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2部分阅读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_np文 作者:春棠大人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2部分阅读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_np文 作者:春棠大人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2部分阅读

    都非常喜欢凤笑天发明的那些游戏,常常偷偷摸摸地玩,宫女和侍卫们通过出宫探亲这条渠道把这些游戏推广了出去,让它们在民间得到发扬光大。

    不知不觉,“凤笑天”三个字再次响亮起来。人人都知道宫里的那位五殿下爱玩而且会玩,发明了很多游戏。民间给凤笑天起了个名字,叫“闲散殿下”。这个名字又辗转着通过宫女小侍们传回宫里。莲姬知道了之后还笑了凤笑天好久,说天儿不务正业的名声都传到外面去了。

    对于这些,女皇凤君阳都只是睁一眼闭一眼,从不拘束凤笑天,任她在皇宫里闹腾。凤君阳还对人说,自从皇宫里有了天儿,到处都变得生机勃葧起来。

    关于女皇陛下的这句话,下面儿的人琢磨了好久。最后大家理解出来的意思是:自从有了凤笑天,凤朝皇宫就开始基飞狗跳起来。

    “树上的叶子哗啦啦,小明睡觉要妈妈,乃乃说,不要妈妈,猫子来了我赶它!”又再跳绳,一定是我可爱的三皇姐凤子萧和亲爱的七皇兄凤菲然来了!凤笑天刚到青鸾宫门口,就听到了两个熟悉的声音。

    凤朝的皇女十岁就要搬出宫外,住到自己的王府里。大皇女凤飞扬和二皇女凤云鹤早就搬了出去,三皇女凤子萧今年9岁,明年就要搬出宫。现在凤子萧可是抓紧每一分休息时间来青鸾宫这里找凤笑天玩,她可是知道出了宫以后就不能第一时间拿到凤笑天发明的游戏了。

    “三姐姐,七哥哥!”凤笑天走了进去。

    “天天,你回来啦!”不用说,一听这个称呼凤笑天就知道过来的是七哥凤菲然。他一看到凤笑天就立刻停了下来,向她跑来。

    不知道为什么,凤菲然特别喜欢黏着凤笑天,小时候老跑来和她一起睡觉,还说要凤笑天做自己的妻主,闹了很大的笑话。到现在大家还老笑他,常常弄得他大红脸。

    “七哥哥,你们什么时候过来的呀?”凤笑天笑着迎上去。

    “我们早过来了,父妃说不知道你跑哪儿去了,我们正等你回来呢!”凤子萧走了过来。凤子萧的长相很俊美,漆黑的剑眉,鼻梁挺直,眼睛细长并上挑,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

    “三姐姐,几天不见,你越发英俊了!”凤笑天色眯眯地看着凤子萧。

    “真的吗?”凤子萧一脸惊喜。“当然是真的啦!”凤笑天肯定地点点头。众多皇女中,凤子萧相貌最像母皇,这也是她很骄傲的地方,凤子萧最喜欢别人夸她俊了。

    “天天,人家叫你半天你都不理人家……”凤菲然在旁边一脸受伤的样子看着凤笑天。

    凤菲然的眼睛长得像莲姬,每当他有事求凤笑天的时候就做无辜状,用可怜的眼神看她,像小兔子一样。知道凤笑天对这个没有抵抗力,所以屡次使用这一招。

    “怎么会呢!我一来就看到我最最可爱的七哥哥了。你今天真漂亮!”真是,都8岁的人了,一点兄长的样子都没有!凤笑天看着凤子萧,明明你是哥哥,为什么每次都是我哄你呢!

    “天天也发现了啊!我最近一直坚持吃你说的银耳莲子羹,皮肤变得好好哟!昨天见到六哥,把他羡慕得不的了。”凤菲然把脸凑到凤笑天面前给她看。

    唉~~~好希望快点长大,到底要装嫩到什么时候。凤笑天一想着就觉得头疼。

    第一卷 八、才华初现

    最终,凤笑天喝到了桂花酿。跟她在现代喝过的酒比起来,这不能称之为酒,酒度数不高,不够香醇,不过甜甜的香香的,像饮料。风笑天咂咂嘴,一口气喝了五杯。真没意思,都是小小的杯子,不过瘾。凤笑天想到以前夏天的时候和朋友们出去逛,常常喝扎啤,冰凉冰凉的,那个爽啊!

