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3部分阅读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_np文 作者:春棠大人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3部分阅读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_np文 作者:春棠大人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3部分阅读

    宫,就是想贴近社会,体验生活,与大家同乐。你们就别跪来跪去的,在宫里天天有人下跪。现在是在宫外!在这儿就没有什么皇女皇子。有的只是小三、小四、小七、小五。你们那个,该干嘛干嘛去。”

    凤笑天努力地控制混乱的局面。

    “五殿下好漂亮啊!”“五殿下好和气啊!”“五殿下好能喝酒啊!”“五殿下刚才做了一首词!”“……”

    千钧一发的时刻,女皇凤笑天的玄凤军及时赶到,四个人在侍卫们的护送下逃似的飞奔下楼,上了马车,离开了沸腾起来的口福斋。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凤笑天,有意思。贴近社会,体验生活。呵呵,有趣!”

    没有人注意到角落里一位青衣男子的离去。

    “三姐姐,我知道错了,不该喝那么多酒。您大人大量,别生气!我知道你担心我。你看,我现在不好好的一点事儿都没有么!”上了车,凤笑天主动认错。

    “不是不让你喝酒!你一次喝这么多,身体怎么承受得了。万一有个什么闪失,你让我怎么跟母皇和父妃交代!”说到这儿,凤子萧眼眶红了。

    “三姐,天儿错了,是天儿不好,天儿不乖,让哥哥姐姐们担心了!天儿以后一定听话!”说完,凤笑天的泪流了出来。

    多久没有流泪了?以前吃了那么多的苦、受了那么多的委屈自己都是咬咬牙撑过去了,从没流过一滴流泪,被人称做铁石心肠,可是今天眼泪却不自觉流了出来。这就是爱么?就是血脉之情么?真好!三姐,有你们陪着真好!凤笑天心里暗暗地说。

    “好了好了,不哭了,再哭就成大花猫了!”凤烟鸿拿手绢给凤笑天擦眼泪。“对啊,天天,女孩子是不可以哭的!女儿有泪不轻弹!”凤菲然也在一边安慰她。

    扑哧!凤笑天笑了。真是和以前完全不一样的世界啊!凤笑天都忘记自己现在是在凤朝,再这里流泪伤神是男人的特权,女人这样是会被嘲笑的。

    “三姐!”凤笑天看着凤子萧,“不生天儿的气好不好?”

    “这次放过你,下次再这样放纵我告诉母皇,把你关宫里,以后都不让你出来。”凤子萧的指头点点凤笑天的头。

    凤笑天立刻认真地保证:“我以后绝对乖乖听姐姐和哥哥们的话,以后你们让我往东,我不敢去西,你们让我上马,我不敢坐车。”

    “就你滑头!”另外三个人都笑了。

    离回宫还有段时间,凤笑天第一次出来,凤烟鸿和凤菲然也难得出来一次,皇子是不能轻易出宫的。三个人都想去西市看看,凤子萧也没有反对,马车驶向西市。

    繁华,除了繁华还是繁华。真热闹!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凤笑天很庆幸自己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年代,生活在一个繁荣的朝代。

    “三姐,我们去买东西吧!”凤笑天回头对凤子萧说。“天天,你缺什么要买么?宫里都有呢!”凤菲然一脸疑惑地看着凤笑天。“不是我缺东西,宫里当然什么都有。只是咱们这次出来,应该给娘亲和爹爹买礼物。不能空手回去。”凤笑天跟他们解释道。

    “可是他们也不缺东西啊!”七哥真是个孩子,很单纯。凤笑天摇摇头。

    “我们做儿女的买礼物给父母没有什么不对的啊!难得出来嘛!总是一片心意。”凤笑天拍拍凤菲然的手,他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天儿说的对。”凤烟鸿看着年幼的小妹妹,她考虑的真周到,倒是我们做哥哥姐姐的疏忽了。“那天儿觉得我们应该买什么好呢?”凤烟鸿问。

    “若说金贵,这里的东西自然是不能跟宫里的比。我们买些有意义的就好。成双成对的最好!这样娘亲和爹爹都有,而且是一对,那多好!”凤笑天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这个主意不错!”凤笑天的主意得到了大家的双手赞成。

    “我知道有一家‘沧海遗珠’,那里的货物很新奇,很不错。我们去那儿吧!”凤子萧探出头,让人停下马车,转了方向去沧海遗珠。

    (出差回来了!)

    第一卷 十四、陈三梅的心思

    出了口福斋,皇甫镜夜来到沧海遗珠朝阳总店。其实每年他都会来朝阳,了解凤朝的情况,考察帐目。

    作为皇甫家的独子,皇甫镜夜从8岁就跟随父亲学习经商,到现在已经7年。父亲早退居二线,带着母亲云游四海,把偌大的家业都丢给他,还说“有子不要父上前”。

    想到自己那对活宝父母,皇甫镜夜只有摇头苦笑的份儿。

    “少爷,少爷!”凤朝的总管事张桂华急匆匆地走了进来。“怎么了,张姨?”

