很好听。

    “你们为什么来宫里当宫女?你们的父母呢?”这两个人和其他人的神情不同,不像是一般人家的孩子。一提到父母,王蔷握进了拳头,王薇开始哽咽起来。

    “好了,不许哭!”两个人看着凤笑天,把眼泪憋了进去。很好,凤笑天赞许地看着她们。

    “从今天起,你叫朝颜,你叫夕颜。”凤笑天给这对姐妹也起了新的名字。

    “我不管你们过去经历过什么,遇到了什么。从今天起,你们是我凤笑天的人。我,将给你们新的生命新的开始。关于昨天,你们要统统丢掉!想过新生活的,跟我走。不能做到这一点的,现在就滚回去。”凤笑天后面的话不仅仅只是针对双颜,还是说给四兰和枫听的。

    “奴婢誓死追随殿下。”六个人都跪了下来。

    “很好。第一个规矩,称呼要改。你们以后就叫我主子。包括你!”凤笑天回头瞅了眼枫。“是,主子。”

    “陈公公,人我选好了。”凤笑天走到陈三梅面前。“殿下已经选好,老奴就可以回去交差了。”陈三梅依旧很恭敬。“呵呵,我也要回去了。出来好久,爹爹应该担心了。而且我肚子饿了。”

    “殿下先回去,这些个宫女老奴稍后给殿下送去。”

    “劳烦公公了!”

    “枫,你知道沁芳宫么?”枫点点头。“好,抱我去沁芳宫。”枫听话的抱着凤笑天,她在枫的怀里寻了个舒服的姿势,闭上了眼睛。

    怀里的小人儿已经睡着了,枫看了看凤笑天。从师傅说你可以出关了的时候,枫就知道即将离开冥罗殿,跟随指定的主人,这是每一个影卫的责任。让枫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主人居然是五皇女凤笑天。

    关于五殿下,枫听说过一些传闻,但那仅仅只是传闻。不管外面的人说得多么天花乱坠,在枫看来她只是一个在自己怀里睡觉的孩子。枫抱着凤笑天朝沁芳宫走去。

    莲姬从凤笑天被女皇带走了之后心里就一直忐忑不安,不知道陛下叫天儿过去做什么,都好久了怎么还没回来。“爹爹,我回来啦!”听到这个娇嫩的声音,莲姬的心头一紧,随后是无比轻松。

    “天儿,饿不饿?累了没?”莲姬快步走上前把凤笑天抱起来。“天儿好饿!也累坏了!不过更想爹爹!”凤笑天在莲姬脸上亲了一口。“爹爹,你皮肤真好!口感好好哟!”凤笑天拿手指戳了戳莲姬光滑的脸。

    “小坏蛋!”莲姬抱着凤笑天坐到他腿上。宫女们端上来凤笑天爱吃的糕点,莲姬拿了一块儿喂她。

    “爹爹,天儿明天要去书房,娘亲特别准许我提前去念书。刚才娘亲赏给我几个宫女,一会儿陈公公会带她们过来,麻烦您安排一下她们的住处。有一个小丫头身体不好,您能不能请人给她看看啊?”

    凤笑天把刚才发生的事情简单的告诉了美人爹爹,并央求他照顾下那六个丫头。

    “好。爹爹一会儿安排。”莲姬宠爱地看着眼前的小女儿。

    “对了爹爹,给你介绍一个人。枫,来见过我爹爹!”刚才到了沁芳宫门口,枫把凤笑天放了下来,之后就不知所踪了,不过她知道枫一定就在自己身边。

    莲姬显然被凭空出现的人吓了一跳,凤笑天拍拍他的手。“爹爹,这位是枫,我的贴身侍卫。枫,这位是我的美人爹爹。”看见枫准备下跪,凤笑天连忙呵住。

    “爹爹,枫以后就是我最亲密的伙伴了,我特别允许他不对我下跪,您也不会介意那么多规矩吧!”

