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二章 银枪破迷雾,祁隆诉秘闻

    “滚!”
    烟雾中杀机刚涌现,王玄便抖肩银枪瞬间刺出,一点寒芒正中探出的尸爪。
    锵!
    枪尖与尸爪相撞,竟然发出金铁声响。
    王玄只觉一股巨力传来,枪身顺势后收,不退反进扭腰一抖,便是数十道枪影倾泻而出。
    叮叮叮!
    一连串火花四溅,尸爪再次缩回烟雾。
    “咦?”
    烟雾中传来诧异的声音,飘忽不定,“王校尉竟突已凝聚煞轮…怪不得如此嚣张,不过想逞威风还差了点。”
    短短时间,红白烟雾已将他们全部包裹。
    这烟雾虽无毒雾腥臭,却能遮掩视线,再加上月光也被遮挡,周围顿时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
    “哈哈哈…”
    黑衣人的声音忽左忽右,“一个兵修而已,刚刚凝聚煞轮…趁早退去吧,免得丢了小命!”
    他说的没错,兵修凝聚煞轮,比不上炼精化炁的修士,而且手段单一,对上江湖各种诡异术法,也很吃亏,靠的是军团作战。
    然而,王玄却懒得理会这厮。
    两世记忆让他多了狠辣脾性,平时还好说,一旦对敌就会动用全部精神分出胜负。
    这雾,应该是某种障气。
    若有巽风之类符箓术法,或凝聚第二煞轮可破。
    但现在身无长物,只能智取…
    黑衣人见王玄防守严密,也闭上了嘴。
    他的目的只是言语干扰,又不是真爱临阵聊天。
    咻咻咻!
    黑暗中猛然响起呼啸声,王玄心中警兆突显,拽着身旁白三僖闪身躲避。
    三根飞镖贴着身子飞过。
    隐约有腥臭之味…
    毒镖!
    王玄顾不上感叹江湖险恶,扭身就是一记回马枪,扎向突袭而来的恶风。
    可惜,对方也只是虚晃一记,继续隐于黑暗中,如恶狼般窥视。
    是个难缠的对手…
    王玄眼睛微眯,随即翻动手腕,将烂银枪舞成圆月,叮叮当当连续磕飞了数记毒镖,阴煞之炁更是让四周寒霜凝结。
    毒镖不再飞出,王玄依旧舞动银枪。
    浓雾中,黑衣人嘴角露出一丝嘲讽,这草包校尉果然是个愣子,看你有多少气力…
    咔嚓!
    脚下一声脆响,原来地面不知什么时候已结了层薄冰。
    黑衣人心中一惊,连忙后退。
    然而已经迟了,一点寒芒刺破浓雾而来。
    黑衣人躲闪不及,连忙伸手阻挡,随即便发出剧烈惨叫。
    烟雾散去,烂银枪已刺穿黑衣人手掌,又透过肩部,将其死死钉在一棵树上。
    游龙枪术特殊能力:蓄势一击!
    王玄右手握着枪尾,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只见那黑衣人虽为人身,却长了两只僵尸手爪。
    旁边老头白三僖也抹了把额头冷汗,惊呼道:“大人,这家伙肯定是个邪修!”
    “我不是邪修!”
    黑衣人生命顽强,竟还未死,口角喷血急促求饶道:“王校尉,饶命,我是靖妖司的人。”
    “靖妖司?”
    王玄眼中杀机未减,“靖妖司的人不跑去捉妖,还敢对本官下死手,更该杀!”
    “别别,我认识郭鹿泉!”
    “本官与他不熟。”
    “白银三千两买命!”
    “三…千两?”
    王玄停下了手,眼神有些玩味:“靖妖司,这么赚钱?”
    黑衣人用另一只手艰难扯下面巾,露出微胖中年人面孔,惨笑道:“靖妖司那点钱够干个屁,这是在下做私活的积蓄,先让我疗伤,什么都好谈。”
    王玄眼睛微眯,“好!”
    说罢,银枪抽出,黑衣人倒在地上,连忙摁压穴道之血,撒药粉、吞药丸,异常熟练。
    王玄站在一旁也不着急,他从刚才就发现此人不对,既认识自己,又故意变换嗓音,显然心中有鬼。
    原来是靖妖司人做私活,不想露了身份,毕竟一名校尉失踪,朝庭肯定会严加追查。
    山坳中羊皮袄老少见黑衣人落败,也是吓了一跳,看样子想跑,但又犹豫不定。
    黑衣人此时已处理完伤口,扭头对着下方喊道:“你二人继续,莫错过时辰,这里我来处理!”
    说罢,扭头对着王玄露出个难看笑容:“王校尉,都是混口饭吃,江湖规矩,老夫认栽。”
    “说说吧,怎么回事?”
    王玄将银枪插在地上,面无表情望着对方。
    实际上,他心中早已震撼。
    镇邪军府兵丁年俸七两,
    他年俸三十五两,
    军府整年费用也才两千两。
    三千两,这厮凭什么这么有钱?
    比起下方不明宝物,他现在对这家伙的挣钱门路更感兴趣。
    微胖中年人被王玄盯得发毛,干笑道:“王校尉莫怪,在下也是机缘巧合才知道你的名字。”
    “在下祁隆,任靖妖司并州道府衙巡卫,这次是接了私活来取这地阴珠,因校尉你经常来此练功,不得已才调查了一番,原以为你今晚不会……”
    说到这儿,祁隆一声哀叹,“罢了,此事不提。王校尉,这地阴珠虽然珍贵,但却不值钱。实不相瞒,在下要用其钓一尾热泉灵鱼,必须赶在下月十五之前完成。”
    “王校尉放心,地阴珠用过后虽有破损却不伤品相,今天就算不打不相识,明天就让人奉上三千两,而且地阴珠随后亦可归还。”
    条件虽然令人心动,但王玄心中却生出怀疑,眼睛微眯,“你莫不是在骗我?”
    “绝不欺瞒!”
    祁隆看了看后方,眼中满是焦急,“王校尉,在下一会儿做人质都行,你千万不可下去惊扰。”
    “地阴珠今日便是孕育之时,若是错过,便会化作精魅逃入山林…”
    正说着,下方山谷陡然生出变化。
    只见山坳上空阴煞黑气似乎被月华侵染,竟然生出点点微光,随后盘旋呼啸,如漏斗一般尽数没入巨石中。
    白三僖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喃喃道:“这是灵物本能在修炼啊,老汉年幼时曾见过一荒林镇墓石兽,也是这种景象,师傅说其百年后便会化为灵物…”
    躺在地上的祁隆闻言眼神微动,不知在想什么。
    王玄则默默无声,观看眼前奇景。
    前身自小苦修,随后便托关系得了这校尉之职,虽粗通文墨,但武夫家里又能有多少藏书。
    这几日所见所闻,无论是李守心口中的朝堂隐秘,还是白三僖所言江湖诡术,亦或眼前这灵宝精魅,都远超他想象…
    随着巨石收敛阴炁,下方羊皮袄老少也迅速忙碌起来,不停摆弄那木棍阵法。
    “憨娃,左三右七,断地炁…”
    “是,老爹。”
    “上五下六,隔月华…”
    “好咧!”
    那巨石自收敛阴炁后,便嗡嗡震动似乎要爆裂,但随着一老一少翻腾纵跃摆弄阵法,巨石也渐渐安静下来。
    “成了!”
    祁隆虽然负伤虚弱,但眼中却满是喜悦,见王玄疑惑解释道:
    “这二人是在下请来的帮手,虽功夫一般,但最擅长寻灵憋宝。”
    擅长寻灵?
    王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