    张桂华是沧海遗珠在凤朝国的总管事,为人睛明又不失正直,是皇甫镜夜的母亲在凤朝的好姐妹,为沧海遗珠出力最大。因为她比母亲小几岁,皇甫镜夜一直尊称她为姨。

    “少爷,前面来了贵客!看那个架势,估计是皇亲国戚。您看?”张桂华擦了擦脸上的汗。她刚才在店里忙,门口忽然停了一辆华丽的马车,周围有军队守卫。下车的四个人粉妆玉琢,看周围人的恭敬样,来的那些人一定非比寻常。

    “哦?贵客?我出去看看。”皇甫镜夜想到了刚才吃饭时遇到的五皇女,应该不会那么巧吧!

    世界真的很小,来的人就是那四兄妹。

    下了马车,凤笑天仔细打量着沧海遗珠。它的建筑很有特色,不同于凤朝建筑的富贵典雅,沧海遗珠很有一种磅礡气势。进了大厅,里面很宽阔。凤笑天粗略扫了一眼,货品玲珑满目,排列的整整齐齐。三姐推荐了个好地方。

    刚才在车上的时候凤子萧就跟他们介绍了沧海遗珠,这是一个神秘的商会,没有人知道它的主人是哪国人,但是商会的生意做的很大,在各国都有分号,口碑很好,物品多而且货样新奇。

    看到三个人惊讶的表情,凤子萧得意地笑道:“是不是很不错!”“不错不错!”凤笑天他们异口同声地说。准备挑选礼物,凤烟鸿和凤子萧似乎早已有了主意,只有凤笑天和凤菲然还在四处转。

    “需要为你介绍么?”凤笑天抬头,眼前站着一个少年。一身青衣,一脸俊朗,和蔼的笑容,漂亮的眼睛。

    “你是?”凤笑天好奇地问。“我是老板皇甫镜夜。”皇甫镜夜温和地说。

    刚才在酒楼隔的远,对凤笑天的容貌皇甫镜夜并没有看得十分清楚,现在仔细打量,他发现眼前这位皇女美得纯粹。长长的睫毛,忽闪的眼睛里透着灵动,雪白的肌肤,微微张开的嘴唇像含苞的玫瑰。虽然只是个孩童,可是已经能够想象出她长大后会是什么样的容貌。

    “天天,我不知道买什么好呢!”凤菲然走了过来,看到凤笑天身边的皇甫镜夜之后立刻一脸防备。

    “我是这里的老板,有什么能为你效劳的吗?”皇甫镜夜好笑地看着七皇子,他的敌意很明显。

    “天天是我的,你不可以打她的主意!”凤菲然把凤笑天护在身后,一副你不可以对她动心,不然我不放过你的样子。天啦!丢人丢到家了!凤笑天觉得头疼,自己的这个七哥真是不分场合。

    “七哥哥!”凤笑天瞪了他一眼。不理会五妹的无奈,凤菲然摘下自己的面纱,“天天,你怎么不戴面纱!”凤菲然小心翼翼把自己的面纱给凤笑天戴上。“好了,这样别人就看不到我的天天了!”凤菲然拍拍手。

    “天天,你说我买什么好呢!”凤菲然这时候才想到正事,摇了摇凤笑天的胳膊。“七哥哥,你把耳朵贴过来,我告诉你买什么!”

    刚才下车的时候凤笑天看到左边有个做面人的老大娘。本来凤笑天想请她捏一个老爷爷一个老乃乃送给母皇娘亲和美人爹爹,祝他们白头偕老。现在她决定把这个点子让给七哥。

    凤笑天轻声地说完,凤菲然一脸崇拜地看着她,“天天,你好厉害!那我现在去啦!”他在走之前还不忘在凤笑天额头上蜻蜓点水一下。

    “不好意思,我七哥哥性子率真。”凤笑天对皇甫镜夜抱歉地摇摇头。

    “没关系。你们兄妹的感情真好!”皇甫镜夜发现这对兄妹真是有趣,妹妹稳重的像个大人,哥哥却单纯可爱。“当然,他们是我最重要的人。”凤笑天看着出去的凤菲然,眼睛里充满了浓浓的爱。