    凤笑天漂亮的大眼睛看着莲姬。伙伴么?莲姬看了看站在前面的少年,也只有自己的小女儿才会把影卫当作朋友吧!

    “枫,殿下既然说了,以后你就照做。天儿把你当做伙伴,那你也把这里当成家吧!”莲姬笑着说。

    “美人爹爹你真好!我爱死你了!”凤笑天搂着莲姬的脖子,啃了他一脸口水。抓住一切机会吃爹爹的豆腐!■■!

    晚上,陈三梅把双颜和四兰(凤笑天对她们的简称)送了过来。莲姬把安排她们在凤笑天旁边住。本来凤笑天想叫太医给夕颜看病,可是莲姬告诉她,宫里的御医只给皇亲贵族看病,这是规矩。

    夕颜只是奴婢,主人给她治病已经是很大的恩赐了,叫太医来不合适。关于这些规矩,凤笑天也没有办法。

    幸好莲姬身边有个懂点医术的宫女,给她们六个都检查了下,除了夕颜,另外五个都很健康。夕颜也没有大的毛病,用现代的话说就是营养不良,好好调理段时间就可以了。听到这个,凤笑天放心了。

    第一卷 二十四、等我回来

    最近凤笑天的日子过得很安逸,相当安逸。每天没事儿她就喝喝茶、看看书、晒晒太阳、逛逛园子、遛遛狗。日子晃荡着凤笑天就满了七岁。

    前面儿实在是嫌皇宫太大,凤笑天懒得走路,就画了张图让工匠们去捣腾,现在宫里常常能见着宫人们肩上架着两根长木棍,中间抬着椅子,椅子上坐着这个妃子那个皇女的。连女皇凤君阳也觉得这个好用,给自己弄了个,每天上朝下朝都让人抬着,说是从来没这么舒服过。

    皇家的一举一动常常会影响整个国家的朝流,等凤笑天再出宫的时候,大街小巷到处都是这种抬椅。因为这项发明解决了一些有劳力人的就业问题,所以那些社会底层的老百姓说到五殿下无不感激。

    后来凤笑天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画了几张轿子的图纸丢给皇甫镜夜,那家伙一看到这些图眼睛立刻就直了,赶紧召集手下人忙活起来。

    最后,凤笑天弄了顶轿子孝敬母皇娘亲。给女皇的轿子自然不能随便,凤笑天绞尽脑汁才画出了一张符合娘亲身份的图纸。凤君阳第一次看着这顶名为百鸟朝阳的轿子的时候,迫不及待地就要坐上去感受。“真稳,真舒服!”凤君阳对轿子赞不绝口。

    我的娘也,您也不看看您那是多大的轿子啊!八抬大轿,能不稳么!

    女皇身边的那些大臣看到凤笑天就像饿狼看到羊羔一样,眼睛都绿了。不过正好借这个机会来做宣传,凤笑天笑眯眯地告诉他们轿子是在沧海遗珠订制的。估计以后相当长一段时间皇甫镜夜那儿会忙不过来。

    偶滴银子啊!凤笑天仿佛看到银子哗啦啦地流进了自己的口袋。

    四兰现在一个个都出落的像花儿一样美丽。正是最美丽的豆蔻年华啊!另外两个小丫头也丰润了很多,个子都长高了。

    一次偶然,凤笑天在皇家书库里发现了一本《凤凰诀要》,打开是本讲武功的书。凤笑天拿著书给枫看的时候,他当时激动得厉害,说这本武功非比寻常。凤笑天当时就纳闷了,这么宝贝的书怎么被人丢在废弃的书堆里呢?

    不过纳闷之后,凤笑天不得不佩服自己的好运。幸好自己从小就喜欢翻箱倒柜到处找东西,不然这宝贝还不知道哪天才能重见天日。

    本来想让枫练上面的功夫,可是枫说这是女子练的。后来凤笑天就让枫教双颜练习书上的武功,这两姐妹是双胞胎,以后可以来个双打。

    四兰她们已经过了习武的最佳年纪,不过凤笑天还是让枫根据她们的特点教她们一些防身功夫。这些可都是自己的贴身婢女,凤笑天还等着她们保护呢。

    至于凤笑天本人,她觉得习武太累太辛苦,也舍不得自己白嫩的小手上磨出茧子,再说女孩子家成天舞刀弄棒的太粗鲁。自己只用动动脑子、动动嘴就行。人家要知人善用,学会利用资源!