    “老板,你们的酒都是装在这个小瓶子里么?”凤笑天叫来老板,指着桌子上的酒瓶,“没有酒坛么?还有,为什么用杯子不是用大碗?这样喝酒很不过瘾!”风笑天撇撇嘴,一脸不满意。

    要碗来喝酒?!这时,不止凤笑天身边的酒楼老板,整个三楼的客人们都呆呆的看着她。

    一个模样俊俏的小女娃问老板要碗喝酒,这个女娃娃的行为还真是惊世骇俗啊!这群人上来的时候皇甫镜夜就注意到他们了。看他们四人身上的装束虽然简单,但布料极为华丽。特别是通身的贵气仿佛天然生成,这是常人所没有的。

    皇甫镜夜留意到那四个孩子身边的侍卫功夫都不低,想必他们应该是贵族的子女。能让老板亲自前来伺候,他们身份一定不错。比较起来,皇甫镜夜更注意那个红衣小女孩儿。雪白的皮肤,漆黑的眼睛,表情特别非常丰富。凤朝国的女子什么时候长这么漂亮了?皇甫镜夜心里嘀咕着。

    看她的模样,估计也才五、六岁的年纪。刚才她一口气喝了五杯酒,酒量还不错啊。皇甫镜夜忽然对这个小女孩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看什么看,还不把酒拿上来!我又不是不付你银子!莫非您老看我年纪小,觉得我好欺负是不?酒都不给我喝好!”凤笑天叉着腰,一副小大人模样。话刚说完,周围人哄堂大笑起来。

    老板看着这位小祖宗只有苦笑的份儿。别人不知道他们的身份,自己可是清楚的。看眼前这位的年纪,她应该就是传说中的五皇女,凤笑天殿下。

    听自己在宫里做事的妹妹说,这五殿下可是女皇陛下和德妃娘娘手心里的娇娇宝贝,是宫里的开心果。这五殿下点名要喝酒,一时间老板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看向旁边的三殿下。这位殿下是酒楼的常客,又是五殿下的嫡亲姐姐,看她怎么说。

    凤烟鸿和凤菲然喝了几杯,早已不胜酒力,现在正远远地在另外一边透气,管不着凤笑天。至于凤子萧,她刚才喝了好多酒,现在正迷糊状态中。哈哈,看来他们的酒量还有待训练,只是点桂花米酒都能醉成这样。

    “看我三姐干吗!我三姐许了我喝酒的,今儿个她请客!”凤笑天霸道地说。我可不能让你叫醒三姐坏了我的事。凤笑天心里想。

    “好,请小姐稍等。”老板没办法,这位殿下自己可是得罪不起。转身下楼去给凤笑天拿酒。

    “殿下。”旁边一个侍卫走上前来。凤笑天扫了她一眼,“怎么?本殿下喝酒你也要过问?”眼神凌厉。“小人不敢。”侍卫很识趣地退了下去。

    不一会老板抱来一坛酒,还有一个瓷碗。不错,是个聪明的人,拿来的碗非常睛致,不是寻常的粗碗。凤笑天点点头,挥手让她下去,自己倒了一碗,大大的尝了一口。真好喝!丝毫不顾及周围人异样的眼光,凤笑天一个人自斟自饮起来。

    这酒,很像外婆做的桂花米酒,香甜可口。凤笑天想到前世自己小的时候,每次回外婆家,外婆总会做她最爱的桂花米酒。那几天自己每天都不吃饭,要留着肚子喝米酒,头发花白的外婆就在一边笑眯眯地看着自己。仿佛外孙女喝桂花酒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事情……

    “闲愁如飞雪,入酒即消融。花好如故人,一笑杯自空。”

    不知道我是凤朝的过客,还是中国的过客;不知道我本是凤朝人只是先在中国做客现在回到了真正的故乡,还是我依旧是中国人,现在在睡梦中,在梦中做客凤朝……

    凤笑天的思绪飘到了云天外。

    “小姐。”老板的声音在凤笑天耳边响起,打断了她的思绪。凤笑天很不高兴。

    “有事么?”凤笑天打量着眼前这个三十来岁的女人,很朴素,看起来人很本分。“可否将这首诗赏赐给小店?”老板搓着手,微弓着背。

    “不好!”凤笑天开口拒绝,老板脸色黯然。凤笑天接着说,“这个不好,另外一个好,送你。”听了后面的这句话老板的脸马上雨过天晴,她赶紧叫人拿来笔墨纸砚。

    “小姐……”老板双手把笔捧上,想请凤笑天留下笔墨。

    “哈哈,我的字好难看,写的跟小基抓的一样。”凤笑天摆摆手,“让我四哥来写,他的字写的好。”刚醒酒的凤烟鸿被她拉了过来。

    “四哥,来,给人写幅字!我说你写。”没等凤烟鸿弄明白怎么回事,凤笑天直接把笔塞到他手里。

    沉思片刻,凤笑天想到了自己以前最喜欢的一首词,轻声念了出来:

    “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夕阳西下几时回?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

    这边她刚念完,旁边凤烟鸿的字就写完了。

    “好字!”凤烟鸿的字体瘦劲,体势劲媚,骨力道健。“四哥,赶明儿个你也给我写一幅!”凤笑天缠上了四哥,直到他点头才罢休。

    “谢谢小姐,谢谢公子。”老板小心翼翼将笔墨收好。

    “老板,我做了这么好的词送你,我四哥还留下笔墨。今天是不是你请客啊?”凤笑天笑盈盈地看着店老板。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我的东西可是不好得!“那是自然,不但是今天。日后小姐再来小店,本店一概免费!”