    “老板,你们这里有没有情趣nei衣。”转过身,凤笑天开口问皇甫镜夜。

    “情趣nei衣?”皇甫镜夜第一次听说这个词语。看到他思考的表情,凤笑天突然想起来,这个时代怎么可能有那玩意,有的话也不是这样称呼的。

    “那个,就是这个样子的。”凤笑天细细地给皇甫镜夜解释什么是情趣nei衣,还跟他比划着大概的样子,听完之后皇甫镜夜居然脸红了。又是一个纯情少年啊!凤笑天感叹道。

    “小姐说的情趣nei衣我们这里没有,不过有类似的小衣服,刚从海那边运来的新货。”皇甫镜夜把凤笑天领到一个全部是衣服的房间,拿出几件小衣服。

    “蕾丝!天啦!你这里居然有蕾丝睡衣卖!”看到皇甫镜夜拿出来的东西,凤笑天惊讶地叫了起来。太好了!看到前世用过的东西,凤笑天觉得异常亲切。

    “小姐知道这个?”这是刚刚运来的,还没有拿出来卖,这位五殿下居然认识。皇甫镜夜对眼前这个女孩更加好奇了。

    “好久以前见过。没想到在这里还可以再次看到。真好!”凤笑天抚摸着睡裙上的蕾丝花边,眼里隐隐有泪。镇定了一下,凤笑天说“我想选两件送给娘亲和爹爹。”

    “好!小姐自己挑选,所有的样式全都在这里。”皇甫镜夜把所有的蕾丝睡裙摆好,放到凤笑天面前。

    “就这两件吧!”凤笑天最后挑了两件吊带蕾丝睡裙,一件纯白,一件淡紫,请皇甫镜夜帮她包了起来。

    第一卷 十五、要去念书了

    出来的时候,看到哥哥姐姐们还没有挑选好礼物,凤笑天就和皇甫镜夜坐在一边闲聊着等他们。

    “皇甫公子不是凤朝国的人吧!”凤笑天笑着问。

    皇甫镜夜很惊讶,“不错,我不是凤朝人。斗胆请小姐猜猜我是哪儿的人?”

    凤笑天看着眼前这个俊朗的少年,心里默默地用排除法来揣测着他的身份,想了一会儿,凤笑天得出了结论:“西良,你是西良人。”

    若说皇甫净业刚才对这位殿下只是好奇,现在则多了一丝钦佩。他忽然觉得眼前这个小女孩儿不一般,不可小视。“小姐怎么知道的?”对于这个问题,皇甫镜夜很想知道。

    “有四点:第一、你的肤色。凤朝男子大多皮肤白皙,很少有你这样的古铜色;第二、店的名字,沧海遗珠,可以说是个明显的暗示;第三、女尊国的男子虽然可以出来做事,但是这样大的家业交给男子打理,还是非常少见的;四、西良的海上贸易发达,公子的货物又来自海上。想在西良想做海上生意,没有背景是做不了的。再加上店子的设计风格,所以我大胆的猜测你是西良人。也算是赌一把!”

    结果赌对了,凤笑天笑眯眯地看着皇甫静夜,很得意。

    有理有据,证据充足,理由充分。皇甫镜夜不敢再把眼前的凤笑天当作平常的小孩来看待。

    “五殿下果然和传说中一样聪明过人!不错!我父亲是西良人,母亲是凤朝人。我在西良长大。最后镜夜还有一个疑惑想请殿下解答,天国和蓝夜国的男子皮肤颜色也很深,殿下为什么没有猜我是这两国的?”

    “因为你没有高原红啊!”凤笑天笑嘻嘻地回答。

    “高原红是什么?”皇甫镜夜接着问。

    “你刚才说只有一个疑惑的,现在怎么又多了一个?我不也没问你怎么知道我是五皇女的么!真是个好奇宝宝!”

    凤笑天习惯地撇撇嘴,一副我很不高兴的样子。

    好奇宝宝!长这么大皇甫镜夜第一次被人称呼为好奇宝宝。这个五殿下真是不可多得的活宝啊!

    “天天,快来看看,是不是这样的?”就在这时,凤菲然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做面人的老妇人。

    凤笑天接过凤菲然手里的面人,很不错,两个小人捏的栩栩如生。老太太一头花白的头发,正在看书,老公公一脸甜蜜地坐在老公公身边,手里端着点心。

    “很好,就是这样的。老人家,您的手艺真好!”凤笑天从来不吝啬语言去夸奖别人。

    “不敢不敢,请贵人起个名字。老身把名字刻上去。”老人紧张地不知道把手放哪里。

    看出了老人家的紧张,凤笑天笑了,“您不用紧张,这个做的是真得很不错。至于名字,就叫‘白头偕老’吧!麻烦您了。”

    老人一见这个粉嘟嘟的小人这么和气,也放松了很多。拿出小刀在上面刻上了“白头偕老”四个字。打赏了银钱,捏面人的老人又感谢再三最后才退了下去。

    最后,另外两个人也选好了礼物走了过来。凤子萧选的是一对珠钗,凤烟鸿选的是一对牛角梳。他们看了凤菲然手里的面人之后纷纷称奇,在知道是凤笑天的想法以后都说只有她这个鬼机灵才能想出来这样的名堂。

