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八章 王校尉改制,锻体术之谜

    “重振镇邪军府?”
    县令李思源先是一愣,随后脑子疯狂运转。
    这王校尉难道脑子还不好使?
    不对,这家伙想使坏!
    李思源顿时想到了同僚间一些风闻:
    有镇邪校尉养贼自重,拦路收税…
    有的军府勾结豪绅私开矿山…
    更有甚者投入豪门,极其嚣张…
    好嘛,反倒给老夫挖起了坑,不过朝廷对于军府态度犹豫,自己也无法拿捏。
    想到这儿,县令李思源顿时尴尬一笑,“这个,其实事情也没那么糟,此事就此作罢,不提了,不提了。”
    王玄微笑摇头:“李大人莫慌,本官确实是要重振军府,非但不会胡作非为,还要将清理妖祟之事一并揽下!”
    “哦?”
    李思源来了兴趣:“王校尉计划怎么做…”
    …………
    立冬,天时转阴,万物皆收藏。
    这是个享受丰收、休养生息的时节。
    往年每到此时,永安县都会举办庙会,感谢社稷保护,粮食丰收。百姓串邻访友,喝点小酒。乡绅们更是会大摆宴席,请个戏班给村里唱戏。
    然而,石瓦村的惨剧却似阴云挥散不去。
    全县十六个村皆是人心惶惶,日夜派人巡逻,谣言四起,不少人想要逃往府城避灾。
    就在此时,王玄“打虎英雄”名声渐起。
    有人在酒馆绘声绘色描述,将那虎妖说成有三层楼高,其中过程惊心动魄,好似亲眼见到…
    有打更人描述王玄每晚都去练功,枪法神鬼莫测,满山妖孽都吓得心惊胆战…
    “王校尉嘛,我可是知道!”
    街上七姑掐着腰说道:“人家祖上可是荡寇将军,练功勤快的咧,你们这帮家伙狗眼看人低。”
    县里老夫子对学生抚须感叹:“易云:干父之蛊,小有悔,无大咎。”
    “王校尉以前不过是为重整家族名望,虽有小挫折,但为何要苛责呢,如今才应了否极泰来之象啊…”
    不得不佩服李县令手段,短短时间让王玄名声调转,更是让人心暂时安稳。
    就在这时,军府也贴出告示:
    即日起,若有意退出军府者,立刻放籍,且县城房产可自行保留。
    另,王校尉有感县境不宁,计划重新招揽府兵,平日不得擅离军府,传授兵家锻体术,薪饷三倍发放,违纪者军法处置…
    看到第一条,不少人便欢欣鼓舞。
    实则是开朝时落下的病根。
    当初招收府兵,虽半农半兵,但平日不得擅离县城,军钟集结三刻即到,可于县城分配房产暂住。
    当时天下初定,野外山林邪祟众多,能在县城安居十分吸引人,招收了不少勇猛悍卒,才有镇邪军府一时辉煌。
    而如今,反倒成了桎梏。
    “想退出府兵?先交房再说!”
    “可那房子已过百年,家中世代修葺…”
    “不管,先交房子再说!”
    “大人,小人那房子早已卖掉,用银子…”
    “不管,先交房子再说!”
    总之,如今的府军多是当初老兵后代。
    随着府军败落,薪饷裁剪,想退出者众多,但若退出,真如割肉一般,还要欠下不少钱。
    军府家属们也有应对之策,或是家中老迈之人,或是花钱请人代替,也是府军战力锐减原因之一。
    如今王玄放话,怕是多半会走。
    当然,也有人注意到了后面告示。
    “王大人这是要练精兵啊…”
    县尉金虎对着手下捕头感叹道:“就凭朝廷拨下的银子,王大人怕是要白忙一场。”
    “不过那身手却不是假的,你们以后见着要恭敬些,说不定哪日就要求人家帮忙。”
    “是,大人。”
    …………
    军府衙门,后院厢房。
    听得前面一片杂乱,王玄安然自若,翻看着手中一本《大燕搜山图》,仿照前朝大魏《妖异幽冥志》,记载了至今发现各类妖鬼精怪。
    而在他面前,天道推演盘正在显现。
    目前可推演法门:
    兵家阴煞锻体术
    王家游龙枪术(蓄势一击)
    小三才军阵(如臂指使)
    简易煞器炼制法(爆裂符箭)
    目前人望:略有薄名。
    没错,这段时间他将除去锻体术的几门术法全推演了一遍,王家游龙枪术更是二次推演,也出现特殊效果。
    蓄势一击:在对敌中积蓄力量,发出致命一击,蓄势越久,攻击越强大。
    如臂使指:将煞气干扰心神力量用于控制军阵,由军阵主帅牵引攻势,进退由心。
    爆裂符箭:用于制作特殊箭头,可容纳煞炁,击中后产生爆裂效果。
    这三个特殊效果都不错。
    蓄势一击可作为近战杀招。
    如臂使指让军阵威力大增。
    他家传的简易煞器制作法,只有修补普通煞器之法,顶多维修一下府兵制式煞器,破损严重也没办法,谁曾想竟推演出爆裂符箭之法。
    这下大招、光环、远攻都有了!