    这个老板到是很懂得时务。那首词不知道会给她带来多少收益。仅仅是当朝五皇女和四皇子两个身份都可以让她挣个满钵。

    凤笑天还想要别的,可是被凤烟鸿拉住了手。(不好意思,明天出差,今天晚上的火车,估计后天才能回来,所以今天传了两章。谢谢各位捧场!后天晚上见!)

    第一卷 九、有泪不轻弹

    “正事。”凤子萧拉着弟弟妹妹坐到石凳上。

    “五妹,我过几个月就要出宫住王府了,母皇在外面给我修的宅子过几天就完工。我明天要去看看,打算把四哥和你们都带上。你去不去啊?”

    “出宫?好耶!三姐,我爱死你了!”一听到出宫凤笑天就兴奋起来,在凤子萧脸上狠狠亲了一口。

    长这么大她还没出去过,虽说皇女五岁之后每个月都有一次出宫的机会,体察民情,这是历代皇室的规矩。可是凤君阳和莲姬始终都不让凤笑天出去,特别是莲姬。他总说天儿长这么美,出去被坏人看到抓去卖了怎么办。

    “天天偏心,亲三姐不亲我。”凤菲然一脸不平。“那就我亲你好了!”没等凤笑天注意,凤菲然在她脸上吧嗒亲了一口。真是拿他没办法!

    “那就这么说定了!明天早上在四哥暖香阁集合!”三个人拍手做了约定。终于出宫啦!

    在凤子萧的再三保证,凤笑天的苦苦哀求和凤菲然的眼泪攻势下,女皇凤君阳和德妃莲姬终于答应他们去凤子萧的王府。条件是日落前回来,而且不许闯祸。当然,后面那一条是凤君阳专门针对凤笑天说的。

    穿上自己最喜欢的红衣,凤笑天让宫女把头发简单梳成两个辫子垂在胸前,给母皇娘亲和美人爹爹请了安,飞快地跑到这次活动的集合地点——凤烟鸿的暖香阁。

    “四哥哥早啊!三姐姐早啊!七哥哥早啊!”一看,三个人都已经到了。

    凤烟鸿今天穿着浅绿色宫衫,领口和袖口用翠绿色的线绣着竹叶,头发束起,插一只碧绿的簪子,看着就觉得清新。凤子萧穿着嫩黄|色的衣裙,头发系着金色的丝带,手腕上两只明晃晃的金镯子衬着肌肤,格外动人。凤菲然的衣服是淡紫色,头发披散脑后,胸前垂着一块龙形紫水晶,已经显现出了尊贵气势。

    “五妹你来啦!”凤烟鸿始终一脸温和,如同和煦的春风一样。

    “天天,你怎么来这么晚啊!”凤菲然一脸不满,“人家等你好久了,你要补偿我!”说完凤菲然飞快地在凤笑天脸上亲了一口。

    “小七,你老缠着五妹。这么大了还闹,一点男孩子的矜持都没有。莫非你真得想让五妹当你的妻主?”凤子萧调侃到。

    “三姐!”凤菲然跺了下脚,躲到凤烟鸿身后。

    “五妹是去给母皇父妃请安才来晚的吧!”果然,还是四哥善解人意。凤笑天点头说是,“美人爹爹给我上了好久的政治课,不然我早来了。”

    “天天,政治课是什么?”凤菲然圆溜溜的眼睛里写满了疑惑。

    “无非就是让我乖乖听哥哥姐姐们的话,不要惹事……其实我一直都很乖。”说完这句话,大家一脸你乖才怪的表情。凤笑天开始觉得自己做人真是失败。

    到了宫门口,看见浩浩荡荡的队伍,才知道他们的这次出行,凤君阳出动了亲兵玄凤营。

    两个皇女两个皇子说出去都是举足轻重的人物。本来凤笑天还打算来个微服私访的,看这情况是不行了。这次就表现乖点儿,以后才有机会再出来玩。凤笑天决定安分守己,做一个好皇女。

    凤笑天和凤烟鸿、凤菲然三个人被扶上了马车,凤子萧骑着马在外面。

    凤朝的皇女7岁以后就要去。上午学习文化课,包括经史子集等等,下午要学习武功骑射。皇子们也有去书房学习的机会,只是下午学的nei容不同,主要是宫廷礼仪、女红以及各种艺术。女皇会不定时去书房出题抽查,所以大家学习都很认真,都想在女皇来的的时候好好表现。

