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一章校尉初练兵,夜探北山坳

    莫非,那便是阴煞郁结之物?
    王玄心中有了打算,对白三僖点头道:“好了,你下去吧,明晚随我出去一趟。”
    “是,大人。”
    望着白老头离去的身影,王玄心中忽然有了个想法:李道士那符箓太坑人,但江湖中却是有不少偏门手段,或许可以配合使用…
    …………
    次日,寅时,天尚未亮。
    两名打更人踏着寒霜从街上走过,刚准备敲锣打梆,镇邪军府就先闹腾了起来。
    铛铛铛!
    急促的锣声如催命一般响起。
    张横身着披甲,冲进兵丁厢房一边敲打,一边粗着嗓门吼道:“快点儿,全部起床,一刻后集合,迟到者淘汰!”
    因为白三僖曾告诫过,所以石瓦村的石匠们都沉默不语,赶紧穿衣。
    虽然他们前些日子都忙着料理亲人后事,
    虽然昨日干了一天活浑身疲惫,
    但都是穷苦百姓,不怕苦,不怕累,穷点儿也无所谓,唯独怕的是屈死、冤死,有恨难伸。
    江湖门派不想招惹血衣盗,靖妖司、边军不会轻易大军进入那苍茫辽阔九龙岭,皇家把持的中央军更是想都别想,这里是他们唯一的希望。
    这种气氛也影响到了原先七名府兵。
    他们是城中无法继承家业的庶子,更是见识过石瓦村惨状,因此都一个个咬牙跟上。
    一刻后,军府校场。
    “白二郎。”
    “到!”
    “白小六。”
    “到!”
    “赵疙瘩。”
    “到!”
    “……”
    张横点名,刘顺计数,随后抱拳道:“回禀大人,一刻已到,三十六人俱在。”
    王玄再一次穿上了他的貔貅吞甲明光铠。
    这一次,军列整齐,没有嘻嘻哈哈。
    这一次,沙场点兵,已显肃杀之气。
    王玄心中满意,但依据面色如铁:“军府改制,人虽少,但本官不要废物,你们还远远不够资格,张横,念!”
    “诺!”
    张横一步向前,瞪大牛眼粗声吼道:
    “从今日起,每日寅时起床,亥时入睡,磨炼精神、打熬肉体、训练军阵,共三大项十小项,每三日考核一次,不合格者淘汰!”
    “先站军姿一个时辰!”
    “你,抬起头来,别像个龟孙!”
    “你,眼睛别乱动!”
    “………”
    秋风起,兵甲寒,男儿何不持戈矛。
    声声军令,惊醒了四邻百姓。
    有人好奇张望,有人瞪大了眼睛。
    早起的皮猴子们被拽回了家。
    妇女们小心翼翼生怕打扰,
    虽觉得吵,
    却莫名有了股安全感…
    晨光中,王玄一身铠甲巍峨不动。
    军姿,树规立纪,磨炼精神。
    你说这是个修真世界?
    那么先加甲,后负重。
    不行就建个兵煞阵法校场,
    弄些鬼物干扰也不错…
    ………………
    头一日训练,王玄全程跟随,毕竟这份炼兵方案是他结合两世记忆弄出,难免要改进。
    下午查看天道推演盘,显示两种锻体术融合进度5%!
    如此算来,不到二十天就会成功。
    路子对了!
    王玄心中欢喜,不禁开始琢磨。
    军中流传最广的,便是血煞锻体术,剩下的全是各个军队家族传承。
    若是法教修真传承,想要一窥便是生死大敌,但兵家锻体术却容易许多,据他所知,有几家后人早就改修他法,将其束之高阁。
    只是现在的自己,怕是没能力得到…
    ……
    不知不觉,月上树梢。
    训练一天的兵丁们早已疲倦欲死,浑身疼痛,脑子一片麻木倒下就睡。
    白三僖老头如约前来,精神还算好。
    王玄手持银枪,“如何,能走得动么?”
    浑身肌肉的白老汉点头道:“大人,老汉功夫一般,但却有把子气力,这些不算什么。”
    说罢,眼神黯然叹了口气:“只是,老汉毕竟年老气衰,怕是难以引煞入体。”
    王玄沉思了一下,“无妨,若此事办成,便许你军曹之职,专职管理兵械及营建。”
    白三僖眼神激动,“谢大人!”
    他倒不是贪图这不入流的军曹之位,而是留在军府,能够照顾住石瓦村那帮小子。
    说罢,二人连夜出城往北山而去。
    白老头毕竟年纪大,王玄为了照顾他,不免放慢速度,顺道将此行目的告知。
    当然,隐去了与李守心之间谈话。
    “大人好机缘啊…”
    白三僖听完感叹道:“江湖各家都有观地气之术,或是请灵上身,或是靠罗盘地貌辨别,如盲人摸象不得全貌。”
    “唯有道门炼炁到三花聚顶五气朝元的高功,或佛门修得金身慧眼神通的大德,才能一眼望遍千山万水,凡人哪有这机会。”
    看来那重楼望气符确实珍贵…
    王玄微微点头,心思一动问道:“江湖中,可有搜妖寻怪秘术?”