    “五妹,你的礼物是什么?”凤子萧看到凤笑天两手空空,好奇地问。

    “嘿嘿,已经包好了。”凤笑天指了指桌子上的布包。

    “什么啊,这么神秘?”凤烟鸿笑着问。“秘密!少儿不宜,不能告诉你们。佛曰:不可说!”凤笑天摆摆手不给他们看。

    少儿不宜?皇甫镜夜觉得好笑,貌似这位殿下自己还是个娃娃,却一脸大人样子。

    沧海遗珠确实不错,货物齐全,种类繁多。皇甫镜夜并没有多收他们的银两,这让凤笑天对他的好感又增加了几分。再说他也是个小帅哥,凤笑天对美人向来没有免疫力。

    临走的时候凤笑天对皇甫镜夜说:“要是我下次出来,你还在朝阳,我就送你一笔好买卖。”

    看着那个小小的人儿被抱上了车,皇甫镜夜忽然特别希望能够再次见到她。

    当她回头说下次若见着,就送自己一笔买卖的时候,皇甫镜夜开始非常期待下次的见面了。

    第一卷 十六、影卫-枫

    “昨天收到天儿的礼物,娘亲非常喜欢。今天娘亲也有礼物送给你。”凤笑天拍拍手,屋中出现一个人。咦,这个人从哪里冒出来的?凤笑天很惊讶。

    “从今天起,你跟着五殿下,五殿下就是你的主人。”母皇对跪着的人说。“是。”声音很好听,不过有点冷。

    “娘亲?”凤笑天疑惑地看着凤君阳。

    “他是娘送你的影子,以后有他陪在你身边保护你。”

    哇!凤笑天立刻兴奋起来。原来书里写的都是真的,皇族都有影子保护。好棒啊!

    “娘亲,哥哥姐姐他们有没有人保护?”凤笑天忽然想起来这个。

    凤君阳一脸欣慰,这个女儿还是什么都事先想着别人。“你哥哥姐姐他们也有,这个是你专门的影子,只对你负责,只听你一个人的命令。”

    凤笑天走到影卫身边,好奇地打量着他。这个影卫的年纪不大,约莫12、3岁,皮肤白净、剑眉入鬓、清雅俊秀。因为习武的缘故,影子看起来比同龄人要高点儿,感觉很结实。

    “你叫什么名字?”凤笑天抬着头问。“十七。”哇!好酷!回答这么简短。

    “十七?”凤笑天摇摇头。“这只是代号,不是名字。你是一个独立存在的人,不是物品。”

    凤笑天想了一下,“我给你起个名字吧!枫,枫叶的枫。霜叶红于二月花。枫,你喜欢么?”影子低头看着自己的新主人,枫,霜叶红于二月花,自己终于有名字了。

    “你不回答我就当你是默认了哦!”看他没有说话,凤笑天赶紧说。

    “谢殿下。”枫低头要叩拜。

    “好了好了,不用跪。”凤笑天摆摆手,“从今儿个起,我就是你的主子了,那么我给你定的第一条规矩就是:不要随便下跪。”枫愣了一下,不下跪,这也是规矩。

    “服从命令是你的天职。你不需要知道为什么,只用按照我的要求去做就行了。我说的话你可记清楚了?”凤笑天严肃地看着枫。

    对于这个即将跟随身边的人,开始就应该立下属于自己规矩。枫闪过一丝迷惑,但立刻点头遵命。不错!果真是训练有素。凤笑天很高兴。

    “娘亲,那我就把枫带走咯!”凤笑天回头看着凤君阳。

    “等等,你先跟赵公公去素心殿挑几个宫女,现在人大了,身边应该有几个人伺候。”

    “谢谢娘亲!娘亲你最好了!”凤笑天跑到女皇凤君阳面前,在她脸上“吧”亲了一口。“我最喜欢娘亲了!”

    出了门,赵三梅已经在门口候着。凤笑天拉着枫来到赵三梅面前,“赵公公,他是我新收的侍卫,叫枫,枫叶的枫。名字是我起的哟!”

    “枫,这位是赵公公,是宫里资历最老的宫人。”凤笑天跟他们介绍着。“赵公公!”枫点了下头。赵三梅笑眯眯看看枫又看看凤笑天,“恭喜殿下!”

    新来的宫女们都在素心殿,那是在皇宫的西边。好远啊!凤笑天实在不想再走路了。

    “枫,抱我!我走不动了。”枫没有迟疑,弯下腰抱起凤笑天。

    哈哈,真好!原来影卫还可以当移动的椅子用。凤笑天心里想。

    凤君阳看着三个人走远,长长叹了口气。

    “木,他是最好的吧!”凤君阳身后多出一个人。“回陛下,十七是暗卫中最优秀的。”

    “比起你呢?”

    “青出于蓝胜于蓝。”

    过了一会儿,凤君阳继续问道:“木,你怎么看我的小女儿?”