    更令他惊喜的是,人望刚刚发生变化,由默默无名,成了略有薄名。
    李县令,真是幸运星啊…
    王玄心中欢喜,将视线望向阴煞锻体术。
    他发现,自己实际上走了个误区。
    锻体术推演,即便以如今人望,也要数月。
    自己如今尸狗煞轮刚稳固,想要积累突破,再快也到了明年,家传阴煞锻体术能修到三层吞贼煞轮,目前足够用。
    而想要增加威力,却有另一种方法:
    融合!
    没错,天道推演盘不仅能推演下一步功法,还能以一种功法为主,融合其他功法优点。
    向上融合自然艰难,但向下却必然轻松。
    想到这儿,王玄拿起一本簿册:血煞锻体术。
    这是大燕军中流传最广的锻体术。
    本来兵家锻体术需要引天地煞炁锻体,但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于是三千年前楚朝兵圣李援创下血煞锻体术,推广全军,短短时间便聚集百万熊罴铁军,结束乱世。
    那位李援是历史记载,唯一一位力斩阳神地仙凡人,世人皆称“白虎兵圣”。
    当然,也是前朝大魏开国君主。
    总而言之,这血煞锻体术乃是通过严苛锻炼,激发自身血脉凶煞之气,虽比不上天地煞炁威力,却简单易懂,人人可修。
    王玄前身有自家传承,自然看不上这种大路货,不过再差也有其优点,必能助阴煞锻体术更上一层!
    想到这儿,王玄开始翻阅手中图册。
    仔细揣摩,认真背诵…数分钟后,天道推演盘列表赫然出现新的选项。
    看来,只需完整记下就可推演啊!
    王玄心中激动,这又是个好消息,看来今后对于各类功法秘术收集,也要多上点心。
    然而紧接着,他便发现不对。
    下方显示:血煞锻体术(残)
    竟然是残本!
    这图册千百年来流传军中,从未遗失,为何会是残本?
    难道……
    王玄想起史书上一段记载:大魏元武九年,魏帝以谋逆诛杀大将一十三人,改制军队,奉道门玄天道为国教。
    看来其中,怕是不少隐秘啊…
    这血煞锻体术原本估计威力不小,如果继续推演说不定能溯本回原,不过现在还是先增长自身实力为好。
    想到这儿,王玄毫不犹豫选择融合。
    嗡嗡嗡…
    人望提升后,推演盘转动明显顺畅不少,血煞锻体术选项消失,提示融合进度0%。
    王玄也不在意,还是老方法,用一天时间测试速度,如果实在太慢立即终止。
    “大人…”
    刚将推演挂机,刘顺便急匆匆从前院而来,拱手抱拳,脸色有些难看:“登记放籍者已全部办理完成,军府二百人,留下者…七人…”
    “哦,竟有七个?”
    王玄端起茶杯悠然喝了一口:“倒是有些出乎意料,都是些什么人?”
    他放出的告示,有心人立刻可以猜出,是要清理滥竽充数者,随后训练悍卒。
    以军府如今状况,怕是没多少人愿意留下,七人已经令他意外。
    刘顺回道:“都是城中庶子。”
    原来如此…
    王玄顿时了然,庶子无法继承家业,估计也是在赌,若他真能兑现承诺,当兵也是一条不错选择,至少比给人帮闲当佣工好。
    “可有前来报名者?”
    “目前还没有。”
    “不急,七人暂且就够了…”
    王玄望向窗外,眼神平静。
    对他来说,赚钱是重要,没钱练不了兵,但更重要的是演练兵家之术,护佑一方。
    赚钱很难?
    大不了去抢靖妖司生意,也不辱没军府“镇邪”二字名头。
    人数少?
    前世曾有一军队,人数同样少,但铠甲具皆精练齐整,每所攻击无不破,名为“陷阵”。
    他计划做的,就是先让这么一只队伍出现在此世界,不过敌人换做了妖魔鬼怪,江湖邪修。
    他要让世人知道,兵家修行,亦有无限精彩!