    白三僖寻思了一会儿,“江湖中各家秘术不会轻易示人,不过听人说过,戏彩门中有人擅于驯兽,搜妖驱鬼,灵异不凡。”
    戏彩门?
    张奎听得有趣。
    怪不得说市井之间有奇人,修真之风盛行,这片江湖也显得更加绚烂。
    不知不觉,北侧群山已然不远。
    天上圆月如盘,山间狼啸虎咆。
    “嗯?”
    王玄忽然停下,烂银枪横斜,眼神如刀,死死盯着前方,“老白,你可曾见过这景象?”
    只见千米外阴煞山坳上空,黑气化作龙卷呼啸。
    白三僖也是瞪大了眼睛,连忙从怀中掏出罗盘,上面旋针转得风毂一般。
    “好家伙,地炁如此之乱,老汉我平生都没见过,莫不是有厉鬼出世?”
    王玄若有所思,“厉鬼阴狠,擅于无形中幻术杀人,可没这动静…走,绕道查探!”
    说罢,二人矮下身形,从侧方密林山坡而上,借着月光定睛一瞧。
    只见山坳之中立了三人。
    一人身着夜行衣,体形高大,略显微胖,负手而立,掌心还转着几枚硕大铜球,哗啦啦不断响动。
    剩下二人则略显滑稽,都穿着厚厚羊皮袄,头戴狗皮帽,一老一少,腰间插根长稍铁刺怪兵器。
    那头戴狗皮帽的老少眼下忙得很,他们先是在地下插满一根根木棍,随后以红线符纸连接,似乎是在布阵。
    而阵中心,则是一块突兀巨石。
    “这些家伙什么人?”
    王玄眉头微皱,那巨石正是他平日修炼之用。
    白三僖老头眯着眼敲了半天,“大人,属下听闻江湖盗门中有一派人,常年游走于荒山野岭之中,擅于观山望气,布阵配药,或采集天灵地宝,或盗墓挖坟,神秘的很。这些人应该就是!”
    寻宝?
    王玄一听,心中便已有数。
    就在这时,忽然一阵冷意蔓上心头,周围景象随之大变,阴风伴着黑雾翻涌,就连天上月光都消失无踪。
    “嘻嘻…”
    阴郁的怪笑声从四周传来。
    “呃…呃…”
    白三僖忽然忽然眼神发愣,死命掐起了自己脖子。
    “醒来!”
    王玄一声冷哼,烂银枪向地上猛然一捣。
    他周身阴煞之炁炸裂,什么阴风鬼雾全部消散,隐约有吱吱惨叫声远去。
    白三僖老头也醒了过来,倒在地上不停喘着粗气,眼神惊惧,“大人,他们会驱鬼之术!”
    “算不上,只是些魑魅罢了…”
    王玄不再隐藏,银枪一横站在了山坳崖上。
    他熟读《大燕搜山图》,刚刚那些魑魅同影鬼一般,乃生灵怨念依附阴潮木石诞生的精魅,擅于致幻迷惑。
    对方也是谨慎,竟布置了此物警戒。
    江湖经验不足啊…
    下方三人显然也发现了他,身着羊皮袄的老少连忙抽出腰间铁刺,那黑衣人则眼向上观望,眉头微皱。
    “是那草包…”
    羊皮袄少年一声惊呼,随后连忙闭嘴。
    这些人认识自己!
    王玄眼神冰冷,枪尖指向下方,“本官守了此宝两年,你们竟敢偷偷摸摸盗取,好大的胆子!”
    这些人不是善茬,先把帽子扣上再说。
    “呵呵,王校尉好大的官威!”
    黑衣人压着嗓子笑道:“此物今年才成型,王大人说守了两年未免可笑,再说天材地宝有德者居之,岂有先到后到之理?”
    “说的没错。”
    王玄微微点头,“但本官瞧你们,还缺点德性。”
    “你…”
    黑衣人眼神变得冰冷,“哼,自找难堪!”
    说罢,对着后方羊皮袄老少道:“你们继续,莫误了时辰,老夫去把他打发了。”
    话音刚落,手中四枚铜丸便飞射而出,带着凄厉呼啸声,直奔王玄和身旁白老头。
    王玄一听声音便察觉到不对,这铜丸若是暗器,那动静未免太大,不能硬接!
    想到这儿,持枪下平抬手一扫,掀起脚下大片土石,裹着寒气喷射而出,刚好拦住铜丸。
    嘭!嘭嘭嘭!
    连续四声巨响,红白烟雾瞬间弥散遮挡视线。
    “大人,小心有毒!”
    白三僖吃了一惊,连忙捂住鼻子后退,同时从身后抽出了一柄斧头戒备。
    话音刚落,那烟雾便翻涌席卷而来。
    烟雾中,一只手爪猛然伸出。
    腐朽乌青,指尖泛黑,竟如死尸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