    “小殿下如传闻中一样,聪明伶俐,讨人喜爱。殿下守礼仪,尊师长,虽有着皇家的威仪,但不骄不燥,实属可贵。难得的是小殿下天性善良,能平等对待苍生,没有沾染污浊之气。看得出来小殿下是个极重情感的人,和陛下母女深情,和众位殿下手足情深。可以说小殿下是块尚未雕琢的美玉。”

    凤君阳转过身来,“木,我打算把冥罗殿留给她。我已经答应了莲姬,不让天儿当太女,可是我还是放心不下她。天儿这样优秀,总有一天会遭到其他人嫉妒的。木,从现在起,你的主人就是天儿。你暂时负责冥罗殿,等天儿十岁了就交给她。”

    “是。”

    再一看,屋里除了女皇之外没有任何人。刚才的事情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第一卷 十七、四兰和双颜

    回到宫里,四人依照计划先去给凤君阳请安。

    “娘亲,我们回来啦!”一进御书房,凤笑天就向凤君阳扑了过去。

    “慢点跑,别摔着!”凤君阳连忙放下手里的奏折,把小女儿抱了起来。“外面好玩不?”赵公公递上帕子,凤君阳细细给凤笑天擦拭额头上的汗。

    “宫外好热闹,好繁华!百姓们都安居乐业,到处欣欣向荣。天儿好崇拜娘亲哦!娘亲是天底下最伟大的君王!”凤笑天的这些话不是拍马屁,而是发自肺腑的真心话。

    凤子萧他们站在一边,羡慕地看着五妹。整个皇宫里只有五妹敢叫母皇“娘亲”,只有五妹敢在母皇怀里撒娇。这样的恩宠只有最小的五妹才能享受。

    “娘亲,我们有买礼物给您和爹爹哟!”凤笑天晃动着母皇娘亲的衣袖。“哦,是什么?快来给娘亲看看。”凤君阳很感兴趣。“娘亲还是先看哥哥姐姐们的吧!”

    在女皇的示意下,陈三梅从几个皇女皇子手中接过礼物,放到盘子里捧到凤君阳面前。一支珠钗,一把牛角梳,一对面人儿。

    凤君阳拿起珠钗,“珠钗是三姐姐买的,爹爹也有一支。”凤笑天在旁边介绍。“很漂亮!简洁大方!”凤君阳夸奖道,“把送你父妃的那支拿来我看看。”

    凤子萧双手捧上另外一支珠钗,并解释着:“店家说这两颗珍珠是一对儿,是从一只蚌壳中取出,做成两只珠钗。若是情侣得到,感情会天长地久。”

    “不错,很不错。你们父妃也一定会很喜欢的。”凤君阳连连点头,对礼物很满意。

    “牛角梳是?”凤君阳放下珠钗,拿起牛角梳。“牛角梳是儿臣送的。”凤烟鸿站了出来。

    “这把牛角梳跟父妃的是取自同一只牛的左右角。据医术记载:‘牛角,酸咸、清凉、无毒’。每天睡觉前用牛角梳梳头可以凉血解毒,消除头疼等疾病。母皇每天批阅这么多的奏折一定很辛苦,常用牛角梳头能消除疲劳,缓解压力。”凤烟鸿细细地解释。

    “难得萧儿、鸿儿一片孝心。礼物不但贴心,而且还有深刻寓意。”凤君阳非常高兴。“这对面人一定是然儿送的吧!”她拿起面人看着凤菲然。

    “回母皇,这是五妹想的点子,儿臣请匠人捏的。”凤菲然看见母皇有点紧张。“祝母皇和父妃能像这位老婆婆老公公一样白头偕老,恩爱百年!”凤君阳很高兴,“好,好!你们有这样的孝心实在难得。你们的礼物我都很喜欢。”听到母皇的夸奖,三个人都松了口气。

    “你的点子真多啊!”凤君阳捏捏凤笑天的鼻子。“娘亲,不要老捏我鼻子,鼻子长太长以后娶不到夫郎的。”凤笑天的一句话逗得大家都笑了起来。

    “萧儿、鸿儿、然儿已经送了礼物,天儿的礼物呢?”凤君阳笑眯眯地看着小女儿。

    “孩儿当然准备礼物了。不过现在不能看,娘亲呆会自己看。”凤笑天拿出被包得严严实实的蕾丝睡衣。“里面是件小衣服!等我们走了娘亲自己慢慢欣赏。我给美人爹爹也买了一件。娘亲想知道美人爹爹穿起来是什么样子的么?”说完,凤笑天眨眨眼睛,嘿嘿一笑。

    “好,娘亲等会看。你们回来有一会儿了,该去看看你们父妃,别让他担心。”凤君阳宠溺地看着凤笑天。

    告别了母皇娘亲,四个人向青鸾宫走去。

    “我刚才好紧张哦。”凤菲然长长地吐了口气,“还好母皇喜欢我们的礼物。”他夸张地拍了拍自己的心脏。

    “那是当然!”凤笑天得意地晃着头,“也不看看是谁送的礼物!”