    除了皇室子女,京城三品以上的官员可以将子女送来书房和皇女皇子一起学习。一方面是朝廷对朝臣的拉拢,另一方面大臣们也通过这条途径和皇室结亲。可以说是双方互利的关系。

    凤朝已经出嫁的大皇子、二皇子就是在识书房认了现在的妻主,后来被女皇赐了婚。大皇女凤飞扬的侧妃也是在书房结缘的。通过联姻来巩固政权是历代皇室通用的手段。

    凤朝的都城朝阳,和蓝夜的都城皓月、天国的都城迦满、西良的最大海港渔楚,是大陆上最大的四个城市。其中又以凤朝的朝阳最为繁华。

    出门的时候凤子萧递给凤笑天一张粉色的面纱,贵族男子出门是要戴面纱的。凤笑天虽然是女子,但凤子萧以她的容貌比男子还要男子为由,让凤笑天把脸遮起来。旁边凤烟鸿和凤菲然都戴上了面纱,他们也点头赞同凤子萧。没办法,少数服从多数。凤笑天遮住了自己的脸。

    朝阳城的格局和中国唐朝的长安一样,方方正正的,像刀切的豆腐块儿。浩淼河从这里穿过,把这个城市分成了东西两块。贵族和朝廷大臣们多居住在东市,西边是西市和平民居住的民市。

    整个朝阳城最繁华的莫过于西市,这里是寸土寸金的地方。市场有围墙,开9扇门。nei有井字形的街道,将市区nei分为9区。每个区都是四面临街,店铺沿街而设。有酒楼、珠宝店、裁缝店、钱庄、青楼、赌场和各种手工作坊。

    朝阳城的商业大都集中在西市。在这里你可以买到蓝夜的马匹,西良的珍珠,天国的雪莲,和渊的人参,朱紫的香茶。用句夸张的话说,“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买不到的。”

    坐在马车上,凤笑天一边好奇地打量着车外的繁华,一边听四哥凤烟鸿细细跟自己讲解京城的一切。

    凤朝几代女皇的休养生息,可以说百姓们现在是安居乐业。大街上的人很多,凤朝民风淳朴,没有那么多封建礼教的束缚。在凤朝,男子可以和女子一样出来做事,贵族的男子常常出去郊游踏青,并不是成天封闭在家里。

    看到皇城的繁荣景象,凤笑天开始有点儿佩服母皇娘亲了,觉得她是个好皇帝,把国家治理得井井有条。

    第一卷 十、沧海遗珠

    凤子萧的王府很大,亭台楼阁,花园水榭。和宫里大同小异。

    “怎么样?”凤子萧问身后的三个人。“好大哦!”“好漂亮哦!”他们三个使劲点头。“三姐,你搬出来以后我是不是可以常常来你这里玩?”凤笑天偏着脑袋问凤子萧。

    “那当然!我给你们每个人都留一间房,把最大最好的给你们,等你们来了住!”凤子萧拍拍胸脯。“太好咯!”三个人欢呼起来。

    在工匠的带领下,一行人大略逛了下整个宅子。真大啊!没事把王府做这个大干嘛!凤笑天抱怨着,她的脚都走疼了。

    “四哥哥抱!我走不动了!”凤笑天开始耍赖起来,非要让凤烟鸿抱自己。凤烟鸿蹲下来把她抱在怀里,“四哥哥,你好香哦!”凤笑天悄悄地在凤烟鸿耳边说,立刻,凤烟鸿的脸红了。“四哥,你真可爱!”凤笑天继续调戏他。

    “咿,四哥,你怎么脸红了?”凤菲然一脸惊讶。“今天天气热!”凤烟鸿连忙跟七弟解释。哎,这个世界的男子果真和以前的不一样啊。凤笑天感叹道。

    逛了大半天,四个人肚子都饿了,王府还没有完全修建好,皇女皇子们总不能跟工匠们一起吃大锅饭。最后凤子萧决定带大家出去吃饭。

    这是一家建在浩淼河边的酒楼,名字起的很通俗,“口福斋”。酒楼有三层,正是吃饭的时候,人很多。凤子萧对这儿很熟,店家知道她的身份非比寻常,看到后面跟的三位,估计也是贵人,于是老板亲自出来伺候。很快,三楼就腾出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周围也清理得干干净净。

    说实话,凤朝国的饭菜根本不匝地,完全不能跟中国传承了五千年的饮食文化相比。皇宫里的御厨做饭还不行,不过算不上优秀。

    自从凤笑天成年之后(貌似您才五岁),她十分想亲自下厨,可是每次刚进御膳房门口就被五品御厨李大人拦住了。左一个折杀小臣,右一个殿下乃金贵之躯。

    其实,凤笑天也只是第一次拿着大刀切菜的时候被美人爹爹看到,然后他华丽地晕了过去而已。后来李大人接到女皇凤君阳的口谕:严禁五殿下进御膳房,朕和德妃脆弱的心脏承受不了五殿下的闪失,万一切了指头怎么办。

