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8页

    ……好吧,让我们默默为这孩子点根蜡。
    反正现在詹姆斯脑子里只有那个谜语,直到他进了自己房间打开笔记本就在床上涂抹起来——
    没错,没错!这个谜语确实很简单!那人甚至给了暗示。
    “我开始在红色的中间,红色中间和之后一个是同道的,事实上我就是我本身。”这个谜语的暗示在最后一句:我就是我本身。
    “我”是什么?“我”指代的是老人的名字,也指代的是这个谜语。所以老人的名字就是谜语!而Riddle这个单词里,iddle是词根,代表了中间的意思,那么R应该就代表红色,也就是Red!
    “我开始在红色的中间”,Red这个单词的中间字母是E,也就是老人名字的首字母是E;“红色中间和之后一个是同道的”,也是Ed这两个字是一起的。
    所以老人的名字是Ed Riddle?不,几十年前叫这个名字的名人根本没有。所以并不是,谜语的意思是未解之谜,未解之谜可以用Enigma这个同义词来代替,而这个单词的首字母也正好是E,将它拆开就是E和Nigma,加上之前的Ed应该是爱德华的简称。
    那么老人真正的名字是Edward Nigma,而在网页上搜索出的结果,爱德华尼格玛在几十年前正是被称为“谜语人”(Riddle)的高智商犯罪者。
    在过去媒体留下的描述中,谜语人经常穿着绿色服装,拿着大号的问号手杖,喜欢靠高智商犯罪来炫耀智商,热衷于解谜游戏。唯一的问题在于,谜语人的年龄对不上,他不该这么老态钟的,他起码比实际年龄要大十多岁。
    言归正传,詹姆斯此刻才明白谜语人的意思。正因为他猜出了老人的姓名,他反而不确定是否该找对方帮忙。毕竟谜语人是个疯子,一个罪犯,自己更应该报警抓他。
    但是……
    算了,先去瑞德家找斯潘塞吧,万一迟到了那只小兔子又要噘嘴了。
    #
    如果时间倒退回他刚猜出谜语人名字的时候,詹姆斯保证自己会立刻乖乖向大人们交代这堆该死的破事!无论是关于尼格玛的还是关于陌生眼镜男的。
    否则自己和瑞德也不会落到这样的处境——
    那个陌生眼镜男人抓着不断挣扎的小瑞德,手里拿着一把刀,而自己则被他敲打了脑袋,此刻勉强爬起来却还嗡嗡作响。詹姆斯努力回想布鲁斯的教育,但他此时已经有心无力,毕竟孩子的力气太小,而他刚接收培训只一年的功夫。
    本来在瑞德家作客一切都很好,直到瑞德太太接到了一个电话,然后惊慌失措地跑出去了。
    瑞德显得很担心,詹姆斯决定带他去厨房榨果汁来缓解郁闷的心情。
    再接着……天知道那个男人是怎么跑进来的!一开始詹姆斯确实反抗了,然后被猛地被男人拎起来的锅子砸了脑袋。
    他只觉得嘴里有甜甜咸咸的味道,眼底一阵阵发黑,想站起来腿却软了下去。等到詹姆斯从轻微脑震荡中恢复一些的时候,才发现不知道何时跑出来的瑞德被男人抓在手上,徒劳无功地挣扎着,而男人仿佛很享受瑞德无力的反抗。
    哦,他该试试叫克拉克,至少布鲁斯是这么教他的。布鲁斯告诉他,如果真的遇到自己无法解决的大麻烦,如果他或别人的生命受到威胁,他可以试着呼唤克拉克。
    詹姆斯刚张了张嘴,就被男人一脚踢过去,然后就是一阵咳嗽,他的喉咙伤到了。
    “小兔崽子,把你的嘴闭上,我就知道你是个麻烦。”男人满脸凶狠道,接着又露出诡异的笑容:“我本来只想要他一个的,你不是我的菜,但……赠品也很好。”
    瑞德的表情像是要快哭出来似的,但他坚强地忍住了,满是担忧地看着自己最好的朋友。
    詹姆斯觉得自己身体哪里都疼得厉害,他从没有这么疼过。即便有次连着三天接受布鲁斯地狱培训时,也没有这么疼。而且克拉克还心疼他,给他煮了不少好吃的,还会给他跌打出来的伤势上药,会温柔地安抚他。
    “嗨,你得坚强些,像个男子汉,你答应过妈妈的。”詹姆斯对自己说道:“何况你不能让瑞德出事,他就是只小兔子。”
    詹姆斯咬了咬牙,决定先示弱,然后趁这个男人不备就偷袭……他蜷缩起自己的身体,装作露出惊恐崩溃的样子,摇着头往后爬去。
    为了让自己看起来像点样子,男孩还机智地咬破了嘴唇,用疼痛来刺激泪腺。
    男人果然很满意詹姆斯现在的反应,他看上去更兴奋了,甚至想要先丢下瑞德。他在犹豫,最后他将瑞德扔在地上,给了他一个恐怖的警告眼神,拿着刀往詹姆斯走去。
    他蹲下来,用刀架在詹姆斯的脖子上。他肮脏的眼神在眼镜片后面发光,刀尖游走到男孩的衬衫纽扣上,稍稍用力就挑破了,然后他在男孩白嫩的皮肤上刻上血痕。
    “好极了。”男人舔舔嘴唇,露出渴望的眼神,刀尖则继续往下走。
    当他用刀将男孩剥开后,看着皮肤上渗出的血迹凝聚成血珠往下滚落,男人忍不住低头要去舔舐,他喜欢小男孩惊慌失措,恐惧却无可奈何的哭叫声。
    所谓色令智昏,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詹姆斯打算在此刻反击,但他并没来得及动手,一个花瓶就狠狠砸在男人头上。尼格玛气喘吁吁地撑着他的拐杖,对詹姆斯挑眉道:“我这辈子都不喜欢体力活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