    “对了,五妹。刚才我买珠钗的时候店家并没有说两颗珠子是一对啊。”凤子萧走在凤笑天身后。“也没有说牛角梳出自同一头牛。”凤烟鸿在旁边接了句。

    其实这些话都是刚才进门的时候凤笑天临时教他们,让他们这样说,时间紧急还没来得及告诉他们原因。

    “店家确实是没有这样说,这些都是我编的。”凤笑天耸了耸肩。

    “啊——那我们不是欺骗母皇?”一听这个,三个人一脸紧张。

    “怎么是欺骗呢?我们不过是编织了美丽的故事来衬托平凡的事物,让它们变得有意义起来。你们没看到娘亲很高兴么!”凤笑天耐心地跟他们解释。

    “可还是撒谎啊!”凤菲然额头上冒出汗。

    “四哥哥、三姐姐、七哥哥。”凤笑天停了下来,严肃地看着这几个哥哥姐姐。有些话她原本来不打算这么早说的,可是但他们三个一个比一个头脑简单,一点儿忧患意识都没有,凤笑天觉得自己有必要点醒他们。

    “为什么我一再让你们强调它们是一对,就是要让娘亲在用它们的时候能够想到爹爹,能够想到我们的孝心。只有娘亲时常念着爹爹,爹爹才不会被遗忘,我们也才受重视。倘若娘亲不再宠爱爹爹,那我们也会被冷落。”

    听了凤笑天的话,凤子萧他们先是惊讶,后来是沉思。凤笑天停顿了好一会儿,好让他们好好消化自己说的话。

    看他们似乎都明白了一些之后,凤笑天开始趁热打铁“每年都有那么新人入宫,爹爹虽然美丽,但总比不过年轻的新人。皇宫里只见新人笑,哪闻旧人哭的事情多了去了。我们要帮助爹爹,帮助爹爹也就是帮助我们自己。我们自己也要努力表现,在众皇女皇子中脱颖而出,成为爹爹的骄傲。”

    凤笑天都说的这么直白了,那三个人总算完全明白了她的意思,都使劲点点都,赞同凤笑天的说法。

    “天儿,你比我们当哥哥姐姐的都考虑的成熟,在你面前反而显得我们是小孩子了。”凤烟鸿感叹道。

    “呵呵,四哥哥,这也是我刚琢磨出来的。在宫里只有我们四个流着完全相同的血液,我们当然要联合起来。”凤笑天挠挠头。

    “对,天儿说的对。”凤子萧点头同意,凤菲然也点头称是。

    兄妹四个人终于达成一致,站到了统一战线上。

    第一卷 十八、书房解围

    还没到青鸾宫,凤笑天就看见莲姬站在门口。估计是早就有人通报了。

    “美人爹爹!”凤笑天张开双臂,迎了上去。

    “怎么才回来啊!累不累?肚子饿不饿?”莲姬抱起凤笑天,拉着凤菲然,后面跟着凤烟鸿和凤子萧,一起走了进去。

    和刚才一样,凤子萧他们送上礼物,说了相同的话,莲姬拿着礼物感动得眼泪汪汪的。四个孩子这样贴心,做父亲的自然高兴。

    凤菲然的面人放在女皇的御书房了,这也是凤笑天故意的。这样爹爹就有借口去看娘亲了!凤笑天可是竭尽全力给两个人制造亲密的机会。

    “五妹,现在你该拿出礼物给我们看了吧!”凤子萧一副不给我看就誓不罢休的样子。看着他们期待的眼神,凤笑天拿出了礼物。

    浅紫色的吊带背心,胸前镂空,点缀着片片蕾丝,透露出性感和神秘。一看到这个莲姬马上明白了,他的脸立刻红了起来。没过多久,凤子萧和凤烟鸿也明白了怎么回事,两个人的脸刷一下红了。只有迷糊凤菲然没弄明白,还想拿过来仔细研究,结果被莲姬抢了过去收了起来。

    “天儿,你……”莲姬的眼里写满羞涩。

    “美人爹爹,我给娘亲也买了件哟!是纯白的。晚上你就能看到了。记住,晚上先用花瓣洗澡,穿上这个之后把头发披散开,弄一缕垂落胸前……”凤笑天的话还没说完,莲姬连忙捂着了她的嘴不让她继续下去。