    虽然不能亲自草作,但是凤笑天还是大言不惭地指点了下,让李大人和那些御厨们如获珍宝。一时间宫里宫外都知道五殿下除了玩和乐,在吃上面也很有研究,是个美食家。

    现在,四个人都饥肠辘辘。菜刚端上来,凤笑天顾不得挑三拣四,取下了面纱不客气的大口吃起来,一点儿吃相都没有。

    “看什么啊,你们不饿啊!”看到他们都没动,凤笑天很惊讶,她挑了块儿牛肉塞嘴里。

    “五妹,你怎么能这样吃饭呢,要知道……”

    凤子萧的话刚起头,凤笑天就知道三姐下面要说什么,所以主动接了下来:“要知道你有着最尊贵最骄傲的血统,你是大凤皇室的血脉,你的一举一动都代表着皇室的尊严。看看你现在,一点皇族的样子,你学的贵族的礼仪都忘记了么?”

    听凤笑天说的这样顺溜,凤子萧愣住了。

    “三姐,你不饿么?是温饱重要还是吃相重要啊!早上起了大早,没吃多少东西,光听父妃给我讲课了。我早就饿死了,不和你们啰嗦。”不理会他们,凤笑天大吃特吃起来。

    “五妹,怎么老说死不死的。不知道忌讳!”凤子萧又念叨起来。

    “我说三姐,您大人大量饶了我吧!我都饿的前胸贴后背,没有力气跟您说话了。我要吃饭!再说,人固有一死,死有什么好怕的!”凤笑天实在是没力气跟凤子萧去辩论。

    “好了三妹,五妹饿坏了,在外面就别弄那么多规矩。吃饭吧!再不吃都被五妹吃完了。”凤烟鸿挑了块鱼放到凤子萧的碗里。“四哥,就你老宠着五妹!”凤子萧皱着眉。

    “那是,我可是四哥哥最心疼的小妹妹!”凤笑天得意道。“天天我呢?”凤菲然在旁边凑热闹。“七哥哥自然也是最疼我的!”凤笑天冲他甜蜜一笑。

    “天天,这是你最爱吃的翅膀!”凤菲然听她这样说心里很高兴,夹个鸭翅膀给凤笑天。“谢谢七哥哥!”

    “对了,三姐,你好象经常来这儿,对这里很熟悉呢!”凤笑天边吃边问。“我来过几次,这里的桂花酿很有名。”凤子萧回答道。

    “桂花酿是什么?酒么?”凤菲然嘴里还含着丸子。“是啊!”

    “三姐,我想喝!人家还没喝过酒呢!”一听说有酒喝,凤笑天可怜巴巴地看着凤子萧。

    “不行,你还是小孩子,怎么能喝酒呢!要是让母皇和父妃知道我给你喝酒一定会训我的。”凤子萧立刻决绝,开玩笑,要是母皇知道自己给小五喝酒,最起码的惩罚就是禁足。

    “三姐姐,你最好了,我最喜欢你了!你是我最亲爱、最可爱、最崇拜的三姐姐。我对你的景仰如滔滔河水,绵绵不绝。我知道你最疼我、对我最好了!求求你,喝三两杯就好!这不离回去的时间还早么!没事的。就这一次!”凤笑天使出浑身解数撒娇。

    “不行。”凤子萧摇摇头,不过语气已经松动了。

    “四哥哥,七哥哥……”凤笑天使劲挤出几点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三姐,有我和四哥监督,就让天天喝几杯吧!我也很想喝!”凤菲然和凤笑天一样开始打可爱牌。

    “三姐,如果下次我弄出了什么新鲜玩意一定第一个孝敬你!”凤笑天嘿嘿一笑,我就不信你不上钩!

    “好!一言为定!”一说到玩具,凤子萧再也严肃不起来了。就说嘛,还是个9岁的孩子,哪能不喜欢我那些小玩意呢。凤笑天很得意。

    “天天别忘记我!”凤菲然拉拉她的袖子。“当然,你,三姐姐,四哥哥都有份!”

    (实在是不好意思啊!春棠要出差,去合肥,今天晚上的火车。所以今天发一章,下午的时候会把明天的传上来。明天很忙,没时间上网。后天继续更新!)

    第一卷 十一、皇甫静夜

    最终,凤笑天喝到了桂花酿。跟她在现代喝过的酒比起来,这不能称之为酒,酒度数不高,不够香醇,不过甜甜的香香的,像饮料。风笑天咂咂嘴,一口气喝了五杯。真没意思,都是小小的杯子,不过瘾。凤笑天想到以前夏天的时候和朋友们出去逛,常常喝扎啤,冰凉冰凉的,那个爽啊!