    “五殿下。”下了课,凤笑天把书包丢给枫,背着手走出书房。到拐角的地方听到有人叫自己,凤笑天停下脚步回头一看,原来是上次那个西野葵。不过他的神态和以前截然不同,脱胎换骨似的,凤笑天满意地点点头。

    “西野,有什么事么?”凤笑天问。

    “五殿下,我是来跟你告别的。”西野葵看着凤笑天。

    “告别?你要走了么?去哪儿呢?”凤笑天皱了皱眉。

    “我要跟着师傅去学艺,明天走。今天来跟殿下告别的。”不知道多久之后才能见到你!西野葵黯然伤神。

    原来是要去学艺啊,那不错!“很好啊,西野!你要努力要加油哦!要知道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

    凤笑天伸长胳膊揽过西野葵的肩,没事长那么高干嘛,揽个肩膀都觉得吃力。凤笑天费力地拍了拍西野葵的肩膀,“小子,我很看好你。你要好跟你师傅学艺!以后当个大侠!”

    她揽我的肩了!西野葵心里一阵高兴,第一次和她靠这么近,她身上好香。西野葵觉得自己的心跳的厉害,完全没注意到自己已经走神了。

    “西野,西野!”凤笑天摇了摇西野葵。“怎么了,殿下。”西野葵一下子清醒过来。

    “一个人在外面要照顾好自己。吃饭要吃饱,衣服要穿暖和。”凤笑天变得啰嗦起来。

    西野才9岁,还是个孩子,学那些东西一定很辛苦。不过既然是他自己的选择,那就应该支持他才是。凤笑天把自己能想到的话都说了。

    “对了!西野,这个送给你做纪念。”最后,凤笑天从自己兜里拿出一个小娃娃。这是皇甫镜夜给她的,一看就知道娃娃是凤笑天,穿着红色的衣裙,梳着两个辫子。

    “有她陪着你,以后的日子就不会觉得孤单了。”凤笑天的眼睛弯得像月牙儿一样。

    阳光下,小男孩把布偶捧在胸前。殿下,请等我回来!

    (今天下午去邮局寄了签约协议,加上《女帝修罗》上了编辑推荐,所以今天发了两章来庆祝!■■!感谢大家的支持!谢谢!春棠一定努力码字!)

    第一卷 二十五、秋日生春朝

    因为要去书房,凤笑天很早就被莲姬从床上挖了起来。困啊……凤笑天睁开迷糊的眼睛。早知道就不逞能了,弄得现在不得不早起。

    收拾好了东西,凤笑天爬到枫的怀里,正好在路上打个盹儿。“枫,快到书房了你记得叫醒我哟!”凤笑天瓮声瓮气地说。

    “是。”枫的回答依旧很简单。

    唉,话还是这么少,要不是知道你的怀抱是温暖的,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冰块儿做的了。凤笑天闭上了眼睛。来日方长,姐姐以后慢慢来调教你。

    枫看着怀里的小人儿,眼神有些迷茫。从她给自己起名字,到不许自己下跪,跟着向皇妃介绍自己是她的伙伴,接下来请人给宫女看病。枫越来越不懂这个五殿下了,她的行为是那么与众不同,在她说那些话的时候,她眼里没有任何的杂质。枫开始期待未来的生活了。枫快步向书房走去。