    晚上,凤君阳打开小女儿送的礼物。一件白色的吊带裙,胸前若隐若现的透明张显著性感的最高境界,浪漫的丝绸散发出华丽的光泽,睛巧的刺绣在裙摆处绽放。

    凤君阳开始期待自己穿上这件衣服的样子,刚才小女儿说给德妃也买了一件,今晚就去德妃那里吧。

    莲姬虽然害羞,但是还是按照小女儿说的,洗了花瓣澡之后穿上了那件蕾丝睡裙。

    白皙的皮肤映衬着高雅的淡紫,两颗粉色的小红豆在镂空中若隐若现。莲姬将头发披散下来,留了几缕垂在胸前,其他的都拢在脑后。

    天儿说陛下今天会来,虽然天已经黑了,但是莲姬还是决定等。

    凤君阳到来的时候看到一幅美人图,莲姬穿着淡紫色的吊带,露出胸前一片雪白,对着镜子梳理着自己的头发。

    察觉到身后有人,莲姬连忙站了起来,回头一看是陛下,莲姬要跪下来行礼。

    “爱妃不必多礼。”凤君阳赶紧扶起莲姬。感受到女皇灼热的目光,莲姬害羞的低下了头,“陛下。”柔柔的一声陛下让凤君阳浑身一热。“爱妃,你今天好美!”

    “陛下,天儿给你买的礼物呢?”莲姬轻声问道。说到这里,凤君阳脸一红。

    “这个天儿,真不知道她这么小的年纪怎么懂那么多。让朕穿这样的衣服,朕真是不好意思……”凤君阳边说边拿出了白色的睡裙。“真漂亮!臣妾伺候陛下更衣,换上这件如何?”在莲姬温柔声音的催眠下,凤君阳换上了小笑天送的礼物。

    “陛下,您才是最美的人!”透明的蕾丝包裹着凤君阳胸前高高挺起的浑圆,柔滑的丝绸贴紧皮肤,勾勒出女皇美好的曲线,华丽的白衬托着女皇并不白却很健康的肤色,女皇难得露出了羞涩的表情。

    两个人就这样静静地相互看着。最后,莲姬抱起女皇来到床上,“陛下,今天让臣妾好好爱你。”红烛灭了,罗帐里一片春光。

    “我得意的笑,又得意的笑,笑看红尘人不老……”早上起来,凤笑天心情很好。

    “早啊,春红!早啊,柳绿!”凤笑天边走边跟莲姬身边的宫女打招呼。

    听到小殿下唱这首歌,春红和柳绿身上一阵哆嗦,小殿下今天心情看起来不错,估计她又有什么鬼点子了,有人要倒霉了!这两个人赶紧祈祷,小殿下千万别找到自己。

    “美人爹爹,早啊!昨天晚上过得怎么样?”凤笑天打量着莲姬。不错不错,脸色红润,一看就知道昨天晚上就很幸福。

    “天儿!”看到凤笑天一脸坏笑,莲姬的脸红了。

    凤笑天摇摇头,我这个美人爹爹啊,都是四个孩子的父亲了,还常常脸红。不过羞涩男人也很有魅力!凤笑天摸了摸下巴。

    “娘亲去早朝了么?哎呀,女儿的礼物二老还满意吧!好了好了,我不说了,再说美人爹爹要钻地洞里去了。”凤笑天哈哈一笑,不再调侃莲姬。咱们老百姓啊,今儿个真高兴。

    吃了早饭,凤笑天开始琢磨昨天的事儿。

    皇甫镜夜这孩子不错!(其实她自己才一小毛毛。)沧海遗珠看起来办得很好,三姐说他们的口碑不错。凤笑天最近老觉自己的生活过得无聊,皇宫已经逛遍了,外面也不能常常出去。

    没有电脑,没有电视,没有游戏,没有股票,没有酒吧!日子过的就像大白菜一样!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凤笑天打算找点事儿来做,赚钱就是个不错的主意。

    对权利没有欲望并不表示她没有别的喜好。凤笑天决定和皇甫镜夜合作做生意。昨天买东西的时候有了这样的想法,今天就要好好想想做什么,怎么做。

    白花花的银子啊!等着我!一挂银丝从凤笑天的嘴角滴落到地上,只是当事人并没有察觉。

    第一卷 十九、拿什么谢我

    莲姬看着在一边沉思的凤笑天,想到了昨天夜里的缠绵,他和女皇享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美好。后来,凤君阳一反常态躺在他怀里,依偎着他。

    凤君阳说的话到现在还回响在莲姬耳边,“莲姬,我很感谢你,给我生了四个聪明可爱的孩子。”

    女皇没有用朕,而是用的“我”,莲姬神经一紧。

    “呵呵,爱妃,放轻松点。”凤君阳轻轻地拍了拍莲姬的胳臂。“其实我的心里一直都有你,一直都有你们。特别是天儿!我觉得上天垂爱我,所以把她送到了我们身边。”一说起凤笑天,女皇的声音格外温柔。

    莲姬轻轻地搂着凤君阳,“陛下,臣妾也是这样想的。天儿是上天给臣妾的恩赐,臣妾因为天儿多了好多快乐!”想了好久,莲姬忍不住了,“陛下,臣妾求您一件事。”莲姬坐起身来看着女皇,“臣妾求您,不管发生什么事情,请千万不要让天儿牵扯皇位的争斗中。”