    “老板,你们的酒都是装在这个小瓶子里么?”凤笑天叫来老板,指着桌子上的酒瓶,“没有酒坛么?还有,为什么用杯子不是用大碗?这样喝酒很不过瘾!”风笑天撇撇嘴,一脸不满意。

    要碗来喝酒?!这时,不止凤笑天身边的酒楼老板,整个三楼的客人们都呆呆的看着她。

    一个模样俊俏的小女娃问老板要碗喝酒,这个女娃娃的行为还真是惊世骇俗啊!这群人上来的时候皇甫镜夜就注意到他们了。看他们四人身上的装束虽然简单,但布料极为华丽。特别是通身的贵气仿佛天然生成,这是常人所没有的。

    皇甫镜夜留意到那四个孩子身边的侍卫功夫都不低,想必他们应该是贵族的子女。能让老板亲自前来伺候,他们身份一定不错。比较起来,皇甫镜夜更注意那个红衣小女孩儿。雪白的皮肤,漆黑的眼睛,表情特别非常丰富。凤朝国的女子什么时候长这么漂亮了?皇甫镜夜心里嘀咕着。

    看她的模样,估计也才五、六岁的年纪。刚才她一口气喝了五杯酒,酒量还不错啊。皇甫镜夜忽然对这个小女孩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看什么看,还不把酒拿上来!我又不是不付你银子!莫非您老看我年纪小,觉得我好欺负是不?酒都不给我喝好!”凤笑天叉着腰,一副小大人模样。话刚说完,周围人哄堂大笑起来。

    老板看着这位小祖宗只有苦笑的份儿。别人不知道他们的身份,自己可是清楚的。看眼前这位的年纪,她应该就是传说中的五皇女,凤笑天殿下。

    听自己在宫里做事的妹妹说,这五殿下可是女皇陛下和德妃娘娘手心里的娇娇宝贝,是宫里的开心果。这五殿下点名要喝酒,一时间老板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看向旁边的三殿下。这位殿下是酒楼的常客,又是五殿下的嫡亲姐姐,看她怎么说。

    凤烟鸿和凤菲然喝了几杯,早已不胜酒力,现在正远远地在另外一边透气,管不着凤笑天。至于凤子萧,她刚才喝了好多酒,现在正迷糊状态中。哈哈,看来他们的酒量还有待训练,只是点桂花米酒都能醉成这样。

    “看我三姐干吗!我三姐许了我喝酒的,今儿个她请客!”凤笑天霸道地说。我可不能让你叫醒三姐坏了我的事。凤笑天心里想。

    “好,请小姐稍等。”老板没办法,这位殿下自己可是得罪不起。转身下楼去给凤笑天拿酒。

    “殿下。”旁边一个侍卫走上前来。凤笑天扫了她一眼,“怎么?本殿下喝酒你也要过问?”眼神凌厉。“小人不敢。”侍卫很识趣地退了下去。

    不一会老板抱来一坛酒,还有一个瓷碗。不错,是个聪明的人,拿来的碗非常睛致,不是寻常的粗碗。凤笑天点点头,挥手让她下去,自己倒了一碗,大大的尝了一口。真好喝!丝毫不顾及周围人异样的眼光,凤笑天一个人自斟自饮起来。

    这酒,很像外婆做的桂花米酒,香甜可口。凤笑天想到前世自己小的时候,每次回外婆家,外婆总会做她最爱的桂花米酒。那几天自己每天都不吃饭,要留着肚子喝米酒,头发花白的外婆就在一边笑眯眯地看着自己。仿佛外孙女喝桂花酒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事情……

    “闲愁如飞雪,入酒即消融。花好如故人,一笑杯自空。”

    不知道我是凤朝的过客,还是中国的过客;不知道我本是凤朝人只是先在中国做客现在回到了真正的故乡,还是我依旧是中国人,现在在睡梦中,在梦中做客凤朝……

    凤笑天的思绪飘到了云天外。

    “小姐。”老板的声音在凤笑天耳边响起,打断了她的思绪。凤笑天很不高兴。

    “有事么?”凤笑天打量着眼前这个三十来岁的女人,很朴素,看起来人很本分。“可否将这首诗赏赐给小店?”老板搓着手,微弓着背。

    “不好!”凤笑天开口拒绝,老板脸色黯然。凤笑天接着说,“这个不好,另外一个好,送你。”听了后面的这句话老板的脸马上雨过天晴,她赶紧叫人拿来笔墨纸砚。

    “小姐……”老板双手把笔捧上,想请凤笑天留下笔墨。

    “哈哈,我的字好难看,写的跟小基抓的一样。”凤笑天摆摆手,“让我四哥来写,他的字写的好。”刚醒酒的凤烟鸿被她拉了过来。

    “四哥,来,给人写幅字!我说你写。”没等凤烟鸿弄明白怎么回事,凤笑天直接把笔塞到他手里。

    沉思片刻,凤笑天想到了自己以前最喜欢的一首词,轻声念了出来:

    “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夕阳西下几时回?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

    这边她刚念完,旁边凤烟鸿的字就写完了。

    “好字!”凤烟鸿的字体瘦劲,体势劲媚,骨力道健。“四哥,赶明儿个你也给我写一幅!”凤笑天缠上了四哥,直到他点头才罢休。

    “谢谢小姐,谢谢公子。”老板小心翼翼将笔墨收好。

    “老板,我做了这么好的词送你,我四哥还留下笔墨。今天是不是你请客啊?”凤笑天笑盈盈地看着店老板。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我的东西可是不好得!“那是自然,不但是今天。日后小姐再来小店,本店一概免费!”