    刚到书房门口,凤笑天就听到有人在叫自己。

    “五妹!”“天天!”两个声音,不用猜,是三姐和七哥。四哥凤烟鸿还是安静地跟在他们后面,笑着看着凤笑天。

    “四哥哥好!三姐姐好!七哥哥好!”凤笑天跨过门槛,笑着迎了上去。

    书房很大,里面有很多人。熟悉的、认识的、陌生的,凤笑天把他们分成了三类。看到皇姐皇兄们都在,凤笑天一一上前打招呼。

    “大姐姐好!二姐姐好!四姐姐好!”这边是凤笑天的三个皇姐,分别是14岁的大皇女凤飞扬,12岁的二皇女凤云鹤,8岁的四皇女凤明辉。“五哥哥好!六哥哥好!”还有10岁的五皇子凤诗诗,10岁的六皇子凤玉莲。

    “五妹,你来了。”凤飞扬微笑地跟凤笑天打招呼,作为长女,凤飞扬的举手投足很有皇家风范。其他皇女皇子们也点头向凤笑天致意。

    嘿嘿,咱的人际关系,那可是没话说。那么多的玩意可不是白发明的,这些个哥哥姐姐们都得到好处了的。凤笑天笑吟吟地看着这几个姐姐哥哥们。

    “五妹!”凤笑天一回头,是四皇姐凤明辉。“怎么了,四姐姐?”凤笑天问。“你去年送我的纸鸢被丫头们弄坏了,你可不可以再送我一个啊?”凤明辉轻声说。

    原来是做纸鸢啊!这个我在行!凤笑天拍拍胸脯,“没问题,过几天做好了我给你送去!四姐姐你想要什么样子的纸鸢啊?去年是蜈蚣,今年给你换一个吧!”“好呀!我想要个蜻蜓的。”凤明辉眼睛一亮。凤笑天拿了笔,在纸上画起蜻蜓来。

    柳泽水刚进书房,就看见一群皇女皇子们都围在一块儿,大臣们的孩子虽然站在一边,但他们也忍不住往人群中间瞅。“天天,我要一个蝴蝶的!”“五妹,我要个蜘蛛!”“小五,给我画个凤凰。”“我们什么时候去放纸鸢?”

    凤笑天刚刚给四姐凤明辉画好了蜻蜓,这边六哥凤玉莲和七哥凤子萧也围上来要她给自己画,旁边的其他哥哥姐姐们也一脸热情地看着凤笑天,特别是三姐凤子萧,目光能杀死蚂蚁,一副“你不给我画我下次不带你出去”的势头。

    凤笑天只得拿起笔满足他们的要求,再看看身边几个年长的哥哥姐姐们,也是满眼的羡慕,不过碍于年纪,没有上来索要。

    旁边那些大臣们的孩子更是眼巴巴看着凤笑天,谁都知道五殿下最会玩儿了。最让她受不了的就是那些男孩子,从他们的目光里凤笑天可以看到赤裸裸的爱意。mygod!谁来救救我!

    “咳咳。”柳泽水咳嗽了两声。一看到师傅来了,大家马上散开,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五殿下,你的座位在这里。”柳泽水指了指第一排。凤笑天拿着一叠未画完的纸走到前面,坐下。

    柳泽水开始上课。先是检查古文背诵。

    柳泽水走到皇女皇子面前一个个检查,凤笑天竖起耳朵听了下背诵的nei容,一听居然是《七发》!凤笑天非常惊讶。

    《七发》是汉赋睛品,西汉枚乘所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七发》?凤笑天觉得自己还是对这个世界了解的太少了。

    真的是把心思都放到玩乐上,没花功夫来认识这个世界。回头先去看看史书,饿补一下知识。凤笑天暗暗想着。

    凤笑天继续听他们背诵,这些皇女皇子们都表现的很不错,背诵流畅,可见课后下了很多功夫。轮到了六哥凤玉莲,“太子曰:‘善,然则涛何气哉?’答曰:‘不记也,然闻于师曰,师曰,师曰……”凤玉莲磕磕巴巴起来。