    凤君阳看着眼前这个跟随自己快15年的男子,想到初次见面的时候他也是那么羞涩,这么多年他始终无怨无悔地站在自己身后,默默无闻地等待自己,凤君阳心中的柔软被触动了。

    “好!我答应你。我们的天儿应该是永远天真快乐的!”就这样,两个人做出了相同的决定。

    天儿,天儿,你要是知道后不会怨恨爹爹吧!爹爹实在不愿意你日后牵扯到那些黑暗中。爹爹只希望我的小天儿永远都是自由自在的,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莲姬为自己擅自给凤笑天选择了另一条路而nei疚着,其实倘若他知道凤笑天根本就没有当女皇的心思就不会这样自责了。那位殿下可是最怕麻烦的人,要是她知道父母的决定,一定会高呼万岁的。

    “天儿。”怎么了,美人爹爹?凤笑天用目光询问。

    “你母皇召你过去。”一回头,凤笑天看见母皇身边的赵公公等候在一旁。“哦,知道了。”凤笑天站了起来,莲姬给她擦了擦嘴角,整理了衣服,重新梳了头。“早去早回!”

    “知道了!”凤笑天走到赵公公身边,冲莲姬挥挥手,“爹爹再见!等我回来吃晚饭!记得要给我留冰糖雪梨哟!”

    “好。”莲姬笑眯眯地看着凤笑天。只有这个时候,天儿的表现才完全是个孩子。莲姬心里想。

    走到没人的地方,凤笑天轻轻地问“赵爹爹,娘亲找我做什么呀?”赵三梅是宫里资格最老的宫人,凤君阳是太女的时候就在她身边伺候着。

    “小殿下,您的身份如此尊贵,爹爹二字老奴承受不起!”陈三梅赶紧说。

    “赵爹爹,我不是早就说过么!您是长辈,而且您伺候我娘亲这么多年,一直兢兢业业,我们皇家应该感谢您。我叫您一声爹爹是您应得的。”凤笑天扶起准备下跪的赵三梅。

    “您一个老人家给我这个小辈下跪,不是折杀我么!您要是怕人看见,引人非议,我以后还是在没人的时候叫您爹爹。好么?”赵三梅知道这位小殿下的脾性,没有拒绝,点头答应了。

    自己进宫二十多年,见过那么多的皇女皇子,伺候过那么多的达官贵人,只有眼前这位小殿下对人没有卑剑之分,眼睛清澈如水,在这个皇宫里保留着最后一片纯净。

    或许,当那个梳着羊角辫的小女孩蹒跚地走来,将女皇赏赐的蜜桃递了过来,并说“爹爹,吃”的时候,自己的心就不再坚硬了。也就是在那个时候,赵三梅就暗自发誓,一定要保护这位小殿下,谁要伤害她先要踏过自己的身躯再说。

    “小殿下,女皇陛下只是想念殿下了。殿下昨儿个在外面做了首好词,得了好多人的称赞。陛下正高兴着!”赵三梅慢慢地说。“原来是这回事啊!”凤笑天夸张地拍拍胸。没事就好!

    凤笑天和陈三梅边走边聊着,跟他讲自己昨天在宫外的所见所闻。陈三梅总是不紧不慢在她身后半步跟着,凤笑天知道这是宫里的规矩,奴仆是不可以走在主子前面的。

    看着赵三梅头上已经有了白发,凤笑天莫名地觉得辛酸。虽然已经熟悉了这里的尊卑制度,也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可是前世的平等观念已经深深烙印在她心上,忘记不了。

    “赵爹爹,宫人们老了怎么安置?”凤笑天忽然想到这个问题。

    “回殿下,宫女30岁出宫,没有被宠幸过的侍者25岁出宫。每年都会有新人入宫,旧人出去。不过也有人愿意继续待在宫里,都是看自愿。”赵三梅恭敬地回答。

    “您呢?您是自愿留下来的么?”凤笑天继续问。

    “回殿下,老奴自幼入宫,家中父母双亡,也无兄弟姊妹,出宫也是独自一人,不如留在宫里侍奉陛下。”

    “赵爹爹”,凤笑天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看着陈三梅,“如果有一天,您老得不能做事了,这个皇宫也不再需要您了,您去我那儿。我给您养老送终!”凤笑天认真地说。

    赵三梅先是一愣,过了会儿眼泪涌了上来。“殿下,老奴,老奴……”

    “赵爹爹”凤笑天打断了他的话,“您为皇家付出一生,这是天儿应该做的。您不用多说什么。”赵三梅拭了拭眼角的泪。“老奴谢殿下。”

    紧跟着前面这个小小的身影,赵三梅心里翻江倒海。这样好的殿下如果以后当了女皇多好啊!赵三梅脑海里突然冒出这个想法。还是个孩童,就有悲天悯人的心胸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3部分阅读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3部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