    这个老板到是很懂得时务。那首词不知道会给她带来多少收益。仅仅是当朝五皇女和四皇子两个身份都可以让她挣个满钵。

    凤笑天还想要别的,可是被凤烟鸿拉住了手。(不好意思,明天出差,今天晚上的火车,估计后天才能回来,所以今天传了两章。谢谢各位捧场!后天晚上见!)

    第一卷 十二、统一战线

    回到宫里,四人依照计划先去给凤君阳请安。

    “娘亲,我们回来啦!”一进御书房,凤笑天就向凤君阳扑了过去。

    “慢点跑,别摔着!”凤君阳连忙放下手里的奏折,把小女儿抱了起来。“外面好玩不?”赵公公递上帕子,凤君阳细细给凤笑天擦拭额头上的汗。

    “宫外好热闹,好繁华!百姓们都安居乐业,到处欣欣向荣。天儿好崇拜娘亲哦!娘亲是天底下最伟大的君王!”凤笑天的这些话不是拍马屁,而是发自肺腑的真心话。

    凤子萧他们站在一边,羡慕地看着五妹。整个皇宫里只有五妹敢叫母皇“娘亲”,只有五妹敢在母皇怀里撒娇。这样的恩宠只有最小的五妹才能享受。

    “娘亲,我们有买礼物给您和爹爹哟!”凤笑天晃动着母皇娘亲的衣袖。“哦,是什么?快来给娘亲看看。”凤君阳很感兴趣。“娘亲还是先看哥哥姐姐们的吧!”

    在女皇的示意下,陈三梅从几个皇女皇子手中接过礼物,放到盘子里捧到凤君阳面前。一支珠钗,一把牛角梳,一对面人儿。

    凤君阳拿起珠钗,“珠钗是三姐姐买的,爹爹也有一支。”凤笑天在旁边介绍。“很漂亮!简洁大方!”凤君阳夸奖道,“把送你父妃的那支拿来我看看。”

    凤子萧双手捧上另外一支珠钗,并解释着:“店家说这两颗珍珠是一对儿,是从一只蚌壳中取出,做成两只珠钗。若是情侣得到,感情会天长地久。”

    “不错,很不错。你们父妃也一定会很喜欢的。”凤君阳连连点头,对礼物很满意。

    “牛角梳是?”凤君阳放下珠钗,拿起牛角梳。“牛角梳是儿臣送的。”凤烟鸿站了出来。

    “这把牛角梳跟父妃的是取自同一只牛的左右角。据医术记载:‘牛角,酸咸、清凉、无毒’。每天睡觉前用牛角梳梳头可以凉血解毒,消除头疼等疾病。母皇每天批阅这么多的奏折一定很辛苦,常用牛角梳头能消除疲劳,缓解压力。”凤烟鸿细细地解释。

    “难得萧儿、鸿儿一片孝心。礼物不但贴心,而且还有深刻寓意。”凤君阳非常高兴。“这对面人一定是然儿送的吧!”她拿起面人看着凤菲然。

    “回母皇,这是五妹想的点子,儿臣请匠人捏的。”凤菲然看见母皇有点紧张。“祝母皇和父妃能像这位老婆婆老公公一样白头偕老,恩爱百年!”凤君阳很高兴,“好,好!你们有这样的孝心实在难得。你们的礼物我都很喜欢。”听到母皇的夸奖,三个人都松了口气。

    “你的点子真多啊!”凤君阳捏捏凤笑天的鼻子。“娘亲,不要老捏我鼻子,鼻子长太长以后娶不到夫郎的。”凤笑天的一句话逗得大家都笑了起来。

    “萧儿、鸿儿、然儿已经送了礼物,天儿的礼物呢?”凤君阳笑眯眯地看着小女儿。

    “孩儿当然准备礼物了。不过现在不能看,娘亲呆会自己看。”凤笑天拿出被包得严严实实的蕾丝睡衣。“里面是件小衣服!等我们走了娘亲自己慢慢欣赏。我给美人爹爹也买了一件。娘亲想知道美人爹爹穿起来是什么样子的么?”说完,凤笑天眨眨眼睛,嘿嘿一笑。

    “好,娘亲等会看。你们回来有一会儿了,该去看看你们父妃,别让他担心。”凤君阳宠溺地看着凤笑天。

    告别了母皇娘亲,四个人向青鸾宫走去。

    “我刚才好紧张哦。”凤菲然长长地吐了口气,“还好母皇喜欢我们的礼物。”他夸张地拍了拍自己的心脏。

    “那是当然!”凤笑天得意地晃着头,“也不看看是谁送的礼物!”