    “哼!”柳泽水低声一哼,凤玉莲额头上全是汗。唉,六皇兄现在一定紧张死了!凤笑天同情地看着他。

    “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柳泽水手上多了把戒尺。

    哇,不是吧!你还真打!凤笑天睁大了眼睛。再一看,凤玉莲身后站出一个人,伸出手。

    原来每个皇室子女都有侍读,一般是大臣的孩子,师傅不能体罚皇室子女的,就由这些大臣的孩子替皇女皇子接受处罚。

    可怜的孩子,看手上红肿的厉害,一定是我这个皇兄常常背不出书,连累你挨打。凤笑天心里不忍,决定当一回侠士。

    “等等!”在柳泽水的戒尺就要落下的时候,一个声音打破了僵局。“柳师傅”,出声的是凤笑天,她笑吟吟地走到柳泽水面前。“可否让我替六皇兄背书?”凤笑天看着她。

    “这”,柳泽水顿了顿,“五殿下若能完整背出后面的篇章,这次责罚就免了,若殿下背不出……”“如果我背不出来,请师傅责罚。”凤笑天说。

    “好!一言为定。”老狐狸,看到她眼一闪而过的狡捷凤笑天确定柳泽水是一只老狐狸。

    第一卷 二十六、火锅

    “答曰:‘不记也,然闻于师曰,似神而非者三:疾雷闻百里;江水逆流,海水上朝;山出云nei,日夜不止。衍溢漂疾,波涌而涛起。其始起也,洪淋淋焉,若白鹭之下翔……”

    开玩笑,姐姐我好歹是中文毕业,科班出身,当初在大学里背了那么多的古文古诗词,还搞不定一个《七发》?凤笑天偷乐着。

    不过应该感谢古代文学的那些教授,以前背书的时候还老在背后骂他们,现在看来是有帮助的。

    “……于是太子据几而起,曰:‘涣乎若一听圣人辩士之言。’涩然汗出,霍然病已。”

    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啊?为什么大家都这样看着我。凤笑天摸摸自己的脸。

    “天天,你好厉害哦!”凤菲然一脸崇拜地看着凤笑天。“呵呵。”凤笑天习惯地挠挠头。

    “师傅!”柳泽水呆呆地看着凤笑天,显然还没能接受五岁的小娃儿背出《七发》的事实。“师傅!”凤笑天又叫了一声。

    “哦,殿下背诵得非常流畅,一字不差。”柳泽水回过神。“那这责罚?”“责罚自然免了。”

    “谢谢师傅!”凤笑天冲凤玉莲眨眨眼。六哥哥,今天你可是欠我一个人情哟!

    休息的时候,凤玉莲走到凤笑天面前,“五妹,刚才谢谢你!”

    “六哥哥,你拿什么谢我呀?”凤笑天笑眯眯地看着六哥。凤玉莲忽然觉得全身一冷,听五妹的语气,好象又有什么歪点子了。“五妹你想要什么啊?”凤玉莲抱着被宰的想法问。

    凤玉莲的女红也不错,正好借这个机会让他帮我个忙,凤笑天想到了昨天的那个点子。她对凤玉莲说“其实也没什么事,只是想请六哥哥帮我做几个小玩意,晚点儿我去你宫里找你。”

    “好,我等你。”

    凤笑天刚坐下,有人来说柳泽水找她,她连忙起身来到旁边的偏房,“师傅!您找我。”

    柳泽水抬起来,开始的时候她还在怀疑那首词是别人代笔,五殿下年幼,没有过接受文学启蒙,怎么能做出那么深远悠长的词,现在看来那首词可能真是眼前这位殿下做的。

    “我想跟殿下说一说学习计划。原本是打算单独教殿下识字、从简单的文章学起。今天看来想必这些殿下已经都学会,不用这样安排。所以我决定让殿下跟着大家一起学习,不知道殿下对这个安排是否满意?”柳泽水看着凤笑天。

    凤朝的字和汉字差别不大,这个凤笑天以前就知道。对于怎么安排课程她没有任何想法,现在凤笑天唯一想要的就是去问母皇讨个口谕,让她去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4部分阅读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4部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