    “对了,五妹。刚才我买珠钗的时候店家并没有说两颗珠子是一对啊。”凤子萧走在凤笑天身后。“也没有说牛角梳出自同一头牛。”凤烟鸿在旁边接了句。

    其实这些话都是刚才进门的时候凤笑天临时教他们,让他们这样说,时间紧急还没来得及告诉他们原因。

    “店家确实是没有这样说,这些都是我编的。”凤笑天耸了耸肩。

    “啊——那我们不是欺骗母皇?”一听这个,三个人一脸紧张。

    “怎么是欺骗呢?我们不过是编织了美丽的故事来衬托平凡的事物,让它们变得有意义起来。你们没看到娘亲很高兴么!”凤笑天耐心地跟他们解释。

    “可还是撒谎啊!”凤菲然额头上冒出汗。

    “四哥哥、三姐姐、七哥哥。”凤笑天停了下来,严肃地看着这几个哥哥姐姐。有些话她原本来不打算这么早说的,可是但他们三个一个比一个头脑简单,一点儿忧患意识都没有,凤笑天觉得自己有必要点醒他们。

    “为什么我一再让你们强调它们是一对,就是要让娘亲在用它们的时候能够想到爹爹,能够想到我们的孝心。只有娘亲时常念着爹爹,爹爹才不会被遗忘,我们也才受重视。倘若娘亲不再宠爱爹爹,那我们也会被冷落。”

    听了凤笑天的话,凤子萧他们先是惊讶,后来是沉思。凤笑天停顿了好一会儿,好让他们好好消化自己说的话。

    看他们似乎都明白了一些之后,凤笑天开始趁热打铁“每年都有那么新人入宫,爹爹虽然美丽,但总比不过年轻的新人。皇宫里只见新人笑,哪闻旧人哭的事情多了去了。我们要帮助爹爹,帮助爹爹也就是帮助我们自己。我们自己也要努力表现,在众皇女皇子中脱颖而出,成为爹爹的骄傲。”

    凤笑天都说的这么直白了,那三个人总算完全明白了她的意思,都使劲点点都,赞同凤笑天的说法。

    “天儿,你比我们当哥哥姐姐的都考虑的成熟,在你面前反而显得我们是小孩子了。”凤烟鸿感叹道。

    “呵呵,四哥哥,这也是我刚琢磨出来的。在宫里只有我们四个流着完全相同的血液,我们当然要联合起来。”凤笑天挠挠头。

    “对,天儿说的对。”凤子萧点头同意,凤菲然也点头称是。

    兄妹四个人终于达成一致,站到了统一战线上。

    第一卷 十三、凤笑天的礼物

    “那就谢谢老板了!”凤烟鸿笑着感谢。到底还是四哥善良,凤笑天撇了撇嘴,本来还想狠狠敲上一笔的。

    凤烟鸿看出了五妹的不满,摸摸她的头。“今天才知道天儿深藏不露,词做的这么好。”

    啊哦,露馅了……“呵呵,四哥哥,小妹我也是随口一说,我那是胡诌。”凤笑天挠挠头。

    “天儿胡诌都能做这么好,那要是认真起来,恐怕没几个人能比得上了吧!”凤烟鸿笑了起来。

    美男啊,养眼啊!凤笑天傻傻地盯着凤烟鸿,痴痴地说了句“四哥,你真好看!”

    “调皮!若说好看,哪个比得上我们天儿!”凤烟鸿宠溺的刮了下凤笑天的鼻子。真幸福啊!凤笑天心里想。“天天!”凤菲然和凤子萧终于也清醒了。“这是谁喝的?你?”凤子萧指着桌上的酒坛问凤笑天。

    “嘿嘿。”凤笑天又挠挠头,“貌似是我喝的,就在刚才在你们都迷糊着的时候。”凤子萧不相信,用眼神询问旁边的几个侍卫。她们都点了点头。

    “凤笑天!你怎么可以偷喝怎么多的酒!我回去怎么跟父妃交代!”凤子萧大吼一声,周围立刻安静了下来。凤笑天,凤朝国的五殿下,说到这个名字京城人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三姐,”凤笑天拉着凤子萧,再指了指周围的人,“你泄露了我们的踪迹。”

    “是五殿下!”“五殿下来了!”“旁边是谁啊?”“是三殿下五殿下,还有两位皇子!”大家兴奋地议论著,整个酒楼都热闹起来。楼下的人一听说五殿下在楼上喝酒,也都涌了上来。

    “这个,大家请安静一下。”在一大群人准备下跪的时候,凤笑天站了出来,“今天我和四哥、三姐、七哥出宫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2部分阅读

    女帝修罗(潇湘vip完结)第2部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